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安德里亚·乌西尼(Andrea Ucini)插图

希瑟·富尔克(Heather Fulk)的丈夫乔恩(Jon)去年5月被基督教金融大亨戴夫·拉姆齐(Dave Ramsey )的公司解雇之前,她不记得是否听说过拉姆齐的无八卦政策。

但是“拉姆齐解决方案公司”(Ramsey Solutions)内部的人,以及数百万遵循他关于领导力的教导的人,都知道他对队伍中的消极情绪几乎不能容忍。拉姆齐 将八卦定义为 “与那些不能帮助解决问题的人讨论任何负面的东西”。这意味着批评必须直接告诉领导;向同事抱怨是“不忠”。

在拉姆齐工作的人可能有抱怨——从批评每周会议的客座讲员这样的小事,到更大的担忧,比如关于他们自己在公司中的地位——但他们必须小心,不要与可能举报他们的同事分享。

一位今年离职,但因害怕遭到报复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前雇员说:“在建立新关系时要有一点谨慎,找出谁是安全的人。”

对一些人来说,沉默延伸到了公司之外。另一个人说:“他们觉得跟配偶说话,或者和朋友说话,那也是八卦。”

他们知道不要做希瑟·富尔克所做的事。在去年疫情初期,她在个人Facebook网页上分享说,她对“乔恩的公司”重新开放办公室感到担忧。一位同事向拉姆齐解决方案公司报告了这个仅三句话的帖子。不到一个月,富尔克的丈夫被解雇了。

根据录音,在离职面谈中,拉姆齐的人力资源主任证实,她的社交媒体帖子是他们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她的丈夫说:“我们显然对八卦的定义有不同见解。”

在他被解雇后,她收到了一封停止令信函,所以她一直对Facebook的朋友保持模糊的讲法,说如果他们想知道为什么她的丈夫不再在拉姆齐了,他们可以给她发短讯。

当教会一位女性领导人就所发生的事情与她联系时,她仍在为所发生的感到内疚。富尔克以为她会提供支持,两人在她家的门廊见面。根据富尔克的说法,相反地,这位领导人质疑她最近的帖子,说:“感觉就像你只是想说流言。”

基督徒听从《圣经》对八卦、秘密和谎言的警告是正确的。然而,美国教会也出现了另一种模式,即领导人引用这种教导来压制和诋毁受害者和揭发人(whistleblowers)。

在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的机构中,最早在内部对创始人在国外的行为表示担忧的团队成员之一,因“散布谣言”而 遭到处罚 。在柳溪社区教会(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指控创始人 比尔·海贝尔斯(Bill Hybels)性行为不端的妇女们,被说成是在发起一场运动,以“虚假指控”推翻教会。

在《抵制八卦》一书出版后的十来年里,马修·米切尔(Matthew Mitchell)牧师也注意到了这种模式。两年前,米切尔在一篇 博文 中说,他担心有控制欲的领导人会利用他的书来打压教会内部的批评者。

米切尔告诉CT,随着#MeToo和#ChurchToo运动将受害者的观点带到了最前沿,他有更多的机会考量,“当你受到当权者不当对待,然后又承受被指为八卦的额外压力时,直言不讳是多么困难。”直觉地诋毁那些提出顾虑的人,可能是滥权文化的危险讯号。

但米切尔和其他专家同意,答案不是要教会停止教导八卦的危险,而是要从正确地理解八卦开始。

威廉·范德布洛门(William Vanderbloemen)的顾问公司服务基督教机构,帮助它们有关招募与工场文化。他说越来越多客户在员工手册里加入无八卦条款,尤其是因为社交媒体让人们能够更广泛地传播可能具有破坏性的资讯。为了执行这些规则,有关什么算作八卦,他们从一开始就必须思考一些主观的边界或为这术语建立一些范围。

从前在休斯顿作牧师的范德布洛门说:“仅仅 称它为一个'祈祷的需要' 并不能阻止它成为流言,因为这就是流言的伪装。 ”

