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我在鲍伊州立大学(Bowie State University)上大学时,我和80年代和90年代的许多非裔美国人一样,踏入了一个新的身份意识形态的温床。 此时,许多进入大学的黑人(特别是传统黑人大学)都会佩戴某种类型的文化饰品,指出他们与非洲的渊源,这包含用来自非洲的皮革制成的徽章到使用某种非洲艺术图案描绘非洲大陆的短袖圆领运动衫。

对于黑人来说,那是一个与我们的民族和文化身份挣扎摸索的重要时期。 你会看到黑人兄弟们在学生会里出售书籍和诸如蓝尼罗河、檀香、乳香和没药等精华油。 这些摊位上摆满了资源,承诺给我们真理以填补我们黑人思想的空白,这些真理原是白人不让我们知道,以防止我们认识自己是谁。

作为一个黑人基督徒,我有时会觉得自己好像在追随压迫者的宗教。 这就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意识到你原本所有认为是正确的事物其实都是错误的。 在美国,同时身为黑人以及基督徒两种身份有一种固有且持续的张力,这种紧张感深深刻在许多非裔美国人的心理中。

请看下面这些通常被称为“黑人觉醒”群体支持者的引言。 “伊斯兰教民族”(Nation of Islam)的长期领导人以利亚·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ad)说:“所谓的黑人必须在时机已经太晚之前觉醒。 他们以为,无论发生什么事,白人的基督教都会拯救他们,但他们犯了严重的错误。 他们必须知道,白人的宗教不是来自上帝,也不是来自耶稣或任何其他的先知。 它是由白人这个种族锁控制的,而不是由全能的真主(上帝)控制的。”

或者以贾巴里·奥萨泽(Jabari Osaze)为例,他是历史学家,自称是古基米提斯(Kemetic,即埃及)王国的祭司。 正如他在《七个白色小谎言:摧毁黑人自我形象的阴谋》这本书所说:

“我记得教会主日学时,老师会从箱子里拿出摩西和诺亚的纸板剪影......他们都是穿着长袍的白人老人。 他们看起来就像我隔壁的邻居,但是穿着长袍。 想像一下,作为一个孩子,我被灌输了这样的观念:基督教的所有英雄都是白人。 我确实认为那是一种错误。”

像这样的评论给黑人造成了一种难以克服的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 作为基督教护教家,我们不应该回避这种挑战。 这只是意味着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也是为什么今天需要一种我称之为 城市护教学(Urban Apologetics) 的众多原因之一。

诚然,西方的、白人欧洲基督教经常努力破坏黑人身份。 然而,这些“黑人觉醒”(Black conscious)的群体却抛弃了整个基督教信仰,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扔了出去(不分良莠,好坏一起丢——译注)。 他们没有做足够的功课来仔细研究真相。 城市护教学破解了这些团体宣传的虚假起源故事。

黑人基督徒总是被黑人觉醒团体的代言人审问。 我们总是因为接受了基督教而被他们批评,因为过去自称为基督徒的白人在绑架和奴役黑人方面是主谋。 许多黑人被教导,非洲人与基督教的第一次接触是通过奴隶贸易。 许多人认为基督教在奴隶制度中的历史作用是摧毁黑人思想的一个关键因素。 他们认为基督教是欧洲人创造的,被白人压迫者用来持续奴役黑人的工具。

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 在西方有奴隶制度的时代,有一种错误的基督教形式,为绑架人类来辩护。 这种形式的基督教的支持者是否创造了一本被称为“奴隶的圣经”(the slave’s Bible)的删节版《圣经》,以防止奴隶对福音有一个清晰和全面的了解? 是的。 某些所谓的基督徒是否把黑人说成是不如人的,从而玷污了每个人内心深处 神的形象(imago Dei)? 是的。

在过去一百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黑人群体一直在努力为我们的群体面临的挑战提供强有力的神学答案。 直到最近,我们才看到有人协同努力,解决黑人觉醒运动支持者提出的反对意见和问题。 而在目前的互联网时代,游戏规则已经改变。 反对意见传播得更快。 关于基督教的谬论有更长的寿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迫切需要一套独特的城市护教学,以解决黑人觉醒运动和其他黑人对基督教的反对意见。

回应修正主义(revisionist)的叙事

什么是城市护教学? 城市(urban) 是当今的一个流行词,在过去的四十五年里,它的使用一直在稳步增长。 它指向的是城市。 在它成为一个俚语之前,_城市_ 有又深又复杂的含义——由密集的人口、建筑和交通所定义的景观,以及文化、商业、政治和精神的多元化融合。

