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19年出版以來,中文和合本聖經(CUV)已成為最主要和最受歡迎的聖經中文翻譯。一個世紀之後,中文語言發生了很多變化,新譯本相繼出現,和合本譯本的主導地位仍然絲毫沒有減弱和動搖。在《自上帝說漢語以來:和合本聖經九十周年》紀念文集中,來自台灣的學者曾慶豹這樣說:“(和合本)很可能是近一百年來乃至未來對中國讀者最具影響力的'中文文本'。雖然我們還不能稱之為中文世界的一部‘正典’,它毫無疑問是一個‘權威’”。

和合本聖經的翻譯團隊包括16名西方傳教士和一些中國基督徒學者,包括美國人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和富善(Chauncey Goodrich);英國人文書田(George S. Owen)和鮑康寧(Frederick William Baller),以及中國學者誠靜怡、劉大成和王治心。《北京官話新約全書》的翻譯工作於1872年開始,整本新舊約和合本聖經於1919年出版。和合本翻譯的指導原則包括:必須使用全國通用語言(而不是地方土話);行文簡單,能被各行各業的人理解;忠實於原文而不失中文的韻氣。

正如宣教學家拉明·桑尼(Lamin Sanneh)和安德魯·沃爾斯(Andrew Walls)所說,聖經的翻譯對於基督教傳統至關重要。從始至終,聖經翻譯一直是新教徒宣教士在中國宣教工作的重點。

對於大多數中國新教徒而言,和合本聖經無疑是權威,並且經常被冠以“上帝的話語”的地位。儘管如今已有多種聖經中文譯本,偶爾還會有中國基督徒在網上宣稱只有和合本是真正的聖經,所有其他譯本都是錯誤的,甚至是異端(不過如今已經很少有華人牧師或教會領袖會教導“和合本無誤”了)。

中文和合本譯本佔據主導地位的速度之快、時間之長,着實是一個令人驚異的現象。我們該如何來解釋這個現象呢?作為一名研究中國基督教歷史的學者,我想強調以下因素。

1. 中文和合本聖經在提供和塑造中國新教教會的神學語彙方面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

自19世紀初以來,在漫長而艱苦的聖經中譯過程中,西方和中國的翻譯家積累了豐富的中文神學概念和術語。和合本譯本繼承並融合了這些概念和術語。

和合本剛開始出版發行的時候,恰逢西方宣教士退出中國、華人本土教會成熟的時期。中國基督徒領袖興起,帶領中國本土福音派的福音運動,影響遍及全國各地。這是本土新教徒神學知識和傳統的形成時期。

及時到來的和合本譯本為中國新教徒們提供了一套現成的神學概念和詞彙,並立即被中國信徒接受和熱愛。很快,和合本譯本中的一些關鍵的聖經術語諸如“信仰”、“罪”、“救贖”和“恩典”等成了標準的“信仰詞彙”,被教會領袖、神學家、傳道人以及平信徒所廣泛使用於每日的生活中。

和合本聖經中的關鍵聖經術語已經深深刻印在了世界華人新教徒群體的神學DNA中。可以說這是迄今為止被華人新教徒所知、所認同並使用的唯一神學語言系統。相比之下,在西方,幾乎沒有任何一個本地語言譯本的聖經對教會生活有如此重要和持久的影響。

2. 中文和合本聖經 為全球華人新教徒群體塑造了一個統一的身份。

在中文和合本問世之前的聖經或是被翻作了古典漢語,只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中國精英階層才能讀懂;或是被翻作了中國某些地區的方言。因此,和合本的翻譯達到了一個影響深遠的目標——令全國各地各階層的人都能讀懂這個譯本。它把所有中國新教徒的信仰統一於同一個中文聖經版本之下。現在當你參加任何中國大陸或海外華人的中文禮拜時,會很容易感受到一種普遍的華人新教傳統的存在。儘管環境不同,華人新教徒都講着同樣的“屬靈語彙”,唱着一樣的古典聖詩,讀着同一個版本的聖經。可以說,和合本譯本在建立和維護全球華人新教徒的共同身份中起着重要作用。

