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初, 媒体援引这对未婚伴侣的福音派基督教信仰作为他们等到订婚后才同居的原因。 很少有人认为普拉特的同居和他作为一个“

对于那些承认圣经禁止婚外一切性活动的人来说,这似乎很奇怪。 但是普拉特和施瓦辛格所做的选择并不是限于在好莱坞——这是美国自称是福音派的年轻人的新常态。

2019年底,我在宾夕法尼亚州对一群福音派牧师演讲时,问他们中间有多少人经常在他们的教会里面对同居的问题。 大多数人举手。 其中一位告诉我,他已经停止主持婚礼,因为他教会里有许多订婚伴侣已同居,而当他谈到这事时会生气。 另一位说,当他解雇了一名拒绝停止同居的教会雇员时,遭到了教会会友的严厉批评。

多年来我在全国性的大型调查中所看到的,和在2019年对一系列牧师的访谈中所听到的,都与这些轶事相吻合:福音派信徒,尤其是40岁以下的人,越来越多认为同居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 大多数的年轻福音派信徒都在这样做或预期会这样做。

简单地说,同居比基督徒意识到的要普遍得多和更被广泛接受。 美国牧师们正在研究如何向同居者制定婚礼政策和婚前辅导。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教会要维护和保护婚姻,它在这方面的方法必须改变。

同居的习惯

与一般美国人相比,福音派较不赞成同居。 不过,皮尤研究中心在2019年的一项调查 最年轻的美国人对同居的看法要自由得多,只有不到10%的人认为同居在道德上有问题。

在福音派中,这种年龄差异也很明显。 2012年,只有四成年龄在18至29岁之间的福音派信徒在社会调查中表示他们不同意以下的说法:“两个人住在一起而不打算结婚是可以的。”

其他研究发现,等到结婚后才住在一起的想法被视为更加过时。 最近一次由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做的全国家庭成长调查于2019年完成。调查发现,15至22岁的福音派信徒中有43%表示,他们将来肯定或可能同居。

只有24%说他们肯定不会。 在29至49岁的人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人至少同居过一次。 目前,在第一次婚姻中的福音派信徒,有53%在合法结婚前同居。

根据 由于越来越多的伴侣可能会推迟结婚,许多人 没有理由相信这些压力不会影响福音派的单身人士。

塞威克利市(Sewickley)是宾夕法尼亚州里一个相当富裕的地区,比尔·亨利(Bill Henry)是在那里的圣士提反圣公会(St。 Stephen’s Anglican Church)的资深副牧师。 他曾为至少75对订婚伴侣提供过辅导。他说其中有许多“选择在结婚前住在一起和/或睡在一起,而不知道(或选择忽略)这是罪。”

亨利估计,他教会中大约有一半的少年人和青年人觉得同居没问题,和超过三分之一的成年人也是这样想。

牧师处理同居的经历因不同的因素而异:教会的规模和地点、教会接纳会友的严格程度和婚姻要求,以及他们为非会友举行婚礼和婚前辅导的程度。 但我采访过的所有牧师都同意,同居在福音派中已经成为正常化了。

里奇·赫布斯特(Rich Herbster)在普莱森特山教会(Mt。 Pleasant Church),一间在匹兹堡郊外的福音长老会服事。在他20年的事奉生涯中,他看到了社会科学家长期以来所认为的平行趋势:同居的扩张和婚姻的衰落。

赫布斯特说:“在我们会众的规模增加了超过一倍的时候,我只收到四分之一的婚礼请求。 我们的千禧一代结婚的速度,根本不会与上一代的人相同。 ”

也有些理由给予希望。 在那些神学观念保守并且每周参加聚会的人中,同居习惯并不那么严重。 即使文化态度不断转变,研究表明,经常参加聚会或认为自己的信仰对日常生活非常重要的福音派信徒不大会计划同居或实际同居。 教会的出席和个人信仰的承诺产生了巨大的不同。

内特·德夫林(Nate Devlin)是匹兹堡附近的贝弗利高地长老会(Beverly Heights Presbyterian Church)的主任牧师。他指出那些在他的教会长大并在那里结婚的人通常不会同居。 他说:“然而,在探讨在比佛利高地教会结婚的人中,会众的朋友和远亲,以及那些与教会关系松散的人,比较多在婚前同居。”

