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一年的美國新冠疫情中,一些起關鍵作用的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因其適時的專業知識而進入全國人的視野。美國人向他們尋求信息、洞見,甚至某種程度上的牧養關懷。這其中就包括兼具醫生—遺傳學家身份的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以下簡稱“柯”),他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院長和BioLogos的創始人。

《今日基督教》雜誌總裁兼主編提摩太·達爾林普爾(Timothy Dalrymple,以下簡稱“達”)和《今日基督教》雜誌的執行編輯泰德·奧爾森(Ted Olsen,以下簡稱“奧”)最近與柯林斯討論了德爾塔變體(Delta variant)、福音派教徒對疫苗的猶疑,以及基督徒應如何與仍受病毒折磨的社區站在一起。

達:我知道現在的一項努力是要讓更多人在7月4日之前接種疫苗,這也是這次訪談的原因。但首先請給我們講一下德爾塔變體。

柯:讓印度這個國家遭受滅頂之災的這種德爾塔變體,正在導致各種可怕的悲劇。它現在還蔓延到了英國,這讓他們在懷疑是否能夠真正開放——他們之前計劃這樣做——因為這種病毒的傳播速度如此之快。

它的傳染性比之前的記錄保持者——也就是我們稱之為阿爾法變體的那個——高出約50%。德爾塔變體的感染力要強得多。不幸的是,這種病毒現在已經來到了美國。在過去的幾周里,從受感染者身上分離出來的病毒中約有6%是這種德爾塔變體。就是因為它的傳播能力,它現在可能會發展得非常快。

它似乎也非常善於在年輕人中傳播,而這些人往往還沒來得及接種疫苗,因為他們認為這對自己來說也許並不是一個威脅。而這當然會成為一種威脅。

達:所以我所聽到的是,德爾塔變體更具傳播性,也許更有可能導致住院,然而疫苗似乎對它有效。

柯:這(疫苗有效——譯者註)是個好消息。如果你接種了兩劑疫苗——不僅僅是一劑,而是兩劑——輝瑞或摩德納疫苗,你就能得到大約90%的保護,不會因德爾塔變體而生病。而這正是你真的不想放棄的東西。

我知道仍有約9000萬人尚未捲起袖子打第一針,許多人仍在猶豫不決,“這真的安全嗎?這真的是我想為自己做的事情嗎?”下面還有一個非常好的理由,可以讓我們放下顧慮。

看一下這些數據,裡面有很多信息。如果你有興趣找到一些問題的答案,可以去那個叫做getvaccineanswers.org的網站。然後做出決定,因為不這樣做。就有可能會毀掉我們將生活恢復接近正常狀況的計劃。如果在我們某些社區裡疫苗接種水平仍然相當低,德爾塔變體就有可能會引起新一輪的爆發。而如果我們現在能迅速採取行動,把疫苗注射上,這是可以預防的。

達:我每天都會查看約翰斯·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大學的疫情動態錶盤。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那上面每個州都是藍色的,這表明感染率仍在下降。現在我看到有幾個州又開始顯示粉紅色或紅色。你是否開始看到有幾個地方對疫情的遏制有些不起作用?

柯:我認為這是很不幸的情況。有一段時間,我們可以看到所有50個州的感染率都在下降。在經受了過去失的一年半之後,看到這一點實在太讓人興奮了。僅僅就在1月份,那裡每天還有數十萬個新病例、數千人死亡。

與那時相比,我們的疫情已經大大和緩,病例和死亡人數都下降了90%,但這並不保證這種好轉會持續下去。正如你所說的,當你開始看到一些地方趨勢發生逆轉時,這就是一個警訊,我們並未完全處於應達到的位置。

但是,既然我們已經有了這些疫苗,從最初的大規模試驗開始,也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那麼我們是可以實現對疫情的控制的。我們已經能夠看到,在實際應用中它們是多麼有效、多麼安全。對於那些還沒有發現他們可以充分利用疫苗好處的人來說,這將是一個再次做考慮的好時機。

讓我說說我們必須考慮的另一件事,那就是那些無法接種疫苗的人。這些將是12歲以下的孩子。還有那些患有癌症的人,他們正在接受化療。他們可以進行注射,但可能不會有效果。他們不會有一個能對其作出反應的免疫系統。

達:對。

柯:或者是我的接受了腎臟移植的朋友,因為他必須接受抑制治療,所以對疫苗沒有反應。這些人指望我們其他人能夠發展出足夠的社區免疫力,使這種病毒不會繼續下去,不會威脅到他們。所以,是的,這是一個那種“愛你的鄰里”的時刻。這不僅僅是關於你的自我保護。這也是為了幫助你周圍的人——似乎這就是我們基督徒一直被呼召去做的事,並且我們一直能夠回應這一挑戰。這將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來做這件事。

