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有最著名的一句话,也是最令人费解的一句话。 我们都知道,耶稣在临死的时候,说出了“成了”这句得胜的话(约19:30)。 我们一直在引用它, 我们用我们的歌曲和布道来庆祝它, 我们中的一些人在身上纹了希腊文的原词,tetelestai。 然而,如果有人让我们说出它具体的含义,解释有什么“成了”,我们可能要停下来思考一下。 耶稣是说他的生命和使命已经结束了吗? 是罪的力量被打破? 死亡的统治已经结束? 还是上述的所有?

在神学上,我们可以为每一种解释辩护。 但有趣的是,唯一记录这句话的福音书作者约翰,却没有提到任何以上的解释。 相反地,他却在一段话中用一连串类似的词汇将其与其他几个主题联系起来。 在短短的三节经文中,他五次使用了履行或充满的字眼,耶稣临终的呼喊既是达到高潮。

如果我们把它更细地翻译,译文会是这样的:“这事以后,耶稣知道现在各样的事都已经 成全 了,为要使经上的话 应验,就说:‘我渴了’。有一个器皿 _盛满_了醋,放在那里;他们就拿海绒 沾满 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口。 耶稣尝了那醋,就说:‘成全 了!’便低下头来,将灵魂交付给神了。”(约19:28-30,强调是后加的) 约翰似乎要我们把基督的死不仅仅看作是一个结局,而更是看作为一个高潮。

这五个词中的每一个都值得我们深思,因为它们帮助我们看到约翰所联系起来的几件事。 第一个是指向前面一段:“这事以后,耶稣知道现在各样的事都已经 成全 了...” 什么事之后? 这里说的是,在确保他的母亲被接到他的朋友家里后(26–27节)。 对约翰来说,这是一个关键时刻。 十字架脚下有五个人,包括基督的母亲(马利亚)、复活的第一个见证人(抹大拉的马利亚)和约翰本人。 耶稣的死把他们连接在一起,把不同家庭的人结合成一个家庭。 在某种程度上,这一刻标志着教会的开始。 任务完成了。

紧接着是下一个例子,耶稣提到他的口渴,这是说“使经上的话 应验”。 (他可能是指诗篇69:21:“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从这个角度来解读,耶稣的胜利呐喊,不仅仅是指罪债被取消。 这意味着《圣经》的故事在十字架上达到了高潮。 神对先知们所做的一切应许都已应验,在基督里成为“是”和“阿们”。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盛满”(酸)酒的器皿和海绒。 这些事物与主的死所达成的应验有什么关系呢? 这听起来很奇怪,直到我们记起十字架的故事开始于耶稣坚持要“喝父所给我的杯”(约18:11)。 约翰笔下整个十字架故事的框架是,耶稣把上帝审判的酒杯喝得一干二净,就像《哈利·波特》中邓布利多在分灵体山洞里的高潮戏一样,现在他以耶稣借一整块海绵喝下满满一罐(酸)酒作为结束。 酒和牛膝草枝的圣礼色彩(出12:22)使这种联系更加突出。

所以,当我们最终听到这个著名的词,tetelestai,我们至少可以建立三种联系。 耶稣已经“完成”了教会的基础。 他已经“实现”了圣经的应许。 他已经“喝完”了神对罪的审判的酒杯。 现在,在这故事的最后一幕中,除了低头,“将灵魂交付”——就是他在《约翰福音》中一直应许的那个灵,他没有什么要做的了。

临终遗言之所以有名,是有原因的。 例如,佛陀总结他的教诲:“努力以获得自己的救赎”。 但基督提供了完全相反的说法:救赎不是靠我们的行为,而是靠他做工。 神的教会成立了。 神的应许得应验。 神的审判已经完成了。 神的子民得到自由。

Andrew Wilson是伦敦国王教会的教导牧师,也是《圣灵与圣餐》的作者。 在Twitter上关注他@AJWTheology

翻译:Steven Hyatt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