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是汇集著名学者回顾“初约”(即《旧约》--译者注)在当代基督信仰中地位的六集系列中的第五篇。

不是旧约神学家,但我很久以来都爱《旧约》。

在我还不知道旧约是神对基督徒生活的要求之前,在我灵修的时间,我发现自己自然地和莫名其妙地被吸引到《旧约》。我会拿着我的《圣经》和日记本——有时还拿着研经指南或诗集——沉醉在其中。

《诗篇》尤其让我惊叹不已。他们充满了与我一样在青少年时期经历的情感狂潮:愤怒和悲伤,孤单和疑问,向往和激情,崇拜和敬畏。当我沉浸在诗篇中时,我感到被了解被安慰——好像有人真的明白我。当我读到大卫对罪的忏悔或他对敌人怒火中烧的诅咒时,我知道在上帝面前没有什么我不能说。没有什么是越界的。当一个活在保守的宗教环境中的牧师孩子,同时又是一位充满激情、忧郁的年轻女孩时,这不是一件小事! 《诗篇》给了我一个可以逗留的空间,一个可以呼吸的空间;我爱上帝,因为我在那里与上帝一起有经历。

我现在意识到,我学习如何祈祷,大多不是从新约的教导(虽然他们很有价值),而是从实际地与旧约里伟大的祈祷勇士一起祈祷。对我来说,它一点也不老旧;它是新鲜的、是新的。在我没有话可说时,《诗篇》的作者给我当说的话,作为我自己祈祷的开始。这是我最早经历到,《旧约》塑造我的灵命。

什么是基督徒的灵命?

当我们谈论“灵命塑造”时,我们究竟是指什么?在当今的文化中,“灵性”一词是一个相当模棱两可和无处不在的术语。如果我们留心听,我们可能会听到它被用来描述很多东西,从冥想到爬山,从运动员在篮球场上特殊的感觉到艺术家陷入他或她的艺术时不自觉的状态,从安静地自我退修到在大教堂里崇拜,从练习瑜伽到简单地注意自己的呼吸。有关灵性的术语看起来可能像是一种定义不清、无定形、软边的东西,它象征着一种超凡脱俗的情感,倾向于一种神秘,往往与任何神明或宗教信仰都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让我们收回这个词语,并好好地用它,好吗?简单地说,灵性是人类要达到上帝、真理、个人意义和终极意义的所有方式。每一个人都有身体、魂和灵,而灵就是那使我们活的。然而,当灵性的概念与基督教这个词语相结合时,就出现了一个更清晰的观点。布兰得利·霍尔特在他的《渴望上帝》一书中澄清说,在基督教传统中,这词语“首先是指生命的经验”。保罗在加拉太书5:25中说:“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霍尔特说:“起点是基督的灵活在一个人里面。”

在基督教的框架里,属灵和灵性这两个词句意味着“属于圣灵”——三位一体的第三位,上帝在耶稣的要求下派来成为我们的保惠师,引导我们进入真理,并顾念我们能够承受真理的程度。正如菲力浦·谢尔德雷克(Philip Sheldrake)在《灵性简史》中所主张的,保罗书信中“属灵的人”(林前2:14–15)就是有神的圣灵内住,生活在圣灵的影响下的人。

用这方法来做灵性的定义,我们直接指向“灵”的字根的意义——一个丰富的圣经概念,既指人的灵和神圣的圣灵。神圣的圣灵是指神的圣灵,活跃在旧约的人事中,也就是现在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因此,基督教的灵性是圣灵所发起、所驱动和所指引的。这就灌输了某种重要的概念,是一般不太精确的用法可能缺少的。

Image: Illustration by Matt Chinworth

用旧约祈祷

根据定义,那么,我们所有人都有灵性——一个回应(或不回应)所赐下的圣灵的方式。虽然起点是基督的灵活在每一个基督徒里面,我们每一个人各有一种特殊的基督门徒风格——或者,正如达拉斯·威拉德(Dallas Willard)说的,一种特殊方式“与他在一起向他学习如何像他”。

