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牧师和作家,约翰·派博(John Piper)久负盛名,一直用非比寻常的激情唱出上帝的荣耀之歌。 在其代表作《渴慕神》(Desiring God)出版三十多年后,他的新作《神的护理》(Providence)证实了派博还能唱出更多饱含经文的诗句。

在他事工的当下,想象一下派博扮演鲁益师(C. S. Lewis)《纳尼亚传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中的角色狄哥里·寇克(Digory Kirke),也许会有帮助。 只不过,派博所处的是寇克最有影响的年龄段。当时,寇克已经从男孩狄哥里成长为年迈的教授,欢迎佩文西家的孩子们留在他的庄园里,并在他的衣柜里找到通往新世界的入口。

读者在后面的书卷中发现,寇克教授曾经到过纳尼亚,知道孩子们发现的另一个世界。 他们回来后,他渴望了解他们旅行的经历,并指点他们“往上往里,持续前行”,以便能够更好地看到、理解那个世界及它的制造者。 派博和寇克一样,向今天的读者展示了他看见的多少上帝的荣耀,以及关于神的护理的教义中可以包含多少慰藉人心、改变生命的真理。

神圣的 “看管”(seeing to it)

在导言中,派博打开了一扇门,让人重新认识上帝和祂的世界,并发出了研究神的护理的四个邀请。 它们邀请人们去敬拜和认识那位“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的上帝,并找到确据——通过祂的旨意,上帝将 “把万物白白地赐给我们”,甚至包括基督本人(罗8:32)。 接下来的700页分为45章,共三部分。

第一部分定义了派博对神的护理的理解。 这一教义阐释了上帝的目的性,即“维护、指导、支配和管理‘所有的生物、行动和事物’”。 派博在得出这一定义时并没有标新立异。 他从改革宗对神的护理的经典阐述出发,引用了主要的信仰告白,包括《威斯敏斯特教义》和《忏悔录》(鉴于派博就教理问答中关于人生主要目的的第一个问题,对答案做出的那一有名的编辑,即在“我们要荣耀上帝, 通过 永远享受祂”中,把“以及”改成了“通过”,他的学生对这些文件应该非常熟悉)。

此外,派博的定义与日后的改革宗传统保持一致,在保存(上帝维持世界)、管理(按照祂的意愿统治世界)和统筹(利用自然界的普遍运作来实现祂的目的)等方面形成体系。 派博引用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的话,以说明他的定义是如何区分神的护理和命运的。事实上,他的措辞很像加尔文——借引用保罗、奥古斯丁和巴西略的话——在《基督教要义》中所说的:“我们让上帝成为万物的统治者和管理者。 ......人的计划和意图是由神的护理所支配的,以至于他们被其直接带到了指定的终点。” 派博立意于改革宗的传统,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改革宗把神的护理的交易看作是安慰和确据,以应对他们那个时代罗马的教义和对他们福祉的攻击。

《神的护理》的第二部分探讨了上帝以护理统治的最终目标。 换句话说,它揭示了派博对 “上帝要把世界带到哪里去?”这一问题的回应。在这部分,读者可以看到完整的圣经护理神学,从创造到新约,直到上帝的子民得荣耀。 派博强调,上帝对以色列和“稣对列国的拯救和影响”的计划是“一贯的计划”,并不随时间或环境的变化而改变。

派博表明,虽然他对神的护理的理解借鉴了古典基督教、改革宗传统和乔纳森·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但他确实强调了该教义的某些方面,为21世纪的问题提供了独特而必要的答案。 他向我们保证,上帝正在引领世界,直到祂高举自己的那一天。这不是为了分散人类对“终极满足”的注意力,而是为了“展示并邀请我们去享受它”。 简而言之,在荣耀上帝、我们通过耶稣基督获得喜乐和上帝喜悦我们享受祂三者之间,并没有任何冲突。 将这些东西聚集在一起,就是护理的最终目标。

