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录自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的定期通讯(请点选此处订阅)。

“在职躺平”(quiet quitting,或作“安静辞职”)的概念是众多媒体最近热议的话题,其大意是拒绝接受任何超出份内最基本的工作。新闻评论员都在热烈讨论,今天的在职工作者,特别是所谓 Z 世代的员工,是否都在工作中躺平了。

我算是对这种说法保持怀疑态度者的其中一员。有些关于躺平的言论,只不过是另一个世代对此现象的讽刺性刻画(我未看到任何有关这种说法的证据)。而问题的症结很可能是:工作者的工作量并未减少,甚至可能更多,但他们在自身个人与他们的工作之间设定健康合理的界限。

或许躺平现象确实在某些职场上发生,但我认为这不一定总会发生。然而,即使这是虚构的概念,却也指出许多人生活中的某些现况:一种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无法造成任何改变,所有的事情都永远不会改变的感觉。

我发现在当今教会中,这种观念是一个真实存在的试探。

我们若观察教会生活中正在发生哪些事,都会轻易得出同样结论,即无论我们怎么努力,事情都不会产生改变。我们可能会继续参与教会活动、继续祷告、继续教导、持续服事,但是,我们不期待会有任何不同结果发生,我们所面对的一切都是周而复始,相同类型的危机。

在过去一周内,我发现自己也出现这种倾向。

最近,我在一个离家很远的城市里讲道。一位 20 多岁、令我印象深刻的浸信会基督徒来机场接我。当我们在交谈教会事工,以及他在教会的服事时,他表达了我曾在这里写过的一些内容,亦即,在我所认识众多教会内外的领袖中,他们都对现今混乱局势与败坏,感到诅丧。

这位基督徒说,自从他成年后,在近 10 年中,社群媒体操弄、体制崩溃、家庭分裂、教会分裂中的勾心斗角、丑闻浪潮,屡见不鲜。

这正是我一直担心的事。对于教会正面临的诚信正直的危机,我当然会担心那些因厌恶失望而离开教会的人。但是,我更担心的人是那些认为教会(和国家)目前分裂状况乃属“正常”现象的人。

这位年轻基督徒接受过门徒训练,可以很清楚地从历史演变中看清,当今现况与原本该有面貌之间有哪些不同。但我问自己一个问题:那么那些不能分辨的人呢?当我们交谈时,我的手机发出通知铃声,跳出一则简讯说:另一位从事事工的朋友,因发生危机而辞去其职位。

之后,我会见了一群同样杰出的牧师们,他们来自不同的福音派内的宗派。当中有多人谈到了,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对政治看法分歧的情况下,他们在事工中的朋友都因领导教会的任务相当艰钜,陆续发生精神健康不佳的紧急状况。很多人提到他们所认识的年轻人,都断定教会目前充斥的现象,只不过是争权夺势的投机主义,或甚至更糟。

当我努力去鼓励这些牧师时,我却一直想着那则简讯带来的坏消息,我在车上对话中浮现的忧虑,以及当今教会正在面对的危机。

即便我才在那一周 写了 一篇文章,要提防不慎思明辨之宿命论所带来的危害,但我对未来的指望也在下降中,我的心态变得黯淡,我在听到这么多这类故事后开始感到麻木。这类的事情再也不会令我诧异。

然而,另一段对话却吸引我的注意,在我内心投下一颗震撼弹。

上个主日是第一周的“研讨会”(我仍深受浸信会影响,这词是我对“成人主日学”以外任何教导的称呼),我目前的进度是教导创世记。研讨会之后,一位大概 19 或 20 岁的年轻人上前打招呼。他正在本区就读一间职业学校,他告诉我,他希望从事祖父的职业。

他的祖父是一名汽车修理师,他不仅为他的社区维修车辆,而且一生中都在无家可归人士收容所和监狱中服事,同时分享福音,去爱那些被许多被遗忘的人群。

这位青年人说,他想像他的祖父一样,去学习一种技能,并作出卓越的成就(明显的不是平躺心态),同时学习如何向囚犯、无家可归者和其他任何耶稣可能会呼召他去事奉的羣体传福音。当这位青年人谈到要走向非基督徒,并以爱和诚实正直的方式呈现耶稣时,他脸上满了喜悦。

我离开后,对教会的未来感到无比振奋和鼓舞。这一位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祖父,正是他的孙子渴望完全效法的福音典范。我甚至不知道,这位老人是否还活着,但他的事工还在发光发热,持续为他的孙子提供动力,朝着同一方向前进。

当然,更不用提那些来自监狱和无家可归收容所的人,他们因为受到这人见证的激励,目前正在服侍基督。当他在修理坏掉的燃油帮浦或故障的交流发电机时,因为听了他的分享而有多少人的生命获得了拯救;有多少人未来的方向获得导正;有多少家庭破镜重圆?

我和这人孙子的对话,是一种翻搅我生命的恩典。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位对世事存讥诮心态的人,或许我近来几乎成为这样心态的人,但我这次的经历提醒了我一件事:为什么我是基督徒。我确实相信耶稣已复活,圣灵正在作搅动的工作,福音仍然按照以往的方式运作,如同发酵中的酵母,又像发芽中的种子,如同从死亡复活的生命一样。

有些人会因美国现今基督教界各种丑陋不堪的事而表示说:“好了,不要再讲这些难堪的事情了,让我们谈谈一切正在发生正面的事情。”对于这些人,我渐渐感到不耐。这不是我想要表达的重点。这种说法属于一种公关管理,每个人都可以看出这是一种为了保护群体而常见的处理方式。

爱教会的方式就是作见证,而这就意味着要诚实作,说真话。如果我们不诚实反映出教会正在偏离基督使命的问题,那么我们就不会真正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亦即:教会应该成为世界的光,是一个获得救赎的族群,向世人展示悔改和顺从真道的真义。

当我们看不到或不承认许多人对教会失去信心的真确理由,或者我们只强调那些与我们认罪悔改以外的部分时,我们几乎就等于在对许多人说:“我才不在意你以后会不会下地狱!”

对于那些怀疑教会的人,我们可以帮助他们的方式就是去爱他们,为他们挺身而出,尽我们最大努力赢得他们的信任。但是,我们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唯有我们这些接受呼召要坚守岗位的人不要放弃,才能办到。对于那些失去盼望的人,我们对他们的责任便是为他们持守盼望。

盼望不会凭空出现。“只是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谁还盼望他所见的呢”使徒保罗继续说:“但我们若盼望那所不见的,就必忍耐等候”(罗马书八 24-25)。保罗还写道,盼望是通过痛苦而来,因为“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罗马书五 3-5)。

盼望不是运用公关或行销策略。盼望不会不去理睬那些在受苦或挣扎、忍耐的人。但是,即便我们在忍耐、盼望时,我们也会发现到,自己对于神不仅在撼动,同时也在建造、改革并重建祂的教会,也可能越来越感到麻木而不自知。

有时,上帝给我们稍稍瞥见我们眼界以外正在发生的事,以此恢复、更新我们的指望。有时我们只需随意的交谈,就可以看到他的荣耀还在发出何等的光芒。

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应该总是期盼,生活中总有出人意料的恩典或喜乐临到我们。无论它们是吹着号角蜂拥而来,还是静静静地来到,让我们不要选择放弃、不作为的心态。

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是《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总编辑。

翻译:荣怿真 校对: T.N, Ho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