以中国武汉为震源的冠状病毒,已经引起了全球的恐惧,并阻断了交通和经济。光在中国,已有2800余人丧生。全球60多个国家累计87000余人确诊—这一数字,已超过2003年的SARS疫情。武汉是中国一大交通枢纽,与美国芝加哥地位类似。 如今武汉封城, 市民一切活动暂停,包括春节的庆祝也一并停止(1月25日)。中国的基督徒们,不论是武汉的还是其他城市的,都面临着一些抉择,比如是否该回家探亲,是否要逃离大陆,是否要聚集进行主日敬拜等。当病毒肆掠,疫情严重时,逃离疫情,远离在痛苦中的感染者是否是忠于信仰的选择呢?

16世纪的德国基督徒问了神学家马丁路德同样的问题。

1527年,路德所在的维腾堡及周边城市遭受了黑死病的侵袭。距离上一次黑死病肆虐欧洲,造成欧洲人口总数一半以上死亡还不到两百年。谈及普通人在传染病中所承担的责任,改教家路德在他的信件《人是否应逃离致死的瘟疫》中提出了他的意见。在现今疫情爆发的状况下,他的建议尤其有针对性。

首先,路德提出任何对其他人有服侍责任的个体都不应该逃离。对于全职侍奉的人,“必须至死谨守岗位。”被感染和走向生命尽头的人需要有一个好牧人来坚固他们,安慰他们,给他们施行圣礼—免得他们在离世前得不到这样的机会。 市长,法官等官员,也需要尽忠职守保障社会秩序。其他公职人员,比如公立医院的医生和警务人员,也需要延续他们的专业职责。父母,监护人对于他们照看中的孩童也有这样的职责。

路德认为,照顾生病者并不仅仅是医护人员的职责。如今武汉面临着医院床位和看护人员的紧缺,他的建议更显得中肯。武汉是中国人口密集的城市,有着约1100万人口。城市也在迅速建造两个医院来收治日益增长的感染人群。其他社会人士,即使没有任何的医护培训,也依然可以为患病人群提供照料。路德挑战基督徒学习耶稣的榜样(太25:41-46)寻求机会来照顾伤病者。对神的爱,引发我们对邻舍的爱。

但路德并不鼓励人们不顾死活,扑向危险。在他的信件中,他一再提及一枚银币的两面:既要重视自己的生命,也要重视有需要之人的生命。路德提到,神给我们本能,让我们知道保护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弗5:29; 林前12:21-26)。他也认为隔离等医疗措施是合理的,并鼓励人们寻找药物救助。事实上,他提出,不采取适当的医疗措施是无知莽撞之举。正如神恩赐我们身体,神也恩赐我们各样的药物。

若是基督徒仍旧选择逃离怎么办?路德认为,若是没有造成紧急事件,他们也安排好“会在他们的职位照顾伤病者”的替代者,这或许也是那些基督徒顺从神带领的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路德提醒读者,救恩并不是靠好行为得到的。 他最终留给基督徒一个挑战,让他们通过祷告和默想圣经,决定自己瘟疫中是逃离还是留守,路德坚信,专心寻求的,神会带领他作出信心的选择。对伤患者的照顾应该是出于恩典,而不是被迫。

Translated by Jessie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