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一年的美国新冠疫情中,一些起关键作用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因其适时的专业知识而进入全国人的视野。 美国人向他们寻求信息、洞见,甚至某种程度上的牧养关怀。 这其中就包括兼具医生—遗传学家身份的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以下简称“柯”),他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院长和BioLogos的创始人。

《今日基督教》杂志总裁兼主编提摩太·达尔林普尔(Timothy Dalrymple,以下简称“达”)和《今日基督教》杂志的执行编辑泰德·奥尔森(Ted Olsen,以下简称“奥”)最近与柯林斯讨论了德尔塔变体(Delta variant)、福音派教徒对疫苗的犹疑,以及基督徒应如何与仍受病毒折磨的社区站在一起。

达:我知道现在的一项努力是要让更多人在7月4日之前接种疫苗,这也是这次访谈的原因。 但首先请给我们讲一下德尔塔变体。

柯:让印度这个国家遭受灭顶之灾的这种德尔塔变体,正在导致各种可怕的悲剧。 它现在还蔓延到了英国,这让他们在怀疑是否能够真正开放——他们之前计划这样做——因为这种病毒的传播速度如此之快。

它的传染性比之前的记录保持者——也就是我们称之为阿尔法变体的那个——高出约50%。 德尔塔变体的感染力要强得多。 不幸的是,这种病毒现在已经来到了美国。在过去的几周里,从受感染者身上分离出来的病毒中约有6%是这种德尔塔变体。 就是因为它的传播能力,它现在可能会发展得非常快。

它似乎也非常善于在年轻人中传播,而这些人往往还没来得及接种疫苗,因为他们认为这对自己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个威胁。 而这当然会成为一种威胁。

达:所以我所听到的是,德尔塔变体更具传播性,也许更有可能导致住院,然而疫苗似乎对它有效。

柯:这(疫苗有效——译者注)是个好消息。 如果你接种了两剂疫苗——不仅仅是一剂,而是两剂——辉瑞或摩德纳疫苗,你就能得到大约90%的保护,不会因德尔塔变体而生病。 而这正是你真的不想放弃的东西。

我知道仍有约9000万人尚未卷起袖子打第一针,许多人仍在犹豫不决,“这真的安全吗? 这真的是我想为自己做的事情吗?”下面还有一个非常好的理由,可以让我们放下顾虑。

看一下这些数据, 里面有很多信息。 如果你有兴趣找到一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去那个叫做 getvaccineanswers.org 的网站。 然后做出决定,因为不这样做。就有可能会毁掉我们将生活恢复接近正常状况的计划。 如果在我们某些社区里疫苗接种水平仍然相当低,德尔塔变体就有可能会引起新一轮的爆发。而如果我们现在能迅速采取行动,把疫苗注射上,这是可以预防的。

达:我每天都会查看约翰斯·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学的疫情动态表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上面每个州都是蓝色的,这表明感染率仍在下降。 现在我看到有几个州又开始显示粉红色或红色。 你是否开始看到有几个地方对疫情的遏制有些不起作用?

柯:我认为这是很不幸的情况。 有一段时间,我们可以看到所有50个州的感染率都在下降。在经受了过去失的一年半之后,看到这一点实在太让人兴奋了。 仅仅就在1月份,那里每天还有数十万个新病例、数千人死亡。

与那时相比,我们的疫情已经大大和缓,病例和死亡人数都下降了90%,但这并不保证这种好转会持续下去。 正如你所说的,当你开始看到一些地方趋势发生逆转时,这就是一个警讯,我们并未完全处于应达到的位置。

但是,既然我们已经有了这些疫苗,从最初的大规模试验开始,也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那么我们是可以实现对疫情的控制的。 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在实际应用中它们是多么有效、多么安全。对于那些还没有发现他们可以充分利用疫苗好处的人来说,这将是一个再次做考虑的好时机。

让我说说我们必须考虑的另一件事,那就是那些无法接种疫苗的人。 这些将是12岁以下的孩子。 还有那些患有癌症的人,他们正在接受化疗。 他们可以进行注射,但可能不会有效果。 他们不会有一个能对其作出反应的免疫系统。

达:对。

柯:或者是我的接受了肾脏移植的朋友,因为他必须接受抑制治疗,所以对疫苗没有反应。 这些人指望我们其他人能够发展出足够的社区免疫力,使这种病毒不会继续下去,不会威胁到他们。 所以,是的,这是一个那种 “爱你的邻里”的时刻。 这不仅仅是关于你的自我保护。 这也是为了帮助你周围的人——似乎这就是我们基督徒一直被呼召去做的事,并且我们一直能够回应这一挑战。 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来做这件事。

