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莫普(Jesse Maple)把《圣经》带在身上,一开始是由于他母亲教导他要敬重这本神圣之书。于是,他把《圣经》当作某种平安符,但不久,莫普就把它视为神爱他的证据,并且那《圣经》陪伴他穿梭在越南的丛林中。

自1967年起,一共有七名美国士兵携带过这同一本小书。到了2019年,他们带着《这圣经》在五个国家经历了十一次战斗之旅。对他们每一位,《圣经》是安慰的来源、保佑的确据,是与神建立更全备关系的应许。他们带着《圣经》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他们还在《圣经》的字句里找到更深的保障。

就外观上来说,这本《圣经》并不起眼。据莫普自己估算,他的《圣经》长约5英寸,宽约3英寸,是英王钦定版(KJV)。外面包着黑色的皮套,饱经风霜,边缘破破旧旧的,里面几乎都脱页了。

“你不会相信那本《圣经》经历过了些什么,”莫普说。

他在越南服役期间就把那本《圣经》带在身上。他被征召入伍时,只是一个19岁来自俄亥俄州西拉斐特(West Lafayette)的少年。他告诉《今日基督教》,他当时过着放纵堕落的日子,但后来一个国际基甸会的人送给了他一本《圣经》。因为他的母亲教导他要敬重《圣经》,所以他就把它塞进口袋里,再也没离身。

即便在一次激烈的交战中,子弹打穿了他背上的背包,他的《圣经》仍在身上。一阵子弹打中了包里的水果罐头,而他却毫发无伤。随后,当莫普还站在那里,果汁往下漏,一位天主教神父路过,告知他说,“主今天与你同在” 。

莫普立刻想到口袋里的小本《圣经》。

根据宗教研究教授乔纳森·埃贝尔(Jonathan Ebel)的说法,士兵对战争暴力和创伤的回应常常被视为迷信和非理性。但是,他们的回应更应该从神学方面去理解。在战斗的混乱中,人们撇弃物质的解释转而寻找灵性的答案。

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当教授的埃贝尔在《战争中的信仰》一书中写道:“我们经常看到,士兵们会放开视线、思维,超越从眼前的、明显的答案——不论是一颗精准射击的子弹或炮弹,还是一次时机精准的攻击,或是一名热切过头的指挥官——而给出更深层更神学的解释。许多士兵纷纷证实,在战区,神才是人命运的主宰:神的作为无处不在。”

也许这就是美国现役军人被部署到战区时更愿意读《圣经》的原因。根据美国圣经协会和巴纳集团(Barna Group)进行的“2020年《圣经》现状”研究,约略3%的退伍军人基本上“以《圣经》为中心”,意即他们经常阅读《圣经》,并说《圣经》影响着他们生活中的决定。但根据这项研究,在上过战场的老兵中,这项数值上升到10%。

在陆军服役20多年后,以中校军衔退役的保罗·麦库洛三世(Paul V. McCullough III)说,他也有同样的经历。他说,面对死亡,你会反思永生,想到“我需要弄清楚我这一生到底要做什么” 。如今,麦库洛是美国圣经协会的牧师,为军人及其家人制作推广资料。

麦库洛说,“我希望向他们传达,与那宇宙之神建立深厚的个人信仰有多么重要。当人们接触并植根于神的话语时,他们变得更快乐、更健康,并觉得自己的生活中是满足的。 ...他们得到了生命的目的。”

莫普在越南阅读基甸会的《圣经》时找到了信仰。

“感谢神带我回家,”他说。 “我有好几次小命差点不保”。

当他回到家,得知他同在服役的兄弟比尔(Bill),正被从原来欧洲的驻地调到越南打仗时,就决定将他自己的那本《圣经》送给他。

“我那时真不是个好基督徒,”比尔说。

虽然他与耶稣没有建立个人的关系,但《圣经》却给他一种熟悉感。

“就像婴儿不脱手的小毯,”他对《今日基督教》回忆到。 “感觉像是穿上了额外的盔甲。”

比尔在战时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他在几年后才接受耶稣作为他个人的救主。他说,神使用他妻子和兄弟忠心的见证,以及在越南的经历,吸引他跟神建立一个关系。

甚至在他信主前,他就知道那本黑皮的英王钦定本《圣经》有多么特别。在离开越南之前,他把那本《圣经》送给了他要好的朋友罗杰·希尔(Roger Hill),一位和莫普同样在西拉斐特长大的军人。

希尔用塑胶袋把《圣经》包裹着,保护它免受雨季雨水的伤害。即便他在最后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受了重伤,希尔仍然把那本《圣经》带在身边。

希尔说:“我依然每天向神祷告,感谢他又赐给我一天。”

这本《圣经》随后又传到另一个西拉斐特人,参与波斯湾战争的克里夫·麦克皮克(Cliff McPeak)手上。随后是札克·米勒(Zac Miller)。札克在2001年十七岁时得到了父母首肯,加入了俄亥俄州陆军国民警卫队。他于2004年被派往伊拉克。

在米勒离开西拉斐特之前,杰西·莫普邀请他到家里来。这位老兵告诉米勒这本《圣经》的经历,他从战场归来的故事,以及他认为神在这其中的作为。

作为一个基督徒,米勒明白《圣经》不仅仅是护身符。在多次战场的经验后,《圣经》仿佛带有特殊的含义。

“我开心地收下且带着它,”他说。当米勒完成他第一次战地派驻之后,他把《圣经》送给了同乡的另一对兄弟,札克(Zac)和威尔·艾伦(Will Allen)。他们把《圣经》带到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场上,然后于2019年将它交还给米勒保管。

米勒自己出版了一本 ,讲述七位老兵的故事,以及与他们一同经历11次作战之旅的同一本《圣经》。米勒说到,在采访他们的时候,他得知这群士兵并对信仰的看法并不相同,他们并不都虔诚。但他们都因为这本《圣经》得到坚固、安慰和勉励。

“在非常时刻把《圣经》带在身上,让你能放心知道自己受看顾,并不孤单,”他说。

把这本《圣经》带上越战战场的莫普兄弟,现在已年纪老迈,也面对着不同于过去的“艰难时刻”。比尔因为失明再也没办法读《圣经》了。他深信,是美军在军人作战的丛林洒下的落叶化学橙剂导致他失明。现在他有电子设备读书给他听,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圣经》。

他说,“早上一醒来,在床上我就打开《圣经》来听”。

Adam MacInnis是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一名记者。

翻译:王宁扬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
Pos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