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和全世界的数以百万计的人一样,耶利米·约翰逊(Jeremiah Johnson)在选举之夜熬夜。 从客厅的电视萤幕上,看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领先差距持续下降,他难以置信地呆坐着。

许多人认为前总统会赢得连任:约翰逊是美国灵恩派的领袖之一,他们声称有神的话语作后盾。

11月4日的早晨,当全国人民得知乔·拜登(Joe Biden)领先的消息时,约翰逊向他的电邮群组发出了“先知 警告”,声称他和”成熟并经过考验的先知们”有一致的看法:特朗普获胜了。

约翰逊在写给追随者的信中强调:“要么是说谎的灵充斥了美国众多值得信赖的先知们的口,要么是唐纳德·特朗普真的赢得了总统宝座,而我们却目睹一个极端惊人的邪恶计划正在展开,以窃取选举。 我打从心底相信后者才是真实的。”

今天,约翰逊回想起那件讯息时,感到非常难堪。

与那些继续坚持特朗普获胜的人不同,在 2021年初约翰逊已经扭转他的想法。 现在他几乎认不出去年写那封电子邮件的人了——他的妻子、工作人员或挚友也认不出。 相反的,他说,神有恩典地使用因对特朗普预言错误所导致的混乱结果,让他的生活开始有“催化性和戏剧性的转变”。

约翰逊对CT的记者说:“我原本和其他人一样坚持。”这是继他自一月份公开的忏悔,以及在三月份停止他本人的事工之后所接受的第一次媒体采访。 “我告诉人们我感觉自己又被拯救了——我感受到了神的仁慈:我身受到祂的管教, 我流了许多的眼泪,感谢主把我唤醒。”

约翰逊只有33岁,但每当他站起来讲道时,他的行为举止有一种觉悟。 回首往事,约翰逊看到2020年的选举日将如何永远成为他故事的一部分,也是重新聚焦他的呼召和事工的推动力。

约翰逊追溯他的灵性起源至出生之前。 他的母亲在怀他时做了一个梦,引导她给他起名叫耶利米。 他出生时本来会死的,因为他的脖子被脐带缠住,但被医护人员救活了,大家就称他为“奇蹟宝宝”。

到了七岁时,约翰逊每天晚上都有预言性的梦。

约翰逊是一位灵恩派牧师的儿子,他从小就是一个延续主义者(continuationist)——他相信圣灵今天还存在,而且很活跃,透过超自然的神蹟奇事——如《哥林多前书》12章中提到的那样(用医治和说方言)——以及使徒、先知的角色在作工, 在像约翰逊一样的圈子里,先知们被认为能准确、频繁地听到神的话、而且有令人费解的细节。 根据哥林多前书14:3,他们期望运用这种恩赐,“是对人说,要造就,安慰,劝勉人。”

当约翰逊穿着牛仔裤、衬衫和西装外套在讲台上走来走去证道时,他有时会停下来传递一段预言性的“话语”。他觉得,主敦促他与观众中的某个人分享——段适时的个人肯定或《圣经》经文,或对神特定属性的提醒。

预言的恩赐在整本《圣经》中都被提及,在大多数五旬节派和灵恩派的传统中受到鼓励。 但约翰逊是属于这样一群牧师、巡回布道家、作家和公众演讲者,他们像《旧约》中那样,接受先知职份的角色,并声称神赐给了他们一种关于国家和全球重大事件的“启示的灵”。 大多数人较不注重预测未来,而较关注向神的子民发出劝告或鼓励的适当话语。

在2015年预言川普将赢得次年的首次选举时,约翰逊是佛罗里达州“天父之心”事工的牧师和植堂者。

当时共和党的党内初选还候选人林立,约翰逊说,他在一个梦中听到 神的话, 即特朗普有“预言的宿命”会当上总统,他将“像一头公牛在收藏瓷器的橱柜里一样”。 他的异象吸引了一群灵恩派事工的领袖们的注意,他们渴望对美国的政治议题做证道和发预言,因此将这位年轻的牧师提升到全国性的高度。

“因为我在牧会,因为我涉身于人们的生活中,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偶发的事件,‘神在聚会时给我一句话,它迅速传开来,接着特朗普当选,就是这样。’”他说。

但从2018年之后,约翰逊说神又开始对他说到特朗普了。 他的一些信息包含对教会的警告——神要得到总统的心,不是他的金钱和权力,支持者们将开始“看到他犯错”以及“为他的灵魂呼求”。 直到去年10月,约翰逊才又有一个三合一的异梦——就是道奇队会赢得世界棒球大赛冠军,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会在选举前宣誓就职担任大法官,以及唐纳德·特朗普会赢得2020年的大选。