3. 中文和合本聖經在試煉和苦難中一直陪伴着中國教會。

過去的一百年對中國的新教教會來說是一個動蕩的時期。中國教會經歷了數次戰爭,革命和政府的壓力,並在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中被全面迫害。許多中國信徒見證說他們在和合本經文中找到安慰和力量,甚至是在最黑暗的文化大革命期間,他們熱愛閱讀以及背誦手抄的和合本聖經經文。中國教會在深沉的苦難中忍耐持守、互相依靠,中文和合本聖經是這個集體記憶和遺產的一部分。因此,和合本聖經與中國新教徒之間有着強大的情感紐帶。而且這種情感紐帶或依戀不會輕易消失。

4. 對聖經文本的精妙翻譯賦予了中文和合本特殊的品質和持久的魅力。

從語言學的角度來講,中文和合本聖經在現代環境中確實具有自己的優勢。眾所周知,和合本聖經以中國北方白話為主,在其之上融合了一些古典漢語的元素。這種優美的結合體現了當時翻譯團隊的天才水準, 使和合本既能被普通老百姓讀懂,又能吸引社會中文化水平較高的群體。

雖然古典漢語元素的存在令和合本聖經的某些措辭在今天顯得笨拙或過時,但實際上,和合本的白話和文言文的結合獨具優勢。許多中國信徒,尤其是那些受過良好教育的中國信徒,更喜歡和合本而不是其他較為口語化的聖經譯本的原因,正是因為和合本這一獨一無二的風格帶來的特殊韻味。

5. 中文和合本聖經為新文化運動和現代漢語的形成做出了貢獻,並且在華人社會中極具聲譽。

和合本聖經長期備受歡迎還與它在教會之外的影響力有關。自19世紀末以來,中國在近現代化的進程中從傳統王朝轉變為了一個現代民族國家。作為民族國家建設進程的一部分,人們開始嘗試用統一的書面語和口語來代替從前的單一書面語(古典漢語)與多種方言口語并行的體系。

這個語言體系建設上是20世紀初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主要成果之一。而和合本聖經恰在此時出版。中文和合本聖經作為極少數的以當時通行全國的官話來書寫的文本之一,立即贏得了廣泛認可。

基督教和非基督教學者都同意,和合本聖經是現代漢語的傑作。它不僅是現代中國文學運動的典範,也同時藉助於新文化運動的推廣白話文而迅速普及。時至今日,和合本聖經在這方面的貢獻依然被中國學術界廣泛認可。學者麥金華甚至在《自上帝說漢語以來》中聲稱:“正如施洗約翰為耶穌預備了道路,那些將聖經翻譯成白話的譯者們為新漢語的形成開闢了道路”。若有人將和合本譯本在中國民族國家形成中的作用與聖經翻譯在近現代歐洲國家建設中的作用相媲美,也絲毫不令人驚訝。

今天,當一般學術界引用聖經術語和經文時,中文和合本是被引用最多的聖經譯本。這是和合本聖經在華人社會中影響力之大的又一例證。換言之,和合本譯本在中國成為一個事實上的學術標準。

總而言之,中文和合本聖經在華人社會和華人新教徒群體中的流行持久不衰,這背後有着深刻的歷史和現實原因。對於大多數中國信徒來說,中文和合本不只是一個聖經版本而已,更與他們的心靈緊緊相連。因而,儘管中文和合本被一些人批為“過時”和翻譯“不精確”,但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和合本聖經在華人社會中的主導地位會有任何動搖。

雖然我們可以質問把和合本聖經與神的話語相等同的神學正確與否,以及一些中國信徒有否把和合本聖經奉為偶像的傾向,但現實是,如果我們要對和合本譯本進行任何修訂,就必須儘可能完整地保留和合本的原文,並儘可能少地進行更改,才能得到大家的認可。

中文和合本聖經是上帝給中國教會的珍貴禮物,並被祂用來培養一代又一代的信徒。至於上帝會使用和合本聖經繼續在中國榮耀祂自己多久?只有祂自己知道。

姚西伊博士是哥頓康威爾(Gordon Conwell)神學院世界基督教與亞洲研究副教授。

翻譯:朱莉蓉,校對:Sean Cheng

英文原載ChinaSource,蒙允轉載。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
Pos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