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在教会带领查经班时,选择《圣经》中的哪一卷书作为来学习的第一本书,曾经让我很为难。我不记得我到底为什么选择《耶利米书》,但我清楚地记得,当我告诉一位神学院的学生这个决定时,她脸上的表情。“你必须得先警告他们,”她说,“这是一本很难的书。”

因此,当我宣布我们将用接下来的六个月的时间学习《耶利米书》时(因为 这是学习52个密集的章节所需的时间),我重复了一些《圣经》教师曾经对我说过的话:“我知道这本书很枯燥无味,但我们会学到一些东西。” 我想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想为他们或为我自己降低期待值。 我把标准定得很低,这么一来,如果《耶利米书》哪怕能引起他们的一点点兴趣,那也是一种成功。

但回想起来,我很后悔自己曾说过这样的话。这句话说的不是事实。《耶利米书》并不枯燥无味。《圣经》并不枯燥无味。即使是人们常被人们说为枯燥无味的部分,其实也是不寻常、扣人心弦和令人敬畏的。如若我们愿意试试它们的话,这些章节绝对会抓住我们的注意力。

《圣经》中有些书因为冗长乏味而口碑不佳。 我们知道,我们 应该 认为《利未记》很重要,或者先知书的内容今天仍然适用。但我们也知道,如果我们承认,我们认为它们 “有点难懂”,大家都会点头同意。

经过多年的主日学和青少年团契,令人吃惊的是,《圣经》中被我贴上“无聊”标签的那些部分居然占用了相当部分的时间。《民数记》以人口普查开始;《历代志》似乎只是重复《列王纪》而已;一直到《启示录》,每个人都“知道”这本书是很奇怪的。 在我的教会里,每个人都同意整本《圣经》是上帝的启示,但没有人会责怪你只喜欢读福音书、《诗篇》和使徒书信。

当我在高中时第一次从头到尾读完整本《圣经》时,我略感愤慨。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在这些所谓“无聊”的书卷中有如此引人入胜的阴谋、戏剧,还有美好和良善?

神学家卡尔·巴特(Karl Barth)在其1917年的著名演讲《圣经中的陌生新世界》(The Strange New World within the Bible)的开头问道:“《圣经》里有什么? 《圣经》这扇门引导进入的是怎样的一座房子? 当我们把《圣经》打开时,什么样的国度在我们眼前展开?”

这些问题对我所成长的青年团契来说是陌生的。 我们提问过的问题包括,“《圣经》对我的生活意味着什么?”,或者“这些规则中哪些是我必须遵守的?”。而这些问题正是《圣经》中大量“枯燥无味”的经文没有做出太多尝试来回答的。

它们所蕴含的真理和美感并不容易被译为命题式声明,它们影响信实的读经者的方式也不总是能用“具体应用”来精确地描述。

我们许多福音派教徒务实到了极点,骄傲地把我们的“尊崇《圣经》”(high view of Scripture)像徽章一样戴在身上。 但是我们在应对那些怪异、困难或枯燥的经文段落时,就会否认这一现实。

当一切都必须归结为可应用的道德原则,以直接的方式与替代性赎罪联系起来,或勾画出“上天堂”的方法时,让人觉得这样的想法很有道理:《圣经》中的很大一部分内容似乎最终是没有必要的。

接下来,巴特在他的演讲中把读经者描述为进入新世界的一位旅行者:与亚伯拉罕一起在哈兰生活,听到前往新地的呼召;与摩西一起在旷野中游荡,与以利亚一起倾听那依然微弱的声音,跟随以“令人信服的力量”说话的耶稣,并在他那群笨拙的追随者身上看到他生命的“回声”。

但是,除非你期望找到它,否则你无法进入这个新世界。 如果你要寻找枯燥无味、无关紧要的故事,你找到的就会是这样的故事。 如果你要寻找上帝的陌生新世界,你就会找到这样的世界,而不是枯燥无味的故事。 正如巴特所写的:“饥饿者因它得饱足,而对于饱足者来说,在他们打开它之前就已经饱足了”。

当我开始读神学院时,我经常被警告说,我需要确保我的信仰不会变得“枯燥和学术化”。 奇怪的是,实际发生的是,我对《圣经》中所谓“枯燥和学术化”的那些部分,爱得越来越深。 我得到了无数的资源来提出探究性的问题,还有无数使我能够深入了解最奇怪的故事细节的作业。 我原以为索多玛和蛾摩拉对我的中产阶级郊区教会来讲没有什么可说的;相反,它提醒我们记住:人们是根据我们如何对待外国人的态度和行为来评断我们的社区的。 我曾被《启示录》中的奇怪图像所困扰;取而代之的是,我发现了一幅生动的画面,描绘了神的国度与这世界的各帝国的对抗。 我原以为《耶利米书》会让我的《圣经》学习变得枯燥乏味;相反,我们发现自己认同耶利米对其人民的罪孽的心痛。 在神学院,我了解到,每当我深入研究一段《圣经》经文时,我都会发现一些超乎我所思所想的更美丽、更具吸引力的东西。

但你甚至不需要一个完整的神学图书馆就能在“枯燥无味”的故事中找到兴奋点。 《圣经》中对会幕的详细描述让艺术家为之着迷,《创世纪》中的家庭剧就像肥皂剧一样的错综复杂,而《旧约》中的法律和节日规范就如描绘异国风俗的奇幻小说一样的全面。

《圣经》是历史,是戏剧,是艺术。 更重要的是,它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简单故事,即上帝救赎祂的创造物。 但是,如果我们在简单化或系统化的过程中,最终将《圣经》的所有经文都归于枯燥无味的无关紧要,那么我们就错过这条线索,即上帝选择以令人惊叹的故事形式向我们启示祂自己的心意。

或许我们最好的《圣经》学习工具是正确地培养期望,这种期望由信心而生,靠实践来维持,即使在“枯燥无味”的部分,也会有美好、真理和良善,因为上帝就是如此。

翻译:Holly Chen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