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幕式才開始,但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就已經讓人感覺很怪異。在最後一刻,日本政府決定禁止觀眾入場,一些運動員在COVID-19檢測呈陽性後不得不退出比賽,或在接觸到檢測呈陽性的運動員後被隔離。

就像其他奧運選手一樣,基督徒運動員做出了犧牲,經歷了心理健康危機,並將自己推向生理極限,才獲得了奧運會參賽資格。但是他們在達到這一成就時,也對自己最終身份所在有著明確的信念。許多人還利用他們的平台分享神在他們生命中所做的工,並為他們所取得的成回饋社會。以下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目前參加東京奧運會的15名運動員。

Image: ©Tokyo 2020

盧卡斯·勞塔羅·古茲曼(Lucas Lautaro Guzman),跆拳道(阿根廷)

@Lucastkd94

2012年,塞巴斯蒂安·克里斯馬尼奇(Sebastián Crismanich)成為首位在奧運會上贏得跆拳道金牌的阿根廷人。盧卡斯·勞塔羅·古茲曼希望能成為第二個。

2019年,他在2019年世界跆拳道錦標賽中贏得男子蠅量級銅牌。他取得這一成就,是他的母親患乳腺癌不久即去世的三個月後。雖然失去了母親使很難受,但古茲曼的信仰得以深化,今天他說他有很多要感恩的。

就在奧運會開始前,古茲曼在哈薩克斯坦慶祝了他的27歲生日。在他的 “26歲最後一張照片”的標題中,他寫道:“我覺得我不配得到我正在經歷的一切。 ......我不能再向神要求什麼,因為他給我的太多了,使我無以復加的完整和圓滿。 儘管我得到的這麼多外部成功,我必須承認,接受基督是發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一件事。 我不想說服別人以我的方式思考。 歸根到底,只要在我們的行動和行為上有證據顯示給世人,我們所說的就是有用的”。

Image: ©Tokyo 2020

尼古拉·麥克德莫特(Nicola McDermott),跳高(澳大利亞)

@nicolalmcdermott

“在體育中,順服的生命將是個什麼樣子?”跳高運動員尼古拉·麥克德莫特(Nicola McDermott)在她的Instagram簡介中提出了這個問題,然後繼續在生活中尋求給這個問題一個應有的答案。在賽場上,24歲的麥克德莫特在2018年英聯邦運動會上贏得了一枚銅牌。在去年疫情期間,她離開澳大利亞到歐洲訓練,並創造了個人紀錄。在賽場外,她共同創立了 “永恆的冠冕 ”(Everlasting Crowns)事工,她希望“運動員夥伴們被耶穌完美的愛所改變,在教會中得到栽培,並接受門徒訓練,成為他們被派往的每個地方的祝福”。

她在今年早些時候告訴《衛報》:“我的信仰是我在這項運動中堅持這麼久的原因。 信仰是對你沒有看到的事物的信心,對嗎? 跳過兩米——當我還是一個八歲的孩子時,跳了1.15米——你需要有一點信心才能相信這一點。 在20歲之前,我一直非常努力地追求體育,我認為這就是我的幸福——一旦我成為一名奧運選手,一旦我達到了某種程度,那麼我就會感到幸福。 我達到了一個水平,擁有了我所夢想的一切,但我仍然不滿意——於是我意識到,我把自己的身份寄託在了成績和成就上。 對我來說,信仰就是意識到,無論表現如何我都是被愛的——跳高只是將我與神連接的一種方式。”

Image: ©Tokyo 2020

伊塔洛·法雷拉(Ítalo Ferreira),衝浪(巴西)

