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教会需要支援。但是,那些牧养基督身体的人也是如此。他们往往迷失在战争的头条新闻和统计数据里。甚至他们的引述也无法完全表达他们挣扎的深度。

《今日基督教》请求乌克兰福音派领袖通过分享他们的一瞥来帮助读者进入他们饱受战争蹂躏的世界。每一位都提供了一段被证实对毅力有意义的《圣经》经文,一些祷告事项包括具体的个人需求与更深远的属灵渴望,并引导读者如何参与。

塔拉斯·迪亚特里克(Taras Dyatlik), “学术领袖国际”(Scholar Leaders International)的参与东欧和中亚事务总监:

迪亚特里克目前正在支援乌克兰神学院网路,并确认了三个阶段的需求。 当务之急是疏散,重新安置并寻找安全的地方,以挽救学生、员工和教职员的生命。 再过一两周,他们的处境必须趋于稳定,住在长期住宿里。 然后,在乎战争如何发展,他们将弄清楚如何继续神学教育。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马可福音14:27-28 – “‘我要击打牧人,羊就分散了。’但我复活以后,要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

有时候我们发现自己与耶稣同在,不是因为我们跟随了祂,而是因为祂来到我们这里——就像现在,在我们与俄罗斯的残酷战争中。 祂问我们,就像祂在加利利海边问彼得一样:“你爱我吗?”(约21:16-17)。 然而,这是在早餐之后——在祂先照顾我们的需要之后。 即使我们在这场战争的挑战中失败了,祂的友谊还在,让我们重振旗鼓。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我正在为我的妻子和许多其他人的妻子们祷告,在她们的丈夫留下来时,她们拒绝被疏散。 但我也祷告让这场战争摇动人类的良知和教会的神学。 我们再也不能提升一种民族主义,一种经常要把别人压低的民族主义,就像我们现在所看到,在俄罗斯那么多基督徒正在采用的。

亚历山大·季申科(Oleksandr Geychenko), 敖德萨神学院(OTS)院长

“世界联合使命”(United World Mission)数十年来一直是位于乌克兰黑海西岸的OTS的合作伙伴。 正当在其他城市的神学院院长们将他们的校园变成避难所时,季申科一直在努力疏散学校的工作人员和学生,并尽其所能供应他们生活所需。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哥林多前书12:26-27 —— 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

上星期天,我们庆祝了我们每月一次的圣餐,这是战争开始后的第一次。 这次圣餐的高峰是与在受苦中的信徒认同,他们有些有亲人仍然在邻国寻找住所,也有些有亲人在我们许多城市被袭击时丧生。 但当我拿起饼时,我知道我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处于几乎是有形的痛苦所带来的愤怒中,我向上帝祷告。 我不在处理神学院的事务,而在担任一名紧急救援的志愿者。 我们的生命被砸碎,我们的灵魂被焚烧,看不到尽头。 要恢复我们国家的健全,我们需要上帝给这世界属灵的洞察力和道德的清晰度。 然后,这场风暴可以转向侵略者,并驱散他们。

尤里·库拉柯维奇(Yuriy Kulakevych), 乌克兰五旬节教会的外国事务处主任:

作为乌克兰最大的灵恩教会联盟,库拉柯维奇的组织正在通过其区域网路提供援助给需要撤离的人员。 仓库经理、电话询问中心操作员、会计师、厨师和司机都是这援助的幕后人员,是他们使提供直接的人身照顾和灵命关怀成为可能。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哥林多后书6:9-10 —— 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尽管我们有许多烦恼,但我们必须记住,今天就是拯救的日子。 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可是在基督里,我们有足够的资源来敞开心扉,服侍我们周围的人的需要。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我祈祷在晚上短暂的睡眠中得到超自然的恢复! 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身体上、精神上和灵命上——但有些人,尤其是年轻人,需要从创伤后的压力中得到释放。 然而,在战争的黑暗中,我为在俄罗斯联邦各地的福音传播祈祷,这福音被东正教修士的黑袍所遮盖。

瓦蒂姆·库林申柯(Vadym Kulynchenko), “我们的遗产乌克兰”(Our Legacy Ukraine)的传教士:

库林申柯的事工是基辅以南145英里的卡米扬卡(Kamyanka)“使人作门徒运动”的一部分,他监督著食物供应、药品、卫生用品和燃料,提供给因要逃离暴力而撤离的人员。 他还凭信心拨出资金,用于乌克兰最终的重建。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马可福音14:35-36 —— 祂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祷告说:“倘若可行,便叫那时候过去。”祂说:“阿爸!父啊!在祢凡事都能;求祢将这杯撤去。然而,不是从我的意思,而要从祢的意思。”

我们可以诚实地把我们的问题和挣扎带到上帝那里,我们必须这样做——使我们不至陷入失去平安或憎恨俄罗斯人的诱惑中。 但是,一旦我们把自己的生命献给神,我们就必须接受并顺服祂给我们的答案。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我正在祈祷,从上帝那里得到明确的带领,应否把我的家人搬到乌克兰以外的地方,。 我们中部的地区现在是安全的,但事情可能会迅速改变。 欧亚大陆和中东是上帝末日预言的中心,因此我们需要了解在现在和将要来临的可怕事件中如何做人。

鲁斯兰·玛留塔(Ruslan Maliuta), “同一个盼望”(One Hope)的策略网络联络人:

玛留塔致力于教会合作和儿童《圣经》分发,他也参与帮助从俄罗斯袭击地区撤离孤儿和无人陪伴的儿童的事工。 他当初来自基辅,与家人一起搬迁到西欧,继续在那里服事。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约翰福音8:31-32 —— 耶稣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

