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赫梅·帕納希(Naghmeh Panahi)和瑪麗安·伊布拉欣(Mariam Ibraheem)描述彼此時,她們是從對比開始的。帕納希(Panahi)來自中東;伊布拉欣(Ibraheem)來自非洲。帕納希是新教徒;伊布拉欣是天主教徒。

儘管她們的背景不同,但這兩位女性經歷了類似的險境,並最終得到共同的呼召--但這呼召全然出乎她們預料。

帕納希和伊布拉欣是從2010年代中期開始被相提並論的。為世界各地被迫害的基督徒作抗爭的美國福音派人士把她們的家庭置於聚光燈下。福音派支持者集會聲援帕納希的前夫賽義德·阿貝迪尼(Saeed Abedini),他在伊朗從事宣教工作而被監禁;他們也集會聲援伊布拉欣,當時她因叛教罪在蘇丹被判處死刑

之後幾年她們未通音信,卻在2018年因着一條清晨發出的、絕望的Facebook信息重新建立聯繫。目前住在美國的伊布拉欣一直默默地試圖承受一段艱難的婚姻,就像她認為一個合格的基督徒妻子應該做的那樣。她越來越難以忍受丈夫的虐待,而她不知道該去哪裡尋求幫助。

即使在蘇丹被囚禁時,伊布拉欣也沒有像這樣地求問主。“上帝,我真的受夠了。我需要一個答案,”她祈禱道。“我必須要一個答案。”伊布拉欣說,上帝讓她想起了帕納希。她記得多年前,帕納希曾披露過她那位名人丈夫的虐待行為。

兩位女性接受CT採訪時,談到了這一Facebook信息是如何促發了她們多年的祈禱、援助、鼓勵和合作。帕納希和伊布拉欣知道,當教會為宗教迫害問題團結起來,力量是有多麼大,因此當家庭暴力問題無法引起關注時,她們大受打擊。她們感到必須為這些婦女提供幫助。

“當涉及宗教迫害時,我們倆都得到了數百萬的支持者,而當涉及家庭暴凌時,我們得到的反應是沉默,”帕納希說。“回味教會對虐待問題的處理方式,使我們兩個人都感到震驚。”

上個月,《華盛頓郵報》的一份調查報道了帕納希前夫的支持者們敦促帕納希與前夫阿貝迪尼和解,其中包括葛福臨(Franklin Graham)。帕納希說,儘管她受到了身體和言語上的虐待。但他們甚至一度讓伊布拉欣勸她不要離開丈夫。

在過去的一年裡,帕納希在復興大會上、在宗教新聞社“羅伊斯報告”播客中進一步分享了她的故事。當#SaveSaeed在福音派人士中廣為流傳時,她被迫隱瞞這些細節。

同時,帕納希和伊布拉欣繼續致力於讓更多人關注到對基督教的迫害已成為全球性的威脅;伊布拉欣上個月在華盛頓舉行的國際宗教自由峰會上發言,最近出版了她的自傳《鐐銬》,其主題是她甘願為信仰面對死刑。

“受迫害的教會被霸權政府告知應該相信什麼。這與家庭和教會中發生的暴凌是如此相似-- 這是控制,”帕納希說。她是伊朗裔美國人,與伊朗的地下教會有事工聯繫。“你看到了兩者的相似性和神對兩者的心意。”

這兩位倖存者告訴CT記者,當人們因少數派信仰被攻擊,他們知道政府是敵人,在苦難中他們感到代表正義且能獲得支持。然而,身陷家庭暴凌卻是一所更孤獨、更讓人困惑的監獄。

尤其是當你的家庭出現在公眾視野中時,喜悅的照片和歡欣鼓舞的大標題掩蓋了家裡的困境。

伊布拉欣說,她的家變得 “比死囚牢房還可怕”。她的前夫對她的虐待讓她想起在蘇丹坐牢時的遭遇。她回憶說,“我沒有教我的孩子們阿拉伯語,因為我不想讓孩子們知道爭吵時那些辱罵我的話。”當她和她的新生兒一起被監禁,看守侮辱她時,她也有同樣的想法。

“在監獄的時候,我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那裡。在家,我會問:‘為什麼會這樣?’”伊布拉欣說。“你希望家是平靜安寧的。”