梦的前两部分都实现了,约翰逊于是放大胆,分享第三部分当作从神来的预言。

现在回首往事,约翰逊看到了想获得一个发言平台以及一群渴望听到总统消息的听众的危险。

“我所宣讲的十个信息中有九个是关于神的,与政治或现今无关的,但因为那一个信息会传播开来或引起如此多的关注,我认为它变得有害,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它也变得很危险。”

坦白说,他说,“不管你是否想称之为诱惑”,“反正这就是人们想听的”。

在特朗普确定败选后不久,约翰逊说,他从神那里听到了另一句话:“你错了,我要用它来让你谦卑。”

这是一个惩戒性的指责。 约翰逊向所有的人道歉,并离开公众的视线,禁食祈祷长达三个月的时间。 然后,他放弃了事工的伙伴关系和追随者,后者仍然敦促他呼应 政治预言,并提供评论。 他关闭了“耶利米·约翰逊”事工,因此失去了数百位富有的赞助者。

当他把这一切抛在脑后时,他有一种自由和轻盈的感觉。

他形容这次经历是神领他出一个“充满陷阱”的房间,在那里属灵的事与政治问题被搅和在一起。 他说,“有足够的耶稣在那里,让你撑著,但没有足够的祂让你能集中注意力。”

约翰逊的一位长期属灵导师,丹佛的罗伦·桑福德(Loren Sandford)牧师,也预言了特朗普的连任。 两人在选举前后有联系,并于同日发表了个人的道歉信,就在选票认证被国会大厦的暴动打断之后。 和约翰逊一样,桑福德 也承认了 他的预测错误,并面临类似的后果。

然而,令他们两人都感到震惊的是,他们因悔改遭到的反对比因犯错导致的还要强烈的多。

当约翰逊和桑福德感到懊悔时,其他灵恩派的领导人正在为持续斗争而准备。 许多 预言 特朗普会连任的人,以及许多牧师,在选举后继续 坚持自己 的立场 ,并坚持特朗普续任总统是神的旨意。 有几个人对自己的预言变本加厉,孤注一掷。

里克·乔伊纳(Rick Joyner),一位作家和创建“晨星”事工的传教士,与电视布道家吉姆·巴克尔(Jim Bakker)一起 预言 说,美国应该为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内战做好准备。

奋兴布道家杰夫·詹森(Jeff Jansen) 宣称 特朗普仍然是总统,军方正在将拜登赶下台的程序中。

随着就职日过去了,数百万人开始思考为什么 预言的接管 没有发生。 灵恩运动更进一步陷入“绝对的混乱和冲突”。

”神的许多百姓受到伤害,世界在嘲笑我们,认为我们对耶稣的信仰就如这些失败的特朗普预言一样虚假,”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 在一篇谴责中写道 ,他是自90年代中期布朗斯维尔复兴运动以来备受尊敬的灵恩派领袖,也是约翰逊的另一位属灵导师。 “毕竟, 他们想知道,怎么会所有的先知都错了呢?”

现在,布朗、桑福德和约翰逊急于解释导致选举预测错误的原因,并让神利用这众人关注的失败作为重新审视看待预言和问责先知 的指导原则 的机会。

约翰逊在二月份 说:“我相信神现在要在灵恩运动中、在预言运动中做点什么。 我相信神要我们谦卑自己。 我相信神要我们自我反省。 我也相信神要我们思考有挑战性的问题。

七山(Seven Mountains)理念

在现代 新灵恩运动 的世界中,或者被称为 第三波, 新使徒改革 ,或 独立网络灵恩 基督教,是美国 增长最快的 信仰团体之一。 该运动理念的一个特征是它着重于七山任务,就是基督徒的使命是要占领七个关键的文化领域——媒体、政府、教育、经济、家庭、宗教和娱乐——作为赢得万国的关键途径,为主的再来作准备。

七山理念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起源于著名的福音派人物,如比尔·布莱特(Bill Bright)、洛伦·康宁翰(Loren Cunningham)和法兰西斯·薛华(Francis Schaeffer)。 最初,这是对当时一些信徒的分离主义心态的回应,敦促他们在各个文化领域有福音的影响。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布朗说,“问题在于,当你把它与统治神学主义者的心态结合起来,在这种 心态中,我们在灵里把它接过来”,并进一步将其与 后千禧年神学相结合,其中信徒不仅被要求在他们居住的每一座文化山中 为上帝服务 ,而且要从权力位置上 领导 ,为基督在千禧年王国的尘世统治做准备。

虽然统治神学主义的指控被反对者视为贬义词,但这个词起源于运动本身。 前富勒神学院教授 C.彼得·瓦格纳(C. Peter Wagner)在2010年出版的《统治!神国行动将如何改变世界》一书中接受了“统治神学”,其最早的几位灵恩派的倡导者,包括使徒领袖兰斯·瓦尔瑙(Lance Wallnau)和约翰尼·恩洛(Jonny Enlow)也是如此。

