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基督教》的动机是出于对教会的深爱。 这种爱有时是痛苦的,特别是当它意味着报告传道事工领袖们有害行为的证据时。 这些指控让我们很难公布出来,它们也很难读懂。 多年来,有些读者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公布事工领袖的错误行为的证据,而除那以外,他们在世界上做的都是好事。 其他在原则上支持调查性报道的读者,则认为它的目标应该是在我们特定的基督教群体之外。 但我们对寻求真理的承诺超越了对自己部落的承诺。 通过报道真相,我们来关怀我们的社区。

爱迫使我们去爱那些被事工领袖所伤害的人——不仅仅是直接的受害者,还有无数因看到领袖们的罪和滥权所带来的后果,而怀疑基督徒是否真的对此在乎的人。 对教会的深爱也迫使我们去爱犯错的事工领袖。 他们往往需要揭露来引导他们悔改。

我们的爱驱使我们调查指控,或者继续我们的调查,即使被指控的领袖已经去世。 在一个事工领袖去世后,罪的破坏性仍然长期存在。 我们是否应该要求受害者在黑暗中独自承担其所经历的负担、创伤和耻辱? 不,无论是事工领袖的善行还是他的死,都不应该让受害者沉默。 而犯罪的人需要光的恩典。 死亡排除了罪人悔改的机会,但没有排除受害者恢复和得自由的机会。

整个教会都需要这种光亮,尽管它是痛苦的。 《今日基督教》进行漫长而昂贵的调查指控工作,不是为了列出一个臭名昭著的罪人的名单。 我们的目标是改正——不仅是改正我们所报道的领导人,而是改正我们所有人的错误。

《圣经》非常明确地讲到了,即使是最英雄的人物也有缺陷和失败。 圣经故事中的终极英雄,也是我们自己故事中的终极英雄,不是处于他或她所有的罪中的人,而是在罪人身上做工、救赎他们,完成祂的目的的那位神。 当《圣经》详述其英雄的可悲错误时,它是“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后3:16)。 我们不会把这些部分剪辑删掉。 同样,我们也不愿意搁置或淡化对基督教领袖的指控。 我们力求公正地调查和报道这些故事。 我们不假定有罪,也不给有权势者特权,我们希望我们的读者也能避免这些错误。

我们报道这些故事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让教会能从中学习。 它们提醒我们,我们自己的脆弱性、我们自己对透明度和问责的需要,以及最终所有人对耶稣基督的恩典和圣灵对人的改造工作的需要。 但我们也意识到,我们故事中的人不是单纯的说教说明。 那些被压榨的人不是来帮助我们的, 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帮助他们的:澄清事实,揭露不公正和伪善,为受伤害者发声,与他们一起哀恸,并向其他像他们一样的人保证,他们并不孤单。 审判只属于上帝。 但给黑暗带来光明,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即使在我们悲伤的时候。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Français 한국어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