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驗,聖經中最難的部分並不是你不明白的地方。 不能理解可以是好的;它可以引發思考、偵察和發現。 相反,真正的麻煩是在當你完全明確地知道正在發生甚麼事,而這些事看起來是不善良,不真實,也不美好。 例如,想想先知對各國的審判預言,可怕的一頁又一頁,(顯然地)見不到希望,沒有當代的應用,不知道將是何種結局。

耶利米書的最後七章就是一例。 一卷記錄着如此榮耀應許的書怎麼會有這麼令人沮喪的結局呢? 有九個對各國的審判預言-埃及、非利士、摩押、亞捫、以東、大馬色、基達和夏鎖、以攔及巴比倫- 接着是耶路撒冷的被毀。 審判是嚴厲的,有時候是活靈活現的。 四個國家得到一節關於將來得憐憫的應許(46:26;48:47;49:6;49:39),但這些只是七章災難沙漠中的四滴希望。 在這些經文裡,我們如何找到善良、喜樂和福音? 正如常常發生在《舊約》裡,我們在出埃及的故事中能找到答案。

耶利米書的最後幾章記載了十個神聖的審判:九個針對外邦國家,最後那個是針對猶大本身。 以西結書25-33章貫穿着一個同樣的順序:九個針對外邦國家及其帝王的預言,然後是耶路撒冷的被毀。 類似的模式在以賽亞書13-23章也出現。 這不可能是巧合。

當然,在出埃及的故事中,十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數字。 我們都認識十誡,也應該記得在曠野漂流的那一代人,因為十次不服從上帝而不能進入應許之地(民數記14:22–23)。 關鍵地,也有十災臨到外邦(埃及),最後一災導致半夜裡以色列的救贖。 由於災難是聖經中對外邦審判的典型例子,耶利米、以賽亞和以西結可能是故意將他們的預言描述為審判的災難。

仔細看,我們會見到其他線索。 耶利米的預言始於埃及(46:2); 終於被敵人追擊時的夜半逃亡(52:7-9)。 他在這些章節中使用的形象包括尼羅河、會叮人的蒼蠅、死去的牲畜、蝗蟲、對法老和埃及神明的審判、馬匹和戰車被推翻以及海被變乾。

如果我們把以上的都記在心裡,當我們讀耶利米書時,至少有三件事會變得更清晰。 首先,我們正在見證眾神明的戰鬥。 耶利米一再提醒我們,亞們、太陽神、基末、米勒公、彼勒、米羅達和其他眾神都被揭穿為假的。 我們的文化可能崇拜不同的神——戰神、財神、酒神、愛神、大地女神--但他們同樣是無力拯救的。 當上帝審判時,他們的無能會被揭示出來,這就是值得慶祝的原因。

第二個啟示是,審判的高潮落在神的子民身上。 在《出埃及記》,第十災擊打埃及,而法老失去了他的長子。 但在耶利米書,第十項審判擊打耶路撒冷,西底家王失去了兩個兒子,然後,他失明並被遞解到巴比倫。 各國所施的壓迫和崇拜偶像激發審判的災難;在錫安,後果是更嚴重的。 當聖殿裡有偶像時,以色列不能以墮落世界為其代罪羔羊。

第三件要注意的事是,在十災之後,救贖臨到。 《出埃及記》中,在神的子民陷於為奴四百年後,審判臨到,而他們從囚牢中被恩待得自由。 耶利米書也以同樣的方式結束。 神的子民陷於偶像崇拜四百年後,審判臨到。 但最後四節經文展示約雅斤王從囚牢中被恩待得自由,給予新的衣服,被高舉過於所有其他帝王,他在皇桌上坐席(52:31~34)。

在審判中,上帝依然是恩慈的。 約雅斤既有希望又有將來,他的子民同樣也有。 在未來的年日裡,他們當中有一人會從死亡囚牢中被升高,給予新的衣服,被高舉過於其他帝王及國家,並且在皇桌上坐席。 他會邀請所有人——包括好像我一樣的外邦人,來自於本來應該被審判的崇拜偶像的國家——加入他的行列。

安德魯·威爾遜(Andrew Wilson)是倫敦國王教會的教導牧師,也是《萬物之神》的作者。 在推特上關注他@AJWTheology

翻譯:季小玲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简体中文, and Indonesian.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