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在圣诞节要当一个基督徒是困难的。好吧,又不是那么难。毕竟,我们每年都过圣诞节。尽管如此,它似乎比应该的更难。为什么一个本应把重点放在信心的节日,往往带着点点怀疑?为什么地上和平的庆典会带来如此多的焦虑和恐惧?我们怎能担心圣诞节被过份渲染的同时又担心它正在被删除呢?圣诞节,你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我曾经听过一个关于逃避如何加剧焦虑的心理学讲座。这事发生在一个朋友身上。起初,她拒绝要走高速公路的出行。她越是避免出门,限制就越发增加。最终,她足不出户。逃避不能解决问题;是面对我们关于圣诞节的环境焦虑的时候了。当我们正视它们时,它们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么可怕。那眼里有一线友善的光芒。

让我们从怀疑开始。耶稣诞生的故事中有很多的不可能:星星、天使、东方三博士,当然,还有童女生子。如果你从未怀疑过童女生子这事,那么,你可能从未真正思考过它。

真正去思考一下并不是一件坏事。童女生子这事是为了叫你感到惊讶。这是一种刻意的、神圣的挑衅。就像被火烧的荆棘一样,它的目的是吸引你,因为你无法抗拒而对它产生兴趣,即使你的第一反应是怀疑。

在《圣经》中,哈拿怀着撒母耳一事与马利亚怀着耶稣的事件相似(撒上1)。大祭司以利是个大忙人,他不容易从他的日常工作中分心。然而,神让他转过来去注意哈拿正在热切地祷告。他以为她喝醉了。对于她那莫名其妙的行为,这是显然的解释。

以利的起始点是把圣洁误以为是过犯。但神正在吸引他的注意力,使他可以相信即将发生的神蹟怀孕,一个神子民的领袖即将诞生。

我们很多人对马利亚也犯相同的错误。当我们听说马利亚怀孕时,我们第一个反应大概是会认为马利亚一定有婚前性行为。这是显然的解释。但是上帝通过宣告童贞女怀孕,来引起你的注意。祂让你思考祂希望你去思考的故事,这是祂一直以来的目的。

去怀疑某件事情就得去思考它。马利亚自己的反应——“怎么有这事呢?”——是正确和圣洁的,因为她不是在嘲笑;她是在思考。

科学研究的先驱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从肯定开始,他将以怀疑结束;相反,如果他愿意从怀疑开始,他便会以肯定作结束。”

即使对于神蹟,我们的信心也常常以这种方式运作。我们不必一定要从完全的相信和接受开始。我们必须从兴趣开始。

然而,我们有些人会特别担心其他人经历怀疑:孩子、兄弟姐妹、朋友,甚至可能是配偶或我们教会的重要成员。也许,我们甚至担心我们的整个文化正在失去信仰。如果是这样,我有个好消息给你:圣诞节是你在信与不信这场战斗中的盟友。

作为研究这个课题的学者,我可以有信心地告诉你,总的来说,无神论者都喜欢圣诞节。他们认为这是基督教最吸引人的地方。非信徒在圣诞节期间经常感到与信仰最接近。

我有一个朋友,他曾经是一个热心的基督徒。他经历了一个拆解信仰的过程,离开了教会,并变得很自在地说他不再相信上帝。

然而,几年前,他有点羞怯地告诉我,他参与了以前教会的平安夜崇拜。从那时起,他谈论基督教的方式明显软化了。如果有一天听到他回归基督,我不会感到惊讶。

乔治·麦克唐纳(George MacDonald)在写《苏格兰人的圣诞节故事》(A Scot’s Christmas Story,1865年)时敏锐的剖析成为对浪子和迷羊寓言的现代版,书中牧羊人的女儿在圣诞节拯救了她迷失了的兄弟。圣诞节吸引怀疑者走近信仰,而不是把他们推开。

