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全球的新冠瘟疫及其經濟後果,對於美國家庭的打擊是毀滅性的。 數百萬計的父母失去了工作;數以萬計的人正在死去,其中有許多祖父母輩的人;在全國各地,為人父母的要應對動盪、無法確定的未來,他們及他們子女在以後若干年裡的生活都將受其影響。

這一切對於婚姻意味著什麼?

在美國,親身遭受到失業打擊的夫婦們離婚的可能性會更高一些,尤其是如果丈夫失業了的話。 就我們所知,沒有全職工作的男性離婚的可能性要高出33%左右,而女性失業並不會增加離婚的風險。 另外,由於經濟上的不確定性、封城居家的壓力,家庭衝突、暴力也可能增加。 《經濟學人》最近對採自五大城市的數據分析表明,雖然大多數類型的犯罪都有所下降,但家庭暴力的案例卻在上升。

正如社會學家馬克·雷格納斯(Mark Regnerus)所指出的,在COVID-19爆發之前,結婚率已經在下降,在2018年創下了歷史新低。 目前的經濟衰退將使結婚率進一步降低,因為當自己的經濟前景不明朗時,未婚男女們不大願意結婚。 受這種婚姻衰退影響最大的,將是經濟、財力方面最不穩定的那些人——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和勞工階層。 結果就是,在當今的年輕人中,永遠不會結婚的比例會非常驚人——按有人的估計,不少於三分之一。

人們不願結婚,加上經濟壓力和生育率的下降,意味著到21世紀中葉,數百萬美國人將成為中國人所說的“光棍”,即沒有親屬的男人和女人。 這些“光棍”們中的許多人,對於天際醞釀著的風暴,不論那是重現的瘟疫、社會動盪、主權債務清算,還是又一次經濟危機,他們都沒有做好準備。 面對著變遷的狂風,這些男女將缺乏他們在中年,尤其是晚年時,所需要的經濟、社會或情感方面的支持。 這些男女中的許多人,將缺失婚姻和家庭所賦予生活的意義、方向和幸福。 對於那些沒有宗教歸屬、無親屬的美國人來說,這一切將尤其如此。

對於美國家庭來說,這是壞消息。

然而,在所有這些動蕩之中,也許還有一點好消息:“心靈伴侶”的婚姻模式很可能會漸漸消失,“家庭第一”的婚姻模式將會出現。 這種將家庭置於首位的婚姻環境將更強健、更穩定,更有可能為孩子提供一個安全的避風港。

心靈伴侶這種婚姻模式始於20世紀70年代。 其背後的理念是,婚姻主要應基於兩人之間強烈的情感或浪漫聯繫。 只有當這種聯繫處於快樂、充實狀態並使雙方充滿活力時,婚姻才應該持續。 在大量的歌曲、好萊塢電影以及同樣多的自助圖書中,我們看到這些心靈伴侶的故事。 想想伊麗莎白·吉爾伯特(Elizabeth Gilbert)的《美食、祈禱、戀愛》,或者丹+謝伊(Dan + Shay)和賈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的歌曲《10000小時》吧。 這一廣受歡迎的神話,導致男人、女人們帶著極不切實際的期望結婚,而正是這些期望隨後使他們陷入毀滅性的失望,經常導致離婚。

心靈伴侶這一模式也是基於一定的經濟和政治條件的。 心理學家Eli Finkel認為,從五十年前開始,夫妻們感到他們可以自由攀登他所謂的“馬斯洛山”了,即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所界定的需求層次。 這背後的想法是,隨著市場和國家越來越多地解決諸如食物、居所之類的基本需求,美國人在滿足這些需求時將不再那麼依賴家庭,已婚夫婦可以自由地專注於那看似更崇高的“實現自我”的需求,如情感聯繫、個人成就和婚姻幸福。