真正跟随耶稣使我们有可能辨别现实。 媒体提供了相互竞争的叙述,但这是一场战争,其作者是普京,其目的是要摧毁乌克兰,使其不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并要打破我们的心志。 除非它被阻止,否则它最终将继续深入欧洲。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我正在为我妻子留在基辅的父母祈祷,并为得到智慧而祈祷,让我们知道如何在这个充满挑战的季节里牧养我们的五个儿子。 但除了为俄罗斯(入侵)以外,我们必须求上帝驱使基督徒更好地被栽培为主发光,尤其在现在——有许多议题、身份和历史都满布了谎言和欺骗。

马克西姆·奥利佛罗夫斯基(Maxym Oliferovski), “乌克兰增长”(Multiply Ukraine)的项目负责人:

这个门诺派弟兄会在扎波罗热(Zaporizhzhia)经营“新希望中心”,距离现在被俄罗斯控制的核反应炉40英里。 奥利佛罗夫斯基一方面将难民疏散和重新安置到东欧,另一方面协助乌克兰东南部重洗派网路的地方教会继续为他们的社区服务。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诗篇11:5 —— 耶和华试验义人;惟有恶人和喜爱强暴的人,祂心里恨恶。

在乌克兰我们的周围,到处都看到暴力死亡,我们唯一的祷告就是祈求上帝阻止它。 但是,我们可以得到鼓励,因为知道上帝也憎恨这种暴力,并且到了时候会把祂公义的审判降在那些施行暴力的人。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我为我的家人祈祷,让他们能够忍受我们正在经历的艰辛,但同时有智慧知道如何最好地继续服务我们周围的人。 但我们也为神蹟祷告,在上帝满足人们物质上的需要时,求祂也赐给他们心灵的平安,并且在经过这一切后,祂的名将会得到荣耀。

谢尔盖·拉库巴(Sergey Rakhuba), “欧亚使命团”(Mission Eurasia)主席:

拉库巴的异象是要装备下一代福音派教会领袖,那些住在前苏联12个国家以及俄罗斯人口众多的国家。目前因这被危机推动的转变,他正在摩尔多瓦监督照顾在东欧的三个难民中心,提供食物、住所、药物和牧养。 他说,在乌克兰,已经动员了1000名志愿者,帮助那些从各个战区撤离与那些留在这些战区的人。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以赛亚书43:2 —— 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你逿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必不著在你身上。

当什么都没发生时,信靠神是容易的,但是当我们处于一个四周都被邪恶横扫的地方时,我们必须依靠神。 我们的心在流血;但是,当耶稣的爱在悲剧中闪耀时,我们仍然可以找到希望和喜乐。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我祈求上帝赐予领导的力量和勇气。 我不能够在乌克兰,但我的工作人员和朋友能够在那里,其中有些正在运送食物去最危险的地区,我们在卢茨克(Lutsk)的营运中心昨晚遭到炮击。 但这不仅仅是政治上的,这是对教会属灵的攻击。 藉著教会非常有限的资源,我祈祷上帝显明祂的能力,使福音照耀。

麦可拉·罗曼纽克(Mykola Romaniuk),伊尔平(Irpin)圣经教会主任牧师:

罗曼纽克领导位于基辅郊区的“乌克兰的惠顿”(即伊尔平,为乌克兰的福音派中心——译注)最大的浸信教会,他和他的会众因目前的俄罗斯袭击而流离失所。 但是,他们虽然分散,还是继续支持教会的会友和非信徒。他们在西部城市维尼察(Vinnytsa)和利沃纳(Rivne)的伙伴教会也在接待许多被撤离的人。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传道书3:8 —— 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

现在是仇恨和争战的时候。 爱一个带着武器来的敌人需要使他转回,那些没有参与军事动员的人必须在属灵上藉著不断的祈祷这样做。 当爱与和平的时代回来,我们将寻求修复与俄罗斯信徒的关系,就是那些犯了在面对自相残杀时沉默的罪过,后来悔改的信徒。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我为我的心祷告,就像大卫一样,同样是被一群狡诈、邪恶的人所包围着(诗43:1)。 一位年轻的弟兄,我们教会的会友,在街上 帮助他人时被杀害——我们和平的城市每天都遭受到炮火轰击。 我为那些被困在寒冷和雪地里的人祷告,和为基督徒难民祷告,让他们在搬迁中找到属灵的群体。

瓦伦丁·辛尼(Valentin Siniy), 塔夫利斯基基督教学院(Tavriski Christian Institute,TCI)院长:

TCI位于克里米亚半岛附近的港口城市赫尔松(Kherson),该城市已被俄罗斯占领。 校园现在正面临被改造成军营的威胁。 辛尼不能够继续提供神学院教育,他就改成提供疏散支援,并提供基本生活所需给在乌克兰被俄罗斯控制地区的教会。

帮助他坚持不懈的《圣经》经文:

哥林多前书 15:51-52 —— 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

很难找到合适的经文来安慰我们的心。 但是当我开车离开我的家乡城市时,听到身后的地方被火箭发射器轰炸,我就想起这经文。 这场战争将永远改变我们,我们永远不会一样。

他在为甚么事祷告?

我在为我的家人祈祷,为我们正在经历的情感地狱祈祷。 我们昨晚几乎没睡,我们患了食物中毒,嫂子的病情严重,我们离我们认识的医生和医院都很远。 但是,当我看到这个罪恶的世界和毁灭的国度时,我祈求上帝,让更多的人谴责战争的罪。 我们需要祂的天国来临,恢复祂当初创造的目的。

翻译:元鹏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한국어 Indonesian 繁體中文 русский, and Українська.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