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打開的車門旁,旁邊是我的朋友,她躺在副駕駛座上。 週日上午禮拜時,有人把她扔在了教堂的停車場。 她的右臂上有許多新的針眼(skin pops), 一根帶血的針頭在她的腿上。

“對不起, 我不知道該去哪裡”,她說。 “我想停止用藥, 但是...”, 她的聲音低沉了下來。

我把手放在她彎著的肩膀上——幾個月前給她施洗時,我也是這樣支撐著她的肩膀。 我記得教會裡的人是如何一起歡笑,試圖找出如何讓她完全浸入水中,同時保護她腿上戴著的腳踝監控器(ankle monitor)。 現在,腳踝監控器不見了,但她受洗時那種超脫凡俗的情感也不見了。

“我不會坐在這裡看著你自殺”,我說, “我得找人幫忙。”

我關上車門,走開。 但沒走十步,我就轉身回去開門。

“我敢打賭,你這一輩子中很多人都在離你遠去。 但我們不會讓你獨自經歷這一切。” 這次我進去求助時,我沒有關車門。

我聽到我的朋友說:“我就知道我在這裡會很安全。”

我的朋友——她允許我講述這個故事——並不是第一個向我承認因濫用藥物而成癮的基督徒。 第一次面對這種事情時,我帶來的傷害遠大於幫助——我帶來的論斷多於希望。 背叛和憤怒、無望和悲傷的感覺一波一波地襲來, 懺悔的謊言撕碎了共同的記憶,我也使自己與對方疏遠。

當一個在基督裡的弟兄或姐妹將自己的毒癮曝光時,人們應該如何反應? 沒有一個流程圖可以遵循,也沒有什麼現有資源,尤其在疫情期間更是沒有。 根據我的經驗,我相信答案是基督徒的友誼。 我指的是基於對耶穌基督福音的共同盼望,以忠實的鼓勵和相互信任為標誌的友誼。

在我所在的阿巴拉契亞鄉下社區,65%的人說藥物濫用是影響他們生活質量的首要問題。 在我們這個剛成立三年的教會中,超過一半的會眾受到藥物成癮的影響。 當我和我丈夫在這裡服事時,我們看到人們在不同的情況下濫用藥物,以及在不同康復階段的人們。

最近的報導 指出,在疫情期間,鴉片類藥物的濫用和過量使用在40多個州都有所增加。 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成癮往往是一種孤獨和孤立的狀況。

對於與藥物依賴性征戰的信徒來說,與基督教社群的隔離會加劇絕望、羞恥和無價值的感覺。 然而,許多人也因為害怕被譴責而避免與人聯繫。 他們擔心如果他們再次吸毒,或者在康復期間使用合法、經證實可以幫助治療鴉片類藥物成癮的藥物,如丁丙諾啡(buprenorphine)、美沙酮(methadone)和納曲酮(naltrexone),會受到論斷。 這些是一些基督教群體所不認同的。

許多教會無法處理藥物成癮的混亂不堪。 康復不是一條平順的途徑,也沒有一個簡單的解決辦法。 我知道,對我來說,在康復慶祝會上齊心背誦12個步驟並不難。 但在我生活的其他情境中, 與 “那些” 慶祝會裡的人互動是比較困難的。 我願意服事, 但發現要分享我的生活卻困難得多。

然而,我對福音的理解是,當我不值得信任時(約2:24),耶穌冒著與我交朋友的風險(約6:70-71),顯明了神的愛,完成了神使所有受造物與自己和好的計劃。 而我被呼召去跟從他。

這種呼召並沒有給我一個確切的策略來指引我該如何應對我教會和社區中與毒癮搏鬥的人。 基督徒的友誼沒有萬無一失的過程,特別是當你在處理毒癮和疫情的時候。

在這些時候,我發現“心態”(heart posture)這個詞比策略更有用。 我可以調整自己的心態,為與他人的持續互動做準備。 在不同的情況和環境下可能需要不同的回應方式,但目的是相同的。 以下是我發現能幫助我的要點。