然而,現在我們面對著這個以經濟保障欠佳、疾病橫行和政府無能為標誌,更黑暗、更困難的世界,對大多數男人、女人來說,心靈伴侶這一神話將變得不那麼現實、不那麼有吸引力。 夫妻們會發現,政府和市場是多麼的不可靠,而夫妻之間必須互相扶助,以哺育(和教育)他們的孩子、照顧他們的花園或住家、啟動家庭企業,或幫助照顧年長的父母。 他們將重新發現,婚姻的空間會主要用於撫養孩子,而終身承諾和的社區的支持——包括當地教會的支持——對它至關重要。 換句話說,他們將重新學習有關維繫婚姻的各種渠道,而不僅僅是兩個人之間波動的感情。

在COVID-19之後,大多數婚姻不會崩潰,而是會得到加強。 最近的歷史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參考點。 根據我的研究,大衰退期間的艱辛導致許多美國人加深了他們的婚姻承諾,有很多人取消了他們離婚或分居的打算。 事實上,自上次經濟衰退以來,隨著美國人對婚姻生活越來越投入、謹慎,離婚率已經下降了20%以上。

家庭居首位的婚姻模式有賴於“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的倫理。 家庭研究所最近在加利福尼亞州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與那些認為分居是可行的夫婦相比,接受上述倫理的夫婦較少擔心離婚。 這些相互委身的夫婦也更有可能婚姻幸福。 就加州的夫妻而言,在那些只做有條件承諾——“愛情在,婚姻在”——的人當中,77%的人對他們的婚姻感到滿意。 但在那些認為“不應離婚”的人當中,82%說他們對婚姻滿意。 毫無疑問,對婚姻採取更委身的態度,讓夫妻間有更加相互信任,感情上更有安全感,對未來更有信心。 所有這些因素都提高了婚姻幸福的機率。

隨著婚姻的加強和生育更有選擇性,在完整家庭中養大的孩子的比例將會上升,對於許多美國孩子來說,這增加了家庭穩定優勢。 我們已經註意到,在大衰退之後,這樣的現象發生了。 離婚率下降,加上非婚生嬰兒比例下降,導致兒童中由親生已婚父母撫養的比例上升。 在全球瘟疫期間和之後,以家庭為首位的婚姻模式將加速其發展趨勢。

此外我們將看到,此次全球瘟疫結束後,與單身或者離婚的美國人相比,能維持住婚姻的美國人將會在感情和財務上處於更佳狀態。 研究表明,總體說來,已婚成年人往往比單身成年人幸福得多。 最近我與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佩頓·羅斯(Peyton Roth)合作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已婚美國人感到孤獨的可能性比單身美國人要低30%左右。 已婚夫婦也將享有更好的經濟保障,比單身夫婦掙得更多、儲蓄更多,更容易向親屬求助,獲得經濟支持。

在家庭居首位的婚姻中,夫妻之間的情感交流激勵著他們的婚姻。 同樣的,掛記給孩子一個穩定的家、避免財務困境、幫助其他家庭成員,並履行他們在一起的誓言,也都起著激勵作用。 在這種“相守直死”的婚姻模式中,無論是在教會內部還是在更廣泛的社區中,教會都特別適合扮演支持性角色,家庭研究所(我是其成員)的研究發現,積極參與其宗教社區並經常一起禱告的夫婦更有可能享受充滿活力的婚姻。 正如雷格納斯所指出的,去教會的基督徒也比其他美國人更有可能把結婚擺在首位。

儘管我們這個世界的現況總體上很暗淡,而且這種狀況將持續一段時間,但是已婚家庭的在全球瘟疫之後的前景看起來卻是光明的。 婚姻變得更加強壯、穩固,而且更有能力為兒女提供茁壯成長所需的安全基礎。 所有這一切,對於敬虔的基督徒來說尤其如此。

W. Bradford Wilcox是弗吉尼亞大學全國婚姻項目的主任,也是家庭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 Alysse ElHage是家庭研究所博客的編輯。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简体中文, and 한국어.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將來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內容傳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