达:明显的,我们一直在关注福音派基督徒对疫苗的疑虑。 你有数据表明这种犹疑的情况是否在减少吗? 我们是否取得了新的进展? 我很难找到这方面的任何最新数据。

柯:我看了一下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和其他机构发布的各种民意调查, 并不怎么令人鼓舞。 是的,因为我是一个福音派基督徒,这确实让我感到困扰,这(即福音派——译者注)似乎是一个对疫苗的怀疑特别强烈的群体。 这是有多方面原因,人们有很多问题,尽管对于其中很多都已有非常好的答案。

但出于某种原因,在许多教会中,仍然有这样一种感觉:既然我们在这里对神有信心,那么我们就不需要伸手来利用这些疫苗,因为根据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听到的一些消息,这些疫苗可能有问题。

首先,社交媒体上有各种各样的消息。 请不要太关注那些, 要去看看真正的数据 —— getvaccineanswers.org 是一个好的去处。 其次,如果你一直在祷告保护自己和家人免受新冠的伤害,现在有了这些疫苗,而且安全有效,在我看来,这似乎就是对祷告的回应。 作为研发过程的参与者,对我来说,感觉似乎就是这样的。 也许可以把它看作是神给你的礼物——但前提你必须要拆开这个礼物。

这意味着卷起袖子,接受疫苗接种。

奥:对那些接受了两剂疫苗注射,并一直戴口罩的人,我很好奇他们可以做些什么。 在不知道谁可能没有接种疫苗的情况下,他们怎么能进一步表现出对邻里的爱? 我已经做了被要求去做的事,我接种了疫苗,但现在我想,“有这个德尔塔变体的威胁,我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 不一定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社区。

柯:这是个好问题。 我确实认为,现在是我们这些已经有机会接受免疫接种的人——我就是其中之一——去和那些仍然对于疫苗接种犹豫不决的人进行沟通的时候了。

去谷歌输入“We can do this”(“我们可以做到”),它会带你到一个网站,该网站列有数百个组织、数百个教会,全国福音派教徒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你会看到他们就在那里联合起来,在那个空间里试图为那些仍犹豫不决的人提供鼓励。 个人可以成为传达信息的使者。 只要进到“We can do this”的相关网页,它们就会给你发送一长列信息链接,你可以用它们来回答别人的问题。

这是因为有时人们的想法真的是这样形成的——不是因为他们听到像我这样的政府人员说该这样做, 而是因为某个邻居有这方面的信息,或他们的医生、他们的牧师,或他们的神职人员。 所有这些都是他们信赖的声音。 顺便说一下,90%的医生都接受了免疫接种,这说明了他们对疫苗的重要性有怎样的看法。 如果你想成为那些值得信赖的声音之一,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做,那么 We can do this 网站就是这样一个给你指导的地方。

达: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个网站。 在国际方面,你是否担心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可能成为下一个印度?

柯:我真的很担心。 我一直担心,因为卫生保健服务上的局限,非洲处于一个脆弱的位置;直到现在,人们获得疫苗的渠道还是非常有限;当然还有这些传染性更强的变体的出现。 到目前为止,非洲还没有受到太大冲击,但没有理由在未来不会受到冲击。

因此,作为地球上的公民和关心我们兄弟姐妹的人,无论他们在哪个国家,我们都应该尽一切努力,尝试帮助确保疫苗真正尽快变得容易获得。

作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负责人,我最关心的事情之一——我们也有一个全球健康使命——就是尝试着从长远来看,我们可以做什么来使疫苗生产能力得到更广泛的分布。 为什么我们不在埃塞俄比亚、塞内加尔、南非进行疫苗生产,而只是依赖世界上的几个地方? 我们需要从长远角度解决这个问题。

奥:最后一个问题。 除了祈祷之外,美国的基督徒是否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海外的人们? 我们如何能够帮助在一线的组织?

柯:当然,对于那些长期致力于支持非洲卫生保健的组织来说,现在是确保他们拥有所需资源的关键时刻。 因为这将不仅仅是疫苗剂量的问题。 这将是关于在那里的工作人员,和怎样在难以到达的地方提供疫苗。 我想,人们大多有自己的最喜爱的组织,无论是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还是其他什么。 这是一个需要加倍慷慨的时刻,而基督徒在这方面相当擅长。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christiansand thevaccine.comgetvaccineanswers.org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