@italoferreira

衝浪是首次列入奧運會賽項,2019年世界冠軍伊塔洛·費雷拉贏得了男子項目的首枚金牌。這位27歲的運動員在社交媒體上為勝利讚美神,並重複了他在日本總說的一句話:“di amén que viene el oro”(大意是說,只要說“阿門”,金牌就會來。) 費雷拉說,他從凌晨3點開始就在床上祈禱這些話,祈求神幫助他實現夢想。 “成了!我在衝浪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說。為贏得這塊金牌,費雷拉要克服波濤洶湧的水情、將比賽從兩天縮短為一天的降臨風暴,還有在他上場衝擊金牌時沒幾分鐘內就斷裂了的那塊衝浪板。他流著淚繼續說:“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訓練了很多,神讓我的夢想成真了。我只應感謝神給我機會,去做我喜歡做的事。”

費雷拉來自巴西東北部的一個小鎮,他的父親從漁夫手裡買魚,再轉賣給餐館。在父親第一次給費雷拉買了塊衝浪板的兩個月後,他贏得了他的首次沖浪比賽。隨著費雷拉迅速躋身衝浪界精英,他賺的錢足以在海灘上為父母買一所房子。 “海洋在我的生活中佔有很大的分量。從我父親開始,他依海賣魚為生,我則靠衝浪謀生,”費雷拉在一個鼓勵關於海洋的對話的視頻中說。 “沒有海洋的未來?那將是可怕的。我認為海洋是神給人類的特殊禮物。”

Image: ©Tokyo 2020

查爾斯·費爾南德斯(Charles Fernande),現代五項(危地馬拉)

@charlesfernandez_5

查爾斯·費爾南德斯7歲時,他的家人從美國搬到他父親的家鄉危地馬拉,擔任傳教士。在他兒子出生前幾年,卡洛斯·費爾南德斯參加了五項全能比賽,這是一個包括擊劍、自由泳、馬術障礙賽,以及手槍射擊和越野跑在內的綜合項目。卡洛斯和他的妻子埃斯特現在在危地馬拉安提瓜附近的山區主持一個服務於周圍瑪雅社區的事工。

費爾南德斯在20歲時參加了2016年里約奧運會,在那裡他獲得了第15名,之後在2019年贏得了泛美運動會的勝利。 “帶著兩枚獎牌回到我的國家,能夠與這些每天為擺脫貧困而奮鬥的人們分享這些時刻,並給他們帶來基督的希望絕對是一個大大祝福。”在2018年贏得兩項地區賽事之後,費爾南德斯說。 “這就是我所做這些事情的原因,在這項運動中成為基督照到各國的光。” 在整個疫情病期間,同時也作為一名社會工作者的費爾南德斯,一直在美國和危地馬拉之間旅行,試圖幫助他的同胞。他在去年的一次採訪中說:“作為一名運動員,我的目的是給他們帶來希望,告訴他們只要你努力工作,一切皆有可能。 我支持我的國家的兩種方式(社會的和體育的)是不同的,但感謝神,它們以一種非常特別的方式結合在一起。 這是我在奧運會上所做的一切的原因和動力。”

Image: ©Tokyo 2020

喬納坦·克里斯蒂(Jonatan Christie),羽毛球(印度尼西亞)

@jonatanchristieofficial

印度尼西亞是穆斯林人最多的國家。但他們最喜愛的運動員之一,是一位23歲的熱愛耶穌的羽毛球運動員。這裡有一個原因:2018年,在克里斯蒂15歲就獲得高級比賽冠軍頭銜的五年後,他向神承諾,如果他在2018年亞運會上進入羽毛球男單決賽,他將把一半的獎金送出去。就在那幾週前,龍目島(Lombok)發生了地震,造成500多人死亡,近50萬人流離失所。

克里斯蒂贏得了亞運會,然後出錢重建了一所學校和兩座清真寺,希望這種姿態能幫助他的國家團結起來。儘管有這些讚譽,克里斯蒂仍然很謙虛。 “我不是一個完美的人。 我甚至遠遠不是一個好的人。 我想,我並不是一個好榜樣,因為我自己仍然在與許多罪孽作鬥爭目。”前世界排名第七的克里斯蒂在今年早些時候這樣說。 “我從周圍的人那裡學到了很多關於如何與神一起度過難關。 我的屬靈生活並不總是順利的。 跟隨耶穌並不總是意味著一切都會好起來。 我仍然要面對許多考驗。 但對我來說,無論神允許我們面對什麼試煉,我們都必須繼續學習和成長。 如果我們能和神一起面對一個問題,一定有一扇新的門打開,這樣我們就能在處理問題時更加成熟”。

