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幕不难重新浮现在我们的脑海中:伴随着范吉利斯(Vangelis)的音乐,在慢镜头下,一群年轻的运动员在沙滩上奔跑着。镜头转向埃里克·里德尔(Eric Liddell,中文名“李爱锐”)那张年轻、洋溢着幸福的脸,电影《烈火战车》的魔力再次征服了你。这是部伟大的影片,讲述了一个充满力量的故事——一位独特的奥运冠军,一位被良心驱使的基督徒,拥有卓越的奔跑才能,也在极速奔跑中感受着从神而来的喜悦。

而更令人震惊的事实是:《烈火战车》并没有讲述李爱锐卓越人生中震撼人心的部分。邓肯·汉密尔顿(Duncan Hamilton)的新人物传记《为了荣耀:李爱锐从奥林匹克冠军到现代殉道者的人生旅程》(For the Glory: Eric Liddell’s Journey from Olympic Champion to Modern Martyr)弥补了这项空白。汉密尔顿的书涵盖了这位奥林匹克冠军的一生,让我们得以一窥李爱锐在中国的宣教工作。这个世界可能最爱运动员成为英雄的时刻,但基督徒将在汉密尔顿的笔下,发现李爱锐忘我牺牲的劳苦,更令人动容。

汉密尔顿是英国著名的作家,几度获得体育文学奖。这本近400页的著作内容详实,没有赘言,新颖比喻频出,充分展现了汉密尔顿的卓越才能。与《坚不可摧》(Unbroken)、《激流男孩》(The Boys in the Boat)这类真实故事同承一脉,《为了荣耀》也因其展现的戏剧性与不凡力量与上述著作比肩。该书就像一支在奥运场上的摄像机,不会让我们长久停留在李爱锐故事的一个侧面,而是随着作者快速切换,在他清晰精确的遣词造句中,完全聚焦在这位冠军身上。

“每个人都要来到自己的十字路口”

该人物传记不是圣徒传,但它确实对李爱锐的品格和榜样高度称赞。尽管有些读者希望保持一些批判距离,但作者展现的情感却情有可原:李爱锐不单是一个好人。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他深深地信靠,刻苦地训练,讲道触人心怀,常带笑容,无畏奔跑。

李爱锐活出了充实的人生,但不是现代所谓“我顽强地致力于活出自我享乐”的那种人生。李爱锐全力以赴的人生异象乃是衡量选择,计算代价,奉耶稣基督的名迈出最危险的一步。这计算是简单的:“每个人都会在人生的每一阶段来到自己的人生路口,”汉密尔顿引用了李爱锐讲道中的一句,“必须要决定自己是为他的主而活还是与之为敌。”以基督为中心的逻辑对李爱锐意味深远,尽管对世界而言,这无足轻重。当李爱锐要活出信仰时,遭到了剧烈质疑,无论是那个不在主日跑步的著名决定还是退出竞赛回应宣教的呼召。

这位榜样可以对现代信徒投身信仰生活提供帮助。今日,较年轻的福音派基督徒总是花许多精力让文化的倒退不至太过,竭力与非信徒交好,又不能用过分强调的基督信仰冒犯他们。李爱锐的方法却更直接。根据他最喜欢的经文,登山宝训的教导,他毫不畏惧地为自己的认信出列,同时在爱邻舍上毫无迟疑。由此带出的基督徒见证既简明又激励人心。

李爱锐当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汉密尔顿以其敏锐的眼光捕捉到李爱锐与家人长时间的分离。李爱锐1934年与勤劳的弗罗伦丝(Florence)结婚后,有了三个孩子。他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但汉密尔顿注意到,他的首要优先仍是宣教工作。这意味着当李爱锐在肖张镇(河北农村)以及之后的天津工作时,都经历了与家庭长时间的分离。工作总是艰巨的,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的中国又实在是个可怕的地方。李爱锐经常被抢,忍饥挨饿,处于糟糕的卫生情况下,也定期被妨碍他工作的官员找去谈话。

一段时间后,李爱锐回家探访之路完全中断了。1941年初,当日本的战争机器开进中国时,李爱锐与家人分别,把妻儿送去了安全的多伦多。他与所爱的家人道别,轻吻他们,步行离开,再也没有转身。据他女儿回忆,他无法承受分离之痛,也可能在那时感知到,自己再也见不到家人了。在宣教工作中,常由最爱的人付上最高昂的代价,这实在是令人悲伤的现实。

