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in Traditional Chinese]

跳至每日阅读: 周日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 周六

周日:两者之间

今日经文:启示录1:4-9;19:11-16;21:1-5,22-27;22:1-5

《启示录》的开篇几乎立刻就让我们抬起眼目,注视一种完全超越我们世间环境的荣耀。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1:8)。 “爱我们, ... 使我们脱离罪恶”的救主 将会再来 ;“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1:5,7-8)。 约翰接着描述了关于基督本人的奇妙异象——这种经历是如此令人敬畏,以至于约翰“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17节)。

但就在这两段荣耀的经文中间,有一句话我们可能很容易忽略:约翰对自己的生活及其书信收信人生活的简单描述。 约翰写道,他是“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分” (9节)。 约翰在放逐中写下了《启示录》,它在一个面临压力、迫害,正在受苦的教会中流传,而在未来的几十年中,这种迫害只会越来越严重。 《启示录》最初的收件人生活在相互重叠的两个现实中:他们对基督的主权统治和荣耀在来的确信,以及他们在地上的、日常的等待、受苦的经历。

大约两千年后,我们仍然生活在这些重叠的现实中。 在这里,在基督第一次降临和他的荣耀再来之间,我们的生活可能也会感觉像是一种在等待、受苦中的国度与信心的混合。

难怪约翰关于受苦、需要耐心忍耐的真诚话语交织在他对荣耀的异象之中,因为正是这种对未来的异象,使这种忍耐得以实现,并对这种忍耐予以鼓励。 想想《启示录》大结局所描绘的现实:得胜的基督骑在白马上,打败了邪恶;没有忧伤和死亡的“新天新地”,“神的帐幕在人间”(21:1,3);在圣城中,万民聚集在神荣耀的光中。 看见了这个终极的、永恒的现实,任何暂时的境遇——无论多么可怕——都会变得不重要了。

关于耐心忍耐的想法在启示录1至3章中重复了多次,常常与战胜和征服的语言相配合。 忍耐不仅仅是关于耐心,还包括顽强、勇敢、坚强。 这也是神赐予我们的,因为我们活在这两者中间。 正如一首经典的赞美诗所说,在基督里,我们找到了“今天的力量和明天的光明希望”。

凯莉·特鲁希略(Kelli B. Trujillo)

周一:预言盼望

今日经文:撒迦利亚书9:9-17;罗马书5:3-5,8:18-30

“盼望在黑暗中开始...” 我永远不会忘记安妮·拉莫特(Anne Lamott)的《鸟儿们》(Bird by Bird)中的这句话。 这种充满盼望的语言最近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主题——不是抽象意义上的,而是作为一种活生生的活动、一种挣扎、一种承诺、一种自律。

神学家于尔根·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将盼望的语言植根于耶稣的复活和抗议的实践中。 有时候,盼望似乎是唯一足以对抗绝望的语言。 或者用拉莫特的话说,这是一种”革命性的耐心”。

不管是什么样的盼望,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种期待的东西在呐喊。 有时听起来像耳语,但它确实就在那里。 然而,尽管盼望来自灵魂深处,但它却往往是从阴影中走出来的。 盼望始于混沌。

有些时候我们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从耶稣受难时那片覆盖在地球表面的阴云下面逃脱出来。 我们这个世界的破碎和沉重,让人觉得与黑暗是如此相像,以至于埃利·维瑟尔(Elie Wiesel)在重述奥斯维辛集中营和大屠杀的恐怖时,只能称之为《夜》。 我们要说出痛苦的真相,还有盼望的痛苦。

前段时间,我和奶奶坐在一起,让她给我讲讲她的生活。 起初她并不想。 可想而知,八十多年来,她的灵魂承受了多深的伤痕。 她的经历很艰难。 很难描述,对于像她这样黑人女性,生活在南方意味着什么。 有一个词似乎能恰到好处地描述在这残酷世界中生存的胆识: 。她说,“神还没有让我失望过”。

