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皮优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 调查,大约有一半的美国更正教成年人不打算接受新的COVID-19疫苗。

虽然自去年9月以来,美国人对疫苗的信心实际上升高了——上个月三家 公司 宣布了可行的疫苗——50%的白人福音派教徒和59%的黑人新教基督徒表示他们不会接种疫苗,而美国人口大多数(60%)说他们会。

几个世纪以来, 宗教和医学 一直在合作预防疾病,尽管这种关系有时很复杂。近年来,公共卫生专业人员依靠教会领袖的支援,特别是在 有色人种社区促进健康方面赢得信任。 冠状病毒大流行已成为信仰和科学之间复杂关系的另一个例子。

鉴于基督徒之间的分岐,牧师们应该如何与他们的会众讨论COVID-19疫苗?他们应该鼓励参加聚会的人接种疫苗吗?

CT听取了五位牧师的看法,有关种族、神学和会众背景等因素如何影响他们处理这个问题。

杰夫·舒尔茨(Jeff Schultz)——印第安纳波利斯信心教会的讲道和社区关怀牧师

我们的教会一直在为疫苗的研究和开发祈祷,但是接种疫苗与否,并不是我们要作指导的。

我们的会众有许多医生、护士、医学研究人员和药物开发人员。我们相信,上帝会通过奇迹般的干预而行事,但更常见的是通过我们的工作、天赋和智慧,来服务他人。我们鼓励人们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我们有些成员,在有疫苗之前不会做实体礼拜。但我不认为我们会正式说任何关于接种疫苗的事情(除了为疫苗的存在而感恩)。

在个人的层面,我会鼓励大家在作这个决定上咨询他们的医生。我认为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是极低风险的干预措施,帮助我们爱我们的邻舍。 COVID-19疫苗是阻止致命疾病传播的另一种重要方法。但我不相信,作为牧师,我具备指导人们进行可能有副作用或长期健康影响的医疗。我想帮助大家看到疫苗好的一方面,同时要求所有人尊重别人的决定。

路加·波波(Luke B. Bobo)——在堪萨斯州的牧师网路“Made to Flourish”的战略伙伴关系主任,圣约神学院客座教授

堕胎、电影、音乐、枪支、卡通片、医疗科学——作为解读文化的人,牧师必须讨论这些话题,因为这些事情不是无关痛痒的。这些文物传递的资讯往往与基督徒的生活和世界观背道而驰,与会众沟通有关COVID-19疫苗也不例外。我相信牧师必须以合乎圣经、明智和基督教导的心态来参与疫苗的讨论。

当然,对非裔美国人牧师来说,与他们的会众谈论这疫苗会更加复杂,因为过去为了医疗进步,曾对黑人造成了许多虐待。谁能忘记塔斯克吉(Tuskegee)梅毒实验和臭名昭著的“亨拉(HeLa)”细胞——未经家人同意从亨利埃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偷取的癌细胞?因此,牧师也必须从历史的角度面对这个话题。

牧师必须教他们的人如何用分辨的方法来思考这COVID-19疫苗。如果他们被问及是否计划接种疫苗,他们应该陈述他们的答案,然后发表如下声明:“这是我的决定。你必须花功夫作出你自己的决定。”换句话说,牧师不能代替他们的会众思考;相反的,必须装备他们,给他们需要的工具,以便他们能够自己思考和作决定。

曼迪·史密斯(Mandy Smith)——辛辛那提大学基督教会牧师

关于疫苗,我在哲学或神学层面上没有问题,我会听从我教会的医疗专业人士,他们比我更了解这些事情。我所领导的教会是位于有时被称为“药丸山”的地方——我们附近有四家医院,因此我们有相当多的医疗专业人员。同时,由于我们是一个多元化的社区,我们也有很多人对另类生活方式感兴趣,这导致他们对疫苗有顾虑。

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有意见分歧的空间——在必要的事上要团结,在非必要的事上要有自由,在所有的事上要有爱心。在哲学层面上,我们对疫苗的看法如何,是属于非必要的——我们不会失去救恩,也不应该为此而与其他基督徒分裂。

同时,在实际层面上,我们对疫苗做出的决定,会相互影响。虽然有关在什么事情上可以有不同的意见,我们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可是,如果我们的孩子在一起玩,我们在一起聚餐和领受圣餐,那么,我们在疫苗上做出的选择不是单单为了我们个人的缘故,而是为了我们的整个团体的缘故。如果说冠状病毒大流行向我们展示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的生活、身体和健康是交织在一起的。

斯蒂芬·库克(Stephen Cook)——孟菲斯第二浸信会主任牧师

在美国,COVID-19已经夺去了超过283,000个我们邻舍的性命,与超过150万个在世界各地我们邻舍的性命。存着快要接种疫苗的希望,牧师们有机会召唤我们教会里的基督子民去爱邻舍,活出基督对彼此相爱的命令。

当一位律法师问耶稣,想要知道谁是他的邻舍时(路加福音10章),耶稣就用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来回应——当他看到有人被殴打,被任由自生自灭时,就停下来帮助那人,满足了他的需要。值得注意的是,那位被耶稣指出来,作为怜悯服务典范的撒玛利亚人,是通过使别人得到痊愈,来活出爱邻舍的呼唤。

鼓励信徒接种疫苗,预防这已经摧毁了许多人的疾病,是牧师的责任。这是一个召唤基督跟随者的时刻,去考量扮演我们应有的角色,促进世界得到痊愈。这是一个机会,让我们回想起,在故事的结尾,耶稣抬高一个在看到迫切的需要时,做一个好邻舍的人。

斯蒂芬妮·洛布德尔(Stephanie Lobdell)——俄亥俄州弗农山拿撒勒人大学的院牧

基督对爱邻居的指示,以独特的方式告知我做院牧的大学校园,从戴口罩到用有机玻璃隔屏把食堂用餐者分开。跟着,它也会告知我们对疫苗的立场。如果一个人在生理上能接种疫苗,这又是实践对邻舍的爱的一种方式。

作为卫斯理—圣洁传统的基督教文理大学,我们为这疫苗话题带来了多一点动力。作为卫斯理人,我们坚定地持守,在恩典中合作是基督教实践的中心思想。上帝采取主动,邀请我们进入一个爱的关系,以及进入一个有意义的伙伴关系,一起体现新创造的工作。我们要激励我们的学生,把他们正在学习的职业视为这种伙伴关系的体现。

当科学家揭开一种危险病毒的DNA,当医生不辞劳苦地寻找更有效的治疗方法,当研究人员制定一个保护人们免受感染的疫苗时,我们不要漠视科学,举起一个自以为是的拳头,声称“信心胜过恐惧!”相反地,我们要欢欣鼓舞。为了那神圣任命的职业赋予生命的保存,我们为此而欢欣鼓舞。我们宣布,既感谢上帝的供应,也感谢上帝赐给人类能力。

翻译:励元达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Français 한국어,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