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合理的信仰”(Reasonable Faith)事工的负责人,也是一位多产的哲学和神学作家,威廉·莱恩·克雷格博士(William Lane Craig)花了数十年时间对基督教信仰中最棘手的问题表明了其复杂的立场。 但长期以来,对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即亚当和夏娃在圣经历史和生物学史中的位置——他的信念却一直未能确定。 在他的新书《寻找历史中的亚当:圣经与科学的探索》(In Quest of the Historical Adam: A Bilical and Scientific Exploration)中,克雷格详细考察了这个问题。 科学和宗教学者梅丽莎·凯恩·特拉维斯(Melissa Cain Travis)与克雷格谈了他对《创世纪》、人类起源和历史中的亚当的看法。

你将《创世纪》1-11章描述为“神话历史”(mytho-history),认为古代近东的读者不会照字面意思把这段文字理解为关于历史的叙述。 你如何定义“神话历史”?它在神圣启示(divine revelation)中如何发挥作用?

我并不是按 神话(myth,亦译“迷思”)这个词通常所蕴含的“不真实”的意思来使用它,而是取其民俗学(folkloristics)的意义,即对世界和人类如何成为现在这一样式的一种传统且宗教性的阐释。 历史是关于真实人物和事件的叙述,因此,神话历史是两者的某种融合:用神话的语言来讲述真实的人物和事件,以便将一个文明的身份和制度建立在其原古的过去所发生过的事件上。

你支持将这一部分《圣经》归为“神话历史”的原因之一,是文本中存在你称为“奇幻元素”(fantastic elements)的东西。 这是指什么?它们和超自然元素(supernatural elements)有什么不同?

我把“奇幻元素”定义为那些如果按字面意思理解,就会因为太过于不可思议而被认定为明显的错谬的内容。 神话迷思的典型特征就是有这类奇幻的元素。 例如,在美索不达米亚神话《吉尔伽美什史诗》(The Epic of Gilgamesh)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天上的公牛——也就是金牛座——来到地球,在乌鲁克镇(Uruk)横冲直撞,直到吉尔伽美什和他的追随者抓住了公牛的尾巴,将其杀死,并把它的肉分给镇上的居民。

同样,《创世纪》1-11章的远古历史也包括这样一些内容,如果按字面意思去理解,会因为太不寻常而不得不认为是假的。 以那些有魔法的树为例。它们的果实如果被吃掉,就会分赐分辨善恶或长生不老的能力。又比如那条会说话的蛇的存在,引诱着男人和女人去犯罪。 这些与超自然或奇迹元素不同,后者与上帝的直接作为有关。 鉴于存在一个超然的创造者和设计者,祂建立了宇宙及其规律。这样一种存在能以自然原因无法解释的方式工作是完全合理的。

我们是否应该为《圣经》的一卷书包含两种明显不同的文学体裁的想法感到不安?

人们可能会对《创世纪》前11章是神话历史而其余章节是普通历史的观点感到不舒服。 但我不认为我们应该为此感到困扰,因为在《圣经》的一卷书中出现混合的文学体裁实际上是很常见的。 例如,《启示录》中既有关于末后世代的启示文学,也有给小亚细亚各教会的信函的书信文学。 又比如,以福音书为例,其中既有历史叙述,也有耶稣讲的比喻。 事实上,《创世记》1-11章包含了诗歌和神话历史——想想拉麦的自夸(4:23-24)或亚当见到夏娃时的反应(2:23)。

许多基督徒担心,对《创世纪》前几章的非字面理解会与圣经无误的教义不相容。 你并不这么认为。 这是为什么?

圣经无误的教义指出,《圣经》所教导的 都是真实的。这种教导可以通过各种文学形式来表达——如诗歌、启示文学、神话,等等。 当然,《圣经》中并非所有的经文都被用来作为 教导。 一个明显的例子,耶稣说芥菜籽是所有种子中最小的(太13:32)。 在科学上这并不正确,但没有人会认为耶稣在教导植物学。 他的教导是关于神的国度。 因此,将此视为《圣经》中的一个错误是不对的。

William Lane Craig
Image: Illustration by Rick Szuecs / Source Image: Wikimedia Commons

William Lane Craig

基于你对相关科学数据的研究,你接受了共同起源理论(theory of common descent)——即相信地球上的生命,包括人类的生命,都是从一个共同的祖先(common ancestor)进化而来。 至于“始父母”(founding pair),你提出上帝可能通过一个“彻底的转变 ”(a radical transition)将他们“提升到人类水平”,这一转变“似乎可能涉及到生物性和灵魂上的改造”。 为什么这种设定比从头开始(从零开始)创造亚当的解释更好?

这里需要厘清几个问题。 首先,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明白,这卷书关注的不是人是 如何 被造的,而是 何时 被造的。 为了讨论起见,我权且 默认 共同起源的假设。 但我并非为它 辩护提出 了这一理论。 基于共同起源的假设,我想问,我们能否确定人类在这个过程中 何时 首次出现了。

此外,我认为关于人何时首次出现的问题并不等同于 人属(genus Homo)何时出现。 早期人类被相当人为地归入“人属”这一类别。所以我们不应仅仅因某种形式被归入 人属 就将其认作人类。 对于人性我们需要其他的标准。 就将这些“前人类形态”(prehuman hominin forms)提升到完全人类地位所需的生物和精神改造而言,我选用进化论的设想只是为了表明,这种改造,与存在一对原始人类始父母、所有人类都是其后代,这两者之间不存在任何不相容的矛盾之处。 我们可以在人类历史中发现这一对原始人类可能出现的时间。 我认为,亚当可能可以被认定为 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

你认为直到亚当为止的进化史,是神的引导还是自然演化而成?

重要的是要明白,这些并不是互相排斥的选项。 我相信上帝可以通过护理的工作主导人类的历史和进化历史,而无需通过奇迹的的干预。 但我确实要为以下的观点辩护:为了造成一个人,需要将理性的灵魂注入到某种先存的人类形态中。 我的意思是,神可能对这一人类形态同时进行了生物和灵性上的改造,使其成为真正的人,并使其在生物性上足以维持一个理性的灵魂。

因此,一个通过神的指引、由神的护理指明方向、且完全自然但又在神的主权之下的进化过程,是可能的。

在研究过程中,你是否有意料之外的发现?

有一个很大的惊喜,它和我对一个重要问题的想法的改变有关。 此前,我一直认为身体的死亡是堕落的结果。 但我现在确信,根据我对《创世纪》3章、《罗马书》5章和《哥林多前书》15章的理解,亚当和夏娃在被造之时就是会死的凡人。 这就是为什么园子中必需有一棵生命树的原因。 即使他们没有犯罪堕落也会自然死亡。

你希望你的书给教会带来什么益处?

我最近在“合理的信仰”网站的每周问答中收到这样一个问题:“你不认为现在是我们停止对《创世纪》前11章按字面意义进行解释的时候了吗?因为这样只会让人们背弃基督信仰,或成为没有信仰的人。”我所希望的是通过向人们表明,在当代进化论科学和肯定人类起源于一对始父母的认识之间没有任何矛盾。我们可以阻止这种信仰的障碍。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