八卦和马太福音18章

《圣经》没有给我们一个单一的定义,而是用多个词句来谈论我们所说的八卦。根据“箴言31章事工”的讲员,《保持关闭》一书的作者凯伦·埃曼(Karen Ehman)的说法,在《旧约》中,这些术语通常是指一个人——一个讲坏话者或秘密交易者——而不是一个行动。她说,《新约》中关于八卦的术语是“世俗的虚谈”(提前6:20)和“谗言”(林后12:20)。

埃曼说:“我们的概念是'在别人背后说话'就是流言。但这也许是、也许不是。 ”她花了五年时间研究《圣经》对讲话的指导,以遏制自己陷入因讲话而引起麻烦的习惯。 “如果事情是真的,而且我没有以诽谤或恶意的方式说,那就不是真正的流言。那只是在他们不在房间时说到他们。 ”

对基督徒来说,八卦与其说是言语的一种分类,不如说是说话的一种动机。有时,八卦是出自我们的自私和虚假的崇拜:我们希望得到关注,并被视为知情人士。有时,这是出自没有爱心的动机,希望歪曲他人或泄露会损害他人声誉的秘密。

称任何负面或敏感资讯为“八卦”却是没有抓到重点。

米切尔说:“有时候,当事人不在场,而我们必须告诉别人一些有关他不好的事情,而这些事我们知道是真实的,为的是警告大家有可能因那人而受到同样的伤害。 ”他引用提摩太后书4章讲到铜匠亚历山大所造成的伤害。保罗说:“你也要防备他,因为他极力敌挡了我们的话”(15节)。

作为提高透明度、信任和问责制举措的一部分,基督教机构正在更仔细地思考,它们有否为那些要正确地直言不讳的人提供了途径,让他们说出真相,指出罪恶,和保护他人免受伤害。

据“最佳基督教工作场所协会”执行长艾尔·洛珀斯(Al Lopus)的说法,在某些方面,COVID-19期间的远端工作迫使基督教雇主更清楚地沟通,建立更多的信任。

基督教教会、机构和公司希望创造一种积极的工作场所文化,让员工展示圣灵的果子,但这并不意味着完全避免消极情绪。

有关开放交流可以使组织更有创作能力,洛珀斯说:“我们鼓励我们事工的合作伙伴创造一种环境,让人们可以自由地表达他们的意见。当在问题和想法上意见不一时,可以产生健康的冲突。 ”

根据马太福音18章的教导,在讨论别人罪的行为前,应直接先对当事人讲。而基督徒经常因为没有做到这个而被贴上“八卦者”的标签。

桑德拉·格拉恩(Sandra Glahn)曾经帮助过一个教会关怀很多提出被教会执事性侵或性骚扰的妇女。她说:“我花很多时间思想所谓八卦指控。当我们考虑到权力差异的因素时,一个更直接适用的指导是《提摩太前书》,在那里使徒告诉他的门生:'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提前5:19–20)”

在处理教会中领导人的性侵指控时应有其他人在场,而不是让受害者与被指控的性侵者一对一会面。

格拉恩说:“那两三个人在面对这事件之前必须有一个会谈,这会谈不是八卦。那两三个人可能还需要咨询属灵的顾问,这进一步拓宽了参与的人。那聚会也不是八卦。 ”

这种谈话不仅应被允许,而且应是一种问责形式。

马萨诸塞州一位牧师斯蒂芬·维特默(Stephen Witmer)曾写过关于教会中八卦现象的文章,他说:“特别是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看到有权势的人能够伤害他人——有时多年如此——并能够逃脱惩罚,部分原因是受害者是孤立的,彼此不知情,部分原因是该组织保护其领导人免受适当的批评。 ”

把谁带进圈子里是重要的决定。无论是提出重大顾虑,还是只是小批评,基督徒都应该寻找一个不是只能听他们发泄的人。

维特默说:“当我们与第三方谈论我们察觉到某人的问题时,我们应该考虑第三方是参与者,而不是被动的接受者,因此,要仔细选择他们。也许他们会帮助思考当我们去找那人时该说什么。也许他们会和我们一起去和那人说话。他们不应该只是听我们发泄的人。 ”