如果你对圣诞节对非信徒的吸引力持怀疑态度,那可能是因为你把别人的怀疑所带来的,那些令人灰心的启示与圣诞节联系在一起。圣诞节通常是在一年没有联络之后,我们去亲近我们所爱的人,并得知他们生命中真正在发生的事情。

如果有人不再是信徒,圣诞节往往是我们得知这点的时候,因为教会崇拜、祈祷和信仰是虔诚基督徒家庭庆祝节日的核心。缺乏参与的话是很显眼的。圣诞节不会引致不信;这只是让我们发现某人现在的生命是什么光景的时候。

知道比不知道好。你的任务是继续陪伴亲人走过他们的生命历程。未来,圣诞节的喜悦或会在等待着你,因为,经过多年的不信之后,当他们的信心复萌时,你会更加珍惜他们的信仰。再一次,真正的信心通常是在怀疑之后出现的。

一个持久的都市传说认为圣诞节其实是异教的。非信徒有时喜欢用这种说法来整顿基督徒。基督徒常常以逃避的方式回应,因为害怕它可能是真的而不去深入了解这件事,。

我已经深入了解此事,我可以告诉你,这不是真的。为了编辑《牛津圣诞手册》,我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有系统地阅读了关于圣诞节的学术研究,以及无数的历史文献。你可以确认圣诞节是基督教的。

属于异教徒的这个指控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圣诞节的日期似乎被选择与冬至(异教徒节日的时间)连在一起。然而,冬至是一种自然现象,而不是宗教现象。

包括以色列在内的古代社会的标准做法是:用太阳和月亮的轨迹来设定他们的圣日;这是标记时间的最实用方法。《圣经》甚至教导说,上帝创造太阳和月亮的原因之一,是让人们可以标记神圣的时节(创1:14)。断言创造的一部分内含异教色彩是荒谬的。

鉴于《圣经》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基督出生的日期,教会选择12月25日进行庆祝,可能因为这可以让一般人更容易知道每年甚么时候是圣诞节,而且,以象征性的原因来说,这是一个合适的时间。

冬至是最黑暗日子的结束,是光明越来越强的时候:“那光是真光,来到世上,照亮所有的人。”(约1:9)

植物装饰或常绿植物也不是异教的。首先,我们知道因为上帝创造的任何东西都不是属于异教的。以色列人被命令去郊外收集常绿植物来庆祝住棚节(利23:40;尼8:15)。

其次,我们可以将一些声称传统常绿装饰是异教的说法的起源追溯到19世纪的小说和宣传。作家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为给他的一部小说增添色彩而发明一个说法,指教会认为槲寄生(一种西方传统圣诞植物装饰)是被异教所玷污了。

德国民族主义者把圣诞树说成是源于撒克逊异教徒,因为他们想把圣诞节变成对德国身份认同的庆祝。

圣诞树的真正起源是在中世纪欧洲圣诞期间演出的圣剧。这些戏剧讲述了《圣经》中救赎的故事,当中有一棵被装饰的常绿树,它代表了生命树。它成为这个季节的象征。

同一地区中,一些欧洲异教传统与基督教传统重叠是理所当然的。人们总是通过他们唾手可得的文化资源来表达自己,而在同一个地方,人们往往拥有相同的资源。

你可以在美国庆祝七月四日国庆时看到类似的情况。国色、国旗、音乐、烟花、食物——所有这些特色显然都是从英国文化中借来的。然而,声称美国独立日实际上是去庆祝英国是荒谬的。

同样,圣诞节不是异教的;这是真正的,确切的庆祝耶稣基督的活动。事实上,圣诞节的神学讯息——道成肉身的教义——圣化了这个真理,就是神到来,是为了在我们的文化中、与我们的文化和通过我们的文化工作。因为有一个婴孩为我们而生。

富裕国家的虔诚信徒是应该为圣诞节如何变得不再那么有基督教意义而哀恸的,因为它的特点不再是自我否定,而是自我放纵和消费主义。我们真的可以在预备过节和派对中想到上帝吗?我们的钱不是应该花在更神圣的事物上吗?

