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的1月6日星期三是主显节,是基督徒庆祝基督之光如何传播到万邦的日子。 主显节——在东方也被称为神显节——着重在耶稣向全世界揭示祂的真实身份。 在西方,它主要传述东方博士们(代表国家或外邦人)通过神秘的观星术寻觅耶稣的故事。 在接下来的数周,主显节会让人想起基督的洗礼和迦拿的婚礼,那是耶稣行的第一个神迹。

但是我们在美国刚过的这个主显节却是多么的奇怪!不是智者来崇拜新生的君王,而是MAGA帽子降临在我们国家的首都。 不是基督藉由浸礼来宣告祂的真实身份,而是男男女女高举着“耶稣拯救”的标语牌,要求推翻总统选举的结果。 我们看到的不是在婚礼上展现爱的奇迹,而是政治暴力。

主显节呼召我们走向光明和真理。 它提醒我们,《以赛亚书》中的应许在基督里应验了:“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60:3)。 光是美好的,也有启示性的。 Epiphany(即主显示,顿悟——译者注)这个词源于“揭示”一词,表示对真理领悟的心态。 顿悟时刻(have an epiphany)就是掌握事实,接受真象。 在福音故事中,耶稣的追随者开始慢慢了解祂是谁。 他们看到了这个事实:世界的光已经来到全人类和各种族中。

主显节的节期提醒我们,我们不只是接受基督的光。 我们还赋予要与全世界分享的神圣使命。 但是,当昨天人们高举写着“让美国再次属神”的旗子颠覆民主制度,如果各国都在注视,旁观者还会想和这位基督有任何关系吗?

特朗普支持者在攻击国会大厦所用的暴力,就是拒绝接受真相的反主显行为(anti-epiphany)。 它代表黑暗,基于谎言。 我们信仰的象征——耶稣的圣名、十字架和福音——被特朗普主义的狂热者所利用。

在东方智者的故事中,希律王试图让智者们作保护自己权力的马前卒。 他宣称自己也是虔敬的,好让他们可以信任他,之后他询问他的天象家在哪里可以找到耶稣,他假称也“好去拜他”(太2:8)。 因此,主显节提醒我们,同样的敬拜言语也可以被世俗的政治野心者作为武器使用。

在国会山庄发生的事件是一场悲剧,但那并不令人意外。 四年多来,特朗普表明,他不惜说任何谎言,无视任何道德规范,会采用任何的暴力和分裂手段来巩固自己的权力。 通过散布假消息,他煽动了一场叛乱,对其却至今没有明确地谴责。 和希律王一样,他也乐于利用宗教领袖作为马前卒。

可悲的是,在这次反主显事件(anti-epiphany)中,智者们却不那么明智。 他们心甘情愿地被利用。 所以对我而言,昨天的暴动最糟糕的部分是它代表了美国教会的彻底失败。 这种拒绝接受真相的反主显行为(anti-epiphany),暴露了基督教民族主义、错误的灵性养成、虚伪的教导、政治偶像崇拜和让无知挂帅的可怕后果。

虽然这事件让我深感悲伤,但必须明确承认:昨天的暴行在很大程度上美国的白人福音派教会要负责任。

一个残缺和畸形的福音派政治神学导致了我们现处的窘境。 杰夫瑞·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将在国会山发生的叛乱描述为“混乱...植根于心理和神学现象,并被末世论的焦虑加剧。 ” 他讲到一位示威者对他说:“这在圣经里都有... 一切早就预言了。 《圣经》中说到了特朗普。 ” 戈德堡接着说,“将特朗普和耶稣结合一起是这造势活动的一个中心主题。 ‘如果你相信耶稣,欢呼吧!‘一个站在我身旁的男人高喊道。 人们欢呼附和。 ‘如果你相信特朗普,欢呼吧!’”

基督之光降临万邦是最好的消息,但并不总是令人欣慰的。 因为光能揭示隐藏的东西, 它能暴露黑暗。 教会必须结算“那暗昧无益的事”(弗5:11),这次反主显事件——以及所有导致它的——让它们显露出来。 若不考虑乔希·霍利(Josh Hawley)、葛福临(Franklin Graham)和罗伯特·杰夫瑞斯(Robert Jeffress)等人鼓吹的基督教民族主义异端,就无法理解对国会大厦的攻击;埃里克·梅塔萨斯(Eric Metaxas)对特朗普的疯狂末日崇拜;耶利哥行军(Jericho March)的亵渎;还有数以百万计的福音派教徒,他们认为耶稣只是实现其蹩脚的所谓伟大美国的一种手段。

我曾试图对这些领袖、事件不予理会,把他们看作应当忽略的疯狂捣蛋和怪异的表现。 相反的,我关注的是牧师和基督徒平信徒如何日复一日地寻求并忠实地跟随耶稣,爱他们的邻居,服事贫困人,体现我们在这节期所要宣扬的真理。 但我不能忽略另一个事实,就是数以百万计的福音派信徒被那些假借耶稣之名宣扬谎言和丑恶的人所左右。

昨天的暴力事件一定程度上要归咎于那些推荐特朗普并支持他作总统的福音派领袖们。 可悲的是,这个责任也可以更广泛地落在美国白人教会上。

基督教信仰和特朗普主义的融合并不是在四年前凭空而出。 它产生于数十年的拙劣教理教导和灵命塑造。 在这错误的教导中,美国国旗和基督的十字架并不冲突。 福音派领袖们也认为,失去他们的灵魂只是攫取政治权力的小小代价。 白人至上主义的论述,也偷偷地潜入教堂的讲台和会众中。 还有,教会的存在不是为了向所有人宣传基督的光,而是让美国再次伟大。

成对比的是,主显节告诉我们耶稣在所有国家中掌权,而昨天的事件则显示,当我们颠倒了那信息时会发生什么事:基督教的信仰被用作支撑政治权力的工具。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当我们的教会似乎已经成为后真相的中心时,我们作为基督徒的该如何往前行?当耶稣的启示被阴谋论和末世恐吓伎俩取代时,我们怎么能遵行耶稣的道呢?在国会草坪被披覆MAGA旗帜的十字架所投下的阴影所遮盖时,我们如何体现美好的正统——真理与光明?

我们必须开始耗时的修复工作,以基督之光这坚定不变的真理为中心,重建我们的教会。 我们也必须重建社会,让我们可以听到并说实话,服事有需要和贫困的人,爱我们的邻居,学习如何虚心,以苦难为乐,并在黑暗中见证基督的光。

这工程将会是令人沮丧的小规模的、局部的,不会被察觉到,不会出现在头版新闻。 面对争闹不休的列国和普遍的教会和国家的衰败,这项工作会被认为是琐碎和不重要的。 这项工作将是漫长、有风险和不确定的。 但是,就在那温柔谦卑的地方,或许智者们也在那儿,我们可以再次看到那颗引领我们走向真正世界之光的小晨星。

蒂什·哈里森·沃伦(Tish Harrison Warren)是北美圣公会的牧师,着有《每日生活礼赞》(Liturgy of the Ordinary)和《在夜晚的祈祷》(Prayer in the Night)(校园团契出版社,2021年)。“直言不讳”是《今日基督教》的嘉宾意见专栏,(与社论不同)不一定代表出版社的意见。

翻译:江山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