雷林·達利(Raelin D'Alie),3X3籃球賽(意大利)

@rmdalie11

雷林·達利身高5英尺4英寸,在威斯康星州的拉辛市長大。但在接下來的幾周里,她將作為意大利三對三女子籃球隊的成員代表意大利參賽。這位33歲的運動員在過去10年中一直代表意大利,在以0-9開局後,她的上籃使意大利獲得了參加奧運會的資格。

去年,達利在博洛尼亞維圖斯(Virtus Bologna)的賽季因為新冠疫情而被中止。 “我是一個有信仰的人,所以我對痛苦的反應是禱告,我向神歌唱。 我告訴我的室友,‘這對意大利來說是一個真正的重創’,我們祈禱神也會利用這個時刻,在短時間內讓他們經歷最大的喜悅之一。”她告訴《期刊時報》(The Journal Times)。 “我知道意大利對我們要參加奧運會感到非常自豪,我真的希望為意大利做一些無比特別的事情,特別是因為他們在過去18個月裡所經歷的痛苦。”

Image: ©Tokyo 2020

尤翰·布雷克(Yohan Blake),短跑運動員(牙買加)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將來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內容傳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

@yohanblake

烏塞恩·博爾特(Usain Bolt)將不會出現在本屆奧運會上,但他的長期訓練夥伴尤翰·布雷克將參加比賽。 2012年,布雷克在100米和200米短跑中僅次於博爾特,並與其他兩名牙買加隊友一起在4x100米接力賽中奪得金牌。 2016年,他們重複了他們的成功。除了他的運動目標,布雷克還渴望幫助人們。根據他的網站簡介,他“認為自己是上帝安排在地球上的,像一個慈愛的牧人一樣幫助和照顧羊群。 這種心態使他成為今天這樣一個善良、自我犧牲的人”。

在社交媒體上關於布雷克的展示中,會交替出現《聖經》經文和他新網站的廣告,他將參加男子100米比賽。

Image: ©Tokyo 2020

奧杜納約·阿德庫羅耶(Odunayo Adekuoroye), 摔跤 (尼日利亞)

只有一名尼日利亞女運動員曾在奧運會上獲得過金牌。摔跤手奧杜納約-阿德庫羅耶認為她“肯定”會成為第二個。 “我相信靠著神的特別恩典,現在是我閃亮的時候了,”她在本月早些時候說。 “因此,我一定會在她的恩典下為尼日利亞帶來金牌。”

阿德庫羅耶在尼日利亞西南部長大,小時候曾在街上擺攤賣東西。短跑是她的第一個興趣,然後她對旅行的渴望鼓勵她開始摔跤,她的父母最初並不支持這一決定。在十幾歲的時候,阿德庫羅伊向他們隱藏了自己的愛好。當他們發現她一直瞞著他們摔跤時,只是因為她的教練提出為她支付學費並讓她和他一起生活時,他們才鬆口。她的事業改變了她家庭的經濟狀況;阿德庫羅伊能夠為她的父親購買一輛汽車,為她的母親開了一家商店。 “摔跤給了我名聲,使我擺脫了貧困,並給了我一個名字。 她去年說:“我們家裡什麼都沒有,但是當我開始賺錢的時候,雖然我們並不富裕,但是至少還過得去。

阿德庫羅耶是兩屆英聯邦運動會冠軍,並在里約奧運會上進入四分之一決賽。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相信努力工作這一原則,並按照《聖經》中的指示進行祈禱,”她在2015年的一次比賽前說。 “我和我的教練們都在努力,所以現在就剩下尼日利亞人民為我們團隊禱告了。”

Image: ©Tokyo 2020

尼克·威利斯(Nick Willis),長跑運動員(新西蘭)

@willisnick

在參加了四屆奧運會之後,新西蘭人尼克·威利斯第五次參加奧運。 “這不是自誇或吹牛,但我能跑步兩個小時後感覺像是10分鐘的慢跑,這簡直讓我自己吃驚。 身體能這樣強健,是世界上少有人能理解的獨特體驗。”他2019年在推特上說。 “有時我想退休,但神給了我這個禮物,所以我要跑啊跑!”