对于那些因恐惧而保持沉默、反复思想和担心并责怪自己,以至于他们处于属灵所系末端的受害者来说,那一小群值得信赖的听众可以成为一条生命线。这样做也可以揭示有关性侵模式的证据,使之令人心碎却又令人欣慰地意识到——尽管他们在沉默时感到的孤立——他们并不孤单。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

梅丽莎·霍根(Melissa Hogan)是与CT进行了交谈的十几位前“拉姆齐解决方案公司”员工、配偶之一。她说:“当他们称之为八卦时,当他们不允许处理和解压时,任何人都没有机会了解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你需要这个。你需要你周围的人。 ”

换句话说,不只是老板或人力资源部能够很好地处理你的顾虑;你旁边的人也可以听,或说“我也是(Me too)。 ”

霍根的前夫克里斯·霍根(Chris Hogan)是拉姆齐解决方案公司的顶层人物之一。当这对夫妇因他的婚外情而出现婚姻问题时,公司监督了一个“恢复过程”。戴夫·拉姆齐在2019年告诉他的员工,梅丽莎·霍根来找他,愤怒地“指控克里斯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然后,在拉姆齐所形容的这个“糟糕的离婚”过程中,公司站在了克里斯一边。因为“行动和行为”不符合“拉姆齐解决方案的核心价值观”,克里斯·霍根 在三月份离开了公司,。

梅丽莎·霍根在五年前通过公司的妻子俱乐部与一群女性建立了联系,她说:“这完全是上帝的作为”。离婚时,霍根觉得由于拉姆齐的禁言令,她无法向她们敞开心扉。现在,她们是她的后援系统——在Voxer应用程式上交换短讯,一起研究精神上的虐待, 提高人们对此的意识,以希望其他人也能够逃离受人操纵的环境。

《有些事情不对:解码施虐的隐藏策略——并把自己从它的控制力中解脱出来》一书的作者韦德·马伦(Wade Mullen)描述到,当有人告诉别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并意识到他们不是唯一的一个时,所会引起的集体行动,会使充满滥权、恶毒氛围的组织感到害怕。

他说:“在对曝光回应时,领导人所用的一种报复形式,是歪曲讲真话者的道德伦理和把事情说出来的理由,将他们塑造成只是散布谣言的苦涩和报复性人物。我看到有些时候,宗教领袖将性侵的披露归因于撒旦破坏上帝工作的努力。他们把披露贴上八卦的标签,然后辩说流言和说流言者被魔鬼自己用来攻击教会或事工。 ”

“最佳基督教工作场所”的洛珀斯说,在基督教环境中工作“应是人们能够把全身放在工作上的地方”。因此,员工可以与他们共事的人建立更深入的联系,并对领导层有更高的期望。

即使是工作场所管理不善的情况也会导致属灵方面的后果,使人们责怪自己,或者开始对基督教领袖不满,认为他们没有耶稣的心肠。

“以真理、爱和正义的心态说话”

有些基督教资源旨在帮助牧师保护自己和他们的教会免受流言或诽谤。范德布洛门说,在充斥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和淫秽故事常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时代,这些问题正在成为更大的威胁。他说:“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广播网络...这可能是一种新添的细节,因为八卦是一个古老的现象。”

虽然《圣经》可以指导人在教会面前指出领袖的罪过,但当时却没有办法在他们社区以外的人群面前这样做。 (同时,当时的领导人也没有当今受欢迎的牧师、作家和机构领导在全球的影响力。)

他说:“我知道有一些非常糟糕的案例,'这些人没有直言不讳是因为他们认为会失去工作,而事实证明,那家伙已经是好多年的性侵者。'我知道有这样的故事,所以我不想淡化这些故事。但我也知道,流言的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你可以用零真相毁了一个人的人生。”

