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教會需要支援。但是,那些牧養基督身體的人也是如此。他們往往迷失在戰爭的頭條新聞和統計數據裡。甚至他們的引述也無法完全表達他們掙扎的深度。

《今日基督教》請求烏克蘭福音派領袖通過分享他們的一瞥來幫助讀者進入他們飽受戰爭蹂躪的世界。每一位都提供了一段被證實對毅力有意義的《聖經》經文,一些禱告事項包括具體的個人需求與更深遠的屬靈渴望,並引導讀者如何參與。

塔拉斯·迪亞特里克(Taras Dyatlik), “學術領袖國際”(Scholar Leaders International)的參與東歐和中亞事務總監:

迪亞特里克目前正在支援烏克蘭神學院網路,並確認了三個階段的需求。 當務之急是疏散,重新安置並尋找安全的地方,以挽救學生、員工和教職員的生命。 再過一兩周,他們的處境必須趨於穩定,住在長期住宿裡。 然後,在乎戰爭如何發展,他們將弄清楚如何繼續神學教育。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馬可福音14:27-28 – “‘我要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了。’但我復活以後,要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

有時候我們發現自己與耶穌同在,不是因為我們跟隨了祂,而是因為祂來到我們這裡——就像現在,在我們與俄羅斯的殘酷戰爭中。 祂問我們,就像祂在加利利海邊問彼得一樣:“你愛我嗎?”(約21:16-17)。 然而,這是在早餐之後——在祂先照顧我們的需要之後。 即使我們在這場戰爭的挑戰中失敗了,祂的友誼還在,讓我們重振旗鼓。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我正在為我的妻子和許多其他人的妻子們禱告,在她們的丈夫留下來時,她們拒絕被疏散。 但我也禱告讓這場戰爭搖動人類的良知和教會的神學。 我們再也不能提升一種民族主義,一種經常要把別人壓低的民族主義,就像我們現在所看到,在俄羅斯那麼多基督徒正在採用的。

亚历山大·季申科(Oleksandr Geychenko), 敖德薩神學院(OTS)院長

“世界聯合使命”(United World Mission)數十年来一直是位於烏克蘭黑海西岸的OTS的合作夥伴。 正當在其他城市的神學院院長們將他們的校園變成避難所時,季申科一直在努力疏散學校的工作人員和學生,並盡其所能供應他們生活所需。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哥林多前書12:26-27 —— 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作肢體。

上星期天,我們慶祝了我們每月一次的聖餐,這是戰爭開始後的第一次。 這次聖餐的高峰是與在受苦中的信徒認同,他們有些有親人仍然在鄰國尋找住所,也有些有親人在我們許多城市被襲擊時喪生。 但當我拿起餅時,我知道我是基督身體的一部分。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處於幾乎是有形的痛苦所帶來的憤怒中,我向上帝禱告。 我不在處理神學院的事務,而在擔任一名緊急救援的志願者。 我們的生命被砸碎,我們的靈魂被焚燒,看不到盡頭。 要恢復我們國家的健全,我們需要上帝給這世界屬靈的洞察力和道德的清晰度。 然後,這場風暴可以轉向侵略者,並驅散他們。

尤里·庫拉柯維奇(Yuriy Kulakevych), 烏克蘭五旬節教會的外國事務處主任:

作為烏克蘭最大的靈恩教會聯盟,庫拉柯維奇的組織正在通過其區域網路提供援助給需要撤離的人員。 倉庫經理、電話詢問中心操作員、會計師、廚師和司機都是這援助的幕後人員,是他們使提供直接的人身照顧和靈命關懷成為可能。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哥林多後書6:9-10 —— 似乎不為人所知,卻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卻是活著的;似乎受責罰,卻是不至喪命的;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