1. 方向

只有神知道我們任何一個人所需要改變的深度和類型,但聖經很清楚地說,不管一個人的心目前的狀況如何,每個生命都有價值(詩139:13-14)。 一個在毒癮中掙扎的人,其價值不亞於英國的女王。 人們習慣於把一個人看作比另一個人更有價值, 但好消息是神不會這樣。

我們可以祈求神調整我們的心,讓我們像神一樣重視彼此。 當我們看到別人的身體和生活顯示出毒癮的影響時,我們不必譴責他們或忽視他們。 我們可以奪回自己的思想,讓它們順服於重視每個靈魂的基督。

當神開始調整我的心態時,我開始看到人們連承認濫用藥物的問題都會冒的風險。 這是一種勇敢和有勇氣的行為,因為這讓一個人暴露在我可能做出的所有反應面前。

現在,當一個朋友完全坦誠地分享她的掙扎時,我的第一反應是感謝她對我的信任。 我承認自己的恐懼,並請求和她一起禱告,這樣我們都可以尋求智慧,並知道如何好好愛對方。

2. 預備

我們永遠無法知道或預備好一個友誼可能帶來的所有情況,尤其是在友誼因疫情下保持社交距離而更艱難的時期。 但是,在真正的友誼中,沒有退出的計畫。 基督徒的友誼需要開放的態度。

我們通過私下和共同的禱告、讀經、守聖餐(是的,甚至通過視頻會議)、敬拜、慷慨和順服等簡單而必要的行動,為彼此的友誼預備好我們的心。 通過這種方式,神讓我們一起為可能到來的一切做好準備。

真誠的群體也為有關突發事件的對話創造了空間。 正在康復中的人,需要針對萬一他們重新使用毒品而發生的潛在問題,能提出見解和應對的最佳方式。 我們可以討論醫療方案和法律問題,並就一起走的路達成共識(摩3:3),有護欄可以保證每個人的安全。

3. 持續的參與

在我們作為基督徒朋友共同分享的永生中,污名是盼望的敵人。 我有好幾個在康復中的朋友說,有時候基督徒讓他們覺得自己只是個工作專案。

正如一位朋友所說:“我覺得自己被毒癮的污名所困,因為大家都只想和我談這個問題。 請你也問我關於我的孩子,我的工作,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的問題。 這才是我想成為的人。 ” 並不是她想躲避自己的過去, 她想被看作是一個完整的人。 復原計劃是很好的,但人們也需要在基督徒群體的完整生活中受到歡迎。

一個人的康復可能與另一個人的康復截然不同,而以福音為根基的友誼是最好的關係,在這種關係中,我們共同追求恢復,因為我們都虧缺了神的榮耀。 這就是基督徒友誼的目標:不是嚴厲的譴責,而是深刻的聯繫,不是限制,而是相互的建造。

在教會中,我們能得到自由和醫治來實踐悔改、饒恕、憐憫和恩典。 我們不是被造來獨自過基督徒的生活,而是被造來活在一個信仰群體中——有憐憫卻又堅定地互相砥礪去做神所計劃的任何善工。 這將意味著我們會給自己帶來不便,為負責任的互動創造安全的空間,並為他人和與他人一起忍耐。 這些都是耶穌所知道的一些事情。

我通過服事和被服事了解到,在十字架腳下沒有道德高地。 我們任何一個人能得著 “潔淨”都是從耶穌開始的,祂告訴我們要一起跟隨他。 還有什麼地方比在教會這個福音所塑造的群體中,使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康復和恢復,能更好連接友誼的地方呢?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3章11節給教會寫道:“要做完全人,要受安慰,要同心合意,要彼此和睦, 如此,仁愛和平的神必常與你們同在。”

Naomi DeBord Bivins 是北卡羅來納州威爾克斯伯勒(Wilkesboro)的根基教會(The Foundation Church)的牧師。 她擁有亞斯伯里神學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的碩士學位,也是一名有經認證的康復教練。

翻譯: Addison Lin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