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梅肖(Mike Meshaw)擔任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市恩典教會的主任牧師有21年。在此期間,他在東卡羅來納大學所在的人口流動地區見證了人來人往。

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之前,這個獨立的福音派教會平均每周大約有220人參加崇拜。 他說,在教會因疫情而暫停實體禮拜近兩年後,他們每周平均有150人左右。

他告訴我們:“大多數不參加[禮拜]的人心有恐懼。 他們在人群中很不自在。”

該教會在疫情初期主動停止了實體敬拜,但不久之後,領導層開始聽到會眾說想念教會大家庭。 “我們教會50%以上的人敦促我們重新開放,”梅肖說。

他們儘快重新開張了,比該地區的其他教會更早。 這個決定對教會來說是積極的。

“我們仍然採取預防措施,保持社交距離,並自願戴上口罩,”梅肖牧師說,並提到在必要時取消一場禮拜。 “但我們一直開放聚會。”

雖然教會表現良好,但牧師擔心當下的疫情對其會眾的影響,特別是在最近病例激增期間。

他說:“即使只有一個確診病例,你把信息公佈於眾,恐懼就會成倍增加,變成一個怪物,人們會因此而感到震驚。 我擔心這會消磨人們的情感。 在沮喪之前,他們能維持多久呢? 有些人已經沮喪了。”

別的一些教會則不得不應對聚會人數的下降和會眾之間對安全措施的爭議。

韋德·布拉德肖(Wade Bradshaw)是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的一個大型美洲長老會(PCA)教會的主任牧師,該教會於2020年3月開始網上直播禮拜,並於去年秋天重新開放了實體禮拜。

“Zoom令人疲憊,”他承認,並補充說教會經歷了 “關於佩戴口罩的令人沮喪的重大分歧”。 他解釋說,“許多醫生參加這個教會,並建議我們要謹慎。 但會眾中的一部分人對口罩規定感到憤怒。”

總的來說,布拉德肖說,教會 “出席率還沒有恢復到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但是,他補充說,“很難預測疫情會產生什麼樣的長期影響。”

最近的一些研究為這個問題提供了啟示。

2021年6月,美聯社爆料說,美國的許多宗教場所因為疫情而永遠關閉了。

根據巴納集團(Barna Group)在2020年4月和5月收集的數據,在新冠疫情開始時,每三個本來去教會的基督徒中就有一個完全退出了教會。 此外,根據蓋洛普公司1940年以來的數據,美國的教會成員人數在2020年首次降到50%以下。

今年,家庭研究所(Institute for Family Studies,IFS)利用“美國家庭調查”(American Family Survey)進行的一項新分析進一步揭示了,在過去兩年中宗教聚會出席率是如何大幅下降的。

經常去教會的人的比例下降了6%,從2019年的34%下降到2021年的28%。 (值得指出的是,“教會”、“宗教聚會”和“敬拜場所”這幾個詞可以互換使用。)同時,從未或很少參加宗教敬拜的世俗美國人的比例增加了7%。

“美國家庭調查”是這樣衡量宗教敬拜的參與度:“除了婚禮和葬禮,你多長時間參加一次宗教聚會?”(我們不知道受訪者的回答是否將參加網上教會作為參加宗教聚會的一部分)。

出席率的下降因人群而異。

年齡較小或較老的美國人比中年人更有可能出勤率下降。 在沒有18歲以下子女的已婚成年人中,這種情況也更加明顯。 2021年,約有30%的沒有年幼子女的已婚成年人定期參加宗教聚會,低於2019年的40%。

另一方面,意識形態似乎與數量下降沒有關係。 保守派比溫和派和自由派更有可能參加宗教聚會,但參與人數下降在所有三個群體中都是相似的。 同樣,他們在收入方面也沒有顯著差異。

有關種族方面,情況則並非如此。 數據表明,美國黑人比其他人群更有可能經歷教會出席率的急劇下降。

2019年,45%的美國黑人定期參加宗教聚會。 但到2021年,這一比例下降到30%,相差15%。 其他種族/民族群體的下降幅度在5%至6%之間。

我們採訪了一位非裔美國牧師,他任職於北卡羅來納州羅利市(Raleigh)一家擁有2000名成員的福音派教會,該教會在應對疫情上處理得很好。 自兩年前線上聚會七周以後,“樓上房間基督內神的教會”(The Upper Room Church of God in Christ)剛剛完成了第86周的現場敬拜。

