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莫普(Jesse Maple)把《聖經》帶在身上,一開始是由於他母親教導他要敬重這本神聖之書。 於是,他把《聖經》當作某種平安符, 但不久,莫普就把它視為神愛他的證據,並且那《聖經》陪伴他穿梭在越南的叢林中。

自1967年起,一共有七名美國士兵攜帶過這同一本小書。 到了2019年,他們帶著《這聖經》在五個國家經歷了十一次戰鬥之旅。 對他們每一位,《聖經》是安慰的來源、保佑的確據,是與神建立更全備關係的應許。 他們帶著《聖經》保護自身的安全,但他們還在《聖經》的字句裡找到更深的保障。

就外觀上來說,這本《聖經》並不起眼。 據莫普自己估算,他的《聖經》長約5英寸,寬約3英寸, 是英王欽定版(KJV)。 外面包著黑色的皮套,飽經風霜,邊緣破破舊舊的,裡面幾乎都脫頁了。

“你不會相信那本《聖經》經歷過了些什麼,” 莫普說。

他在越南服役期間就把那本《聖經》帶在身上。 他被徵召入伍時,只是一個19歲來自俄亥俄州西拉斐特(West Lafayette)的少年。 他告訴《今日基督教》,他當時過著放縱墮落的日子, 但後來一個國際基甸會的人送給了他一本《聖經》。 因為他的母親教導他要敬重《聖經》,所以他就把它塞進口袋裡,再也沒離身。

即便在一次激烈的交戰中,子彈打穿了他背上的背包,他的《聖經》仍在身上。 一陣子彈打中了包裡的水果罐頭,而他卻毫髮無傷。 隨後,當莫普還站在那裡,果汁往下漏,一位天主教神父路過,告知他說,“主今天與你同在” 。

莫普立刻想到口袋裡的小本《聖經》。

根據宗教研究教授喬納森·埃貝爾(Jonathan Ebel)的說法,士兵對戰爭暴力和創傷的回應常常被視為迷信和非理性。 但是,他們的回應更應該從神學方面去理解。 在戰鬥的混亂中,人們撇棄物質的解釋轉而尋找靈性的答案。

在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當教授的埃貝爾在《戰爭中的信仰》一書中寫道:“我們經常看到,士兵們會放開視線、思維,超越從眼前的、明顯的答案——不論是一顆精準射擊的子彈或砲彈,還是一次時機精準的攻擊,或是一名熱切過頭的指揮官——而給出更深層更神學的解釋。 許多士兵紛紛證實,在戰區,神才是人命運的主宰:神的作為無處不在。”

也許這就是美國現役軍人被部署到戰區時更願意讀《聖經》的原因。 根據美國聖經協會和巴納集團(Barna Group)進行的“2020年《聖經》現狀”研究,約略3%的退伍軍人基本上“以《聖經》為中心”,意即他們經常閱讀《聖經》,並說《聖經》影響著他們生活中的決定。 但根據這項研究,在上過戰場的老兵中,這項數值上升到10%。

在陸軍服役20多年後,以中校軍銜退役的保羅·麥庫洛三世(Paul V. McCullough III)說,他也有同樣的經歷。 他說,面對死亡,你會反思永生,想到“我需要弄清楚我這一生到底要做什麼” 。 如今,麥庫洛是美國聖經協會的牧師,為軍人及其家人製作推廣資料。

麥庫洛說,“我希望向他們傳達,與那宇宙之神建立深厚的個人信仰有多麼重要。 當人們接觸並植根於神的話語時,他們變得更快樂、更健康,並覺得自己的生活中是滿足的。 ...他們得到了生命的目的。”

莫普在越南閱讀基甸會的《聖經》時找到了信仰。

“感謝神帶我回家,”他說。 “我有好幾次小命差點不保”。

當他回到家,得知他同在服役的兄弟比爾(Bill),正被從原來歐洲的駐地調到越南打仗時,就決定將他自己的那本《聖經》送給他。

“我那時真不是個好基督徒,”比爾說。

雖然他與耶穌沒有建立個人的關係,但《聖經》卻給他一種熟悉感。

“就像嬰兒不脫手的小毯,”他對《今日基督教》回憶到。 “感覺像是穿上了額外的盔甲。”

比爾在戰時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他在幾年後才接受耶穌作為他個人的救主。 他說,神使用他妻子和兄弟忠心的見證,以及在越南的經歷,吸引他跟神建立一個關係。

甚至在他信主前,他就知道那本黑皮的英王欽定本《聖經》有多麼特別。 在離開越南之前,他把那本《聖經》送給了他要好的朋友羅傑·希爾(Roger Hill),一位和莫普同樣在西拉斐特長大的軍人。

希爾用塑膠袋把《聖經》包裹著,保護它免受雨季雨水的傷害。即便他在最後一次上戰場的時候受了重傷,希爾仍然把那本《聖經》帶在身邊。

希爾說:“我依然每天向神禱告,感謝他又賜給我一天。”

這本《聖經》隨後又傳到另一個西拉斐特人,參與波斯灣戰爭的克里夫·麥克皮克(Cliff McPeak)手上。隨後是札克·米勒(Zac Miller)。札克在2001年十七歲時得到了父母首肯,加入了俄亥俄州陸軍國民警衛隊。 他於2004年被派往伊拉克。

在米勒離開西拉斐特之前,傑西·莫普邀請他到家裡來。 這位老兵告訴米勒這本《聖經》的經歷,他從戰場歸來的故事,以及他認為神在這其中的作為。

作為一個基督徒,米勒明白《聖經》不僅僅是護身符。 在多次戰場的經驗後,《聖經》彷彿帶有特殊的含義。

“我開心地收下且帶著它,”他說。 當米勒完成他第一次戰地派駐之後,他把《聖經》送給了同鄉的另一對兄弟,札克(Zac)和威爾·艾倫(Will Allen)。 他們把《聖經》帶到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場上,然後於2019年將它交還給米勒保管。

米勒自己出版了一本 ,講述七位老兵的故事,以及與他們一同經歷11次作戰之旅的同一本《聖經》。米勒說到,在採訪他們的時候,他得知這群士兵並對信仰的看法並不相同, 他們並不都虔誠。 但他們都因為這本《聖經》得到堅固、安慰和勉勵。

“在非常時刻把《聖經》帶在身上,讓你能放心知道自己受看顧,並不孤單,” 他說。

把這本《聖經》帶上越戰戰場的莫普兄弟,現在已年紀老邁,也面對著不同於過去的“艱難時刻”。 比爾因為失明再也沒辦法讀《聖經》了。他深信,是美軍在軍人作戰的叢林灑下的落葉化學橙劑導致他失明。 現在他有電子設備讀書給他聽,但是他最喜歡的還是《聖經》。

他說,“早上一醒來, 在床上我就打開《聖經》來聽”。

Adam MacInnis是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一名記者。

翻譯:王寧揚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將來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內容傳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
Pos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