《神的护理》的第三部分也是最长的部分,研究了该学说的性质和范围。 派博所说的 性质(nature),是指上帝如何影响祂所辖事物的问题。 他所说的 程度(extent),是指上帝治理的范围。 按照《圣经》和爱德华兹的说法,派博宣称世界是以上帝为中心的,“自然界中没有任何事情的发生离得开上帝的智慧、公正和恩典的安排”。 这些章节有诗意的语言和鼓舞人心的故事,有对熊、风以及对一日当中未曾感谢之恩赐的反思。 《神的护理》探讨了许多性质和范围,包括上帝与撒旦、国王和国家以及生命和死亡之间的关系。它得出的结论是,“生命中没有任何领域......可以中止或限制神的护理那终极性、决定性的支配作用。”

第三部分中最大的部分探讨罪以及人类罪恶选择的天命。 派博没有把这看作是一个需要回避的话题,而是努力表明为什么上帝的行为是罪人及其受害者的终极希望。 他解释说:“无论我用什么动词来描述上帝与人类选择之间的关系,我总是指称一种神圣的‘看管’(护理)。这绝不意味着上帝有罪,也不意味着人不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准确地说,上帝可以确定,在祂自己不犯罪也不免除罪人责任的情况下,罪依然会发生。” 在这一部分中,就像本卷的大部分内容一样,派博把《圣经》文本作为他的主要资料来源和最终权威;他的目标是在《圣经》未谈及的地方停下来,并承认有限的人类思维在理解上帝“如何”行事、隐而未现的奥秘等方面的局限。

然而,这并不是说他的探讨没有神学上的影响力。 上帝的旨意 允许 人作恶,但对此并不 欣悦 的观念与早期教会的传统是一致的,这传统体现在特土良和奥古斯丁的作品中,并由安瑟莫和阿奎那发扬光大,传至宗教改革时代。 阿奎那借着奥古斯丁说:“因此,上帝既不强求作恶,也不强求不作恶,而是允许恶事发生;这就是善。” 派博对人类自由和上帝主权之间相容性的看法遵循加尔文、改革宗的信仰告白以及乔纳森·爱德华兹的自由意志论。

剩余部分探讨神的护理在皈依、基督徒生活和未来中的性质和范围。 虽然派博没有指名道姓地回应当代动荡的神学观,但他的论点很好地反驳了自然神论(deism)、过程神学、新教自由主义和开放神学的主张,更不用说其他世界观和宗教。 此外,他告诫人们要根据神的本性和品格,过充满喜乐和爱的基督徒生活,这很好地解决了福音派人士正在问或需要问的许多问题。 而他关于认识和热爱神的护理的十个例子,是那些自称重生和信奉《圣经》的基督信徒的生命更新秘诀。

一个关键性的教义

派博的最后一章展现了所有渴望耶稣基督再来的人所共有的希望。 这应该感动读者,让他们赞美上帝,就像清教徒诗人乔治·赫伯特(George Herbert)在其诗歌《神的护理》的结尾所写的一样:

万事万物,虽各不同, 却因同一个命令而存在 即为了荣耀你,因此我也赞美你 在我其他所有赞美诗中都是如此,但于此处,我加倍赞美

在整个教会历史上,恢复和捍卫神的护理的教义是至关重要的。 从早期教会应对异端的稳定性,到中世纪应对哲学难题的确定性,到改革时期应对缺乏确据的安慰性,再到现代应对创新和解构的神学反驳,神的护理论一直在服务和保守上帝的子民。

在我们这个充满冲突、怀疑、悲观和迷惑的时代,需要恢复神的护理的教义。 派博的《神的护理》让读者看到上帝在做工,带来了希望和基石,以抵御动荡的文化浪潮。 正如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所写,神的护理提供了安慰,提醒人们“当世界似乎在漫无目的地翻滚时,主也在随处做工”。

几十年来,派博一直指出有一位荣美而神秘的上帝。在本书中,他再次指出这一点,并赞美神的护理中的荣美和神秘,有的已经呈现,有的将要呈现。 派博教授在这“阴影地带”中,满怀喜悦地写下了一个真正的“另一个世界”。在那里,上帝完全显现,并欢迎我们所有人“往上往里,持续前行”,去认识祂。

Jason G. Duesing是中西部浸信会神学院的教务长和历史神学教授。 他合编了《教会历史神学》,也是新的儿童读物《月亮在说话》的作者。

翻译:LC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