“我們的一個口號是,‘我們相信值得為敬拜冒風險‘,所以我們把安全措施落實到位,”任主任牧師的帕特里克·L·老伍登(Patrick L. Wooden, Sr.)主教解釋道。 這包括強制性的體溫檢查,保持社交距離的座位,以及提供兩場禮拜,以分散人流。 他補充說:“我們做得不錯,上帝保全了我們。”

雖然教會的出勤率沒有大的下降,但有些成員還沒有回到實體崇拜——要麼是由於生病,要麼是由於家庭成員的健康受到影響,要麼就是還不願意回來。 不過,他說大多數會眾仍然希望實體聚會。

“我告訴你,他們已經從家裡出來了!”伍登說,教會甚至有訪客從其他州趕來與他們一起做禮拜,“只是為了參加現場的教會禮拜。”

不過,他還是對全國範圍內教會出席率的下降感到擔憂,他認為部分原因是許多教會關閉了實體禮拜的大門。

他說:“我對有許多人在這個特殊時期做出的反應感到有些失望。 我們已經開始為關閉教會和線上聚會尋找理由。” 他問道:“如果你認為現在教會的出席率下降了,當這些人聽到牧師說出席聚會沒有必要時,你覺得會發生什麼? 只是坐在那裡,在舒適的家裡,看我們的直播,這是相同的嗎? 我不認為我們可以這樣將就。”

隨着更多新冠疫苗和治療方法的出現,迫切的問題是,疫情最終過去之後,教會的出席率是否會出現反彈。 這很難預測,但之前關於2007-2009年大衰退如何影響教會出席率的研究可能會帶來一些啟示。

當時,許多人認為經濟危機會導致更高的教會出席率。 然而,數據顯示,自大衰退以來,這種增長並沒有出現。 研究還表明,金融危機也沒有對歐洲國家的宗教參與水平產生任何顯著的影響。

”我認為,有些人把[教會出席率因疫情的普遍下降]看成是教會正在凈化那些沒有委身的人,實際上迎合了‘無宗教’人群的增長。”梅肖說道。

“但對我們教會來說,這已經是一個很低的數字了。” 他認為,大多數沒有回來的人,還是覺得實體聚會不夠安全,但還有很多人繼續在周日出現,這讓他感到安心。

一些空座位有可能被網上的敬拜者取代,但沒有現成的數據來支持這一點。 此外,隨着疫情的持續,缺乏人際交往可能會削弱教會內部的社會聯繫。

正如我們所知,參加宗教聚會不僅與擁有更好的社會支持網絡有關,而且還與一些公共健康益處有關——例如減少抑鬱症、降低自殺率以及減少毒品和酒精濫用。 人們被隔離在家中,線上聚會不太可能提供同等的好處。

對於信奉宗教但不再參加聚會的人來說,也要付出情感上的代價。 根據巴納調查,與在新冠疫情期間沒有停止實體聚會的基督徒相比,停止參加教會的受訪者更容易感到不安全和焦慮。

正如泰勒·范德維利(Tyler VanderWeele)和布蘭登·凱斯(Brendan Case)在最近的CT文章中指出的,“空蕩蕩的教會長椅是美國公共衛生的一個危機”。 而這個危機包括核心家庭的健康。 這是因為經常參加宗教聚會的美國人更有可能結婚生子。

即使在新冠疫情之外,信教的美國人也比不信教的美國人更有可能對結婚生子有強烈的渴望。 因此,參加宗教聚會的人數減少,不僅有可能對公共衛生產生負面影響,對家庭穩定和人口增長可能也是如此。

“我相信,自殺、抑鬱症和精神疾病大量增加的原因是上帝之家關門了,”伍登說。 他認為解決教會出勤率下降的方法很簡單:更多的教會應該重新回到實體聚會——安全的實體聚會。

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市恩典教會的梅肖牧師強調,疫情增加了對教牧關懷事工的需求。

他說,牧師們需要比以往更努力地與不能參加聚會的人保持聯繫——無論是通過社交媒體、電子郵件、電話,還是在可能的情況下親自拜訪,尤其是對那些受隔離影響最嚴重的老人。

最後,梅肖並沒有因疫情而對教會的未來感到沮喪。

“如果一定要說的話,”他說,“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動力,帶領我們的會眾安全渡過疫情,走向彼岸。”

溫迪·王(Wendy Wang)是家庭研究所(Institute for Family Studies)的研究主任,曾是皮尤研究中心的高級研究員。

愛麗絲·埃爾黑格(Alysse ElHage)是家庭研究所博客的編輯。 她曾在北卡羅來納州家庭政策委員會擔任了17年的作家和研究員。

翻譯:LC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简体中文, and 한국어.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