不同的传统、宗派和派系,体现和编纂了许多不同的风格。霍尔特这样写道:“例如,耶稣会、路德教徒和女权主义者都有独特的主题和实践组合,使他们与众不同。对今天的基督教灵性来说,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应广泛看待基督教灵性的传统和全球基督徒大家庭,而不仅仅尊崇一小串传统——自己的家庭、会众或种族群体所熟悉的传统。这些传统的广大范围将使我们大开眼界,看到广泛的灵性资源,并指导我们如何做自己的选择。”

如果我们能从多个次要资源最好的部分学习,我们当然可以重新发现旧约——圣经的大部分——如何塑造今天的基督教灵性。

例如,考虑以祈祷作为我们灵性的一个主要表达方式。 《威斯敏斯特基督教灵性词典》大胆地指出,“祈祷不仅仅是恳求或请愿:它是我们与上帝的全部关系。”我自己的定义是,祈祷是我们与上帝沟通和相交全部的方式。我们借着祈祷被塑造,是通过实际地祈祷。回顾我早期《诗篇》的经历,我意识到当时就是这样发生。我在灵性上的塑造是通过用犹太人的祈祷书——就是身为实践犹太人生活的耶稣和他的门徒所用的书。这是多么惊人的想法啊!

对于祈祷类型的全面性,《诗篇》是无与伦比的。在那里,我们找到个人的祈祷和社区的祈祷,哀叹的祈祷和感恩的祈祷,忏悔的祈祷表达深刻的谦卑和诅咒的祈祷大胆地呼吁上帝的愤怒和审判临到罪人,自发的祈祷和圣殿仪式的祈祷,颂赞的祈祷表达极大的确定性、和亲密的祈祷表达深刻的疑问和怀疑。难怪历史上的犹太教和基督教实践包括每天诵读《诗篇》和用《诗篇》来祈祷。如果这是《旧约》对我们的灵性唯一的贡献,这已经很足够;当然,还有更多。

孤独和沉默的邀请

早期在《诗篇》中与上帝的相遇,也许是我最初灵性的经历——不仅仅是我的神学——被旧约所塑造。但这还不是全部。当我30岁出头的时候,有一天,语言不再管用了,系统神学也满足不了我对真正认识上帝的渴望。还有,我在寻求生命的真改变,而《新》约的范畴就是不再使我共鸣;事实上,我那福音派成长中的狂放激进主义让我疲惫不堪,精疲力竭。所以我离开了,甚至不确定是否还想做一个基督徒了。

我所知道的一件事,就是我想要上帝过于我想做一个基督徒(如果这讲得通的话),这就是我的故事与以利亚的故事(王上19)交叉的时候。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个我可以认同的人——一个属灵领袖来到自己的尽头,再没有能力维持领导生涯所需要的。我们看到在取得巨大胜利(王上18)之后,以利亚在逃命,把一切抛开,倒在一颗罗腾树下,求上帝取他的性命。这是最深的一种孤独,内在的,孤独开始动善工,即使以利亚不大知道。

当我遇到以利亚时,我发现自己内部也有类似的情况,尽管细节不同。当时,福音派中没有人谈论孤独和沉默。因此,当一个属灵的导师开始指导我进入这些实践时,我需要圣经中的根据。我需要知道,我所做的是在正统基督教的界限内,而《旧约》表明它是。

以利亚的故事(不是他的高升)给我勇气放手,走向自己孤独和沉默的旅程。我开始培养孤独,作为在上帝里一个安息的地方,就像以利亚所经历的一样。经过一段时间,它变成了一个与上帝相遇的地方,在那里我听到上帝向我发问;这是一个平安的地方,在那里内心的混乱开始安静下来;最后,这是一个留心注意的地方,在那里我可以接受上帝给我下一步的指引和智慧。没有以利亚的故事,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尽管我完全了解耶稣在旷野里的事迹及其意义,但以利亚的经验显出赤裸裸的人性,以全新的方式吸引了我。