他已經跑了。威利斯曾兩次為新西蘭贏得1500米的奧運獎牌;他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獲得銀牌,2016年在里約奧運會上獲得銅牌。儘管代表大洋洲的一個國家,威利斯在搬到密歇根大學上學後,就生活在地球的另一端。正是在那裡,在哥哥的鼓勵下,他參與了 “運動員在行動”(Athletes in Action),並與他童年的信仰重新聯繫起來,此舉幫助他應對那依然感到的少年喪母的傷痛。 “有東西開始敲打我的心,告訴我,我媽媽在天上看著我的生活。 我試圖用更多的酒精和深夜狂歡來對抗傷痛,但是對我心靈的敲擊聲越來越大了。”他這樣寫道。 “ “這變得無法否認。我知道上帝在追趕我,而且已經追趕了很多年了。我決定最終不再逃避祂。 ”

相反,威利斯今天正在跑步,幾乎是作為一種敬拜的方式,正如幾年前在一條推特所敘述的對話中他所暗示的那樣。

“爸爸,你為什麼總是跑?”

”因為我感謝神給了我快腿。”

“當你跑步時,你是否感覺到祂的力量在你的腿上?”

“我想我感到了,是的!”

Image: ©Tokyo 2020

韋德·范尼科克(Wayde Van Niekerk),短跑(南非)

@waydedreamer

當韋德·范尼科克在里約奧運會上贏得400米比賽並打破邁克爾·約翰遜的長期記錄時,他立即開口讚美神。他對BBC說:“我從小就夢想著這一天。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給讚美神。 我每天都跪下來,我求主看顧我,照看我的每一步,我請求主帶著我完成比賽,我真的是為這個機會感到幸運。”

第二年,在國際田聯世界錦標賽上贏得一枚金牌後,范尼克克再次感謝神。但因為在一次英式橄欖球慈善活動中撕裂了十字韌帶,這位南非選手其後幾乎沒有參加什麼比賽。然而,他的信仰似乎並沒有動搖。他的Twitter和Instagram帖文常引用《聖經》經文。 “在主裡有勇氣,”他這樣在推特上為最近的一場比賽發佈公告。另一帖則說:“主的信實之愛使我穩固。”

Image: ©Tokyo 2020

安保羅(An Baul),柔道(韓國)

@anbaul

在他的里約奧運金牌比賽之前,安保羅做了禱告。 “我沒有為安保羅贏得金牌祈禱。 我只是祈禱我能夠盡我所能,無怨無悔地回來。 ...即使不是奧運會,我也傾向於在每場比賽前這樣祈禱。” 作為2015年的世界冠軍和2016年的獎牌熱門,安被意大利的法比奧·巴西爾(Fabio Basile)擊敗,在自己的重量級中排名第29。

想為這位韓國柔道運動員的本屆奧運會比賽祈禱嗎?以下是他的代禱請求:“我希望在所有其他人的支持下順利完成比賽。 請為我們在奧運會期間的安全和健康祈禱,以便我們能夠像練習時一樣做好,不留遺憾。”

Image: ©Tokyo 2020

詹詠然(Latisha Chan),網球(台灣)

@latishayjchan

詹詠然和妹妹詹皓晴將連續第二次參加奧運會,她們試圖衝出四分之一決賽,她們在2016年是輸在那一步。目前世界排名第21位,這對姐妹花在今年夏天早些時候的法網和溫網都是在四分之一決賽中被淘汰。作為女雙和混雙選手,詹已經贏得了近三十場比賽,包括與瑪蒂娜·辛吉斯(Martina Hingis)一起參加的2017年美國公開賽和與伊万·多迪格(Ivan Dodig)一起參加的2018年法國公開賽、2019年法國公開賽以及2019年溫布爾登錦標賽。

