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我結束了在愛荷華州蘇城 (Sioux City) 的南山浸信會17年的服事。我們的出席率是很久以來最高的一次。我做了自2005年8月28日以來周而復始的工作:宣講一段經文。

教會活動結束后,我們吃了一頓百樂餐(potluck dinner),享受了溫暖的團契。會眾們表達了對我和妻子的愛,對我們的離開感到悲傷,並為我們的未來禱告。我們收到了一籃子的卡片,其中有一些慷慨的禮物和讓我妻子感動的信息。這是一個很好的收尾方式。

不過我沒有收到的是起立鼓掌。

昨天,馬特·錢德勒 (Matt Chandler) 站在他的會眾面前,承認與他妻子以外的一個女人進行了不當的短信互動,並宣布他要請一段時間的假。他聲稱這些信息不是跟性或情感有關的,但他沒有透露進一步的細節。

因為如上原因,我不是在討論馬特·錢德勒的罪(或他用來描述這次事件的其他詞彙)。讀了他最近經歷的麻煩事讓我開始思考。

在關於錢德勒行為事件的敘述中,我在留意一件事情,並且果然看到,他向會眾懺悔后,教會為他起立鼓掌。有另一位牧師站起來解釋他們鼓掌的意義,然後會眾們又再一次給錢德勒鼓掌。

我對這種回應感到很惱火。我既然是個老頑固,就有權發發“別碰我的草坪”這樣的抱怨。我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當某人犯下讓他失去事奉資格(或接近失去事奉資格)的罪時,會眾理應為他起立鼓掌?

你可能記得朱爾斯-伍德森 (Jules Woodson)公開自己被性虐待的事件。經過多年的否認和迴避,多年前那個虐待她的牧師站在他的廣大會眾面前,為他的“過失”給出一個美化過的版本。這位牧師竟然得到了熱烈的支持,會眾起立鼓掌。

最近,另一位牧師站起來承認了他的外遇(同樣,從儘可能美化的角度),在此事件中受牽連的女性站出來說出了真相。她指控該牧師犯有法定強姦罪和一些想象所能及的最醜陋的行為。當然,這位牧師仍然得到了起立鼓掌的回應。

我們只能希望,這兩個教會後來都對他們的行為感到惋惜。無論如何,他們畢竟是對施虐者進行了表彰和鼓掌。在這樣做的時候,他們把譴責堆積在倖存者身上,增加了她們的痛苦。

當教會領袖站起來認罪時,這是一個悲嘆的時刻,也是一個流淚的時刻。懺悔需要誠實、謙卑和哀慟,而不是做表面文章、操控敘事、或隱藏事實。

問題往往在於領導層,而不是會眾。這些“懺悔”往往是為了把墮落的牧師放在儘可能美化的角度而上演的。事實被隱藏。完整的故事沒有被告知。責任被轉嫁到其他人身上。找借口。總而言之,牧師或教會領袖控制着敘事,為懺悔批上英雄主義的光輝。

這是教科書式的操縱。不幸的是,在許多大型教會——也包括其他地方——人們被調教成以近乎神的方式看待他們的牧師,所以當他認罪時,會眾立即進入到救贖的敘述中,並以熱烈的掌聲回應。

但這必須停止。我們不應該為認罪的人鼓掌。掌聲沒有任何屬靈目的,特別是在這種情況下,它們只會造成痛楚和傷害。

如果一個罪人是真正的悔改,他不希望得到掌聲。如果他不是真正的悔改,就不值得鼓掌。在大多數情況下,教會只聽到了故事的一部分,或者是一個經過美化的版本——通常是對牧師最有利的版本。

是的,這些教會愛他們的傳道人。作為一個牧師,我很欣賞這一點。他們希望相信他們的領袖是最好的,也希望他們的領袖就是最好的。這是一個自然的,甚至是可敬的願望。但是對不當行為的起立鼓掌是不可接受的。

我們不為罪鼓掌。我們不為它歡呼。我們為它感到哀慟。

把起立鼓掌留到足球場上吧。

Dave Miller 是愛荷華州蘇城南山浸信會的高級牧師,也是SBC之聲的編輯。

翻譯:平凡的瓦器

-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