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我今日的教会该走怎样的道路? 我回答说:“走使徒的道路。” 那就是说,跟着使徒的脚踪走,像他们那样勇敢刚强、那样不怕恐吓、那样不顾性命、那样至死忠心、那样不讨人的欢心, 那样在任何阻力之下仍然传扬福音,那样只本着神的话教训人。 谁能这样作,谁便能蒙神赐福,被神重用。 他们要遭遇使徒所遭遇的,他们也要成就使徒所成就的, 神的荣耀和大能要借着他们彰显出来,如同当日借着使徒彰显出来一样。——王明道,摘自王明道《顺从人呢?顺从神呢?》

逼迫的效果往往与迫害者所计划的相反。 教父特土良写道,忠心的基督徒的殉难实际上刺激了早期教会的成长:“我们越是常常被你们碾轧,我们的数目就增长得越多;基督徒的血是种子” (《护教辞》) 。 当牧者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时,殉道者的故事在他们事奉的最黑暗的时刻可能是很大的鼓励。

但是,基督教历史的一些殉道的叙述会让读者觉得,那些忠心地为基督受苦的人很少经历恐惧或诱惑的挣扎。 例如,按照爱任纽的讲述,当卫兵准备把坡旅甲钉在十字架上时,他说,“让我就这样,不必钉我;那位赐我力量忍受烈火的,也必赐我力量,让我不用钉子固定,也能在木桩上纹丝不动。” 虽然像坡旅甲这样的故事可能带给人鼓励,但他们也可能给牧者带来强烈的罪疚感——当诸如充满张力的预算会议这样简单的小事都会让牧者质疑他们的呼召时。

当我们倾向于相信真正的忠诚需要绝对完美的决心时,记得中国牧者王明道的一生对我们是有帮助的。 虽然他的信仰经历了巨大的困难,他也经历过导致妥协的惧怕。 王明道的生平和教导提醒我,基督“你们当悔改,信福音”(马可福音1:15)的宣称是针对所有的人,包括牧者和平信徒的。

忠心、妥协和恢复

王明道是在北京的一间基督教教堂和学校长大的,但他直到14岁才成为一名基督徒。 在一次重病中,他向上帝许诺,如果他幸存下来,他将放弃他预定的政治职业道路,进入全职事奉。

王明道把自己的名字从”永盛”改为“明道”,20岁前开始在长老会学院教书。 1923年,他在家中开始了一个查经小组,1937年成为北京基督教会堂。

在日本占领北京(1937年开始)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期间,他对基督的忠心受到政治势力的挑战。 在这两个时期,政府都试图利用当地的教会来促进政治目标的达成;在这两个政府之下,王明道都见证了基督徒屈服于政治压力的现实。

在日本人占领期间,王明道拒绝让他的基督教刊物《灵食季刊》被日本政府用作宣传工具。 王明道还拒绝将他的教会与1942年成立的华北基督教联合会促进委员会联系在一起,因为他担心日本政府利用该委员会影响中国教会。 他收到来自日本当局的许多威胁,以至于他购买了一具棺材,放在家中。

伴随着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起,产生了三自爱国运动。这是一个国家批准的、跨宗派的新教组织,它试图将中国基督徒与中国的民族主义绑在一起。 当政府要求教会领袖加入三自运动的压力不断增加的时候,王明道拒绝投降。 他的理由不是政治性的,而是教义性的。 许多加入三自运动的人否认基督教的核心教义,如圣经的默示、童女怀孕、赎罪和基督的身体复活。王明道不相信他们是真正的基督徒。 他怎么能违背良心与他们交往,好像他们真是基督徒一样?

三自运动的领导人被激怒了,命令王明道加入他们的要求变成了威胁和迫害。 王明道的反对者为了孤立他逮捕了最亲近他的人。

1955年8月7日,王明道引用马太福音26:45(“人子被卖在罪人手里了”)讲了一篇题为《他们就是这样陷害耶稣》的道。 他在讲道中说,为了向神尽忠,我们甘愿做出牺牲。 不管别人如何歪曲事实、毁谤我们,我们都因为信仰而坚定不移。 同一天,他与妻子和18名教会同工一起因“反革命”罪被捕。 他们被用绳子绑住,押到监狱,在那里的几个月里狱友(在当局的引导下)跟王明道分享了如果他拒绝合作将遭受的酷刑的恐怖故事。

这个策略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多年的压力和迫害终于把王明道压垮,他承认了虚假的指控。 1956年9月29日,王明道被释放,第二天,他在一个三自运动的集会上宣读了承认他的“罪行”的悔过书。 王明道的跌倒既非微不足道,也不是私人性的。