但是,即使在那些认为同居是错误的福音派信徒中,也很少有人能解释原因。宾夕法尼亚州埃农谷伯特利福音长老会(Bethel Evangelical Presbyterian Church)的牧师杰拉尔德·多兹(Gerald Dodds)认为,尽管他的《圣经》教导清晰保守,但在他教会的农村会众中,对于为什么婚前生活在一起是错误的,大多数少年人无法从《圣经》中找到解释。 他说:“有时候这个信息似乎无法传递进去。”

伊利第一神召会(Erie First Assembly of God)的主任牧师尼科尔·施赖伯(Nicole Schreiber)仅在过去的一年里就辅导了四对订了婚的福音派同居伴侣。 许多人不再认为同居与他们的信仰相悖。她认为这是由于对《圣经》原则“缺乏理解”,不明白为什么这是一个糟糕的决定。

保守公理会(Conservative Congregational)在纽约市有一个小的教会,叫“布朗克斯信仰之家”。罗伯特·霍尔(Robert Hall)在这教会担任共同牧师,最近退休。 他说,教会的年轻人很少会公开对教会在婚姻范围内性生活的传统立场持有异议,只而那些持不同看法的人则会选择不加入教会。 在南布朗克斯,同居一直是常态,教会的外展活动经常出现关于同居的自由派观点。

教会最新的牧师乔丹·罗伯茨(Jordan Roberts)在紧密结合的会众中长大。 他说:“我会说,积极参与教会生活的年轻人同居要么为零,要么保持非常沉默。” 然而,对与他一起在教会长大却离开教会的同龄人来说,同居是相当普遍的,尤其是在涉及育儿时。

杰伊·斯洛库姆(Jay Slocum) 在过去20 年里一直在圣公会和英国圣公会担任牧师,最近是在匹兹堡约拿的呼召圣公会,但也曾在北弗吉尼亚牧会。 在少年人和青年人中,他观察到大多数新基督徒和“文化”基督徒——他指那些在教会长大,但很少参加聚会的人——认为同居是可以接受的。

根据他的经验,即使他认为是“有承诺”的基督徒,也可能有三分之一是同居的。 斯洛库姆说:“这些信徒中许多人对同居有很强烈的罪恶感,但可能被住在一起的实际利益所引诱而妥协,尤其是在城市环境中或在基层工作时,经济因素是一个肯定的原因。”

无论是更富有,或是更贫穷

实际的考量、方便和经济因素往往是支持同居的理由。 在塞威克利的牧师亨利采访了八对婚前伴侣,作为他教牧学博士学位研究的一部分,其中三对是同居的。 当他问他们为什么这一代的年轻人选择同居时,“方便”一词被使用了七次。 可是,财务是普遍得多的理由,被提到两倍之多。

教会必须敏感地了解到,经济和实际压力可以使同居伴侣很困难在结婚前分开住。 当我做教会长老时,我的教会遇到了一个情况,一对悔改的同居伴侣不仅贫穷,而且一起抚养孩子。 虽然他们愿意结婚,但他们在婚前辅导和婚礼完成之前,看不到如何能够分开生活。

这种压力并不仅限于年轻夫妇。 多兹指出,许多丧偶老人都希望结婚,但担心“结婚会影响他们的政府福利”。 他们认为同居是他们不独处的唯一选择。

杰克·罗伯茨(Jack Roberts)也是布朗克斯信仰之家的牧师,目睹了设计不善的社会政策和高昂的生活费用对希望结婚的年长信徒所构成的威胁。 一位新参加聚会的人有兴趣加入教会,但她已经和一个男人一起生活了15年,甚至帮助抚养他的孙儿孙女。

罗伯茨说:“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已经结婚。” 教会告诉他们,他们需要合法结婚才能加入教会。 她愿意,但她的伴侣不愿意。 “他们都在领社会保障的残疾金。如果他们告诉社会保障局他们现在结婚了,他担心他们的残疾金会减少。 因此,他们没有结婚。她没有成为教会的会员,反而停止来教会。 ”