激进、改变生命、改变社会、改变世界的爱,毕竟就是耶稣的方式。 他来传讲天国的好消息,医治各样的病痛。 预言盼望是一种危险的爱。

马丁·路德·金说过:“权力的最佳状态是以爱实施正义的要求,而正义的最佳状态是以爱纠正一切与爱相悖的东西。” 这就是以爱、力量和正义的先知的身份立于世间的意义,或者用《撒迦利亚书》中的圣经语言来说,就是成为“被囚而有指望的人”(9:12)。 就像有人曾经说过的:“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我知道谁掌管明天”。 虽然明天将要来临,但我今天要预言盼望。

但丁·斯图尔特(Dante Stewart)

本文改编自2019年10月21日发表在ChristianityToday.com的一篇较长的文章《为什么我们还在预言希望》

周二: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今日经文:约翰福音1:1-5, 14;启示录22:12-13, 20

约翰在他的福音书里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 我们有一位来到我们中间的上帝。 他来使无形的变成可触摸的,使看不见的变成看得见的。 他来使他自己可以被认识。 但我们的盼望不只是他来了;他也正要来

他正在回来的路上。 这个承诺使我们能够理解我们今天在地球上所经历的痛苦和挫折。 当他回来时,他会为义人申冤。 当他回来时,他会维护你的荣誉,就是从前别人嘲笑你相信一位看不见的上帝。 当他回来时,所有试图使自己成为强权和统治者的人,将会被屈服于地。 我们将看到,一直以来,只有一位万主之主,万王之王。 突然之间,我们的信仰变成眼见。 我们所交谈过和谈论过的那一位,我们会看见。

在启示录22章里,耶稣说:“看哪,我必快来! 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12–13节)。 约翰记录到,“证明这事的说:‘是的,我必快来’”(20节)。 约翰在结束这信之前好像没有什么其他可说的,除了:“阿们! 主耶稣啊,我愿你来”(20节)。

当我们展望未来时,事情的进展可能不会符合我们对我们国家的期望。 可能经济不会按着我们的理想改善。 可能有更多的儿童在街上受到枪伤、受到性与毒品的贩卖所伤害。 可能婚姻会面临挣扎,可能会患上疾病,可能会为我们的孙儿孙女担心。 在这一切当中,有这个盼望:纵然如此,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无论我们面对什么,我们知道他会回来。 有一天,天空要裂开,天使要吹号筒,全世界都会一起看到。 当我们的主从天堂的阳台上走下来说:现在就是我来救赎我的教会的时候。 所有的被造物都会回应说: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查理·戴茨(Charlie Dates)

本文改编自查理·戴茨(Charlie Dates)在2019年12月22日的一篇讲道,得到使用权的许可。

周三:基督降临与末世启示

今日经文:马可福音13:24-37;路加福音21:25-28

在基督降临节期间,我们听到一些《圣经》的经文,带有幽暗、灾难性和启示性的语言。 《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中,各有一整章讲述世界末日的启示。 在马可福音13章中,耶稣说:“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8节)。 这段经文变得越来越幽暗。 “在那些日子,那灾难以后,日头要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墬落,天势都要震动”(24–25节).

为什么耶稣谈论死亡和毁灭, 而不谈论羊、牧羊人和天使天军?

在圣经里,世界末日启示性的写作很多是在灾难中写的。 以色列人是一个被上帝眷顾的民族;上帝应许他们会有一个安全和繁荣的未来。 但后来他们被征服,被掳到巴比伦帝国。 从人的观点,他们没有希望。 当以色列人发现自己处于危机中时,这是一个“神学上的紧急状况”。 就是从这紧急状况中,一种新的末世启示性的思维方式成形了。 它开始于以赛亚书的后半部分(40-55章)——是在被掳到巴比伦期间写的,当时一切都似乎绝望——并从那里开花结果。 到耶稣时代,末世启示性文学无处不在。

末世神学首先是有盼望的神学,这盼望与乐观思维是两极对立的。 当乐观思维在黑暗中被吞没时,它就失败了。 反过来,盼望超越了人类历史之外。 它是在道成肉身的上帝里找到的。

在《路加福音》里,耶稣以末世启示性的口吻讲到“日、月、星辰要显出异兆”和“地上的邦国也有困苦”。 他结束时说,人类“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云降临”(21:25–27)。 他正在谈论他的第二次再来。 他告诉我们,我们最大的盼望不是来自任何人类的发展,而是来自他自己。 他所拥有的主权,不在乎人类历史的发展。 尽管有明显的幽暗,上帝在基督里正在按照他神性的目的塑造我们的历史。