然而,在某个时候,“城市”成为黑人、棕色人种和穷人的代号。 这就是今天许多企业界使用“城市”这个字的方式。 公司的城市部门致力于向黑人和棕色人种推销其产品。 当然,如今,城市文化不再局限于城市,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像嘻哈(hip-hop)这样的艺术形式的急剧流行。 它是一种会移动的文化(mobile culture),我们在乡村和郊区也会遇到的。

护教学 是一个依据彼得前书3:15创造出来的术语:“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做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give a defense to anyone,CSB)。” 这里英文翻译为“辩护”(defense,和合本译为“回答”——译注)的词来自希腊语 apologia。 按上下文,护教学通过向他人展示基督的转化工作,与人们的思想、情感和意志互动。 它基于人在耶稣里所拥有的关于末世和迫切的盼望,是对福音的合理辩护。

就解释护教学的《圣经》根据而言,犹大书第3节是另一个关键文本。“亲爱的弟兄啊,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 争辩(contend)这个词翻译自一个希腊词(epago¯nizomai),指的是体育比赛,比如摔跤比赛。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9:25中暗示了这种关联性:“凡较力争胜(competes)的,诸事都有节制。 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

护教学有很多种类。 古典护教学(Classical Apologetics)强调对上帝存在的论证。 证据护教学(Evidential Apologetics)强调需要证据来支持基督教关于真理的论述,无论是理性的、历史的、考古学的,甚至是经验的证据。 历史护教学(Historical Apologetics)强调支持基督教真理主张的历史证据。经验护教学(Experiential Apologetics)诉诸一般的宗教经验或特殊的宗教经验,如明显的超自然现象,作为相信基督的理由。 前设派护教学(Presuppositional Apologetics)通常以基督教的基本真理为前设,然后以多种方式说明为什么只有基督教才合理。

当我谈到 城市 护教学时,我特别指的是针对黑人的反对意见为基督信仰辩护,并论证基督教如何满足黑人的独特需求。 城市护教学以和谐的方式使用上述的几种护教方式。 当我们与黑人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交谈时,我们采用古典护教法,他们中许多人重视科学解释,而不是基于信仰的论述。 在面对“向我证明耶稣的确存在”或是“《圣经》人物的坟墓都在哪里”或是“基督教是在欧洲创立的”这样的挑战时,证据护教法特别有帮助。

在城市护教学中我们遇到的大多数陈述或问题,其根本原因是各种修正主义(revisionist)的叙事。 这些叙述吸引并肯定了许多黑人在种族主义和社会不公义方面的经验。 为了驳斥它们,我们可以借鉴历史和经验式护教学的要素。 我们在城市护教学中的任务是以谦卑和谨慎的态度,存著祷告的心参与这些议题。

在一个充满谎言的世界里讲出真理

城市护教学所做的福音工作是根据少数族群在知识、情感和种族认同关切的问题,向黑人社群为基督教辩护。 尽管文化、历史、灵性和神学上都存在黑人对基督教信仰的障碍,城市护教学为黑人提供了福音盼望的理由。 城市护教学的核心是恢复“上帝的形象”(imago Dei)。 因为种族不公和不平等的存在,我们需要既肯定人性,同时也挑战人类罪恶的傲慢。 《圣经》要求我们把所有人当作上帝形象的承载者(创1:26-27;雅3:9)。

城市护教学还致力追寻在一个以谎言为特征的世界中讲述真理。 我们生活在一个由黑人宗教身份邪教(Black Religious Identity Cults,BRICs)宣传假货版真理的世界。 由于许多人还没有学会区分真理与错误、真实与虚假,他们相信谎言。 大多数吸引黑人的意识形态或邪教也是基于犹太教——基督教世界观。 他们根据基督教的故事来建构他们所谓的真理、拒绝基督教。 城市护教学致力语阐述只有基督教被证明是合理和真实的世界观。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城市护教学还消除了黑人社群中存在的大量城市传说、历史神话、神学谬误、科学误区以及对基督教的简化论(reductionist)观点。 我们在城市护教学中对抗的大部分内容是在前几代人中流行的论点,现在它们正带着民族色彩重新出现。 例如,我们看到一种称基督教不过是古埃及基米提斯教(Kemeticism)的复制品的理论重新出现,而这个理论早在几十年前就被证伪了。

