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在一切信仰和实践问题上坚持圣经权威的基督徒,有没有一个更好的词来形容他们?

也许是时候用一个新的复数来反映基督徒的自我认知了。这个不同的名词包含所有相信、追随耶稣的人,而让所有的福音派神学理念和教派都有归属感。 在我们的文化环境中,一个新的复数名词能否让我们摆脱负面的刻板印象?

如果我们作为基督徒是认真的,在用耶稣永恒的救赎信息向人们传福音的同时,仍然希望可以理解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并被这世界所理解——那么我能不能推荐一个词,让福音派不能拒绝? 一个名词,在我们坚持信念一致和行为真实的同时,很难抗拒?

不久前,我们刚庆祝了宗教改革500年,纪念了路德,一个不掌权威但肩负起了责任、挑战流行的神学观念的人。按照他的传统,来个新名词如何? 把我放在“圣经派”(biblicals)这群人当中吧。

“基督徒”这个名词在北大西洋沿岸以外的地区担负着情感的重担。 在印度,我出生的地方,陈旧错误的论点导致人们很容易反感基督徒,觉得他们属于西方。 基督教从一开始就是非西方的,现在又有更多的非西方信徒——这一点也许能帮我们回到最初新约中给耶稣的信徒及追随者的称呼(徒11:26),但我们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

马丁·路德在16世纪首次使用evangelium这个词(拉丁语的“福音”——译者注),而100年后的大觉醒中,出现了evangelical这个词(即如今英文中的“福音派”——译者注)。 多么精致高雅的名词啊!它创造性地音译了希腊语的复合词(eu+angelion),并自然而然地加以改编。这个词与生俱来地蕴含着善良和快乐。 在19世纪的美国,这个词开始被广泛使用;1976年则被称为“福音派年”。 虽然对内行人来说,这个名词有具体的含义。但在全球大部分地区,对非基督徒来说,这个名词始终没有“基督徒”那么容易冒犯人。 在叙利亚阿勒颇的维拉特大街上,“福音派”这个词对那些新加入教会、有经济需求的人来说,是美好的。 他们被众人拒绝,而那里的福音派教会是唯一已知欢迎他们的教会。

然而在美国,福音派一直被尖锐的刻板印象所玷污,尤其是在最近的大选中。 我们的社会习惯给人贴标签,如按世代(婴儿潮世代或千禧一代)、按教派(加尔文派或阿米念派),或是按肤色(如歌中所唱,”红黄黑白,在祂眼中皆是宝贵”)。这在我们头脑中固化了词语的不必要的含义。

“圣经派”这个名词暂时还不会错误地渲染起非福音派的情绪。 它不会引发一种竞争意识,反对显而易见的右倾票仓。 它可以用于统称福音派基督徒,无论他们意见的异同,也能适用于各世代、各教派、各民族。他们信奉和跟随主耶稣基督,既有个人层面的皈依,也有公众层面对圣经信念的表达。

这当然需要个人和公众层面上的调整。 让我用一张图表来简化语言(也许有些过度简化):

福音派与圣经派

选项

优点 缺点

福音派

  1. 有相当的历史背景
  2. 在神学上含义丰富
  3. 在地理上(基督的教会正在成长的地方)被接受
  1. 被当代误解
  2. 在社会学上含义贫乏
  3. 在基督的教会正在衰落的地方被边缘化

圣经派

  1. 情感上的负担较少(至少目前来看如此)
  2. 自然而然地与福音派保持一致
  3. 有潜在的可能性被接受
  1. 用新词来适应文化环境
  2. 广泛使用可能需要时间。

我不愿设想失去福音派这个词。 因为它本质上是指那些认同耶稣以及祂的事工和使命即为福音的人,所以福音派就是我在神学上的身份。 它也代表了我身份中的个人目的——分享上帝的好消息,即在主耶稣那里有永恒的、确实的救赎,提供给了全人类。 我是一个福音派基督徒。

而与此同时,在美国,我的居住地,我厌恶使用这个词。 几十年来,一种肤浅的情绪在美国滋长。 福音派已经承担了太多本不属于它的意义。 这种本是对相信《圣经》(而不是拍着《圣经》)的基督徒的真实描述,在政治上却已被定义为反人民、反进步、反科学等等。 在福音派被指责为反对一切的同时,一些社会阶层也开始反福音派。

在高度政治化的美国,参加教会的人数停滞不前,我们也许可以放弃“福音派”这个名词。 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我们仍然可以保留它的美好和真义,因为在那里,教会正在成倍增长——在那里,信徒对这个词的圣经内涵和期许没有什么疑虑。

也许使用“圣经派”一词可以允许自我认同,而不会在任何地方引发尴尬或误解。 它可以给信徒信心,而不必担心周围媒体采用稻草人论证及进行有谬误的研究。 希望这种情形能持续一段时间,至少几十年左右。

也许福音派能经受住误用和误解,最终把我们带回到这个词原本的意义范围。 而那时,我们就可以与政治福音派保持距离,成为圣经福音派(但这词本应是多余的)。 最终,若有必要,我们将把这被误解的词(“福音派”)从主干中分别出来,而仅仅被称为圣经派。 名词“福音派”用来指特定的人,而“圣经派”严格来说还只是一个形容词。 但我们可以被统称为圣经派。 这个不可数的名词和其他棘手的名词一样,不鼓励作为单数使用,至少目前如此。 它有助于向所有人澄清:在圣经派中,有许多或许不同但彼此相容的福音派。 这的确需要时间适应......就像大多数形容词变成名词一样。 希望不要再花500年的时间。

给致力于信福音、爱耶稣、遵从《圣经》的福音派朋友(不是敌人)的后记:你怎么看? 我们是否应该等待那一天? 期待您的见解和意见。请致邮ramesh@rreach.org。

Ramesh Richard,全球宣讲事工RREACH的主席,达拉斯神学院全球神学参与和牧养事工的教授。

翻译:LC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