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赫梅·帕纳希(Naghmeh Panahi)和玛丽安·伊布拉欣(Mariam Ibraheem)描述彼此时,她们是从对比开始的。帕纳希(Panahi)来自中东;伊布拉欣(Ibraheem)来自非洲。帕纳希是新教徒;伊布拉欣是天主教徒。

尽管她们的背景不同,但这两位女性经历了类似的险境,并最终得到共同的呼召--但这呼召全然出乎她们预料。

帕纳希和伊布拉欣是从2010年代中期开始被相提并论的。为世界各地被迫害的基督徒作抗争的美国福音派人士把她们的家庭置于聚光灯下。福音派支持者集会声援帕纳希的前夫赛义德·阿贝迪尼(Saeed Abedini),他在伊朗从事宣教工作而被监禁;他们也集会声援伊布拉欣,当时她因叛教罪在苏丹被判处死刑

之后几年她们未通音信,却在2018年因着一条清晨发出的、绝望的Facebook信息重新建立联系。目前住在美国的伊布拉欣一直默默地试图承受一段艰难的婚姻,就像她认为一个合格的基督徒妻子应该做的那样。她越来越难以忍受丈夫的虐待,而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求帮助。

即使在苏丹被囚禁时,伊布拉欣也没有像这样地求问主。“上帝,我真的受够了。我需要一个答案,”她祈祷道。“我必须要一个答案。”伊布拉欣说,上帝让她想起了帕纳希。她记得多年前,帕纳希曾披露过她那位名人丈夫的虐待行为。

两位女性接受CT采访时,谈到了这一Facebook信息是如何促发了她们多年的祈祷、援助、鼓励和合作。帕纳希和伊布拉欣知道,当教会为宗教迫害问题团结起来,力量是有多么大,因此当家庭暴力问题无法引起关注时,她们大受打击。她们感到必须为这些妇女提供帮助。

“当涉及宗教迫害时,我们俩都得到了数百万的支持者,而当涉及家庭暴凌时,我们得到的反应是沉默,”帕纳希说。“回味教会对虐待问题的处理方式,使我们两个人都感到震惊。”

上个月,《华盛顿邮报》的一份调查报道了帕纳希前夫的支持者们敦促帕纳希与前夫阿贝迪尼和解,其中包括葛福临(Franklin Graham)。帕纳希说,尽管她受到了身体和言语上的虐待。但他们甚至一度让伊布拉欣劝她不要离开丈夫。

在过去的一年里,帕纳希在复兴大会上、在宗教新闻社“罗伊斯报告”播客中进一步分享了她的故事。当#SaveSaeed在福音派人士中广为流传时,她被迫隐瞒这些细节。

同时,帕纳希和伊布拉欣继续致力于让更多人关注到对基督教的迫害已成为全球性的威胁;伊布拉欣上个月在华盛顿举行的国际宗教自由峰会上发言,最近出版了她的自传《镣铐》,其主题是她甘愿为信仰面对死刑。

“受迫害的教会被霸权政府告知应该相信什么。这与家庭和教会中发生的暴凌是如此相似-- 这是控制,”帕纳希说。她是伊朗裔美国人,与伊朗的地下教会有事工联系。“你看到了两者的相似性和神对两者的心意。”

这两位幸存者告诉CT记者,当人们因少数派信仰被攻击,他们知道政府是敌人,在苦难中他们感到代表正义且能获得支持。然而,身陷家庭暴凌却是一所更孤独、更让人困惑的监狱。

尤其是当你的家庭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时,喜悦的照片和欢欣鼓舞的大标题掩盖了家里的困境。

伊布拉欣说,她的家变得 “比死囚牢房还可怕”。她的前夫对她的虐待让她想起在苏丹坐牢时的遭遇。她回忆说,“我没有教我的孩子们阿拉伯语,因为我不想让孩子们知道争吵时那些辱骂我的话。”当她和她的新生儿一起被监禁,看守侮辱她时,她也有同样的想法。

“在监狱的时候,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在那里。在家,我会问:‘为什么会这样?’”伊布拉欣说。“你希望家是平静安宁的。”