由于黑人群体对白人和欧洲思想极不信任,许多黑人往往很容易受到任何关于白人腐败的说法的影响,而基督教就是一个很容易的目标。 当 BRICs 提出基督教是欧洲白人所建立的白人宗教时,许多黑人相信了他们。 然而实际上,基督教是从耶路撒冷传播到非洲,然后再传播到欧洲。 早在基督教国家(Christendom)在罗马成型之前,基督教的核心是在埃及的亚历山大。

人们愿意相信欧洲人将基督教传播到非洲,这突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正如神学家托马斯·C·奥登(Thomas C. Oden)在其2010年出版的《非洲是如何塑造基督教思想的》中解释的那样,

现代思想史学家已经太习惯于这样一个简单的前设:无论非洲学到了什么,它都是从欧洲学到的。 然而,就具有开创性的新柏拉图主义(Neo-Platonism)而言,其从非洲到欧洲的轨迹(从南到北的运动)在文本上是清楚的。 但为什么人们这么容易忘记或否定这一轨迹呢?

关于非洲的基督教如何开始的错误信念,可以追溯到我们在世俗和基督教学术研究中看到的种族主义暗流。 在我自己对古实(紧邻埃及南部的沿尼罗河的黑非洲王国)以及古实人在圣经时代所扮演角色的历史研究中,我遭遇了仍然由白人学者主导的学术界中挥之不去的种族偏见。

我所说的种族偏见是什么意思? 我指的不是19世纪和20世纪初在历史和宗教学术中相对普遍的公然种族偏见。 相反,我们今天遇到的是潜意识或微妙的种族偏见——他们通常是无意的,却仍然是真实的。 这种种族偏见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包括基督教历史学界,它给非裔美国人向其他黑人分享福音的努力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下意识和同谋(complicit)的种族主义已经破坏了黑人社群的庄稼收成。

如今,我们在世界和教会中与种族主义对抗,与否认种族主义的存在、为白人身份优越性张目的黑人抗争,并抵制正在摧毁我们社群的神秘主义邪教和黑人意识形态。 就在我们面前有艰辛的工作要做!

争夺灵魂

当谈到关于真理与谬误的问题时,肤色重要吗? 不是特别重要。 然而,白人在整个历史中努力用白人的、欧洲的画笔描绘基督教历史,这使得肤色成为一个问题。 西方基督教学术界没有带头对抗种族主义,而是跟随了世俗修正主义者的脚步。 这种对历史的粉饰是神所厌恶的。 用自己喜欢的人种肤色来描绘历史,而不是研究《圣经》中提到的人和教会历史上重要人物的真实民族身份,这是会造成分裂的。 这是对福音本身的侮辱,因为它暗示上帝只是通过欧洲白人拯救和做工。

我不能责怪我的黑人兄弟们对基督教不断的怀疑。 护教学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所有男人和女人的罪,而城市护教学则探讨了这种罪如何影响少数民族。 可悲的是,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罪恶的种族主义和不公正,这是必要的,。 你能想像人们拒绝福音,是因为他们相信福音只适用于白人吗? 愿它永远不会发生!

我们的任务是给出答案,回应黑人所经历的心理创伤,因为西方基督教世界已经与历史上的(非西方的)基督教信仰融合在一起。 自初代教会时期以来,基督教一直得处理一群人想要排挤另一群人的问题。 基督教是否只预备给某个特定民族的问题并不新鲜——这问题可以一直追溯到彼得关于列国得救的异象(徒10)和耶路撒冷会议(使15)。 加拉太书第二章更进一步表明,基于民族差异排斥人是福音的核心问题。

最后,我们蒙召向所有人传福音,无论他们的种族或背景如何,而我们这样做都是靠着神所赐的大能。 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2:1-4中所说: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祕。 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 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

保罗在这里诉诸哥林多信徒自己信主的经历。 拯救他们的是十字架软弱但大有能力的道,而不是人类有力的修辞(1:18)。

护教学不是为了赢得辩论;它是关于争取听众的灵魂。 不要搞错了:虽然我们要克服民族身份、种族主义和不公义所立起的障碍,但最终我们试图帮助人们认识到自己的罪(约16:8)。 我们的盼望是圣灵会照亮他们对福音的需要。

我们不想只谈论他人对黑人犯下的暴行。 我们不会忽视这些暴行,但我们绝不能让它们阻止我们强调 每个 人在我们生命中对耶稣基督福音救赎大能的需要。

本文摘自《城市护教学:用福音恢复黑人的尊严》(Urban Apologetics: Restore Black Dignity with the Gospel),由埃里克·梅森(Eric Mason)编辑。 版权所有 © 2021 Zondervan。 使用需经 Zondervan 许可。 www.zondervan.com

翻译:Addison Lin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한국어,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