这些领袖认为,特朗普的成功和影响力使他成为帮助基督徒恢复基督教文化的理想人选。

即使在拜登宣誓就职后,恩洛仍然坚持特朗普的胜利,并 宣称 “如果你能看到天堂里有什么,谁坐在宝座上——上去看看天堂里的总统席位,看看谁在那里。 不是拜登;是特朗普。” 恩洛 还在其他地方说,“在天上,特朗普总统被公认为地球上主要的政府领袖。”

恩洛还把预言的特朗普的宿命与七山统治主义和QAnon阴谋论连结起来 ,声称“位于山顶的全球网络里有牺牲儿童的恋童癖者”,神派遣特朗普参与一个神圣的“救援行动” 。

虽然这种言论听起来可能有些极端,但瓦尔瑙和恩洛在该运动一些最大的灵恩网路受到人们的信任,与他们一起发表意见的还有其他许多受欢迎的领袖人物,如拥有25万多订户的预言网站”以利亚名单“的史蒂夫·舒尔茨(Steve Shultz),以及北加州伯特利教会(Bethel Church)的比尔(Bill)和贝尼·约翰逊(Beni Johnson),那是一所灵恩派的巨型教会以及事工中心。

预言的责任

早在2016年,当时只有少数领袖预言特朗普将赢得第一次选举,一些灵恩派人士充满希望,但多数人则持怀疑的态度。 在他任期的几年里,关于他连任的预言继续增长。 一项调查发现,超过半数的白人五旬节教徒认为总统是有神的恩膏,这些“预言选民”成为特朗普福音派基本盘的代言人。

根据布朗的说法,声称有直接从主得到特朗普连任预言的人只是一小部分。

但是他表示,由于他们在万维网路上强大的影响力,这个“都说同样的话”的少数声音,就可以有效地达到灵恩运动中大多数的人。

对于灵恩运动的批评者来说,现代先知声称听到神关于总统选举的信息并不是问题。 也不是因为他们对特朗普连任的错误预测。 而是当这预言被证明是虚假时,许多人却不愿承认。

布朗说:“不负责任的预言长期以来一直是个问题。” 他称之为 “现代五旬节运动”的祸根。

在《新约》中,使徒保罗敦促追随者们,“要切慕属灵的恩赐,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林前14:1)并警告他们,“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帖前5:20-21),因为在天堂的这一边,“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林前13:9-10)

“每一个真正的预言都需要受现实检验。”桑福德说。他仍然记得Y2K,当时“主要的先知们预言整个世界即将结束,所有的电脑都会当机。” 时至今天,他说,“我还没有听到发那种预言的任何人说一声道歉。”

“一年前,在逾越节前后出现了许多预言,”他说。 这些预言——在选举前几个月——宣称冠状病毒在到达美国边境之前就会开始消失。 “嗯,这也没有发生,”他说。

虽然桑福德和布朗对一些尚未公开为特朗普的预言失误作悔改而仍在坚持的人持悲观态度,但他们开始对整个运动的发展感到乐观。

桑福德拥有富勒神学院的神学硕士学位,他回到了几年前为公开预言所制定的 一套《圣经》原则 ——诸如“虽然我珍惜圣灵的属灵体验,但我不会把主观经验和判断力置于《圣经》之上”之类的陈述,并发誓要对任何错误的预言作出充分的忏悔、悔改和道歉。 他正参与另一个团体,计划在今年秋天开会讨论预言的改革。

早在今年2月,布朗就重新审视了类似的原则,他开始与美国使徒领袖联盟(US Coalition of Apostolic Leaders)主席 约瑟夫·马特拉(Joseph Mattera)主持每月一次的线上会议,参与者包括约翰逊在内的20至30位全球不同类型的事工领袖,为他们的社群制定为预言负责的指导方针。

由包括兰迪·克拉克(Randy Clark)、丹尼尔·科伦达(Daniel Kolenda)、克瑞格·基纳(Craig Keener)、R·T·肯德尔(R.T. Kendall)、马克·德雷思科(Mark Driscoll)和韦恩·古德恩(Wayne Grudem)在内数十位倡议者所签署的一份新 声明指出,这是一个“肢体中在预言恩赐和先知事工方面存在诸多问题的时刻”,。

《新约与今日预言的礼物》一书的作者古德恩是80年代的关键人物,他提出,这种属灵恩赐可与基于扎实教义的福音派信仰相称——这一立场在21世纪改革宗灵恩运动中已经在全球被广泛接受。 他曾是2016 年支持特朗普的最著名的改革宗福音派人士之一(但在一卷记录川普提到非礼妇女的录影带被公布后,他撤回了他的支持)。

