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梅肖(Mike Meshaw)担任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市恩典教会的主任牧师有21年。在此期间,他在东卡罗来纳大学所在的人口流动地区见证了人来人往。

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之前,这个独立的福音派教会平均每周大约有220人参加崇拜。 他说,在教会因疫情而暂停实体礼拜近两年后,他们每周平均有150人左右。

他告诉我们:“大多数不参加[礼拜]的人心有恐惧。 他们在人群中很不自在。”

该教会在疫情初期主动停止了实体敬拜,但不久之后,领导层开始听到会众说想念教会大家庭。 “我们教会50%以上的人敦促我们重新开放,”梅肖说。

他们尽快重新开张了,比该地区的其他教会更早。 这个决定对教会来说是积极的。

“我们仍然采取预防措施,保持社交距离,并自愿戴上口罩,”梅肖牧师说,并提到在必要时取消一场礼拜。 “但我们一直开放聚会。”

虽然教会表现良好,但牧师担心当下的疫情对其会众的影响,特别是在最近病例激增期间。

他说:“即使只有一个确诊病例,你把信息公布于众,恐惧就会成倍增加,变成一个怪物,人们会因此而感到震惊。 我担心这会消磨人们的情感。 在沮丧之前,他们能维持多久呢? 有些人已经沮丧了。”

别的一些教会则不得不应对聚会人数的下降和会众之间对安全措施的争议。

韦德·布拉德肖(Wade Bradshaw)是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的一个大型美洲长老会(PCA)教会的主任牧师,该教会于2020年3月开始网上直播礼拜,并于去年秋天重新开放了实体礼拜。

“Zoom令人疲惫,”他承认,并补充说教会经历了 “关于佩戴口罩的令人沮丧的重大分歧”。 他解释说,“许多医生参加这个教会,并建议我们要谨慎。 但会众中的一部分人对口罩规定感到愤怒。”

总的来说,布拉德肖说,教会 “出席率还没有恢复到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但是,他补充说,“很难预测疫情会产生什么样的长期影响。”

最近的一些研究为这个问题提供了启示。

2021年6月,美联社爆料说,美国的许多宗教场所因为疫情而永远关闭了。

根据巴纳集团(Barna Group)在2020年4月和5月收集的数据,在新冠疫情开始时,每三个本来去教会的基督徒中就有一个完全退出了教会。 此外,根据盖洛普公司1940年以来的数据,美国的教会成员人数在2020年首次降到50%以下。

今年,家庭研究所(Institute for Family Studies,IFS)利用“美国家庭调查”(American Family Survey)进行的一项新分析进一步揭示了,在过去两年中宗教聚会出席率是如何大幅下降的。

经常去教会的人的比例下降了6%,从2019年的34%下降到2021年的28%。 (值得指出的是,“教会”、“宗教聚会”和“敬拜场所”这几个词可以互换使用。)同时,从未或很少参加宗教敬拜的世俗美国人的比例增加了7%。

“美国家庭调查”是这样衡量宗教敬拜的参与度:“除了婚礼和葬礼,你多长时间参加一次宗教聚会?”(我们不知道受访者的回答是否将参加网上教会作为参加宗教聚会的一部分)。

出席率的下降因人群而异。

年龄较小或较老的美国人比中年人更有可能出勤率下降。 在没有18岁以下子女的已婚成年人中,这种情况也更加明显。 2021年,约有30%的没有年幼子女的已婚成年人定期参加宗教聚会,低于2019年的40%。

另一方面,意识形态似乎与数量下降没有关系。 保守派比温和派和自由派更有可能参加宗教聚会,但参与人数下降在所有三个群体中都是相似的。 同样,他们在收入方面也没有显著差异。

有关种族方面,情况则并非如此。 数据表明,美国黑人比其他人群更有可能经历教会出席率的急剧下降。

2019年,45%的美国黑人定期参加宗教聚会。 但到2021年,这一比例下降到30%,相差15%。 其他种族/民族群体的下降幅度在5%至6%之间。

我们采访了一位非裔美国牧师,他任职于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Raleigh)一家拥有2000名成员的福音派教会,该教会在应对疫情上处理得很好。 自两年前线上聚会七周以后,“楼上房间基督内神的教会”(The Upper Room Church of God in Christ)刚刚完成了第86周的现场敬拜。

