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皮優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項 調查,大約有一半的美國更正教成年人不打算接受新的COVID-19疫苗。

雖然自去年9月以來,美國人對疫苗的信心實際上升高了——上個月三家 公司 宣佈了可行的疫苗——50%的白人福音派教徒和59%的黑人新教基督徒表示他們不會接種疫苗,而美國人口大多數(60%)說他們會。

幾個世紀以來, 宗教和醫學 一直在合作預防疾病,儘管這種關係有時很複雜。 近年來,公共衛生專業人員依靠教會領袖的支援,特別是在 有色人種社區促進健康方面贏得信任。 冠狀病毒大流行已成為信仰和科學之間複雜關係的另一個例子。

鑒於基督徒之間的分岐,牧師們應該如何與他們的會眾討論COVID-19疫苗? 他們應該鼓勵參加聚會的人接種疫苗嗎?

CT聽取了五位牧師的看法,有關種族、神學和會眾背景等因素如何影響他們處理這個問題。

傑夫·舒爾茨(Jeff Schultz)——印第安納波利斯信心教會的講道和社區關懷牧師

我們的教會一直在為疫苗的研究和開發祈禱,但是接種疫苗與否,並不是我們要作指導的。

我們的會眾有許多醫生、護士、醫學研究人員和藥物開發人員。 我們相信,上帝會通過奇跡般的干預而行事,但更常見的是通過我們的工作、天賦和智慧,來服務他人。 我們鼓勵人們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 我們有些成員,在有疫苗之前不會做實體禮拜。 但我不認為我們會正式說任何關於接種疫苗的事情(除了為疫苗的存在而感恩)。

在個人的層面,我會鼓勵大家在作這個決定上諮詢他們的醫生。 我認為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是極低風險的干預措施,幫助我們愛我們的鄰舍。 COVID-19疫苗是阻止致命疾病傳播的另一種重要方法。但我不相信,作為牧師,我具備指導人們進行可能有副作用或長期健康影響的醫療。 我想幫助大家看到疫苗好的一方面,同時要求所有人尊重別人的決定。

路加·波波(Luke B. Bobo)——在堪薩斯州的牧師網路“Made to Flourish”的戰略夥伴關係主任,聖約神學院客座教授

墮胎、電影、音樂、槍支、卡通片、醫療科學——作為解讀文化的人,牧師必須討論這些話題,因為這些事情不是無關痛癢的。 這些文物傳遞的資訊往往與基督徒的生活和世界觀背道而馳,與會眾溝通有關COVID-19疫苗也不例外。 我相信牧師必須以合乎聖經、明智和基督教導的心態來參與疫苗的討論。

當然,對非裔美國人牧師來說,與他們的會眾談論這疫苗會更加複雜,因為過去為了醫療進步,曾對黑人造成了許多虐待。 誰能忘記塔斯克吉(Tuskegee)梅毒實驗和臭名昭著的“亨拉(HeLa)”細胞——未經家人同意從亨利埃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偷取的癌細胞? 因此,牧師也必須從歷史的角度面對這個話題。

牧師必須教他們的人如何用分辨的方法來思考這COVID-19疫苗。 如果他們被問及是否計劃接種疫苗,他們應該陳述他們的答案,然後發表如下聲明:“這是我的決定。你必須花功夫作出你自己的決定。” 換句話說,牧師不能代替他們的會眾思考;相反的,必須裝備他們,給他們需要的工具,以便他們能夠自己思考和作決定。

曼迪·史密斯(Mandy Smith)——辛辛那提大學基督教會牧師

關於疫苗,我在哲學或神學層面上沒有問題, 我會聽從我教會的醫療專業人士, 他們比我更了解這些事情。 我所領導的教會是位於有時被稱為“藥丸山”的地方——我們附近有四家醫院,因此我們有相當多的醫療專業人員。 同時,由於我們是一個多元化的社區,我們也有很多人對另類生活方式感興趣,這導致他們對疫苗有顧慮。

作為基督徒,我們需要有意見分歧的空間——在必要的事上要團結,在非必要的事上要有自由,在所有的事上要有愛心。 在哲學層面上,我們對疫苗的看法如何,是屬於非必要的——我們不會失去救恩,也不應該為此而與其他基督徒分裂。

同時,在實際層面上,我們對疫苗做出的決定,會相互影響。 雖然有關在什麽事情上可以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可是,如果我們的孩子在一起玩,我們在一起聚餐和領受聖餐,那麽,我們在疫苗上做出的選擇不是單單為了我們個人的緣故,而是為了我們的整個團體的緣故。 如果說冠狀病毒大流行向我們展示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們的生活、身體和健康是交織在一起的。

斯蒂芬·庫克(Stephen Cook)——孟菲斯第二浸信會主任牧師

在美國,COVID-19已經奪去了超過283,000個我們鄰舍的性命,與超過150萬個在世界各地我們鄰舍的性命。 存著快要接種疫苗的希望,牧師們有機會召喚我們教會裡的基督子民去愛鄰舍,活出基督對彼此相愛的命令。

當一位律法師問耶穌,想要知道誰是他的鄰舍時(路加福音10章),耶穌就用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來回應——當他看到有人被毆打,被任由自生自滅時,就停下來幫助那人,滿足了他的需要。 值得注意的是,那位被耶穌指出來,作為憐憫服務典範的撒瑪利亞人,是通過使別人得到痊愈,來活出愛鄰舍的呼喚。

鼓勵信徒接種疫苗,預防這已經摧毀了許多人的疾病,是牧師的責任。 這是一個召喚基督跟隨者的時刻,去考量扮演我們應有的角色,促進世界得到痊愈。 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們回想起,在故事的結尾,耶穌抬高一個在看到迫切的需要時,做一個好鄰舍的人。

斯蒂芬妮·洛布德爾(Stephanie Lobdell)——俄亥俄州弗農山拿撒勒人大學的院牧

基督對愛鄰居的指示,以獨特的方式告知我做院牧的大學校園,從戴口罩到用有機玻璃隔屏把食堂用餐者分開。 跟著,它也會告知我們對疫苗的立場。 如果一個人在生理上能接種疫苗,這又是實踐對鄰舍的愛的一種方式。

作為衛斯理—聖潔傳統的基督教文理大學,我們為這疫苗話題帶來了多一點動力。 作為衛斯理人,我們堅定地持守,在恩典中合作是基督教實踐的中心思想。 上帝採取主動,邀請我們進入一個愛的關係,以及進入一個有意義的夥伴關係,一起體現新創造的工作。 我們要激勵我們的學生,把他們正在學習的職業視為這種夥伴關係的體現。

當科學家揭開一種危險病毒的DNA,當醫生不辭勞苦地尋找更有效的治療方法,當研究人員制定一個保護人們免受感染的疫苗時,我們不要漠視科學,舉起一個自以為是的拳頭,聲稱“信心勝過恐懼!”相反地,我們要歡欣鼓舞。 為了那神聖任命的職業賦予生命的保存,我們為此而歡欣鼓舞。 我們宣佈,既感謝上帝的供應,也感謝上帝賜給人類能力。

翻譯:勵元達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Français 简体中文, and 한국어.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