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打开的车门旁,旁边是我的朋友,她躺在副驾驶座上。周日上午礼拜时,有人把她扔在了教堂的停车场。她的右臂上有许多新的针眼(skin pops),一根带血的针头在她的腿上。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她说。 “我想停止用药,但是...”,她的声音低沉了下来。

我把手放在她弯着的肩膀上——几个月前给她施洗时,我也是这样支撑着她的肩膀。我记得教会里的人是如何一起欢笑,试图找出如何让她完全浸入水中,同时保护她腿上戴着的脚踝监控器(ankle monitor)。现在,脚踝监控器不见了,但她受洗时那种超脱凡俗的情感也不见了。

“我不会坐在这里看着你自杀”,我说, “我得找人帮忙。”

我关上车门,走开。但没走十步,我就转身回去开门。

“我敢打赌,你这一辈子中很多人都在离你远去。但我们不会让你独自经历这一切。”这次我进去求助时,我没有关车门。

我听到我的朋友说:“我就知道我在这里会很安全。”

我的朋友——她允许我讲述这个故事——并不是第一个向我承认因滥用药物而成瘾的基督徒。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时,我带来的伤害远大于帮助——我带来的论断多于希望。背叛和愤怒、无望和悲伤的感觉一波一波地袭来,忏悔的谎言撕碎了共同的记忆,我也使自己与对方疏远。

当一个在基督里的弟兄或姐妹将自己的毒瘾曝光时,人们应该如何反应?没有一个流程图可以遵循,也没有什么现有资源,尤其在疫情期间更是没有。根据我的经验,我相信答案是基督徒的友谊。我指的是基于对耶稣基督福音的共同盼望,以忠实的鼓励和相互信任为标志的友谊。

在我所在的阿巴拉契亚乡下社区,65%的人说药物滥用是影响他们生活质量的首要问题。在我们这个刚成立三年的教会中,超过一半的会众受到药物成瘾的影响。当我和我丈夫在这里服事时,我们看到人们在不同的情况下滥用药物,以及在不同康复阶段的人们。

最近的报导 指出,在疫情期间,鸦片类药物的滥用和过量使用在40多个州都有所增加。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成瘾往往是一种孤独和孤立的状况。

对于与药物依赖性征战的信徒来说,与基督教社群的隔离会加剧绝望、羞耻和无价值的感觉。然而,许多人也因为害怕被谴责而避免与人联系。他们担心如果他们再次吸毒,或者在康复期间使用合法、经证实可以帮助治疗鸦片类药物成瘾的药物,如丁丙诺啡(buprenorphine)、美沙酮(methadone)和纳曲酮(naltrexone),会受到论断。这些是一些基督教群体所不认同的。

许多教会无法处理药物成瘾的混乱不堪。康复不是一条平顺的途径,也没有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我知道,对我来说,在康复庆祝会上齐心背诵12个步骤并不难。但在我生活的其他情境中,与“那些”庆祝会里的人互动是比较困难的。我愿意服事,但发现要分享我的生活却困难得多。

然而,我对福音的理解是,当我不值得信任时(约2:24),耶稣冒着与我交朋友的风险(约6:70-71),显明了神的爱,完成了神使所有受造物与自己和好的计划。而我被呼召去跟从他。

这种呼召并没有给我一个确切的策略来指引我该如何应对我教会和社区中与毒瘾搏斗的人。基督徒的友谊没有万无一失的过程,特别是当你在处理毒瘾和疫情的时候。

在这些时候,我发现“心态”(heart posture)这个词比策略更有用。我可以调整自己的心态,为与他人的持续互动做准备。在不同的情况和环境下可能需要不同的回应方式,但目的是相同的。以下是我发现能帮助我的要点。

1.方向

只有神知道我们任何一个人所需要改变的深度和类型,但圣经很清楚地说,不管一个人的心目前的状况如何,每个生命都有价值(诗139:13-14)。一个在毒瘾中挣扎的人,其价值不亚于英国的女王。人们习惯于把一个人看作比另一个人更有价值,但好消息是神不会这样。

我们可以祈求神调整我们的心,让我们像神一样重视彼此。当我们看到别人的身体和生活显示出毒瘾的影响时,我们不必谴责他们或忽视他们。我们可以夺回自己的思想,让它们顺服于重视每个灵魂的基督。

当神开始调整我的心态时,我开始看到人们连承认滥用药物的问题都会冒的风险。这是一种勇敢和有勇气的行为,因为这让一个人暴露在我可能做出的所有反应面前。

现在,当一个朋友完全坦诚地分享她的挣扎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感谢她对我的信任。我承认自己的恐惧,并请求和她一起祷告,这样我们都可以寻求智慧,并知道如何好好爱对方。

2.预备

我们永远无法知道或预备好一个友谊可能带来的所有情况,尤其是在友谊因疫情下保持社交距离而更艰难的时期。但是,在真正的友谊中,没有退出的计画。基督徒的友谊需要开放的态度。

我们通过私下和共同的祷告、读经、守圣餐(是的,甚至通过视频会议)、敬拜、慷慨和顺服等简单而必要的行动,为彼此的友谊预备好我们的心。通过这种方式,神让我们一起为可能到来的一切做好准备。

真诚的群体也为有关突发事件的对话创造了空间。正在康复中的人,需要针对万一他们重新使用毒品而发生的潜在问题,能提出见解和应对的最佳方式。我们可以讨论医疗方案和法律问题,并就一起走的路达成共识(摩3:3),有护栏可以保证每个人的安全。

3.持续的参与

在我们作为基督徒朋友共同分享的永生中,污名是盼望的敌人。我有好几个在康复中的朋友说,有时候基督徒让他们觉得自己只是个工作专案。

正如一位朋友所说:“我觉得自己被毒瘾的污名所困,因为大家都只想和我谈这个问题。请你也问我关于我的孩子,我的工作,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问题。这才是我想成为的人。 ”并不是她想躲避自己的过去,她想被看作是一个完整的人。复原计划是很好的,但人们也需要在基督徒群体的完整生活中受到欢迎。

一个人的康复可能与另一个人的康复截然不同,而以福音为根基的友谊是最好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我们共同追求恢复,因为我们都亏缺了神的荣耀。这就是基督徒友谊的目标:不是严厉的谴责,而是深刻的联系,不是限制,而是相互的建造。

在教会中,我们能得到自由和医治来实践悔改、饶恕、怜悯和恩典。我们不是被造来独自过基督徒的生活,而是被造来活在一个信仰群体中——有怜悯却又坚定地互相砥砺去做神所计划的任何善工。这将意味着我们会给自己带来不便,为负责任的互动创造安全的空间,并为他人和与他人一起忍耐。这些都是耶稣所知道的一些事情。

我通过服事和被服事了解到,在十字架脚下没有道德高地。我们任何一个人能得着“洁净”都是从耶稣开始的,祂告诉我们要一起跟随他。还有什么地方比在教会这个福音所塑造的群体中,使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康复和恢复,能更好连接友谊的地方呢?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3章11节给教会写道:“要做完全人,要受安慰,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如此,仁爱和平的神必常与你们同在。”

Naomi DeBord Bivins 是北卡罗来纳州威尔克斯伯勒(Wilkesboro)的根基教会(The Foundation Church)的牧师。她拥有亚斯伯里神学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的硕士学位,也是一名有经认证的康复教练。

翻译: Addison Lin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