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一个外星生命体为了解美国教会而访问地球,但他们只读所谓的基督教推特,我不确定他们是否会知道我们有着诸如道成肉身,或者复活、(耶稣)升天之类的信念。 然而,他们会对福音派的投票倾向、妇女圣职辩论、堕胎政治,以及当前流行的任何争议了解得很多。

我们习惯性地在线讨论,常常促使我们低估上帝的巨大奥秘,以及忽略了祂所激发的奇迹和崇拜。我们常只沉浸在社会学和神学的评论和辩论中。 当然,这些对话很重要。 但我们正处于用(人的)内在性取代(神的)超越性的危险之中。 我们为了基督教当下的争论而错过了神更深的奥秘。

对于这种诱惑有一个术语,我只在牧师中听说过:“祭坛焚损(altar burn)”。 它指的是我们行业的一种特殊风险。 牧师们经常处理神圣的东西——圣杯和圣饼,也宣讲圣言,关怀有软弱的信徒。

在这种频繁的接触中有一种内含的危险。 我们会亵渎神圣的事物。 我们轻率地对待圣洁的东西。 在平凡工作周的噪音中,我们忘了我们所宣扬的完整神迹。

抵制“祭坛焚损”曾经只是经常讲道、教导和领导会众的人的特殊挣扎。 但现在,任何人只要有一个键盘,就可以每天从日出到日落地谈论、教导或争论上帝。

有了这种新发现的能力,我们都有集体“祭坛焚损”的危险。 三位一体的上帝包含的超越性和震撼性被扁平为社会学或神学的抽象概念。 我们当中的许多人花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远远超过我们聚会敬拜的时间,而这种网络空间往往阻碍了真正的悔改、沉思或祈祷。

当我们花几个小时在网络上阅读陌生人与其他陌生人争论属灵的事情时,就更难接近那位蟹状星云的神秘创造者、每一分钟的维持者,以及宇宙的救赎者。

每日的网络论神,容易产生一种“谈神倦怠”的现象. 这使我们忽略了我们造物主最难表达和最强大的地方。 真、美、善的强健概念在我们的想象力中变得很薄。

那么,对于“祭坛焚损”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 它要求我们重新接触上帝的神圣性、奇异性和令人震撼的奇迹。 它需要我们沉默、安静、敬拜和悔改。 它要求我们少谈上帝,多寻求上帝。

但怎么做呢? 社交媒体将继续存在。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学会撤退——不是远离信仰的讨论,而是进入那些更古老、更缓慢的心灵对话形式,与真实的人和长篇的书进行对话。 我们必须独处、禁食、参与聚会崇拜和圣礼——这些属灵魂操练和习惯,是可以使我们免于被科技所吞噬。 我们生活中需要灵性地带的整个拓扑结构,而这结构是从不在网上讨论过的——我们自己的这部分是只为上帝和我们具身的社区保留的。

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意识到我们所接触的媒体有将事物琐碎化的倾向。 没有中立的媒体。 我们运用科技的日常习惯催生了我们的灵命生活,而灵命生活又催生了我们对神的信奉和赞美。

“当蒸汽浴室的门持续打开时,里面的热量就会迅速逸出”,五世纪的禁欲主义者佛提基的狄厄多库(Diadochus of Photiki)写道。 “同样,人的心灵在想说太多话的时候,也会通过言语之门消散对上帝的纪念。”

基督徒现在有着让“言语之门”总是敞开的机会。 即使是我们把信仰的言论常挂在嘴边,或抒发在键盘上,我们还是在消散对上帝的纪念。

虽然具体应用不同,但狄厄多库的智慧仍然适用。 他建议信徒们 “避免冗言”,而要“适时沉默”,这“不亚于最明智思想之母”。

学会“适时沉默”是一种反文化行为,特别是当有好的东西要说,又有一个全天候的媒体要求我们说的时候。 但如果我们不抵制它的诱惑,我们的嘴上论神就会慢慢取代我们对神独属的敬拜。

翻译:Pearlyn Koh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