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本文是匯集著名學者回顧“初約”(即《舊約》--譯者註)在當代基督信仰中地位的六集系列中的第五篇。

不是舊約神學家,但我很久以來都愛《舊約》。

在我還不知道舊約是神對基督徒生活的要求之前,在我靈修的時間,我發現自己自然地和莫名其妙地被吸引到《舊約》。 我會拿著我的《聖經》和日記本——有時還拿著研經指南或詩集——沉醉在其中。

《詩篇》尤其讓我驚歎不已。 他們充滿了與我一樣在青少年時期經歷的情感狂潮:憤怒和悲傷,孤單和疑問,嚮往和激情,崇拜和敬畏。 當我沉浸在詩篇中時,我感到被了解被安慰——好像有人真的明白我。 當我讀到大衛對罪的懺悔或他對敵人怒火中燒的詛咒時,我知道在上帝面前沒有什麼我不能說。 沒有什麼是越界的。 當一個活在保守的宗教環境中的牧師孩子,同時又是一位充滿激情、憂鬱的年輕女孩時,這不是一件小事! 《詩篇》給了我一個可以逗留的空間,一個可以呼吸的空間;我愛上帝,因為我在那裡與上帝一起有經歷。

我現在意識到,我學習如何祈禱,大多不是從新約的教導(雖然他們很有價值),而是從實際地與舊約裏偉大的祈禱勇士一起祈禱。 對我來說,它一點也不老舊;它是新鮮的、是新的。 在我沒有話可説時,《詩篇》的作者給我當説的話,作爲我自己祈禱的開始。 這是我最早經歷到,《舊約》塑造我的靈命。

什麼是基督徒的靈命?

當我們談論“靈命塑造”時,我們究竟是指什麽? 在當今的文化中,“靈性”一詞是一個相當模棱兩可和無處不在的術語。 如果我們留心聽,我們可能會聽到它被用來描述很多東西,從冥想到爬山,從運動員在籃球場上特殊的感覺到藝術家陷入他或她的藝術時不自覺的狀態,從安靜地自我退修到在大教堂裏崇拜,從練習瑜伽到簡單地注意自己的呼吸。 有關靈性的術語看起來可能像是一種定義不清、無定形、軟邊的東西,它象徵著一種超凡脫俗的情感,傾向於一種神秘,往往與任何神明或宗教信仰都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讓我們收回這個詞語,並好好地用它,好嗎? 簡單地說,靈性是人類要達到上帝、真理、個人意義和終極意義的所有方式。 每一個人都有身體、魂和靈,而靈就是那使我們活的。 然而,當靈性的概念與基督教這個詞語相結合時,就出現了一個更清晰的觀點。 布蘭得利·霍爾特在他的《渴望上帝》一書中澄清說,在基督教傳統中,這詞語“首先是指生命的經驗”。 保羅在加拉太書5:25中說:“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 霍爾特說:“起點是基督的靈活在一個人裏面。”

在基督教的框架裏,屬靈和靈性這兩個詞句意味著“屬於聖靈”——三位一體的第三位,上帝在耶穌的要求下派來成為我們的保惠師,引導我們進入真理,並顧念我們能夠承受真理的程度。 正如菲力浦·謝爾德雷克(Philip Sheldrake)在《靈性簡史》中所主張的,保羅書信中“屬靈的人”(林前 2:14–15)就是有神的聖靈内住,生活在聖靈的影響下的人。

用這方法來做靈性的定義,我們直接指向“靈”的字根的意義——一個豐富的聖經概念,既指人的靈和神聖的聖靈。 神聖的聖靈是指神的聖靈,活躍在舊約的人事中,也就是現在住在我們裡面的聖靈。 因此,基督教的靈性是聖靈所發起、所驅動和所指引的。 這就灌輸了某種重要的概念,是一般不太精確的用法可能缺少的。

Image: Illustration by Matt Chinworth

用舊約祈禱

根據定義,那麼,我們所有人都有靈性——一個回應(或不回應)所賜下的聖靈的方式。 雖然起點是基督的靈活在每一個基督徒裏面,我們每一個人各有一種特殊的基督門徒風格——或者,正如達拉斯·威拉德(Dallas Willard)說的,一種特殊方式“與他在一起向他學習如何像他”。