然而,她期望平靜安寧的地方卻變得危險;她期望關心她的人在傷害她;而她所依靠的信仰卻告訴她要留在這裡。

帕納希意識到伊布拉欣為挽救一段虐待性的婚姻已經耗盡了耐心,多年來她在幫助過的其他基督教女性身上看到了同樣的模式。即使虐待行為一直存在,她們相信婚姻是一生一世的,孩子應該在父母雙方的陪伴下成長,而上帝可以救贖破裂的關係。

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帕納希在與阿貝迪尼結婚時也有這些同樣的想法。阿貝迪尼在伊朗被拘留之前,曾在美國被判犯有家庭毆打罪,回國后仍受到保護令的約束。

在學習聖經的過程中,帕納希的觀點發生了轉變。她開始看到,上帝關心她的福祉勝過不惜一切代價維護婚姻,婚姻這類機制是為了人們得益處而存在的,而不是相反。“人的生命比社會機制更重要,”帕納希說。“一隻羊比整個制度還要重要。”

這種理解是帕納希逃脫的關鍵。當她在伊朗的槍口下被捕時,上帝救了她的性命。在美國,上帝也為她開了一條路,讓她從虐待性的婚姻中重獲自由。

“我開始生活,自己思考,閱讀聖經,而拯救我的是上帝,”帕納希說。“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上帝的拯救。我無法否認,上帝是我們的生命線。”

帕納希最終幫助伊布拉欣找到了安全的住處、法律代表和心理諮詢,成為了另一個被拯救的見證。

“上帝通過人來回應我的祈禱,”伊布拉欣說。“上帝真的施行了神跡。當我祈禱的時候,上帝派人來幫助我。”

雖然她們對主的信仰沒有動搖,但她們對教會的信任卻受到了打擊。

她們說,認為留在虐待性婚姻中是“合聖經宗旨 ”的教義仍然普遍存在。當世界各地的信徒遭受迫害時,基督徒想要幫助他們逃離;當信徒在充滿暴力的家庭中受苦時,教會告訴她們的往往是留下來。

“我需要有人能夠告訴我這就是虐待,這不是上帝的心意,”帕納希說。

雖然越來越多的領導人在講壇上大聲疾呼解決家庭暴力問題,並譴責婚姻中的虐待行為,但帕納希指出,他們往往在協助婦女支付離婚的法律費用方面止步不前。

她和伊布拉欣主管着Tahrir Alnisa基金會,向遭受虐待的婦女提供幫助。她們在集會和教會活動中發表演講,帕納希每月約有兩次。由於她們公開講述了自己的倖存者經歷,認識她們的人會把她們介紹給需要諮詢或緊急幫助的婦女。

帕納希聽到的訴說有的來自遭受虐待的中東移民同胞,有的來自牧師和宣教士的妻子。她向牧師們提供諮詢,使他們知道如何參與幫助—也知道什麼情況下需要的不僅僅是教會內部的婚姻諮詢,而需要一個家庭暴力專家的介入。

她認為福音派在重視家庭暴凌問題方面“有一點點進展”,“但遠沒有達到對宗教迫害的重視規模”。

對基督教的迫害使教會為了一個目標團結在一起,但帕納希擔心,家庭虐待是一個更嚴重的、在教會內部造成更大破壞的問題。她說:“迫害問題的確是上帝關心的,但耶穌最直言不諱的是那些用宗教來壓制人的情況。”

住在愛達荷州博伊西(Boise)的帕納希和住在弗吉尼亞州弗吉尼亞海灘(Virginia Beach)的伊布拉欣認為,她們反對家庭暴凌的立場不僅應當被許可,而且是榮耀神的 -- 就像反對宗教迫害是榮耀神的一樣。

十年前,伊布拉欣從未想過結束她的婚姻。她從未想象自己會為暴凌倖存者提供支持。但現在她說:“上帝已經裝備了我們在這裡做這件事。我的生活是上帝希望的樣子。他的手總是在我們身上。”

“我們並不想身處這個位置,”帕納希說。“我感覺上帝使女性崛起,使我們能夠通過這個平台來發聲。”

翻譯:湉淙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