范德布洛门说,在过去五年中,非贬低(non-disparagement)条款(通常是遣散协定的一部分)正在扩大适用范围,延及家庭成员,以此避免社交媒体上的闲聊、猜测和侮辱。

他说,在大多数情况下,双方都犯了错误,这样的协定允许教会继续前进,而不必在公共场合处理冲突。从法律的观点,这些协定是要保护双方免于责任——前雇主不会出来批评离职员工有关事情如何结束,如果员工及其家人同意也是这样做的话。

但是,对教会和机构使用非贬低条款和保密协定(NDAs)的关注, 引发了对隐瞒不当行为的担忧。范德布洛门澄清说,“一个好的NDA总会包括一些解释,说如果出现犯法行为,你绝对有权把它提出来”,允许人们报告资金管理有问题,受不当对待,或性骚扰。

教会也因非贬低政策而保持沉默。在美南浸信会性侵危机之后, 德克萨斯州通过了一项新法律,容许那里的教会能够向潜在的雇主披露前雇员或志愿者被要求离开的原因,而不需付上因非贬低条款而来的责任。

凯伦·埃曼说,“当你在某人找工作时做参考人,给出你诚实的意见”,这不算流言,而是提供有帮助的资讯给需要知道的人。

但是,展示具有强大破坏性的资讯给你所有的社交媒体追随者或整个互联网,又如何?

有些人认为,滥用权力的领导人,由于他们的影响力,要面对更高的标准,应该公开处理,即使他们已经悔改。格拉恩回忆说,《提摩太前书》教导说,要“在众人面前”责备有罪的长老作为警告。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动机和心态是决定这是否八卦的因素。米切尔告诫每个人——受害者和旁观者——不要把这样的冲突当作看戏,不要把打倒一个领导者当作娱乐。

他说:“弱势群体仍然需要小心他们如何谈论有权柄的人:这并不是刻薄人的借口。连被侵犯的人也需要以真理、爱和正义的心态说话,而不是出于报复的欲望,或抱怨,甚至娱乐的欲望。”

作为一个专注于研究八卦的基督徒,米切尔的确听到牧师们讲论有关他们的教会被八卦分裂。他说,但要教会摆脱八卦的原因是要给羊群提供一个健康的地方,而不是要让牧师不必处理批评。

米切尔在过去23年是宾夕法尼亚州兰斯播道会(Lanse Evangelical Free Church )的牧师,他说:“对基督教领导这是反过来的:一个高位的人被呼召做更多的弯腰,这可能意味着接受多过你想要的打击而不反击,但这是基督教领导的喜乐。”

牧师们肯定会面对抗拒和耳语——一年来,要求戴口罩和对聚会有争议性的限制,显明了这一点——但他们必须决定何时该放掉、何时该跟进一个评论。

佩珀雷尔基督教团契(Pepperell Christian Fellowship)首席牧师维特默(Witmer)说:“在我当牧师的岁月里,我听到过关于我的八卦批评。我通常听从查理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的建议,牧师应该一只眼瞎,一只耳聋,应该把那只瞎眼和聋耳转向八卦。我不理会匿名表达不满的二手报告,不然就要求报告的人指示那些不满的人与我进行面对面的交谈。”

对田纳西州的希瑟·富尔克来说,一位前教会领袖朋友说她试图进一步激起关于拉姆齐的流言,仍然使她感到刺痛。

在展望她丈夫被解雇的周年日时,富尔克说:“我只是在想这是何等的伤害。”她看到自己是创伤的受害者,仍然在恢复中——因丈夫的突然被解雇,和因害怕在她把事情讲出来时会遭到进一步的报复。

富尔克夫妇现在参加另一个教会,在瘟疫期间,已经与一个小组联系,一起观看在线崇拜。她能够定期与教牧同工讨论有关照顾好受害者的敏感性。

富尔克说:“我们非常自然地说这些事情是属灵的,其实却是侮辱人的东西。因为他们用《圣经》经文把它包装起来,它看起来很漂亮,但现在我了解, '不,我不认为它是那个意思。'”

翻译:元鹏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