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各地的基督徒都在關注本周圍繞羅伯特·亞倫·朗(Robert Aaron Long)行為的一系列事件時,我們的頭腦中充滿了疑問。我們與媒體和其他美國人一起哀悼受害者,並想知道這個槍手的動機,希望了解是什麼導致他的錯亂和暴力,可以幫助我們防止其他人對自己和他人採取有害行動。通過目前詳細的報導,圍繞著槍支文化、對亞裔美國人的認知和對性的信念,我們正在解讀的可能相關因素。

但是,作為基督徒我們對當前的狀況有更多的疑問。在槍擊和逮捕發生後不久,一段羅伯特·亞倫·朗在亞特蘭大地區一座教堂接受洗禮的視頻開始在網上流傳。他在Instagram上的自我描述說:“比薩、槍、鼓、音樂、家庭和上帝,這幾乎是我人生的總結。”

我們這些美國教會中人必然會想,一個耶穌的跟隨者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教會可以做些什麼來更好地教導、糾正或關懷這個深陷困境的人。

雖然我們不會因為一個人的行為而責備教會或基督教,但這一悲慘事件有幾件事應該讓基督徒,尤其是基督教領袖們思考清楚。作為一個牧師,我看到我們可以問三個關於會眾的問題。

我們的人都是誰?

當代美國教會基本上已經失去了在教會學的意義,“教會”被理解為一棟建築、一個要去參加的活動,甚至是從網上下載的講道內容。但《新約》清楚地告訴我們,教會(ekklesia)是被福音呼召出來的人,作為基督的子民被召在一起,被呼召加入神的使命。

任何帶領會眾的牧師都必須了解構成教會的那些人是誰,以及我們要如何認識他們,並與他們建立有意義的聯繫。我的一位朋友說,“呼召加入教會就是呼召門徒”。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在一個健康的教會中,成員以及牧養和監督是必不可少的。

希伯來書13:17告訴我們,教會領袖必須對教會中的人“交賬”。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對會員的一切行為負責,而是我們要對我們如何帶領他們、牧養他們、照顧他們的屬靈需要作出交代。

如果我們不了解人們的精神生活,我們將無法提供哪怕是簡單的報告。這是一個艱鉅的責任,但必須認真對待,尤其是在這個混亂的時代。

還有誰在訓導我們的人?

我聽牧者說,教會的門徒訓練不夠。我想說的是,問題不在於缺乏門徒,因為人們總是在接受門徒。每當人們離開敬拜儀式或小組時,每當他們合上聖經時,他們就會立即被社交媒體和通訊所淹沒,播放另一種說法。

他們的工作場所、社區裡的朋友和消息來源都在對他們進行引導。牧者可以假設他們的會眾被那些外界的影響所淹沒,但也要問他們的人在接受什麼信息。

從一世紀到今天的教會歷史已經非常清楚地表明,基督徒很容易相信各種不符合神在聖經中所啟示的東西。在教牧事工中,我最困難但也是最重要的責任之一,就是把人們叫來,與他們見面,幫助他們看到他們在有線電視新聞中聽到的敘述與《聖經》的敘述不一致,或者說他們那過度尖刻的精神更像這個時代的精神,而不像基督的靈。

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了解你的人,但你也必須知道是誰在引導他們,你必須願意糾正他們。這是很辛苦的工作,但這是必要的工作,也是牧者從教會開始就一直在做的工作。在這些時刻,我更多地發現自己認同保羅在加拉太書3:1中所說的,“無知的加拉太人哪,...誰又迷惑了你們?”

我們的人信的是什麼福音?

我不知道羅伯特·亞倫·朗究竟是如何理解福音或基督教的,但我知道有一種基督教不是很屬基督的。其實,有很多種基督教並不是很屬基督的。

在美國現在有一種基督教,它關注的是如何被合適的社會群體所接受,並堅持合適的社會敘事。這是一種不太極端的基督教,但也仍然很屬靈,按社會學家克里斯蒂安·史密斯(Christian Smith)的話說,是一種“道德治療性自然神教”。還有一個流派的基督教遵循一種美式的道德準則,差不多就是“上帝、槍和國家”的基督教。這些都不忠於福音的真正呼召。

福音並不是叫我們進入基督徒的部落,而是叫我們深深地依靠耶穌這個救主和主。當我們開始在聖潔的神面前看到自己的罪時,我們開始相信自己可以通過耶穌的生命和工作得到寬恕和救贖。

有很多人可以認同某種基督教,卻從不認同基督。這種部落式的基督教會導致自以為是和自我辯護。它非但沒有帶來愛、寬恕和基督裡的自由,反而只會導致羞恥、自恨、大分裂,甚至憤怒。

看來,羅伯特·亞倫·朗雖然是公開宣稱自己為基督徒,但不知什麼時候,可能已經開始相信這種福音了。他試圖服從上帝,根據[他對調查人員的說法,“她們”才是問題的癥結。這當然是一個老問題,可以一直可以回溯到伊甸園。當神叫亞當為他的罪負責時,他的第一反應是什麼?不是為自己的罪而悔改,回過頭來向神尋求寬恕,而是責備別人。

可悲的是,這種傾向仍然存在於男女心中,只有當我們相信真福音時,才能治愈。我們必須看到,神自己願意承擔我們的罪(以及我們周圍人的罪),願意代替我們被貶斥、被粉碎、被羞辱、被鄙視、被定罪。當我們認識到了這種愛,靠著神的恩典,它就使我們那擺脫了困擾我們教會的假冒偽劣的福音部落主義,使我們在基督裡追求神。

教會領導和牧養事工是很難的。我提供這篇文章並不是對任何教會的批評,我發現自己與海棠果浸信會(Crabapple Baptist Church,即兇手所屬的教會——譯者註)的成員和領導層一起哀悼。但對於所有基督教領袖來說,本週在亞特蘭大發生的悲慘事件應該重新喚醒我們,並引導我們更深地致力於了解我們的百姓,對我們的百姓進行門徒訓練,並為了他們的靈魂而向我們的百姓清楚而忠實地傳講福音,最終使耶穌能夠正確地獲得他應得的榮耀。

傑森·迪斯(Jason Dees)是亞特蘭大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