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就如他们经常所做的那样,我聪明的12岁和13岁的主日学学生提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为什么去年复活节是在埃文(Evan)生日那天,而今年却是在艾比(Abby)的生日? 虽然我无法当场回答,但我知道我在办公室里有一件秘密武器——就是为这样的用途而保存的:法瑞尔·布朗(Farrell Brown,即作者——译注)的一篇短文,他是一位退休化学教授,对科学与宗教之间的历史互动感兴趣。 对那些对复活节浮动的日期仍然摸不着头脑的人,布朗博士能够帮到大家,他不单回答了我主日学学生的问题,并免费附加一些额外的资料,让我们知道为什么复活节在世界不同地区仍然发生在不同的日子:

复活主日的日期是在基督教年历中所谓的会移动节期,对许多庆祝它的人来说似乎很神秘。 在(北半球)春季有35个可能的日期来庆祝这一次性事件。 为什么会这样浮动呢? 答案来自基督教诞生后几个世纪的一些决定。

为什么大多数东正基督教会偶尔会与基督教世界其他宗派在同一个主日庆祝复活节,而在其他时候却可以是相隔五周之久? 这个答案主要在于不同的人对一项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教皇谕令的回应。

我们这趟认识浮动的复活节之旅的第一站是,迅速地学习一下公元30年左右在《圣经》之地是如何使用日历的。 虽然罗马帝国的儒略历(Julian calendar),即基于太阳周期而定的历法,自主前45年就已经存在,但它并没有取代在两千年的犹太历史中起著图示和指南针作用的阴历。 (阴历年中有12个月亮周期,每个周期为29.53天或一年354.36天,而儒略历一年是365.25天,每四年有一闰日。)儒略历的运作方式是四年一个周期,当中三年有365天,第四年有366天。

自双重系统开始以来,两个日历的不一致已经搞乱了地中海和周边地区的历史记录。 令事情更混乱的是,耶稣的门徒没有记录他们的主复活的确切日期。 许多初信徒期望耶稣很快就会再回来,这个希望(某些学者认为)使这些周年纪念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由于这些原因,几乎没有可能达致一个单一、普遍被接受的庆祝日期。

尼西亚协议

三百年后,在罗马皇帝君士坦丁(Constantine)统治时期,基督教开始在帝国中传播。 任何备受尊敬的信仰都应该有其宗教节日和纪念日,因此,为庆祝复活节定下一个日期成为一件重要事情。 事实上,在325年时,于尼西亚(Nicea,位于今土耳其)举行的第一届普世大公会议(Ecumenical Counci)上,这就是神父和主教们考虑的八个主要议题之一。 一条被一致接受的教会法(canon)确定了复活节永远不会落在犹太人的逾越节开始的日子,这也许反映了基督徒对犹太人的敌意,因为他们在耶稣之死中所扮演的角色。

然而,当时在尼西亚的各个教会团体似乎对复活节的日期有不同看法。 最大的分歧是安提阿和叙利亚的东方教会,它们仍然使用犹太历或阴历来确定复活节的日期,而亚历山大和罗马的西方教会则采用有效率的阳历。 由此产生的协议是,正如一般所说的那样,复活节应该是在春分后第一个满月之后的第一个周日。 (春分是就一年两次太阳穿过天赤道的其中之一,当天昼夜的长度大致相等。)

这解释了复活节可能发生的35天(由3月22日至4月25日):春分后第一个满月后的第一个周日可能是春分开始后2天或最多37天。

我们把这个复杂的公式归功于当时聚集在尼西亚的派系所达致的政治协议,当中包括了对太阳(春分)和月亮(满月)的考虑。 东方基督徒将月亮不规则的盈亏周期注入计算中,从而造成了“浮动”效果,因为他们希望他们的阴历在确定重要日期时能保持其历史(尽管有问题)作用。

灾难性的移动

尽管有点累赘,尼西亚协议规范了教会在接下来的900到1000年里对耶稣复活的纪念。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局。 不幸的是,儒略历里有一个不能忽略的缺陷,随着几个世纪悄悄地过去,它浮现出来了。 这个缺陷影响了复活节的庆祝,然而,它的修正在基督徒中引起了巨大的冲突和恐慌。

在1200年代中期,一位名叫罗杰·培根(Roger Bacon)的英国修士观察到,复活节的日期除了法定的浮动之外,离春天越来越远。 天文学家现在知道太阳年的长度比较接近365.242天,而非儒略历年假设的365.250天。 在1000年中,儒略历计有365,250天,而实际上,只过去了365,242个太阳日。 培根意识到,每个儒略年都会稍稍“溢出”至下一个太阳年,任何日期都比日历所指出的实际时间更远。 人造日历可能说是这样,但大自然的季节并没有被愚弄! 虽然这种小小的误差导致每年只有11分钟的差别,但由儒略·凯撒(Julius Ceasar)到罗杰·培根的时代,已经累积了长达9天的误差。 但培根要求纠正这误差的提请没有得到重视。

到1500年代中期,教宗贵格利十三世(Gregory XIII)意识到这个误差的后果,并将解决方案委托给耶稣会数学家和天文学家克里斯托弗·克拉维乌斯(Christopher Clavius)。 明白事情原委的教皇于1563年在特伦特会议上认可了克拉维乌斯的发现。19年后,即1582年10月4日,贵格利签署了一份教皇通谕(bull),颁布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新日历——格里历(Gregorian calendar)。

从那时起,格里历修正了儒略历。 它巧妙地删除儒略历每1000年中存在的250个闰日(2月29日)中的八个,从而更准确地估计了一年的平均日数——即365.242。 确切的规则是,在世纪界线上,只有当世纪数完全可以被400整除时,那年才会有闰日。 换言之,2000年闰日是一个特别日子。 下一个有闰日的世纪界线要等到2400年才出现。

复活节的更多麻烦

格里历只为未来的年日解决了问题,纠正旧历法的“误差”仍然是关键问题。 到1582年,儒略历年与太阳年的累积误差总计为10天。 教皇议案以一种实际但挑衅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它将儒略历向前推10天。 1582年10月5日至14日的日子就这样消失了!

贵格利谕令的这一部分引发了整个基督教世界的混乱和冲突。 复活节不仅会继续浮动,而且会在不同的地区不一地浮动。 因为既有天主教徒,又有新教徒,德国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 193年来,不同的德国城市在不同的时间庆祝复活节。 圣公会加入了这场斗争,抵制了这改变接近170年之久。

东正教会内的一些辖区至今仍以儒略历来确定节期日子。 该日历现在比格里历晚13天,而在2,100年时,差异将会是14天。 对于不会移动的节期日子,那滞后好决定了东正教的日期。例如,圣诞节在1月7日(直到2100年)。 对于会移动的节期日子,情况则复杂得多。 月相和春分都在起作用,在尼西亚时,教会定3月21日为春分,但在格里历中却成了4月3日。 深入的解释超出了这次历史叙述的范围。 但有趣的是,在2001年和2004年,基督教界对于复活节日期又一致了。

法瑞尔·布朗(Farrell Brown)是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的名誉教授,居住在克莱姆森地区。 可以通过 farrelb46@bellsouth.net 与他联系。

翻译:季小玲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