不同的傳統、宗派和派系,體現和編纂了許多不同的風格。 霍爾特這樣寫道:“例如,耶穌會、路德教徒和女權主義者都有獨特的主題和實踐組合,使他們與眾不同。 對今天的基督教靈性來說,至關重要的是,我們應廣泛看待基督教靈性的傳統和全球基督徒大家庭,而不僅僅尊崇一小串傳統——自己的家庭、會眾或種族群體所熟悉的傳統。 這些傳統的廣大範圍將使我們大開眼界,看到廣泛的靈性資源,並指導我們如何做自己的選擇。”

如果我們能從多個次要資源最好的部分學習,我們當然可以重新發現舊約——聖經的大部分——如何塑造今天的基督教靈性。

例如,考慮以祈禱作爲我們靈性的一個主要表達方式。 《威斯敏斯特基督教靈性詞典》大膽地指出,“祈禱不僅僅是懇求或請願:它是我們與上帝的全部關係。” 我自己的定義是,祈禱是我們與上帝溝通和相交全部的方式。 我們藉著祈禱被塑造,是通過實際地祈禱。 回顧我早期《詩篇》的經歷,我意識到當時就是這樣發生。 我在靈性上的塑造是通過用猶太人的祈禱書——就是身爲實踐猶太人生活的耶穌和他的門徒所用的書。 這是多麼驚人的想法啊!

對於祈禱類型的全面性,《詩篇》是無與倫比的。 在那裡,我們找到個人的祈禱和社區的祈禱,哀歎的祈禱和感恩的祈禱,懺悔的祈禱表達深刻的謙卑和詛咒的祈禱大膽地呼籲上帝的憤怒和審判臨到罪人,自發的祈禱和聖殿儀式的祈禱,頌讚的祈禱表達極大的確定性、和親密的祈禱表達深刻的疑問和懷疑。 難怪歷史上的猶太教和基督教實踐包括每天誦讀《詩篇》和用《詩篇》來祈禱。 如果這是《舊約》對我們的靈性唯一的貢獻,這已經很足夠;當然,還有更多。

孤獨和沉默的邀請

早期在《詩篇》中與上帝的相遇,也許是我最初靈性的經歷——不僅僅是我的神學——被舊約所塑造。 但這還不是全部。 當我30歲出頭的時候,有一天,語言不再管用了,系統神學也滿足不了我對真正認識上帝的渴望。 還有,我在尋求生命的真改變,而《新》約的範疇就是不再使我共鳴;事實上,我那福音派成長中的狂放激進主義讓我疲憊不堪,精疲力竭。 所以我離開了,甚至不確定是否還想做一個基督徒了。

我所知道的一件事,就是我想要上帝過於我想做一個基督徒(如果這講得通的話),這就是我的故事與以利亞的故事(王上19)交叉的時候。 在這裡,我遇到了一個我可以認同的人——一個屬靈領袖來到自己的盡頭,再沒有能力維持領導生涯所需要的。 我們看到在取得巨大勝利(王上18)之後,以利亞在逃命,把一切拋開,倒在一顆羅騰樹下,求上帝取他的性命。 這是最深的一種孤獨,内在的,孤獨開始動善工,即使以利亞不大知道。

當我遇到以利亞時,我發現自己內部也有類似的情況,儘管細節不同。 當時,福音派中沒有人談論孤獨和沉默。 因此,當一個屬靈的導師開始指導我進入這些實踐時,我需要聖經中的根據。 我需要知道,我所做的是在正統基督教的界限內,而《舊約》表明它是。

以利亞的故事(不是他的高升)給我勇氣放手,走向自己孤獨和沉默的旅程。 我開始培養孤獨,作為在上帝裏一個安息的地方,就像以利亞所經歷的一樣。 經過一段時間,它變成了一個與上帝相遇的地方,在那裡我聽到上帝向我發問;這是一個平安的地方,在那裏內心的混亂開始安靜下來;最後,這是一個留心注意的地方,在那裡我可以接受上帝給我下一步的指引和智慧。 沒有以利亞的故事,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 儘管我完全瞭解耶穌在曠野裏的事跡及其意義,但以利亞的經驗顯出赤裸裸的人性,以全新的方式吸引了我。