儘管我們有許多煩惱,但我們必須記住,今天就是拯救的日子。 我們並沒有感覺到,可是在基督裡,我們有足夠的資源來敞開心扉,服侍我們周圍的人的需要。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我祈禱在晚上短暫的睡眠中得到超自然的恢復! 每個人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身體上、精神上和靈命上——但有些人,尤其是年輕人,需要從創傷後的壓力中得到釋放。 然而,在戰爭的黑暗中,我為在俄羅斯聯邦各地的福音傳播祈禱,這福音被東正教修士的黑袍所遮蓋。

瓦蒂姆·庫林申柯(Vadym Kulynchenko), “我們的遺產烏克蘭”(Our Legacy Ukraine)的傳教士:

庫林申柯的事工是基輔以南145英里的卡米揚卡(Kamyanka)“使人作門徒運動”的一部分,他監督著食物供應、藥品、衛生用品和燃料,提供給因要逃離暴力而撤離的人員。 他還憑信心撥出資金,用於烏克蘭最終的重建。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馬可福音14:35-36 —— 祂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祂說:“阿爸!父啊!在祢凡事都能;求祢將這杯撤去。然而,不是從我的意思,而要從祢的意思。”

我們可以誠實地把我們的問題和掙扎帶到上帝那裡,我們必須這樣做——使我們不至陷入失去平安或憎恨俄羅斯人的誘惑中。 但是,一旦我們把自己的生命獻給神,我們就必須接受並順服祂給我們的答案。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我正在祈禱,從上帝那裡得到明確的帶領,應否把我的家人搬到烏克蘭以外的地方,。 我們中部的地區現在是安全的,但事情可能會迅速改變。 歐亞大陸和中東是上帝末日預言的中心,因此我們需要瞭解在現在和將要來臨的可怕事件中如何做人。

魯斯蘭·瑪留塔(Ruslan Maliuta), “同一個盼望”(One Hope)的策略網络聯絡人:

瑪留塔致力於教會合作和兒童《聖經》分發,他也參與幫助從俄羅斯襲擊地區撤離孤兒和無人陪伴的兒童的事工。 他當初來自基輔,與家人一起搬遷到西歐,繼續在那裡服事。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約翰福音8:31-32 —— 耶穌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自由。”

真正跟隨耶穌使我們有可能辨別現實。 媒體提供了相互競爭的敘述,但這是一場戰爭,其作者是普京,其目的是要摧毀烏克蘭,使其不能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並要打破我們的心志。 除非它被阻止,否則它最終將繼續深入歐洲。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我正在為我妻子留在基輔的父母祈禱,並為得到智慧而祈禱,讓我們知道如何在這個充滿挑戰的季節裡牧養我們的五個兒子。 但除了為俄羅斯(入侵)以外,我們必須求上帝驅使基督徒更好地被栽培為主發光,尤其在現在——有許多議題、身份和歷史都滿佈了謊言和欺騙。

馬克西姆·奧利佛羅夫斯基(Maxym Oliferovski), “烏克蘭增長”(Multiply Ukraine)的項目負責人:

這個門諾派弟兄會在扎波羅熱(Zaporizhzhia)經營“新希望中心”,距離現在被俄羅斯控制的核反應爐40英里。 奧利佛羅夫斯基一方面將難民疏散和重新安置到東歐,另一方面協助烏克蘭東南部重洗派網路的地方教會繼續為他們的社區服務。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詩篇11:5 —— 耶和華試驗義人;惟有惡人和喜愛強暴的人,祂心裡恨惡。

在烏克蘭我們的周圍,到處都看到暴力死亡,我們唯一的禱告就是祈求上帝阻止它。 但是,我們可以得到鼓勵,因為知道上帝也憎恨這種暴力,並且到了時候會把祂公義的審判降在那些施行暴力的人。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我為我的家人祈禱,讓他們能夠忍受我們正在經歷的艱辛,但同時有智慧知道如何最好地繼續服務我們周圍的人。 但我們也為神蹟禱告,在上帝滿足人們物質上的需要時,求祂也賜給他們心靈的平安,並且在經過這一切後,祂的名將會得到榮耀。

謝爾蓋·拉庫巴(Sergey Rakhuba), “歐亞使命團”(Mission Eurasia)主席:

拉庫巴的異象是要裝備下一代福音派教會領袖,那些住在前蘇聯12個國家以及俄羅斯人口眾多的國家。目前因這被危機推動的轉變,他正在摩爾多瓦監督照顧在東歐的三個難民中心,提供食物、住所、藥物和牧養。 他說,在烏克蘭,已經動員了1000名志願者,幫助那些從各個戰區撤離與那些留在這些戰區的人。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以賽亞書43:2 ——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逿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必不著在你身上。

當什麼都沒發生時,信靠神是容易的,但是當我們處於一個四周都被邪惡橫掃的地方時,我們必須依靠神。 我們的心在流血;但是,當耶穌的愛在悲劇中閃耀時,我們仍然可以找到希望和喜樂。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我祈求上帝賜予領導的力量和勇氣。 我不能夠在烏克蘭,但我的工作人員和朋友能夠在那裡,其中有些正在運送食物去最危險的地區,我們在盧茨克(Lutsk)的營運中心昨晚遭到炮擊。 但這不僅僅是政治上的,這是對教會屬靈的攻擊。 藉著教會非常有限的資源,我祈禱上帝顯明祂的能力,使福音照耀。

麥可拉·羅曼紐克(Mykola Romaniuk),伊爾平(Irpin)聖經教會主任牧師:

羅曼紐克領導位於基輔郊區的“烏克蘭的惠頓”(即伊爾平,為烏克蘭的福音派中心——譯註)最大的浸信教會,他和他的會眾因目前的俄羅斯襲擊而流離失所。 但是,他們雖然分散,還是繼續支持教會的會友和非信徒。他們在西部城市維尼察(Vinnytsa)和利沃納(Rivne)的夥伴教會也在接待許多被撤離的人。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傳道書3:8 ——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現在是仇恨和爭戰的時候。 愛一個帶著武器來的敵人需要使他轉回,那些沒有參與軍事動員的人必須在屬靈上藉著不斷的祈禱這樣做。 當愛與和平的時代回來,我們將尋求修復與俄羅斯信徒的關係,就是那些犯了在面對自相殘殺時沉默的罪過,後來悔改的信徒。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我為我的心禱告,就像大衛一樣,同樣是被一群狡詐、邪惡的人所包圍著(詩43:1)。 一位年輕的弟兄,我們教會的會友,在街上 幫助他人時被殺害——我們和平的城市每天都遭受到炮火轟擊。 我為那些被困在寒冷和雪地裡的人禱告,和為基督徒難民禱告,讓他們在搬遷中找到屬靈的群體。

瓦倫丁·辛尼(Valentin Siniy), 塔夫利斯基基督教學院(Tavriski Christian Institute,TCI)院長:

TCI位於克里米亞半島附近的港口城市赫爾松(Kherson),該城市已被俄羅斯佔領。 校園現在正面臨被改造成軍營的威脅。 辛尼不能夠繼續提供神學院教育,他就改成提供疏散支援,並提供基本生活所需給在烏克蘭被俄羅斯控制地區的教會。

幫助他堅持不懈的《聖經》經文:

哥林多前書 15:51-52 —— 我如今把一件奧秘的事告訴你們:我們不是都要睡覺,乃是都要改變,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

很難找到合適的經文來安慰我們的心。 但是當我開車離開我的家鄉城市時,聽到身後的地方被火箭發射器轟炸,我就想起這經文。 這場戰爭將永遠改變我們,我們永遠不會一樣。

他在為甚麼事禱告?

我在為我的家人祈禱,為我們正在經歷的情感地獄祈禱。 我們昨晚幾乎沒睡,我們患了食物中毒,嫂子的病情嚴重,我們離我們認識的醫生和醫院都很遠。 但是,當我看到這個罪惡的世界和毀滅的國度時,我祈求上帝,讓更多的人譴責戰爭的罪。 我們需要祂的天國來臨,恢復祂當初創造的目的。

翻譯:元鵬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简体中文 한국어 Indonesian русский, and Українська.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