最终,我在别人的陪伴下回到自己的人生,正如上帝所要的,我被吸引回到积极的事奉。随着做领导的要求和挑战的加剧,我向上帝大声呼吁,给我另一个圣经人物可以一起同行——一个能够帮助我了解领导人所经历的事情,为什么必须如此艰难,以及如何长期维持下去。上帝是信实的,给了我摩西。在摩西的故事里,我找到了一个又详细而又深刻的观点,有关领袖的灵性,仅次于耶稣本人。不知怎么的,摩西的故事,似乎包含了更多人性的元素——他为了要保持忠诚而奋斗,他的起起落落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一切,使我深深共鸣。

我在想,他是怎么做到的?在这样的困难和无情的挑战中,他如何长期维持下去?我注意到摩西似乎没有任何伟大的领导策略。相反,我观察到一个神圣的节奏,我开始觉得被吸引。在这神圣的节奏里,摩西在孤独中与上帝相遇,然后从相遇中出来,完全按照上帝的指示去做。对摩西来说,领导就是这么简单。我想,现在,这是我在实际上可以进行的领导方法。

关于摩西在领导的生涯上做我的陪伴,我可以说 更多。简而言之,上帝已经使用旧约对摩西人生的叙述,把领导的经验从内到外,让我看个究竟,如何在灵魂层面持续得到力量。

要展示,而非说出来

以我的经验,《旧约》的叙述将那些内在的、极其个人化的、甚至有些神秘的灵性生命显示出来。他们展示,而不是说出,在我们平凡的生活中与永活的上帝相遇和回应时所发生的事。他们示范,与上帝建立一个真正的关系是怎么样的,甚至涉及与上帝争论,直到上帝生你的气。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大卫翱翔的赞美和与上帝激烈的搏斗(记录在诗歌和祈祷中)显示,而不是说出,对上帝诚实是怎样一回事,并表明这是上帝所能接受的。以利亚与上帝的相遇使他的生命能够维持下去——这照亮了孤独的强大效果,根本无法以任何其他方式来传递。

《旧约》对底波拉在以色列历史的关键时刻作先知和士师的角色的讲述告诉我,上帝可以——而且会!——使用任何上帝想要用的人,把需要做的事情办妥(士师记第四章)。作为一个被呼召事奉的年轻女子,我迫切需要看到这个。我还需要得到保证,有像巴拉这样的男人,看到与妇女领导人合作的价值,愿意一起走进危险领域,在那里与上帝相遇,并一同分担风险和回报。

另一个例子是以利帮助撒母耳,使撒母耳在聆听和回应上帝的呼召上渐渐成长(撒上4)。这显示出对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属灵领袖的灵性指导,有难以估计的价值——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关键性的《圣经》快照,让我意识到被上帝呼召。以利意识到,那天晚上的声音可能是上帝召唤小男孩。跟着他就指导撒母耳,如果它再次发生,应当如何回应——这似乎是一个人可以为另一个人做最有价值的事情之一。就算你不完美,还是可以这样做。后来,当我意识到这正是属灵导师所做的事情时,我充满了渴望,以完全相同的方式与别人坐在一起。

所有这些故事都把个人与上帝的深刻经历从内到外翻出来,让我们可以看到——不然,对我们会是隐藏的。他们从内部阐明这些经历——邀请我们敞开心扉,乐于接受,甚至期望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然后,当我们偶然遇见这样的经历时,并非借着我们自己的知识和远见,《旧约》的叙述帮助我们提起勇气,俯身说,“就是这样子的。把我算进去!”

露丝·海利·巴顿(Ruth Haley Barton)是更新中心(Transforming Center)的创始总裁,一位经验丰富的属灵导师,着有《加强你的领导精神:在事奉的熔炉中寻找上帝》(校园团契出版社)一书。

翻译:励元达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한국어, ,  繁體中文, and català.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