然而,她期望平静安宁的地方却变得危险;她期望关心她的人在伤害她;而她所依靠的信仰却告诉她要留在这里。

帕纳希意识到伊布拉欣为挽救一段虐待性的婚姻已经耗尽了耐心,多年来她在帮助过的其他基督教女性身上看到了同样的模式。即使虐待行为一直存在,她们相信婚姻是一生一世的,孩子应该在父母双方的陪伴下成长,而上帝可以救赎破裂的关系。

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帕纳希在与阿贝迪尼结婚时也有这些同样的想法。阿贝迪尼在伊朗被拘留之前,曾在美国被判犯有家庭殴打罪,回国后仍受到保护令的约束。

在学习圣经的过程中,帕纳希的观点发生了转变。她开始看到,上帝关心她的福祉胜过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婚姻,婚姻这类机制是为了人们得益处而存在的,而不是相反。“人的生命比社会机制更重要,”帕纳希说。“一只羊比整个制度还要重要。”

这种理解是帕纳希逃脱的关键。当她在伊朗的枪口下被捕时,上帝救了她的性命。在美国,上帝也为她开了一条路,让她从虐待性的婚姻中重获自由。

“我开始生活,自己思考,阅读圣经,而拯救我的是上帝,”帕纳希说。“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上帝的拯救。我无法否认,上帝是我们的生命线。”

帕纳希最终帮助伊布拉欣找到了安全的住处、法律代表和心理咨询,成为了另一个被拯救的见证。

“上帝通过人来回应我的祈祷,”伊布拉欣说。“上帝真的施行了神迹。当我祈祷的时候,上帝派人来帮助我。”

虽然她们对主的信仰没有动摇,但她们对教会的信任却受到了打击。

她们说,认为留在虐待性婚姻中是“合圣经宗旨 ”的教义仍然普遍存在。当世界各地的信徒遭受迫害时,基督徒想要帮助他们逃离;当信徒在充满暴力的家庭中受苦时,教会告诉她们的往往是留下来。

“我需要有人能够告诉我这就是虐待,这不是上帝的心意,”帕纳希说。

虽然越来越多的领导人在讲坛上大声疾呼解决家庭暴力问题,并谴责婚姻中的虐待行为,但帕纳希指出,他们往往在协助妇女支付离婚的法律费用方面止步不前。

她和伊布拉欣主管着Tahrir Alnisa基金会,向遭受虐待的妇女提供帮助。她们在集会和教会活动中发表演讲,帕纳希每月约有两次。由于她们公开讲述了自己的幸存者经历,认识她们的人会把她们介绍给需要咨询或紧急帮助的妇女。

帕纳希听到的诉说有的来自遭受虐待的中东移民同胞,有的来自牧师和宣教士的妻子。她向牧师们提供咨询,使他们知道如何参与帮助—也知道什么情况下需要的不仅仅是教会内部的婚姻咨询,而需要一个家庭暴力专家的介入。

她认为福音派在重视家庭暴凌问题方面“有一点点进展”,“但远没有达到对宗教迫害的重视规模”。

对基督教的迫害使教会为了一个目标团结在一起,但帕纳希担心,家庭虐待是一个更严重的、在教会内部造成更大破坏的问题。她说:“迫害问题的确是上帝关心的,但耶稣最直言不讳的是那些用宗教来压制人的情况。”

住在爱达荷州博伊西(Boise)的帕纳希和住在弗吉尼亚州弗吉尼亚海滩(Virginia Beach)的伊布拉欣认为,她们反对家庭暴凌的立场不仅应当被许可,而且是荣耀神的 -- 就像反对宗教迫害是荣耀神的一样。

十年前,伊布拉欣从未想过结束她的婚姻。她从未想象自己会为暴凌幸存者提供支持。但现在她说:“上帝已经装备了我们在这里做这件事。我的生活是上帝希望的样子。他的手总是在我们身上。”

“我们并不想身处这个位置,”帕纳希说。“我感觉上帝使女性崛起,使我们能够通过这个平台来发声。”

翻译:湉淙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