達:明顯的,我們一直在關注福音派基督徒對疫苗的疑慮。你有數據表明這種猶疑的情況是否在減少嗎?我們是否取得了新的進展?我很難找到這方面的任何最新數據。

柯:我看了一下凱撒家庭基金會(Kaiser Family Foundation)和其他機構發布的各種民意調查,並不怎麼令人鼓舞。是的,因為我是一個福音派基督徒,這確實讓我感到困擾,這(即福音派——譯者註)似乎是一個對疫苗的懷疑特別強烈的群體。這是有多方面原因,人們有很多問題,儘管對於其中很多都已有非常好的答案。

但出於某種原因,在許多教會中,仍然有這樣一種感覺:既然我們在這裡對神有信心,那麼我們就不需要伸手來利用這些疫苗,因為根據我們在社交媒體上聽到的一些消息,這些疫苗可能有問題。

首先,社交媒體上有各種各樣的消息。請不要太關注那些,要去看看真正的數據—— getvaccineanswers.org是一個好的去處。其次,如果你一直在禱告保護自己和家人免受新冠的傷害,現在有了這些疫苗,而且安全有效,在我看來,這似乎就是對禱告的回應。作為研發過程的參與者,對我來說,感覺似乎就是這樣的。也許可以把它看作是神給你的禮物——但前提你必須要拆開這個禮物。

這意味著捲起袖子,接受疫苗接種。

奧:對那些接受了兩劑疫苗注射,並一直戴口罩的人,我很好奇他們可以做些什麼。在不知道誰可能沒有接種疫苗的情況下,他們怎麼能進一步表現出對鄰里的愛?我已經做了被要求去做的事,我接種了疫苗,但現在我想,“有這個德爾塔變體的威脅,我不知道我應該做什麼。”不一定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社區。

柯:這是個好問題。我確實認為,現在是我們這些已經有機會接受免疫接種的人——我就是其中之一——去和那些仍然對於疫苗接種猶豫不決的人進行溝通的時候了。

去谷歌輸入“We can do this”(“我們可以做到”),它會帶你到一個網站,該網站列有數百個組織、數百個教會,全國福音派教徒協會(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你會看到他們就在那里聯合起來,在那個空間裡試圖為那些仍猶豫不決的人提供鼓勵。個人可以成為傳達信息的使者。只要進到“We can do this”的相關網頁,它們就會給你發送一長列信息鏈接,你可以用它們來回答別人的問題。

這是因為有時人們的想法真的是這樣形成的——不是因為他們聽到像我這樣的政府人員說該這樣做,而是因為某個鄰居有這方面的信息,或他們的醫生、他們的牧師,或他們的神職人員。所有這些都是他們信賴的聲音。順便說一下,90%的醫生都接受了免疫接種,這說明了他們對疫苗的重要性有怎樣的看法。如果你想成為那些值得信賴的聲音之一,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做,那麼We can do this網站就是這樣一個給你指導的地方。

達:謝謝您告訴我們這個網站。在國際方面,你是否擔心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可能成為下一個印度?

柯:我真的很擔心。我一直擔心,因為衛生保健服務上的局限,非洲處於一個脆弱的位置;直到現在,人們獲得疫苗的渠道還是非常有限;當然還有這些傳染性更強的變體的出現。到目前為止,非洲還沒有受到太大衝擊,但沒有理由在未來不會受到衝擊。

因此,作為地球上的公民和關心我們兄弟姐妹的人,無論他們在哪個國家,我們都應該盡一切努力,嘗試幫助確保疫苗真正盡快變得容易獲得。

作為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負責人,我最關心的事情之一——我們也有一個全球健康使命——就是嘗試著從長遠來看,我們可以做什麼來使疫苗生產能力得到更廣泛的分佈。為什麼我們不在埃塞俄比亞、塞內加爾、南非進行疫苗生產,而只是依賴世界上的幾個地方?我們需要從長遠角度解決這個問題。

奧:最後一個問題。除了祈禱之外,美國的基督徒是否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海外的人們?我們如何能夠幫助在一線的組織?

柯:當然,對於那些長期致力於支持非洲衛生保健的組織來說,現在是確保他們擁有所需資源的關鍵時刻。因為這將不僅僅是疫苗劑量的問題。這將是關於在那裡的工作人員,和怎樣在難以到達的地方提供疫苗。我想,人們大多有自己的最喜愛的組織,無論是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還是其他什麼。這是一個需要加倍慷慨的時刻,而基督徒在這方面相當擅長。

欲了解更多信息,請訪問christiansand thevaccine.comgetvaccineanswers.org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