“我们的一个口号是,‘我们相信值得为敬拜冒风险‘,所以我们把安全措施落实到位,”任主任牧师的帕特里克·L·老伍登(Patrick L. Wooden, Sr.)主教解释道。 这包括强制性的体温检查,保持社交距离的座位,以及提供两场礼拜,以分散人流。 他补充说:“我们做得不错,上帝保全了我们。”

虽然教会的出勤率没有大的下降,但有些成员还没有回到实体崇拜——要么是由于生病,要么是由于家庭成员的健康受到影响,要么就是还不愿意回来。 不过,他说大多数会众仍然希望实体聚会。

“我告诉你,他们已经从家里出来了!”伍登说,教会甚至有访客从其他州赶来与他们一起做礼拜,“只是为了参加现场的教会礼拜。”

不过,他还是对全国范围内教会出席率的下降感到担忧,他认为部分原因是许多教会关闭了实体礼拜的大门。

他说:“我对有许多人在这个特殊时期做出的反应感到有些失望。 我们已经开始为关闭教会和线上聚会寻找理由。” 他问道:“如果你认为现在教会的出席率下降了,当这些人听到牧师说出席聚会没有必要时,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只是坐在那里,在舒适的家里,看我们的直播,这是相同的吗? 我不认为我们可以这样将就。”

随着更多新冠疫苗和治疗方法的出现,迫切的问题是,疫情最终过去之后,教会的出席率是否会出现反弹。 这很难预测,但之前关于2007-2009年大衰退如何影响教会出席率的研究可能会带来一些启示。

当时,许多人认为经济危机会导致更高的教会出席率。 然而,数据显示,自大衰退以来,这种增长并没有出现。 研究还表明,金融危机也没有对欧洲国家的宗教参与水平产生任何显著的影响。

”我认为,有些人把[教会出席率因疫情的普遍下降]看成是教会正在净化那些没有委身的人,实际上迎合了‘无宗教’人群的增长。”梅肖说道。

“但对我们教会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低的数字了。” 他认为,大多数没有回来的人,还是觉得实体聚会不够安全,但还有很多人继续在周日出现,这让他感到安心。

一些空座位有可能被网上的敬拜者取代,但没有现成的数据来支持这一点。 此外,随着疫情的持续,缺乏人际交往可能会削弱教会内部的社会联系。

正如我们所知,参加宗教聚会不仅与拥有更好的社会支持网络有关,而且还与一些公共健康益处有关——例如减少抑郁症、降低自杀率以及减少毒品和酒精滥用。 人们被隔离在家中,线上聚会不太可能提供同等的好处。

对于信奉宗教但不再参加聚会的人来说,也要付出情感上的代价。 根据巴纳调查,与在新冠疫情期间没有停止实体聚会的基督徒相比,停止参加教会的受访者更容易感到不安全和焦虑。

正如泰勒·范德维利(Tyler VanderWeele)和布兰登·凯斯(Brendan Case)在最近的CT文章中指出的,“空荡荡的教会长椅是美国公共卫生的一个危机”。 而这个危机包括核心家庭的健康。 这是因为经常参加宗教聚会的美国人更有可能结婚生子。

即使在新冠疫情之外,信教的美国人也比不信教的美国人更有可能对结婚生子有强烈的渴望。 因此,参加宗教聚会的人数减少,不仅有可能对公共卫生产生负面影响,对家庭稳定和人口增长可能也是如此。

“我相信,自杀、抑郁症和精神疾病大量增加的原因是上帝之家关门了,”伍登说。 他认为解决教会出勤率下降的方法很简单:更多的教会应该重新回到实体聚会——安全的实体聚会。

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市恩典教会的梅肖牧师强调,疫情增加了对教牧关怀事工的需求。

他说,牧师们需要比以往更努力地与不能参加聚会的人保持联系——无论是通过社交媒体、电子邮件、电话,还是在可能的情况下亲自拜访,尤其是对那些受隔离影响最严重的老人。

最后,梅肖并没有因疫情而对教会的未来感到沮丧。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他说,“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动力,带领我们的会众安全渡过疫情,走向彼岸。”

温迪·王(Wendy Wang)是家庭研究所(Institute for Family Studies)的研究主任,曾是皮尤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

爱丽丝·埃尔黑格(Alysse ElHage)是家庭研究所博客的编辑。 她曾在北卡罗来纳州家庭政策委员会担任了17年的作家和研究员。

翻译:LC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한국어,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