基督降临节告诉我们要正视幽暗,并承认它是幽暗。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局。 耶稣说:“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 ”

弗莱明·鲁特利奇(Fleming Rutledge)

本文是改编自一篇题为 末世的启示对基督降临节的必要性 的较长的文章,于2018年12月18日发表在ChristianityToday.com。

周四: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今日经文:彼得后书3:8-15

是什么在耽延呢?为什么耶稣还没有履行祂要回来的应许呢?彼得第二封信的收信人可能一直在问这样的问题——同样的问题仍回荡在我们这个世代。 彼得用一种奇特的保证回答他们:首先,神的时机彰显祂的耐心和拯救的爱(3:8-9);其次,主的日子会是很可怕的,将包括烈火造成的毁灭。

彼得对世界末日这样的描述(类似于耶稣在马可福音13章和路加福音21章说的话)当然值得我们思考。 “被烈火销化”和“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是什么意思?我们该为此感到恐惧吗?

《彼得后书》前面的经文为理解第三章所用的毁灭言语提供了一些说明。 在2:5中,彼得用挪亚时代的例子作为比较。 在挪亚时代,神用洪水毁灭了大地。 那次的审判并不意味着神彻底冲走了所有的受造物;同样的,最后烈火的审判有可能也不意味着神要焚毁大地,为新天地的到来作准备。 正如彼得在《使徒行传》中所描述的,基督必须留在天上“等到万物复兴的时候,就是神从创世以来,借着众先知的口所说的”(3:21)。 新的世界将会是神伟大的复原和重建我们现今的世界。

交织在这讨论中,彼得还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比我们臆测神的时间或基督再来会是什么情况更值得关注。 鉴于主的日子即将到来,彼得问道:”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彼后3:11)。 彼得敦促信徒以过圣洁的生活和殷切的盼望作为回应,“盼望”新天新地(11–14节)。 我们看到彼得在第一封书信中也强调这些信徒的特性,他敦促信徒的生活要有喜乐的确信和儆醒,并专心盼望基督的再来(彼前1:3-5,13) 。

我们是有盼望的人,就如人已经知道一本充满曲折、变化和出人意外的小说的收场一样。 我们知道这故事如何结尾;我们对那等待着我们的奇妙结局的认知将会影响我们如何过现今的日子。 我们可能不明白何时或如何发生,但我们可以确信,那结局包括审判和平反神的子民。 为什么这最后审判的消息是激励而不是恐惧的理由?因为神将会把这世界中最好的转变成远比我们能想像的更美好。 审判、平反和改变即将来临。 真正的应许之地在等待着。

文森特·巴科特(Vincent Bacote)

周五:等待喜宴的开始

今日经文:帖撒罗尼迦前书4:13-5:11

身为教授,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播放所谓”末世论剧情”的电影。 许多这些影片都着重在“被提”(Rapture)这主题,这是对帖撒罗尼迦前书4:17作解释,其中“被提”被理解为在大灾难开始之前,耶稣会再来并带着祂的教会一起上天堂。 这些影片的目的是让人们意识到耶稣可能随时都会再来。

人们对被提和其他关于末世议题的观点有很大的不同,当我们读《帖撒罗尼迦前书》第4和第5章时,我们很容易发现自己只关注那部分的经文。 但是,这里还有许多关于基督再来的重要观点也值得我们注意,包括保罗似乎更强调的是:如何鼓励现在还活着的基督徒,让他们知道已过世的信徒会如何。 当耶稣再来的时候,他们会不会被“遗弃”而错过被提呢?