在令人心碎的道别后,李爱锐返回了宣教禾场。他是个非常实在的人,而《为了荣耀》一书则是本被行动驱使的书。在汉密尔顿的叙述中,我们有时希望看到更多他生活背后的思考。我们知道他的神学某种程度上建基在存有争议的活动家和布道家弗兰克·布赫曼(Frank Buchman)的主张上。但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李爱锐关于神的“荣耀”这一概念的详述,但这恰是李爱锐为之劳力的。部分原因在于汉密尔顿没有在神学事物上花太多笔墨,另一部分原因则在李爱锐自身,他关注的是日常的门训关系。如果有更多关于李爱锐归信和对福音恩典的认识。应该能增强《为了荣耀》这一主题。

李爱锐常被称为“殉道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的。但他不是与家人分离后,死在烈火中。《为了荣耀》一书在最后三分之一对此有出色的记载,如其所述,李爱锐在潍县日本集中营度过了最后两年,不详之感如影而至。汉密尔顿记录了这新家的苦涩之味:“上帝的律法似乎被远远地关在墙外,因为墙内只有近1800名被关押者的喧闹,他们挤在仅150码长200码宽的狭小空间里。”

对这位宣教士来说,集中营并不是一个为基督而设的伟大舞台。李爱锐以一个囚犯的身份活着。他教授数学和科学,他最初来中国就是作教师的。不像我们在教堂听见的那些振奋人心的宣教讲道,他没有做任何耀眼之事,他所做的就如每个基督徒的日常一样,籍籍无名。李爱锐把水烧开,可供饮用。他和孤单的孩子踢足球。他为营妓搭建架子,而其他人则对她们避之不及。日复一日,李爱锐做着这所有一切,还不止如此。在他们中间,他的品性耀眼如光。据一位妓女回忆,他是唯一一个服侍了他人不求“好处”的人。

最后的问题看起来像个细节,其实它不是。《为了荣耀》和《坚不可摧》及《激流男孩》可喜的相似之处在于它回应了我们的时代对有勇气、有德行男子的文化渴望。我们所处的后现代中,灰色地带和反英雄才有市场;我们这个性别中性的时代里,许多年轻的男子缺乏热情和勇敢,随波逐流,没有定向。从邓肯·汉密尔顿记载的李爱锐身上,我们了解到一个被基督得着的人可以成为怎样的男人。

日日忠心

李爱锐的一生绝无浪掷。他日日忠心,置他人于自己之上,满有基督的样式,带来了巨大的不同(约翰福音15:13; 以弗所书5:25-32)。这是他的目的。一切都摆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一枚金牌,一个诱人的剑桥职位,有机会品尝这世界在有毒的餐桌上布散的每一丝快乐——但他都因着爱他人的缘故放弃了。“他被每一个人珍爱着”是他得到的回报——1945年2月李爱锐去世后,他的一位集中营同伴如此说道。哀伤弥漫在残酷冰冷的潍县。

汉密尔顿所记载那充满戏剧性的故事呼召今日的男人们不再作小孩子,从李爱锐那因致命肿瘤而僵硬蜷曲的手中拿起福音的旗帜。除此以外,《为了荣耀》也提醒每个基督徒属灵生命的颠覆性本质。并不拥有世界的我们,被《纽约时报》的专栏作者如此坚定地忽视着,却如此轻易地渴望这个世界,而李爱锐个拥有通往地上的国度的钥匙的人,却对此毫无渴望。

他选择的道路是一场竞赛,但在其中没有一个慢动作,也没有背景音效。没有沉重的奖牌,没有欢呼的人群。在他早期的生活中,李爱锐看见他的救主走在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上,迎向死亡。于是这位速度之王,深受国人喜爱的赛跑名将,离开了跑道,追随他的主。他往那遥远的、被战争愁云笼罩的国家去,在毫无光彩可言的劳苦和持续的艰难中度过他的年岁,以便人可以因此认识耶稣。事实就是如此简单:李爱锐放弃了人的荣耀,拥抱了十字架的荣耀。

藉着《为了荣耀》一书优美的讲述,我相信他的故事将带领许多年轻的男女跟随他的脚踪,前赴后继。

史朝恩(Owen Strachan)在浸信会中西部神学院担任系统神学教授,是《伟大的设计:祂所造的男人和女人》(The Grand Design: Male and Female He Made Them一书(Christian Focus出版)的合著者。

翻译:周怡,校对:Sean Cheng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For the Glory: Eric Liddell's Journey from Olympic Champion to Modern Martyr
Our Rating
4 Stars - Excellent
Book Title
For the Glory: Eric Liddell's Journey from Olympic Champion to Modern Martyr
Author
Publisher
Penguin Press
Release Date
May 10, 2016
Pages
400
Price
13.72
Buy For the Glory: Eric Liddell's Journey from Olympic Champion to Modern Martyr from Ama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