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世界救济组织提供/CT编辑

为世界救援会(World Relief)的资深工作人员,他制定了与教会合作的模式,扩展该事工的海外项目,并将在今年接任该组织的新总裁和首席执行官。

对迈尔·格林(Myal Greene)的任命,是在该组织经历了充满挑战性的一季之后做出的。该组织是全国福音派基督徒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的人道救援分支,也是一个主要的难民安置机构。

“我们确实正在经历一段与难民安置计划和新冠危机相关的挑战性时期,它们给我们的组织带来了压力,这包括我们的运作、资源和开展我们的项目和事工的机会,”格林说,“但是我真的为我们的员工和志愿者的韧性和委身感到鼓舞,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们都忠心地服事。”

由于特朗普政府限制性政策导致的难民接纳配额和安置资金的逐年削减,世界救援会关闭了其在全国的27个办事处中的8个。 在过去几个月里,在拜登总统治下,世界救援会开始扩充他们的资源和重建其基础设施。 该事工的领导人也与其他难民权益倡导者一起,要求拜登政府兑现其承诺的,却被被推迟了数月的提高难民人数限额的政策。

格林计划将在9月新财政年度开始前不久担任这一新职务。 他的前任斯科特·阿贝特(Scott Arbeiter)和提姆·布林(Tim Breene)于2月宣布退休。

除了在国内安置难民外,世界救援会还开展了一系列国际活动,在世界范围内的新冠危机中,继续为急需援助的国家中弱势人群服务。 在过去两年中,作为国际项目的高级副总裁,格林筹集了更多的资金,并将他们的全球触及范围拓宽了一倍多。 他以前还曾指导过卢旺达和非洲的事工运作。

今年早些时候,格林还参与了世界救济组织的一项名为“共同前进”(Forward Together)的大型倡议活动,该倡议制定了一套战略计划,以便进一步在机构内部及其各个项目中促进多样性、公平和包容性。

世界救援会董事会主席斯蒂夫·摩尔(Steve Moore)说:“迈尔对我们的工作有深刻的理解,他参与了这次战略更新。在我们前进路上的这一刻,他的基于团队的领导风格使他具有独特的效力。”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世界救援会人道主义工作的一个主要特点是,除了公共或政府拨款外,还依靠与当地教会和事工的合作。 自1944年以来,这个基督教非营利组织一直专注于利用教会网络来筹款、宣传和动员志愿者加入他们的使命。

CT格林进行了采访,以了解他的新角色和该事工的未来。

(CT)在拜登总统任下这头六个月里,世界救援会看到了什么新动向?在难民安置方面,你认为即将到来的新财政年度会怎么样?

(格林)我们相信拜登政府会对难民安置工作给予大力支持。 我们了解到,他们愿意听取相关各方的意见。他们的反应能力、关注以及对这些问题的认真态度,确实让我们感到鼓舞。 本财政年度将难民限额提高到62500人让我们感到鼓舞,我们对明年将限额提高到125000人的前景感到乐观。 我们对此感到兴奋。 虽然在经历了多年来的配额缩减后,这一提高将带来对资源和机构扩容的需求,但我们知道有许多教会和社区组织渴望参与这一进程,并准备响应这个机会,欢迎更多难民进入这个国家。

(CT)就其未来的扩展计划而言,世界救援会五年前的位置怎样,今天的位置怎样,你希望它五年后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格林)我们当时非常希望能够增加我们运作的安置点数量。 今后,我们认为这是开展这项工作的一个非常健康的方式——有更多的机会和地点来进行重新安置。 安置专案数量的增加确实需要一个更多的运行支持。 至于我们梦想异象是什么样,我想说,我们希望达到这样一个境界,即对于被安置在我们的其他运作伙伴当中的难民,我们能够以全额来回应、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意味着我们正在研究各种方案,以迅速扩大我们的规模、考虑合作机会,以及开设新的办事处或重新开放以前关闭的地点。 我非常感谢提姆和斯科特的领导,他们帮助世界救援会度过了非常动荡的一季,并使该机构处于多年来未曾达到过的良好财务状态。 我对我们拥有的前进势头感到兴奋。

(CT)尽管最近面临的挑战,世界救援会是如何发展的?

(格林)在这一季的事工中,因为我们参与难民安置工作较少一些,使得我们能够专注于与教会和其他社区活动人士合作,为更大的移民社区提供更广泛的服务,而不仅仅是难民——考虑我们如何让地方教会成为欢迎所有背景移民的社会环境的一部分。 我们从公共政策和公众舆论的角度来思考倡议活动。就我们所知,全国各地的教会接收到很多不同的信息。 因此,鉴于这已经成为一个非常两极化的问题,我们看到,在代表移民和难民向教会和信仰团体进行宣传方面,世界救援会可以发挥作用。

(CT)您准备如何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领导世界救援会?

(格林)我在世界救援会工作了14年,这种长期经验的好处之一是,我看到了那种起伏以及不同的外部危机和事件是如何影响这个机构的。 这种长远的异象可以帮助我,确保在面临危机的情况下,我们仍然专注于优先事项。

(CT)大多数了解世界救援会的人都会想到他们在国内的难民工作。但鉴于您的背景,能分享一下该机构在国际方面的活动吗?

(格林)我们在海外的工作是相当强健的,这可以追溯到我们组织的起源。 我们有三个主要的重点领域:第一个是人道主义或应急响应,即为难民营或境内流离失所者(IDP)营地中的人们提供服务,以及为那些返回家乡的人提供服务,这与我们在美国所做的工作有很多协同效应和相关性。 我们工作的第二个领域是社区和公共卫生。在这里我们感受到了来自捐助者的有力支持,得到了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合作。 第三个则是以教会为基础的社区发展活动。在这一综合模式中,我们让教会参与满足其邻里的需求——从经济和社会到加强婚姻和儿童工作。

(CT)最初是什么促使你在2007年加入世界救援会的使命的?

(格林)自从我成为基督的追随者,我真的对神对穷人和弱势群体的爱和关心有了强烈的体会。 我对世界救援会的逐渐了解,促使我走出了之前在国会山所做的工作,接受任命在我们的卢旺达办事处进行为期两年的服事——只是筹款支持,甚至不是一个工作人员的职位。 通过这一服事,我看到我的生命是如何在看待和理解世界的不同方式中被塑造的。 这一经历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塑造性的,它使我致力于了解教会和社区发展所扮演的角色,了解教会参与的重要性,并满足邻里的需要。 这是一种神奇的旅程,看到神培养我、用新的技能装备我,帮助该机构以不同的表现形式为最脆弱的人提供服务,无论他们是在美国还是在世界各地。

(CT)在你的长期事工生涯中,最有影响的经历是什么?

(格林)在我加入世界救援会时,我去到当时仍处于应对艾滋病毒流行高峰的卢旺达。 我们从PEPFAR获得了一笔非常大的拨款来做艾滋病工作,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预防和青年方面, 但也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姑息治疗(palliative care)的内容。 通过这些互动,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家里与妇女在一起,特别是有孩子的寡妇,而孩子们们可以亲眼看到她们的生命是怎样结束的。 看到她们在基督里的希望,以及教会可以帮助支持他们的方式——但也看到他们对孩子们未来的担忧——让我记忆深刻,并在情感上深深地触动了我。 它使我看到,为什么我们的工作是如此重要、如此有价值。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