保罗鼓励帖撒罗尼迦人(和我们),不需要担心神会忘记那些去世的人。 基督的复活就是一种保证,死亡不会阻碍我们进入那随着基督降临而来的新世界。 无论我们是生还是死,与基督的关系才是当主的日子到来时我们是否在宾客名单上所需要的条件。

当基督再来时,那将会是一个盛大的场面,还有号角齐鸣。 那将包括“神的号吹响”(4:16)——帖撒罗尼迦人知道这代表君王得胜凯旋的意思。 不同于其他任何号角的呼唤,这号角使死人在基督里复活,他们将与活人一起欢迎基督。

我们在保罗写给哥林多人的第一封信中也看到类似的事,他在信中安慰信徒对死亡的忧虑,即基督要毁灭的“末了的仇敌”(15:26)。 保罗向哥林多人保证,“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15:52)。 死的“毒钩”将因基督的最终完全的胜利而变得毫无能力。

当我们等待那一天的到来,我们被呼召要做好准备,“把信和爱当作护心镜遮胸,把得救的盼望当做头盔戴上”(帖前5:8)。 这个“夜间的贼”的到来会让人感到意外,因为除了父神之外,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但对于我们这些热切期待祂再来的人来说,这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惊喜宴会。

文森特·巴科特 (Vincent Bacote)

周六 :混乱失调者的希望

今日经文:哥林多前书 1:1-9

当我们在《哥林多前书》中读到基督的再来时,重要的是要记住保罗写信的背景。 哥林多的教会是一个混乱失调的社区。 在保罗的书信中,我们了解到教会中效忠于不同领袖的各派系、充满丑闻的性行为、就曾用于偶像献祭的祭肉的争议,等等。 虽然这个基督徒团体充满了混乱失调,但在哥林多前书1:1-9中,保罗将他们认定为成圣的人(用钦定版的话说就是“圣徒”)。 他接着提醒他们,神一直慷慨地提供属灵的恩赐给他们,并把他们描述为“热切等候”基督再来的人。 保罗强调神的恩典(4节)和对他们的承诺:“他也必使你们坚固到底 ... ”(8节)。 不论他们软弱的信心如何在其罪恶的行为、态度上暴露出来,神对他们(和我们)的信实都包含了神对于帮助祂的子民成长、转变为基督样式所许下的承诺。

第一章强调神藉着祂的恩典,要使哥林多基督徒“坚固到底”。同时,在同一封信中,保罗也描述了基督的再来,并敦促哥林多人:“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 坚固 不可摇动。”(15:58)。 他呼召他们要有一种坚定的态度,这是等待基督再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尽管他们有缺点和失败,保罗还是呼召他们转变、痛下决心。

在保罗的另一封信中,我们也看到了类似的坚决的画面:“等候所盼望的福,并等候至大的神,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 ”,神的恩典“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多2:11-14)。

当读《哥林多前书》或其他保罗书信时,我们不能不注意到保罗是多么强烈地指出罪和(教会的)无法正常运转。但正如哥林多前书1:8-9所揭示的,保罗是在 充满盼望的背景 中来讨论这些严重的问题。 我们被呼召尽我们的本分,而神则以祂的恩典在我们的生命中做工。

这是榜样,也是对我们的鼓励。 我们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属灵混乱的时候,但我们不应该主要聚焦于自己的失败。 相反,我们当仰望耶稣,他不仅使我们与神的和解成为可能,而且也向我们承诺,当他的国度降临时,我们将作为无罪的人呈现在神面前。 感谢神,他的信实比我们的属灵混乱更大。

文森特·巴科特 (Vincent Bacote)

合作者

Photos courtesy of contributors; Fleming Rutledge photo by Gregory Schreck.

Photos courtesy of contributors; Fleming Rutledge photo by Gregory Schreck.

文森特·巴科特(Vincent Bacote)是惠顿学院的神学副教授。 他是 _《政治化的门徒:公共生活的神学》(The Political Disciple: A Theology of Public Life)_的作者。

查理·戴茨(Charlie Dates)是芝加哥进步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他在三一福音神学院获得历史神学的博士学位。

弗萊明·魯特利奇(Fleming Rutledge)是一位圣公会牧师,在主持教区事工21年后,成为一位讲师、作家和其他传道人的老师。 她著有 《被钉十字架》(The Crucifixion)

但丁·斯图尔特(Danté Stewart)是一位作家、传道人,正在埃默里大学的坎德勒神学院学习。

翻译: 吴京宁、励元达、江山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한국어 Indonesian 繁體中文, and Galego.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