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的难题就像减速垄一样:它们可能令人沮丧,它们或会危害不谨慎的人,但它们却有效地使我们慢下来,并使我们集中注意力。 张力引发思考。 明显的矛盾迫使我们更细密地与文本搏斗。 当上帝默示它们时,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研究福音书时,我们立刻遇到了问题,就是在《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耶稣的家谱存在着重大的差异。 《马太福音》第一章列出了由亚伯拉罕起的42代;而《路加福音》第三章由亚当起有77代。 在大卫和耶稣之间的几十个名字中,只有五个同时出现在两个名单上。 更糟糕的是,耶稣有两个不同的祖父:雅各(太1:16)和希里(路3:23)。

理清差异的努力往往集中于《马太福音》一方,部分原因是他的家谱看起来更具神学动机——不少的间断,所提及的女性,以14为一组的三个群组等等。 我们假设路加“只是在列出事实”,而马太以摆弄事实来表明观点。 但这同时贬低了作为历史学家的马太的和作为神学家的路加。 我认为路加的家谱有一个与马太一样有力的神学议程,甚至是更有力的。

想想他如何列出从亚当到基督的77代。 这个数字指向安息日。 它让我们想起了拉麦的77倍报应(创4:24)和耶稣的77次饶恕(太18:22)。 它唤起了每七个七年守一次的禧年(利25:8–55)。 耶稣在路加福音4:16-21中宣告祂履行禧年的应许,这一发展在两章之前已预示了,他们被召回鄕报名上册这事提醒我们禧年时各人要“归回自己的家”这诫命(利25:10)。

也值得注意的是,路加不是在耶稣生命的开始时介绍祂的家谱,而是在祂开始工作时,当时祂“大约三十岁”(3:23)。 三十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数字。 祭司在这年纪开始他们的工作(民4:3);于这年纪,大卫成为君王(撒下5:4),以西结看到神的预言异象(结1:1)。 通过在这个阶段插入祂的家谱,路加将耶稣的血统与作为先知、祭司和君王的工作连接在一起。 通过追溯到亚当,而不仅仅是亚伯拉罕,他把耶稣描绘成各国的先知、各民的祭司以及全地的君王。

接着,是耶稣的祖父(们)的问题。 自三世纪初以来,人们一直猜测约瑟有两个父亲,要么是因为他被合法收养,要么他是由遗孀与亡夫兄弟结合而生的孩子。 (在这个犹太习俗中,如果一个男人没有孩子就死了,他的兄弟为了替他家族中留名,会娶那寡妇。 )如果是这样,那么约瑟是希里又是雅各的儿子。 对我来说, 这听起来总像是极端的辩护。 但后来我开始注意到《路加福音》第三章中,有不同地方论及遗孀与亡夫兄弟的婚姻或合法收养。

其中之一涉及希律和他的兄弟腓力(路3:1)。 希律娶了腓力的妻子,激怒了敏锐的犹太人,并最终令施洗约输被斩首(可6:17)。 因此,路加在叙述耶稣成年生活时,是先讲述了一个人在哥哥还活着的时候,进行了一段犯了奸淫的“遗孀与兄弟的婚姻”的故事。

另一个是与耶稣自己有关:“依人看来,他是约瑟的儿子”(路3:23)。 在法律上,耶稣是约瑟的儿子,但约瑟并不是祂的生父。 正如加百列向马利亚解释,耶稣将被称为“至高者的儿子”和“神的儿子”(1:32,35)。

我们甚至在施洗约翰身上找到一个例子,他把自己与一个“我不配帮他解鞋带”的人(3:16),与耶稣做对比。 解鞋带就是在男子解除遗孀与亡夫兄弟婚约过程中的一个关键(申25:9;得4:7)。 也许,正如大贵格利所言,约翰不仅宣称自己在基督之下,而且不配取代祂成为以色列真正的丈夫。 约翰是伴郎,而不是新郎(约3:29)。

在这个更广阔的范围中,希里和雅各的难题不是巧合,而是模式的一部分——一个假如我们不放慢至几乎停顿的速度就很可能被忽咯的。 感谢上帝给我们减速垄。

安德鲁·威尔逊(Andrew Wilson)是伦敦国王教会的牧师,也是《圣灵与圣礼》(Zondervan出版)的作者。 在推特上关注他@AJWTheology

翻译:季小玲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Indonesian 繁體中文, and català.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