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世界救濟組織提供/CT編輯

為世界救援會(World Relief)的資深工作人員,他制定了與教會合作的模式,擴展該事工的海外項目,並將在今年接任該組織的新總裁和首席執行官。

對邁爾·格林(Myal Greene)的任命,是在該組織經歷了充滿挑戰性的一季之後做出的。該組織是全國福音派基督徒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的人道救援分支,也是一個主要的難民安置機構。

“我們確實正在經歷一段與難民安置計劃和新冠危機相關的挑戰性時期,它們給我們的組織帶來了壓力,這包括我們的運作、資源和開展我們的項目和事工的機會,”格林說,“但是我真的為我們的員工和志願者的韌性和委身感到鼓舞,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他們都忠心地服事。”

由於特朗普政府限制性政策導致的難民接納配額和安置資金的逐年削減,世界救援會關閉了其在全國的27個辦事處中的8個。 在過去幾個月里,在拜登總統治下,世界救援會開始擴充他們的資源和重建其基礎設施。 該事工的領導人也與其他難民權益倡導者一起,要求拜登政府兌現其承諾的,卻被被推遲了數月的提高難民人數限額的政策。

格林計劃將在9月新財政年度開始前不久擔任這一新職務。 他的前任斯科特·阿貝特(Scott Arbeiter)和提姆·布林(Tim Breene)於2月宣布退休。

除了在國內安置難民外,世界救援會還開展了一系列國際活動,在世界範圍內的新冠危機中,繼續為急需援助的國家中弱勢人群服務。 在過去兩年中,作為國際項目的高級副總裁,格林籌集了更多的資金,並將他們的全球觸及範圍拓寬了一倍多。 他以前還曾指導過盧旺達和非洲的事工運作。

今年早些時候,格林還參與了世界救濟組織的一項名為“共同前進”(Forward Together)的大型倡議活動,該倡議制定了一套戰略計劃,以便進一步在機構內部及其各個項目中促進多樣性、公平和包容性。

世界救援會董事會主席斯蒂夫·摩爾(Steve Moore)說:“邁爾對我們的工作有深刻的理解,他參與了這次戰略更新。在我們前進路上的這一刻,他的基於團隊的領導風格使他具有獨特的效力。”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世界救援會人道主義工作的一個主要特點是,除了公共或政府撥款外,還依靠與當地教會和事工的合作。 自1944年以來,這個基督教非營利組織一直專註於利用教會網絡來籌款、宣傳和動員志願者加入他們的使命。

CT格林進行了採訪,以了解他的新角色和該事工的未來。

(CT)在拜登總統任下這頭六個月里,世界救援會看到了什麼新動向?在難民安置方面,你認為即將到來的新財政年度會怎麼樣?

(格林)我們相信拜登政府會對難民安置工作給予大力支持。 我們了解到,他們願意聽取相關各方的意見。他們的反應能力、關注以及對這些問題的認真態度,確實讓我們感到鼓舞。 本財政年度將難民限額提高到62500人讓我們感到鼓舞,我們對明年將限額提高到125000人的前景感到樂觀。 我們對此感到興奮。 雖然在經歷了多年來的配額縮減后,這一提高將帶來對資源和機構擴容的需求,但我們知道有許多教會和社區組織渴望參與這一進程,並準備響應這個機會,歡迎更多難民進入這個國家。

(CT)就其未來的擴展計劃而言,世界救援會五年前的位置怎樣,今天的位置怎樣,你希望它五年後處於一個什麼樣的位置?