可以肯定的是,实际的压力也可能会迫使伴侣们无法住在一起,而不是相反。 亨利的一些受访者提到他们不想放弃独立生活,便利和财务诱因也可能导致他们继续分开居住。 家人的不赞成也很重要。

但对于信徒来说,教义和承诺似乎占据中心位置。 正如亨利的一位受访者在谈到当今不同居的年轻人时所说:“我认为他们等待到结婚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他们的信仰和相信这是正确的做法。”

婚前问题

当同居伴侣寻求婚前辅导或想为婚礼预订教堂时,教会应该采取什么方法? 对于许多牧师来说,这是一个两难的情况,因为实际上严格来说,福音派信徒中的大多数同居者,甚至不再是“婚前”状态。

在进行这项调查时,在曾经同居的福音派信徒中,只有47%的首次同居导致结婚。 当时正在同居的福音派信徒中,只有14%的人订婚,另有21%的人在开始住在一起时有明确的结婚计划。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

在我采访的12位牧师中,只有4位愿意为婚前没有分开住的同居伴侣进行婚前辅导和主持婚礼。

亨利的教会虽然愿意为非教会成员主持婚礼,但如果同居伴侣在牧师的辅导和指示后,还不在结婚前分开住并停止性生活,就不会为他们主持婚礼。

他们明确说明关于同居的立场。 亨利说:“我们在婚前辅导流程开始时就提出这个问题,所以除非他们撒谎(这曾经发生),否则我们知道谁住在一起。” 在必要时拒绝婚姻服务对他没有问题,即使这意味着有些人选择离开他的教会,或不让他主持婚礼。

他说:“我将‘离开,联合,一体’的观点作为一种准则和上帝最好的安排呈现出来。 这意味着,如果他们住在一起,就要搬出去,直到结婚;如果他们开始睡在一起,也要停止,直到结婚。 ”

德夫林的匹兹堡地区教会也坚持那些同居的人必须分开,停止性生活,直到他们结婚。 他主动提出帮助这对伴侣管理他们的临时分居,并常鼓励他们“大大加快婚礼日期”。

斯洛库姆回忆说,他参与的一家教会制定了婚前课程和婚前契约,伴侣双方同意要么分开房间住并且不发生性关系,要么搬到不同的地方住。

他说:“这样做的好处是,我们把一些伴侣集中起来经历一个门徒训练流程,在那里我直接教他们一种模式,包括:贞洁,然后结婚,然后买房子,然后生孩子,同时借着从事的职业爱社区。 我们教会的平均年龄一直在下降, 因为情侣们不断结婚生子! ”

Image: 图片:麦特·钦沃斯(Matt Chinworth)的插图

我采访过的其他牧师在牧养伴侣们并谈论同居问题时,并不要求他们停止同居。

例如,赫布斯特(Herbster)看到,尽管情侣双方普遍倾向于在承诺结婚前,以一起生活来“测试”他们的关系,可是没有研究表明婚前同居可以降低离婚的风险。 他告诉他们,有很多“世俗的研究” 例如,全国家庭成长调查数据显示,在接受采访的福音派信徒中,首次同居后的婚姻有45%已经破裂。 在首次结婚而从未同居过的福音派信徒中,79%的婚姻仍然完整。

他告诉我:“如果我决定辅导这婚姻,我会试图与这对情侣建立关系,引导他们走向婚姻的最佳道路,并希望用祈祷的心态与他们一起努力,为他们的共同生活拥抱一种合乎《圣经》的愿景。”

要求同居的会友在结婚前必须分开的教会,应考虑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带来的经济困难,特别是如果涉及儿童,或老年人将因合法结婚而失去需要的收入。 这可能意味着加快婚礼日期或帮助其中一个伴侣提供临时居所。

在需要的情况下,一些福音派牧师甚至建议提供教堂婚礼和誓言,但放弃法律上的结婚证。 我确信,将来许多福音派教会将开始认真看待教会的婚礼和婚礼誓言,就算没有预期去领政府的结婚证,也依然是有庄严的具有约束力的。

