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近正午,六月初的成都天氣已經開始熱起來。秋雨聖約教會的幾位弟兄姐妹站在一間婦科醫院門口向匆匆路過的市民發放《兒童節不要墮胎》的小冊子,幾位警察走過來,沒收了他們的小冊子,然後將他們帶到附近的派出所實施拘留。這是2013年秋雨教會的六一兒童節活動。教會的牧師王怡本來也要來跟他們站在一起的,但牧師一大早要出門去教會參加晨禱時就被幾名警察堵在門口,警察後來一直在小區守着,不讓牧師出門。

從2012年到2016年,每一年秋雨教會都會在兒童節走上街頭開展這樣的反墮胎活動,以及在不同的時間舉辦反墮胎公益講座。他們的反墮胎講座也同樣遭到警方騷擾,講員被堵在家中,或警察湧進講座地點阻止演講。2016年以後,政府的打壓似乎最終奏效了,網上不再有這類活動的消息。2018年底,王怡牧師被捕入獄,秋雨聖約教會被禁止聚會。而如今中國政府也已經改變“只生一個”的“計劃生育”政策,反而為了提高低迷的生育率,開始鼓勵大家多生孩子。

2022年5月2日,美國媒體報道了從最高法院泄露出來的一份草稿文件,預示高院可能在近期推翻“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判決。這條新聞在美國激起軒然大波,處於“文化戰爭”兩邊的人——反對墮胎的“維護生命”(pro-life)人士和支持墮胎權的 “維護選擇權”(pro-choice)人士——都有強烈的反響,墮胎與反墮胎的問題再次在美國成為話題熱點。

而此刻也離今年的中國的六一兒童節的日子很近了,不由讓人聯想到中國基督徒在中國如何持守和實踐維護生命的信念的問題。中美的大環境和中美基督徒的文化處境顯然是非常不同的,中國基督徒今天所處的大環境跟十年前也有很大不同。中國的基督徒如何看待基於維護生命的理念而反墮胎的立場和實踐?對過去的一些做法有什麼樣的肯定與反思?對新的大環境之下基督徒應該怎麼做有什麼樣的想法?帶着這些問題,CT亞洲編輯採訪了數位在中國和海外的牧師和基督徒姐妹。以下是他們的部分回應。

維護生命符合聖經真理

接受採訪的中國基督徒無一例外都是持維護生命、反對墮胎的立場的。他們都同意秋雨教會在《兒童節不要墮胎》中所說,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上帝所造的,也是屬於祂的”,因此“沒有人有權利可以謀殺上帝所創造的(生命)”,胎兒從受孕開始就是人,因此“不可殺人”的誡命“應用在墮胎的事上……就等於‘不可墮胎’”。他們也認同成都的基督徒在《兒童節不要墮胎》中向政府、醫院和市民提出的四條反對和倡議:(1)反對在戶外、媒體、學校、公車上的人工流產廣告;(2)反對在沒有父母雙方陪伴時,對未成年人施行墮胎手術;(3)主張醫院必須告知墮胎者,墮胎以外的選擇,及墮胎有可能的一切危害;(4)倡議在每年的六一兒童節停止一切墮胎手術,紀念在母腹中的胎兒。在大多數中國基督徒看來,這樣的呼籲是符合聖經及有理、有節、也有愛心的。秋雨教會的弟兄姐妹在這件事情上表現出來的道德勇氣值得基督徒欽佩。

現住成都、多年參與女性關懷事工的基督徒小魚姐妹(因為安全的原因,本文中人在中國的牧師和基督徒,除王怡以外,都使用了化名)說,雖然海外的報道往往只提秋雨這一間教會,但發放“不要墮胎”小冊子等項活動是跨教會的事工,還有多間其他教會參與。她說:“在中國的現實環境中,這樣的事工是福音美好的見證,也是上帝賦予中國基督徒美好的使命之一。這項事工持續的這些年來,儘管力量微小,但依然挽救了很多胎兒的生命,有些墮胎者並因此而聽聞福音,甚至受洗歸主。”

從海外留學回到深圳的陸思姐妹也認為基督徒出於維護生命而反墮胎的見證不但符合聖經真理,而且有益於中國社會和中國教會,“因為大多數中國人,包括基督徒,對生命以及生命的主權是缺乏基本認識的。當大多數人都習慣對生命輕易捨棄的時候,維護生命的聲音是珍貴的。”而尤其因為像成都基督徒那樣的公開行動是“鳳毛麟角”,就更顯出其珍貴。

維護生命行動的缺陷和盲區

儘管中國和海外華人基督徒在信念上都認同維護生命、反對墮胎,但對於一些中國教會過去的反墮胎活動的具體做法,還是存在不同的看法。芝加哥新生命教會國語堂沙龍牧師說:“我敬佩秋雨之福教會的弟兄姐妹在艱難的環境中為著他們所堅持的信仰價值所付出的行動,但我並不贊同這樣的策略。因為從某種角度來說,當一個年輕人在馬路上收到傳單而猶豫是否要墮胎的時候,這個對話發生的就太晚了。在牧養教會的幾年裡,我曾許多次和教會裡和教會外的女性談論過這個問題,而每次都讓我覺得如果教會能早點做些什麼,或許我們就不必討論這件殘酷且有罪的事情。”

沙龍牧師提醒中國基督徒,美國基督徒的經驗和教訓告訴我們,維護生命應該有整全的策略:“在美國,教會為反對墮胎的立法做出了許多努力,但教會是否真的能支持缺乏社會資源的女性把孩子生下來?當她們在獨自面對撫養孩子的過程中所需要經歷的各種艱難和絕望的時候,教會在哪裡呢?我們能為她們做什麼呢?”

