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令人揪心的阿富汗画面向我们显示的,大多数希望逃离塔利班的人将永远无法逃脱,甚至对于在那二十年战争中忠实地帮助过美国的许多人也是这样。

不过,还是有些人将能够逃到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寻求庇护,并开始新的生活。 作为福音派基督徒,我们应该下定决心,甚至在我们的新邻居到来之前,就不理会那些要我们惧怕这些难民的人。

历史上,那些希望排斥难民的人采取了许多不同的策略。 他们有时用“不洁”的语言——用啮齿动物或昆虫做比喻——来谈及他们,或者可能暗示,寻求庇护者本身就是疾病的载体。 尽管不那么经常,他们有时会像现在某些人那样直言不讳地把难民说成是 “入侵”,是来“取代我们”的人(而“我们”则几乎总是指作为名义基督徒的美国白人)。 但也许最常见的做法是,将难民说成是一种威胁。

正如我们在过去几年中所看到的针对叙利亚和库尔德难民一样,我们很快就会听到那些坚持不懈争辩说阿富汗难民是恐怖分子的呼声,或者至少是说他们可能是,因为他们 “未经审查”,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 这些说法并不真实。

正如特朗普政府的前高级国家安全官员伊丽莎白·诺伊曼(Elizabeth Neumann)所展示的那样,即使一个恐怖分子想玩二十年的长线游戏,假装成一个亲西方、反塔利班的人物,对所有这些难民的审查过程是紧张而严格的,使用了大量的生物识别和生物统计检查。 而且正如诺伊曼所指出的,与关于难民的这种言论相随发生的,几乎总是针对难民的犯罪、暴力的增加。

难民迁入你的社区,不是为了恐吓你或“取代”你。 相反,他们将寻找机会开始新的生活——他们的儿子不会被谋杀,他们的女儿不会被被嗜血的暴君强奸。 从这点看,他们和无数到美国寻求庇护的人是一样的。 你可以在你镇上的国庆节游行中看到他们中的许多人;他们往往是挥舞着最大的美国国旗并为爱国的喜悦而哭泣的人。

这些难民中的一些人是你在基督里的兄弟和姐妹。 有些人将是你 未来 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 不过,无论他们是否如此,他们当中每个人向我们反映出的,是一位按照祂的形象创造人类、并爱我们每一个人的上帝的形象。

针对难民的恐惧是为了让我们处于一种紧急状态,将所有我们不非常熟悉的人和事视为一种威胁。 这使观众被始终吸引到电视节目上、听众不断给广播节目打电话,捐赠者源源不断地给政客和利益集团捐钱。 这种边缘系统的超控,甚至会使熟悉《圣经》的基督徒忘记耶稣给我们的最基本的诫命,即爱和关心弱势群体。

正如小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在1963年所写的那样,在耶稣寓言中,祭司和利未人避开了耶利哥路边被打伤的人,他们可能没有感到残忍或无情。 他们可能很 害怕,而且可以理解。 通往耶利哥的道路是暴力犯罪分子的危险前哨。 那些匆匆走开的很可能认为他们会是下一个被打的人。

“也许劫匪还在附近,”金写道。 “也可能地上的伤者是个骗子,希望把路过的旅行者吸引到他身边,以便快速而轻易地抢劫它们。 我猜想,祭司和利未人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我停下来帮助这个人,在我身上将会发生什么?’”

有些时候,我们被呼召对邻里给予真正危险的爱。 从撒玛利亚人对耶利哥路上伤者的照顾中,我们看到了这一点。还有,早期教会克服了恐惧,不怕那个曾迫害教会、名为大数人扫罗的恐怖分子可能假装成门徒,从内部伤害它们(徒9:26)。

就阿富汗难民而言,我们自身甚至没有面临任何接近这种程度的危险。

恐惧有时甚至会淹没我们最深刻的信念。 我们开始以自我保护的方式行事,使我们甚至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想象中的威胁出手。 但《圣经》告诉我们,“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约一4:18)。 这应该提醒我们,当我们发现自己问“谁是我的邻居?”时,我们问的是错误的问题。

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领导《今日基督教》的公共神学项目。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将来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简体中文内容传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