(格林)我們當時非常希望能夠增加我們運作的安置點數量。 今後,我們認為這是開展這項工作的一個非常健康的方式——有更多的機會和地點來進行重新安置。 安置專案數量的增加確實需要一個更多的運行支持。 至於我們夢想異象是什麼樣,我想說,我們希望達到這樣一個境界,即對於被安置在我們的其他運作夥伴當中的難民,我們能夠以全額來回應、滿足他們的需求。 這意味着我們正在研究各種方案,以迅速擴大我們的規模、考慮合作機會,以及開設新的辦事處或重新開放以前關閉的地點。 我非常感謝提姆和斯科特的領導,他們幫助世界救援會度過了非常動蕩的一季,並使該機構處於多年來未曾達到過的良好財務狀態。 我對我們擁有的前進勢頭感到興奮。

(CT)儘管最近面臨的挑戰,世界救援會是如何發展的?

(格林)在這一季的事工中,因為我們參與難民安置工作較少一些,使得我們能夠專註於與教會和其他社區活動人士合作,為更大的移民社區提供更廣泛的服務,而不僅僅是難民——考慮我們如何讓地方教會成為歡迎所有背景移民的社會環境的一部分。 我們從公共政策和公眾輿論的角度來思考倡議活動。就我們所知,全國各地的教會接收到很多不同的信息。 因此,鑒於這已經成為一個非常兩極化的問題,我們看到,在代表移民和難民向教會和信仰團體進行宣傳方面,世界救援會可以發揮作用。

(CT)您準備如何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中領導世界救援會?

(格林)我在世界救援會工作了14年,這種長期經驗的好處之一是,我看到了那種起伏以及不同的外部危機和事件是如何影響這個機構的。 這種長遠的異象可以幫助我,確保在面臨危機的情況下,我們仍然專註於優先事項。

(CT)大多數了解世界救援會的人都會想到他們在國內的難民工作。但鑒於您的背景,能分享一下該機構在國際方面的活動嗎?

(格林)我們在海外的工作是相當強健的,這可以追溯到我們組織的起源。 我們有三個主要的重點領域:第一個是人道主義或應急響應,即為難民營或境內流離失所者(IDP)營地中的人們提供服務,以及為那些返回家鄉的人提供服務,這與我們在美國所做的工作有很多協同效應和相關性。 我們工作的第二個領域是社區和公共衛生。在這裡我們感受到了來自捐助者的有力支持,得到了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合作。 第三個則是以教會為基礎的社區發展活動。在這一綜合模式中,我們讓教會參與滿足其鄰里的需求——從經濟和社會到加強婚姻和兒童工作。

(CT)最初是什麼促使你在2007年加入世界救援會的使命的?

(格林)自從我成為基督的追隨者,我真的對神對窮人和弱勢群體的愛和關心有了強烈的體會。 我對世界救援會的逐漸了解,促使我走出了之前在國會山所做的工作,接受任命在我們的盧旺達辦事處進行為期兩年的服事——只是籌款支持,甚至不是一個工作人員的職位。 通過這一服事,我看到我的生命是如何在看待和理解世界的不同方式中被塑造的。 這一經歷對我來說是非常有塑造性的,它使我致力於了解教會和社區發展所扮演的角色,了解教會參與的重要性,並滿足鄰里的需要。 這是一種神奇的旅程,看到神培養我、用新的技能裝備我,幫助該機構以不同的表現形式為最脆弱的人提供服務,無論他們是在美國還是在世界各地。

(CT)在你的長期事工生涯中,最有影響的經歷是什麼?

(格林)在我加入世界救援會時,我去到當時仍處於應對艾滋病毒流行高峰的盧旺達。 我們從PEPFAR獲得了一筆非常大的撥款來做艾滋病工作,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預防和青年方面, 但也為艾滋病患者提供姑息治療(palliative care)的內容。 通過這些互動,我花了很多時間在家裡與婦女在一起,特別是有孩子的寡婦,而孩子們們可以親眼看到她們的生命是怎樣結束的。 看到她們在基督里的希望,以及教會可以幫助支持他們的方式——但也看到他們對孩子們未來的擔憂——讓我記憶深刻,並在情感上深深地觸動了我。 它使我看到,為什麼我們的工作是如此重要、如此有價值。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