但为什么圣诞节意味着自我否定呢?凡事都有定期。禁食有时,盛宴也有时。

作为他敬拜生活的一部分,耶稣自己也会守普珥节的圣日。《圣经》明确指示该如何守节:“并在这两日设宴欢乐,彼此餽送礼物,赒济穷人。”(斯9:22)

《圣经》庆祝某些圣日的方式是盛宴、喜乐和礼物。我们要“彼此”餽送礼物——就是我们自己的社交圈子——和餽送给“穷人”,就是慈善机构,或者想方设法帮助那些比我们自己有更大需要的人。这两者都是圣诞的传统,也是《圣经》中所建议的。是的,这些礼物不仅仅是让经济运转的策略。它们是符合《圣经》的,是一种普世的庆祝方式。

但是,《圣经》中的盛宴真的是我们今天所指的吗?《圣经》对盛宴的定义是享受比平时更丰富的和质量较好的食物和饮料。当然,即使在圣诞节,吃过量、喝过量,或者花费过量仍然是错误的。

但是,应该有一个时间比日常更丰富地庆祝。婚礼应该通过送礼和盛宴来庆祝,正如耶稣自己在他的第一个神蹟中所见证的一样。与普珥节和婚礼一样,圣诞是盛宴和送礼的合适时间。良善的基督徒啊,你们要喜乐!

最后,许多基督徒担心圣诞节正在变得世俗化。我认为这种担忧是把节日看反了。在我们的文化中,圣诞是全年中最不世俗的时间——而圣诞季占一年的十份一!我们整个文化都在这节期中作好准备,以便更容易谈及耶稣。甚至连救世军也突然成为了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我们不能强迫我们所处的世俗文化以基督教的方式庆祝圣诞节,正如我们不能强迫美国人在耶稣受难日反思基督之死的意义。然而,我们所在的文化对圣诞节中的基督教层面异常地感兴趣。一个基督教的圣日成为联邦假期。许多教会在圣诞节聚集了全年最多的会众。

流媒体服务公司Spotify的一项研究 显示, 覆蓋率最高的节日歌曲包括《平安夜》和《啊!圣善夜》。12月播放次数最多的歌曲包括《马利亚,你知道吗?》。

我住在芝加哥地区,这里有一个广播电台,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使用标准的摇滚模式。但是在一年中的最后十分之一左右,你可以听到“普世欢腾!主治万方”,或者被邀请“除去我们的罪”,让耶稣进入,又或者送上“安慰和喜乐的好消息”,因为“基督我们的救主在圣诞日出生”。我们应该感恩,每年有六个星期,即使是流行电台有时也会播放宣告耶稣基督的救恩的歌曲。

对世俗主义的担忧,应该是去担心纵使有圣诞,我们的文化中仍在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却不是圣诞节所引致的。就像我们在圣诞节与亲戚问好一样,这假期可能是让我们注意到我们的文化变得不再是属于基督教的时候。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我们应该想要得到而不是试图避免的资讯。

我们可以完全自由地以基督教的方式庆祝圣诞节。但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我们担心圣诞时自己变得太世俗化了。一些围绕着我们的焦虑其实是因为我们为了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而感到内疚。解决方法是面对这个问题,正视它,并弄清楚我们需要改变甚么,以致我们自己的圣诞庆祝活动更加以基督为中心。没有人阻止我们去强调敬拜、祈祷和《圣经》作为我们庆祝活动的一部分。

是时候从所有这些假期的担忧中解脱出来了。圣诞节的信息包括这些安慰的话:“不要害怕”(路2:10)。现在不是掩盖我们喜乐的时候。从天使那里得到一个小秘诀,放下围绕着你们的焦虑。

提摩太·拉森(Timothy Larsen)在惠顿学院任教,是《牛津圣诞手册》的编辑。

翻译:季小玲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