2015年,詹詠然、她的妹妹和她們的母親都一起受洗。為了應對壓力,詹詠然經常找到一個安靜的角落,打開音樂,並進行禱告。 “我向我們的天父所做的禱告大部分不是為了贏得比賽,而是為了尋求引領。”她在2017年這樣說。 “我禱告讓我們不會受傷,讓我們有一場好的比賽。 另外,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我們都能接受它,並通過這個過程學會謙卑的態度。”

Image: ©Tokyo 2020

謝麗爾·湯普森(Cherelle Thompson),游泳(特立尼達和多巴哥)

@cher_ellet

謝麗爾·湯普森去年想進入奧運隊。但正如她的運動員夥伴們所知道的那樣,事情並不總是按計劃進行。在去年新冠疫情的頭幾個月裡,湯普森無法進入游泳池,她認識到在這段時間裡她需要抓住自己的信仰。她寫道:“我承認我對生活和未來的看法是有限的,需要把它託付給神,因為主權在祂,因為祂向來看顧自己的子民。 儘管我喜歡掌控所有的細節、知道每一步會是什麼樣子,但我相信神,把自己的未來交託給祂。 (對於我想要完成的一切)我沒有放棄希望,但對於自己生活中本以為已經搞明白了的某些部分,我要把主權交給神。”

回到了泳池,這位29歲的選手在6月的最後一周獲得了參加奧運會的資格,她將參加女子50米自由泳比賽。

Image: ©Tokyo 2020

約書亞·切普特吉(Joshua Cheptegei),長跑(烏干達)

@joshuacheptegei

2017年,約書亞·切普特吉在推特上讚揚了傑出的長跑運動員莫·法拉赫(Mo Farah)的成就。然後一個粉絲回答說:“約書亞,現在輪到你當冠軍了。” 切普特吉接受了這一肯定。他在推特上寫道:“仰望星空,神為我備下了許多金牌,祂將使我強壯,我是主的勇士。

2020年,切普特吉創造了5000米和10000米比賽的世界紀錄。儘管取得了這樣的成功,這位烏干達選手對失敗深有體會。

當烏干達在2017年主辦世界越野錦標賽時,切普特吉是東道國獲得金牌的最佳機會。就在他發布那條推文的四個月前,切普特吉即將贏得高級10公里比賽。但在最後一圈,在主場觀眾面前,他的速度減慢,掉到了第30。 ,這次失利讓他非常沮喪,此後數週都試圖避開人們。今天,他用自己的聲音倡導反對切割女性生殖器。

Image: ©Tokyo 2020

隊西蒙娜·曼努埃爾(Simone Manuel),游泳(美國)

@swimone

2016年,西蒙娜·曼努埃爾拿下了四枚奧運獎牌,兩金兩銀:她在100米自由泳和4x100米混合泳接力中獲得金牌。作為4×100米自由泳接力的一員,以及在50米自由泳項目中,她都獲得了獲得銀牌。這位24歲的游泳隊聯合隊長將在今年重返奧運會,但在獲得奧運參賽資格的過程中遇到困難。

幾個月來,曼努埃爾受到過度訓練的困擾,這種情況使她精神萎靡、身體疲憊,並迫使她的醫生在今年3月命令她停止訓練三週。在6月的奧運選拔賽上,她未能獲得1參加00米自由泳的決賽資格。但在獲得50米自由泳的參賽資格後,她到了東京。 “我需要抽出時間來讚美神,”曼努埃爾在贏得那場比賽並確保了她在東京的參賽資格後告訴NBC體育。 “我的意思是,今年一直很困難,尤其是過去幾個月。但在我跳入水中之前,我覺得這是我的時刻,我非常感謝神給我的祝福。”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  Français,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