小魚姐妹過去多年參與幫助和關懷墮胎人士的事工,她說,作為一名關懷者,在關懷的過程中,不僅是需要用福音給予屬靈的幫助和鼓勵,還需要切實地幫助沒有墮胎的婦女解決後顧之憂,比如,孩子生下來,如果媽媽沒有能力撫養孩子,關懷者就需要幫助媽媽找到孩子合宜的安置方法。

在上海牧養一間城市教會的胡越牧師也認為,中國教會在鼓勵基督徒不墮胎的同時,似乎缺少了一同承擔撫養責任的決心和行動。教會不應該讓個體家庭肚子面對不墮胎的結果,而應該是“讓孩子生下來,教會一起養”。聖經教導教會有照顧孤兒寡婦的責任,教會作為信徒的“家”理應為不墮胎的家庭提供系統性支持。另外,胡牧師也提醒中國基督徒,“我們在反墮胎的宣傳中可能過度放大了政策帶來的影響,強調了系統性的罪,而忽略了個人性的罪——讓人產生錯覺:計劃生育政策是邪惡的,而個人性的墮胎是無奈的。”

在中美不同的處境中維護生命

說到中美處境的不同,陸思姐妹認為中國常常是把“宗教問題政治化”——基督徒為了持守真理而倡導任何不符合官方意識形態和政策的價值觀,容易被扣上“反黨不愛國”的帽子;而美國常常是“政治問題宗教化”,當基督徒倡導的價值觀跟世俗的主流思想衝突時,就會被扣上“神權統治”的帽子。

中國某地家庭教會牧師始明指出,在中國基督徒當中,墮胎議題的爭辯並不圍繞着“生命權”和“選擇權”,而是圍繞着保護生命和順服政府。前者強調基督徒應該像出埃及記中的收生婆一樣,不順服法老的“計劃生育”,而順服神對生命的看重;後者則認為,計劃生育制度並不是不讓基督徒聚會,因此只要傳福音、建立教會這些基本權利沒有被打擾,基督徒就應當順服。不過在中國的城市教會中,基本沒有后一種思路的教會或基督徒,而這很有可能是受美國反墮胎的保守派基督徒的影響所致。

胡牧師則認為,反墮胎在中國的語境中是對計劃生育制度或重男輕女文化的一種對抗,而在美國的語境中,已經上升到了對人權的解釋了。但在本質上兩者還是有相同之處,因為兩者都是神的形象更重要,還是人的需要更重要的問題。

在中國的新形勢下維護生命

陸思姐妹認為中國政府從“只生一個”到“鼓勵生育”的政策改變為基督徒的維護生命的見證提出新的不同的挑戰:“現在的多胎政策,是因為老齡化日益嚴重,勞動力斷崖式下降。但是實際上,大部分年輕人都選擇不結婚、不生育,一是生孩子成本太高;二是教育太卷;三是對婚姻沒信心,覺得婚姻制度無意義。所以基督徒倡導的結婚、生育,一不小心又變成跟政府倡導的政策不謀而合了。這反而導致一些反感鼓勵生育政策的年輕人對於基督徒的價值觀產生抗拒心理。”

胡牧師提醒,鼓勵多生的政策其實也是一種“計劃生育”。始明牧師的擔憂是,中國人民已經普遍接受了“政府有權管理生育”這一預設,這種思路仍然會在基督徒當中有其市場,但這是一種需要被更新的文化影響。

沙龍牧師指出,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的制定過程缺乏連貫的道德價值,過去為了控制人口懲罰超生甚至強制墮胎,現在為了經濟和政治利益又提出一些“反墮胎政策”。這種操控公民的生育選擇的做法沒有讓人感受到政府對於生命的尊重,反而令人覺得十分功利主義。而且從國家立法和政策層面上禁止墮胎,也並不能真正解決這一代人不願意生孩子的問題。

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在“只生一個”的政策終止之後,中國仍然會有很多因為各種原因墮胎的女性。沙龍牧師特別提醒,中國基督徒在實踐維護生命的信念時,除了需要道德勇氣,還需要有見證基督大愛的同情心、同理心和真實的愛心。

沙龍牧師有一個親身的經歷。在一次Clubhouse“房間”的公開音頻聊天當中,一個曾今因為孩子健康原因而選擇墮胎的年輕女性傷心的質問他,現在的教會還能為她,和像她這樣的女性做些什麼?沙龍牧師輕聲回答她,“作為教會的牧者,我的信仰,我的呼召都無法支持您和其她人選擇墮胎。但即便不支持,不代表不陪伴。如果您在我的教會裡,我們一定會陪伴您到最後。求主幫助我們。”

Sean Cheng是《今日基督教》(CT)亞洲編輯。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