牧师也可以主动处理这些困境。 首先,教会不能理所当然地认为参加崇拜的人——无论年轻还是年老——都知道并理解《圣经》中关于婚外性行为的教导。 基督徒经常抓住一些迷思,用以支持同居是正当的,例如认为一对情侣需要“实习”生活在一起才能成功。

教会需要装备和训练信徒,除了教导基督教教义外,还要传递现实生活的经验和实际的智慧。 这个信息可以看来很简单,例如:从道德和神学上看,这就是上帝关于同居和婚外性行为的教导;这就是证据,表明祂的方式确实是得到幸福、稳定、充满活力的婚姻的最佳途径。

我采访过的牧师有许多这样做。他们讲道时顺着《圣经》的书卷,就算有文化上的困难,也不避开有关性方面的教导。 另外有人利用主题讲道、主日学课程、青年团契或作为客座讲员的机会宣讲这样的信息。

第二,我们彼此对待时需要谦卑和正直。 参加教会聚会的人中,同居或有婚前性行为的人,比我们意识到或愿意承认的要多得多。 也许这是该诚实承认的时候了,帮助年轻的信徒从我们的失败中吸取教训。

年轻一代并不比父母或祖父母的一代更有罪:他们只是面对着不同的自我满足和自我辩解的机会和压力。 我们应该用横向的(即平等的——译者注)心态对待有关性的门徒训练——带着鼓励和同理心与弟兄姐妹并肩而行,作为罪人去帮助其他罪人去爱和服事主。

第三,正如数据和我采访的牧师们所表明的,经常参加实体教会崇拜和团契的信徒比在这些方面马马虎虎的信徒情况要好得多。 如果器官被切断了人体血液供应,养分是无法到达那里的。 同样,当基督徒在上帝的恩典中选择深深地致力于他们的信仰,他们更有可能“听到。。。和遵行”上帝的真道(路11:28)。

大多数牧师和教会领袖已经鼓励信徒要每天活出基督教信仰和每周参加教会聚会,但也有许多其他领袖却忽略跟进那些变成偶尔参与的会友。 应对同居与应对其他罪的引诱一样,基督教信仰的基本操练是成长所必需的。

第四,计划结婚的情侣往往为大型婚礼存钱而同居。我在自己的大家族里就见过这样。 这是把优先放在婚礼庆典,而不是在婚姻的神圣和对上帝的顺服。 其实并没有理由能阻止两个人先结婚然后才搬在一起,然后再为以后一个更大的婚姻庆祝存钱。

在同性婚姻和性别认同成为分裂信徒的主要性问题的时代,同居似乎是福音派牧师可以淡化、甚或忽视的。在我采访的牧师中,至少有一位那样暗示。

然而,我们的上帝不仅是仁慈、长期忍耐、富有怜悯的,祂也是一位公义和圣洁的上帝,祂的话语是完美的。 当我们把自认为是“较轻的罪”放在一边时,我们在不敬畏祂。

而对那些经历性别困惑或同性吸引的人来说,在讲台上忽视某些性方面的罪或诱惑看起来并不是明智或善良,而是虚伪。 如果我们忽视一个,我们没有理由谴责另一个。 如果我们呼吁一个人要圣洁,我们必须呼吁另一个人也要圣洁。 真正的怜悯与同情是根据真理,而不是根据谎言。

在那些对《圣经》有关性和婚姻的教导持同样了解的人当中,对于如何处理教会里信徒的同居,还是可能有出于诚意的不同看法。 但是我们必须应对这个问题。 出于怜悯和智慧,我们可以教导和应用上帝的真理,即无论一男一女是否生活在一起,只有婚姻才是男女性结合的合法理由。

大卫·艾尔斯(David J。 Ayers)是格罗夫城市学院(Grove City College)的社会学教授。 他是即将出版的《超越革命:性与未婚的福音派信徒》(Beyond the Revolution: Sex and the Single Evangelical)(Lexham Press,2021)和《基督教婚姻:一个全面的介绍》(Christian Marriage: A Comprehensive Introduction(2019)的作者。

翻译:元鹏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