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國武漢為震源的冠狀病毒,已經引起了全球的恐懼,並阻斷了交通和經濟。光在中國,已有2800余人喪生。全球60多個國家累計87000余人確診—這壹數字,已超過2003年的SARS疫情。武漢是中國壹大交通樞紐,與美國芝加哥地位類似。 如今武漢封城, 市民壹切活動暫停,包括春節的慶祝也壹並停止(1月25日)。中國的基督徒們,不論是武漢的還是其他城市的,都面臨著壹些抉擇,比如是否該回家探親,是否要逃離大陸,是否要聚集進行主日敬拜等。當病毒肆掠,疫情嚴重時,逃離疫情,遠離在痛苦中的感染者是否是忠於信仰的選擇呢?

16世紀的德國基督徒問了神學家馬丁路德同樣的問題。

1527年,路德所在的維騰堡及周邊城市遭受了黑死病的侵襲。距離上壹次黑死病肆虐歐洲,造成歐洲人口總數壹半以上死亡還不到兩百年。談及普通人在傳染病中所承擔的責任,改教家路德在他的信件《人是否應逃離致死的瘟疫》中提出了他的意見。在現今疫情爆發的狀況下,他的建議尤其有針對性。

首先,路德提出任何對其他人有服侍責任的個體都不應該逃離。對於全職侍奉的人,“必須至死謹守崗位。”被感染和走向生命盡頭的人需要有壹個好牧人來堅固他們,安慰他們,給他們施行聖禮—免得他們在離世前得不到這樣的機會。 市長,法官等官員,也需要盡忠職守保障社會秩序。其他公職人員,比如公立醫院的醫生和警務人員,也需要延續他們的專業職責。父母,監護人對於他們照看中的孩童也有這樣的職責。

路德認為,照顧生病者並不僅僅是醫護人員的職責。如今武漢面臨著醫院床位和看護人員的緊缺,他的建議更顯得中肯。武漢是中國人口密集的城市,有著約1100萬人口。城市也在迅速建造兩個醫院來收治日益增長的感染人群。其他社會人士,即使沒有任何的醫護培訓,也依然可以為患病人群提供照料。路德挑戰基督徒學習耶穌的榜樣(太25:41-46)尋求機會來照顧傷病者。對神的愛,引發我們對鄰舍的愛。

但路德並不鼓勵人們不顧死活,撲向危險。在他的信件中,他壹再提及壹枚銀幣的兩面:既要重視自己的生命,也要重視有需要之人的生命。路德提到,神給我們本能,讓我們知道保護自己,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弗5:29; 林前12:21-26)。他也認為隔離等醫療措施是合理的,並鼓勵人們尋找藥物救助。事實上,他提出,不采取適當的醫療措施是無知莽撞之舉。正如神恩賜我們身體,神也恩賜我們各樣的藥物。

若是基督徒仍舊選擇逃離怎麽辦?路德認為,若是沒有造成緊急事件,他們也安排好“會在他們的職位照顧傷病者”的替代者,這或許也是那些基督徒順從神帶領的選擇。 值得壹提的是,路德提醒讀者,救恩並不是靠好行為得到的。 他最終留給基督徒壹個挑戰,讓他們通過禱告和默想聖經,決定自己瘟疫中是逃離還是留守,路德堅信,專心尋求的,神會帶領他作出信心的選擇。對傷患者的照顧應該是出於恩典,而不是被迫。

Translated by Jessie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