另一个签署者是伯特利资深领导人克理斯·瓦洛顿(Kris Vallotton),他也预言了连任,但后来道歉了。 瓦洛顿通常用 “话语”(word) 来表示一个预言信息, 他写道 ,他”一年前收到关于谦卑的话语”,他又说,“每次我迷失或不知道在这个疯狂的时刻该怎么做,神告诉我,‘谦卑才是往前行的正路。’”

《Charisma》的编辑史蒂芬·斯特朗(Steven Strang)和前编辑珍妮弗·勒克雷尔(Jennifer LeClaire)也在声明上签了字。 斯特朗很早就预言特朗普的连任,还是积极的宣传者,他把其中的许多预言特别发表在他的《斯特朗报告中》。 选举后不久,他继续敦促他的追随者向神 争取 将选举结果推翻。

勒克雷尔没有预言前总统的第二个任期,而是预言他第一个任期的阵营中的一员, 她形容 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扩大的红州版图“好比是耶稣流的鲜血”。

现在她也在 敲响警钟。 她说:“我们必须要开始在耶稣的旗帜下团结,即使我们不赞同其他政客的政见。”

悔改和谦卑

在一年前因预言特朗普连任而成为福斯新闻台(Fox News)的焦点,一位加州教会的领导人肖恩·博尔兹(Shawn Bolz)回首往事,看到前总统的一些基督徒追随者的“弥赛亚情结”。

因为自己的预言道歉受到死亡威胁的博尔兹 说:“他们把信仰跟选举绑在一起,以至于当我悔改时,我好似一个逃兵,不再属于这个团队。” 一封手写的信警告说,“当特朗普再次当选时”,博尔兹将“被吊死在白宫门前,因他是假先知”。

珍妮弗·托莱多(Jennifer Toledo)说:“不管人们告诉你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们所看到的,以及人们行为的表现——他们的盼望不在神,而在特朗普,这毋庸再争议。”托莱多与她的先生还有博尔兹共同在洛杉矶创立了一间称为“Expression 58”的灵恩教会。

无论特朗普是否会在2024年再参加竞选,像博尔兹和托莱多这样的领袖都祈祷他们当地的教会和更大区域的运动将会进行对话,以解决他们灵里的盲点,并重新注目基督。

与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竞选相关的 最常被提到的经文是:“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远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代下7:14)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在五旬节派教友中,这是一段很受欢迎的经文,在灵恩派的圈子里也常被引用,它最终成为预言性的呼吁,要为他的 选举 和 连任禁食祈祷。

虽然许多灵恩派的领袖 将特朗普比作 古列王,这位波斯国王让神的子民从流放中回归,并把他们带回了应许之地,托莱多的会众却以 《以赛亚书》58章为他们的指引,在那里神谴责以色列人没有看到真正的振兴和复原并非仅仅是对正义改革的追求,而是出于全面的悔改与和好。

在整本《圣经》中,先知们代表神向祂的子民宣讲这一信息。 布朗说,先知们“对圣灵有着独特的依赖——指导、启示、洞见和灵感——使他们能说和传道。 他们需要保持专注,并走在正道上,抓住主要的东西,并确保事情不会偏离方向。”

但正如耶利米·约翰逊所目睹的,许多先知们因其他事情分心,成为神子民的“绊脚石”,因为“当先知分心时,百姓就会分心。”

约翰逊说,“我们已经谈到了政治上的偶像崇拜,但先知们也有被崇拜。 只是没有人谈论这一点。” 他说他相信,“先知们已成为教会肢体的偶像”,虽然“他们显然已经因此谦卑下来,神的百姓自己仍需要为崇拜先知悔改。”

约翰逊还忧心,许多基督徒已经忘记了预言事奉的主要作用:不是预测未来或预报选举,而是引人们归向基督。

在2021年初为期三个月的禁食祷吿中,当约翰逊聆听神的声音时,他听到主说:“一个人正要死去,一个事工正要死去,我要你开始专注于一个新的运动 ... ... 帮助基督的新妇,为我们荣耀的新郎耶稣大君王的再来作准备。”

放下了“耶利米·约翰逊事工”,约翰逊牧师开始了一项名为 “全球祭坛”的新事工。 在北卡罗莱纳州夏洛特市的教会和事工总部举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崇拜聚会,他宣扬重新关注基督。 “主啊,今晚来掌管我们的动机和意念,”他在今春的一次聚会上祈祷说, “使我们能将纯洁而朴素的真诚献给主耶稣。”

随着越来越多的领袖加入这个日益壮大的余民,约翰逊相信灵恩派的群众将重获它的异象。 他说:“神的灵正在全面地谦卑预言运动。 很明显,神在呼吁祂的子民回到祂身边。”

史蒂芬妮·麦克德(Stefani McDade)是《今日基督教》的撰稿人,她居住在乔治亚州。

翻译:江山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Italiano,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