最終,我在別人的陪伴下回到自己的人生,正如上帝所要的,我被吸引回到積極的事奉。 隨著做領導的要求和挑戰的加劇,我向上帝大聲呼籲,給我另一個聖經人物可以一起同行——一個能夠幫助我瞭解領導人所經歷的事情,為什麼必須如此艱難,以及如何長期維持下去。 上帝是信實的,給了我摩西。 在摩西的故事裏,我找到了一個又詳細而又深刻的觀點,有關領袖的靈性,僅次於耶穌本人。 不知怎麼的,摩西的故事,似乎包含了更多人性的元素——他爲了要保持忠誠而奮鬥,他的起起落落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一切,使我深深共鳴。

我在想,他是怎麽做到的? 在這樣的困難和無情的挑戰中,他如何長期維持下去? 我注意到摩西似乎沒有任何偉大的領導策略。 相反,我觀察到一個神聖的節奏,我開始覺得被吸引。 在這神聖的節奏裏,摩西在孤獨中與上帝相遇,然後從相遇中出來,完全按照上帝的指示去做。 對摩西來說,領導就是這麼簡單。我想,現在,這是我在實際上可以進行的領導方法。

關於摩西在領導的生涯上做我的陪伴,我可以說 更多。 簡而言之,上帝已經使用舊約對摩西人生的敘述,把領導的經驗從內到外,讓我看個究竟,如何在靈魂層面持續得到力量。

要展示,而非説出來

以我的經驗,《舊約》的敘述將那些內在的、極其個人化的、甚至有些神秘的靈性生命顯示出來。 他們展示,而不是説出,在我們平凡的生活中與永活的上帝相遇和回應時所發生的事。 他們示範,與上帝建立一個真正的關係是怎麽樣的,甚至涉及與上帝爭論,直到上帝生你的氣。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

大衛翺翔的讚美和與上帝激烈的搏鬥(記錄在詩歌和祈禱中)顯示,而不是説出,對上帝誠實是怎樣一回事,並表明這是上帝所能接受的。 以利亞與上帝的相遇使他的生命能夠維持下去——這照亮了孤獨的強大效果,根本無法以任何其他方式來傳遞。

《舊約》對底波拉在以色列歷史的關鍵時刻作先知和士師的角色的講述告訴我,上帝可以——而且會!——使用任何上帝想要用的人,把需要做的事情辦妥(士師記第四章)。 作為一個被呼召事奉的年輕女子,我迫切需要看到這個。 我還需要得到保證,有像巴拉這樣的男人,看到與婦女領導人合作的價值,願意一起走進危險領域,在那裡與上帝相遇,並一同分擔風險和回報。

另一個例子是以利幫助撒母耳,使撒母耳在聆聽和回應上帝的呼召上漸漸成長(撒上4)。 這顯示出對一個正在發展中的屬靈領袖的靈性指導,有難以估計的價值——對我來説,這是一個關鍵性的《聖經》快照,讓我意識到被上帝呼召。 以利意識到,那天晚上的聲音可能是上帝召喚小男孩。跟著他就指導撒母耳,如果它再次發生,應當如何回應——這似乎是一個人可以為另一個人做最有價值的事情之一。 就算你不完美,還是可以這樣做。 後來,當我意識到這正是屬靈導師所做的事情時,我充滿了渴望,以完全相同的方式與別人坐在一起。

所有這些故事都把個人與上帝的深刻經歷從內到外翻出來,讓我們可以看到——不然,對我們會是隱藏的。 他們從內部闡明這些經歷——邀請我們敞開心扉,樂於接受,甚至期望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然後,當我們偶然遇見這樣的經歷時,並非藉著我們自己的知識和遠見,《舊約》的敘述幫助我們提起勇氣,俯身說,“就是這樣子的。 把我算進去!”

露絲·海利·巴頓(Ruth Haley Barton)是更新中心(Transforming Center)的創始總裁,一位經驗豐富的屬靈導師,著有《加強你的領導精神:在事奉的熔爐中尋找上帝》(校園團契出版社)一書。

翻譯:勵元達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简体中文 한국어, , and català.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