但王明道从监狱获释并没有终结他受到的折磨;它只是把折磨从外部转移到内心。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为了人身自由而牺牲了什么。据大卫·艾克曼说,许多人讲述他们看到王明道在北京街头游荡,重复说着“我是彼得,我是彼得”。

获释后,王明道本应加入三自教会,宣讲政府批准的信息,但他无法让自己这样做。 最后,在妻子的鼓励下,他收回了他签名的悔过书。 王明道再次被监禁,在那个监狱里他被关押了22年。 由于国际压力越来越大,他于1979年获释。 他失去了所有的牙齿和大部分的听力和视力,但他的信心仍然完好无损。 他和妻子在他们住的公寓里教导了一批又一批的基督徒,直到1991年王明道去世。

”我是彼得”

1983年,在出狱仅四年后,王明道写道,

有人问我今日的教会该走怎样的道路? 我回答说:“走使徒的道路。” 那就是说,跟着使徒的脚踪走,像他们那样勇敢刚强、那样不怕恐吓、那样不顾性命、那样至死忠心、那样不讨人的欢心,

在经历了引人注目的妥协之后,王明道呼吁其他人不屈不挠地向神尽忠。 在他自己都没有做到的时候,他怎么能要求别人在受苦中坚忍呢? 从他重复所说的话中我们可以学到一个功课:”我是彼得,我是彼得。”

王明道呼召基督的追随者“跟着使徒的脚踪”向神尽忠。 他多年的忠心忍耐类似于使徒们在《使徒行传》中勇敢地传扬基督的信息,而他避免迫害的妥协则跟门徒在基督上十字架受难前抛弃主类似。 任何在使徒的道路上行走的呼召都必须为人的软弱这一现实提供空间。 寻求宽恕和经历救赎是在信仰上不妥协的呼召的一部分。

甚至在他被监禁之前,王明道就对可能屈服于诱惑的信徒表现出了同情的敏感。 他在讲道中说:

教会中有许多像彼得一样的圣徒。 他们因为一时的软弱,跌倒失败,得罪了主。 ...这时他们最需要明白主的赦免与饶恕,最需要知道主的慈爱与怜悯。

王明道很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话最终会适用于他自己,但他寻求饶恕和最终回到监狱的榜样揭示了他早期教导的全部含义。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于王明道来说,他的妥协可能让他在社会上获得显赫的地位,而他后来的悔改使他回到了监狱。 相比之下,当我们看到今天一些基督教传道人陷入一些严重的、公开的罪时,我们常常会目睹这些传道人在离开事工仅仅很短一段时间后就试图重获他们的公共事奉平台。

王明道的例子向我们表明,终身事奉的呼召跟终身拥有事奉平台的呼召不一样。 他被神的赦免所恢复的,不是自由或名望,而是22年的囚禁和折磨。 虽然被囚禁——也许正因为被囚禁——他仍然能彰显"神的荣耀和大能”。

使徒彼得的生命就是忠心的恢复的样板。 虽然他在十字架前三次否认基督,但他的主后来恢复了他的事工。 基督三次问他,

”约翰的儿子西门, 你爱我吗?

彼得心里伤痛,因为耶稣第三次问他:“你爱我吗?他说,“主啊,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说:“你喂养我的羊。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神。 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约翰福音 21:17~19)

彼得后来在早期的教会里做了大事,但他是在经常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事奉,正如耶稣所预言的,他忠心的事工最后导致他殉道。 基督教领袖真正的恢复不是通过是否重新得回名人的地位或牧职来衡量,而是通过恢复以悔改和信心为标志的生活来衡量。

作为一个不完美的人的事奉

牧养教会引导我面对自己的有限,这是我的其它工作不可能达到的。 我个人的罪、我的缺点和无能都会因为牧养的工作浮出水面。 如果说我曾经感到需要个人的谦卑和神的恩典,那就是在牧养事奉中。

没有基督徒,甚至没有牧师,对罪完全陌生。 经常性地认识罪、认罪、离罪悔改,是忠心牧养工作的必要环节。 尽管牧师的公开失败可能令人沮丧,但耶稣基督对牧师的牧养不亚于对平信徒的牧养。 他是大牧者,所有真正的信徒都是他的羊群的一部分。 我发现经常提醒自己,虽然神呼召我做牧人,但我也永远不会停止做羊,是有帮助的。

作为一个不完美的人,在试探和苦难中驾驭牧养事奉,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我觉得王明道的故事特别清楚地传达了在困难面前对基督彻底忠心的必要性和我们作为人的脆弱的现实。 作为一个被呼召在信仰上不妥协的牧师,我永远不会忘记对主恩典的需要。

约翰·吉尔是加州浸信会大学基督教研究副教授及加州里弗赛德救赎者浸信会的门训牧师。

基甸译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Português.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