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習腓立比書二章時,小組成員發出感想:“我希望我能更像以巴弗提。”

儘管經文只有簡略地提到他,但以巴弗提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25-30 和 4:18)。保羅稱讚他為“我的兄弟,與我一同做工,一同當兵,是你們所差遣的,也是供給我需用的”(2:25)。讀著保羅的話,把自己跟以巴弗提比較,讓我的朋友感到很自卑。

但是,如果我們慢慢品讀以巴弗提的故事,就會呈現出一幅完全不同、卻又更人性化的畫面。腓立比教會差派以巴弗提去提供保羅經濟上的支持,並在保羅入獄期間給予幫助。然而,以巴弗提見到保羅後,他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我們不知道他得了什麼病,但他差點因此去世。以巴弗提身體逐漸康復時,他變得非常想家。他知道腓立比教會的人都在擔心他的病情,而這只會增加他的痛苦。

以巴弗提感受到的壓力,反過來又給保羅帶來過度的壓力。受差遣的幫手如今需要幫助。保羅告訴腓立比人,如果他讓以巴弗提回去,他會“少些憂愁”(第 28 節)。

因此,以巴弗提的宣教之旅就提前結束了。雖然以巴弗提可能會因為可以回家而鬆一口氣,但同時他也會恐懼,而這會大大削弱他放鬆的心情。人們是否會認為他很軟弱?他們是不是很失望?

如果我是以巴弗提,我腦海中一定充滿指責的聲音。我會將自己與保羅比較,我缺乏毅力,而保羅卻似乎能恆久忍耐。即使其他人沒有看輕我,我也要與失敗感和羞恥感搏鬥,因為我在還沒有完成工作之前就筋疲力盡了。所以當以巴弗提返回腓立比時,他有充分理由感到不安全、沮喪和自我懷疑。

保羅的教牧關懷

保羅在寫給腓立比人的信中,給了以巴弗提一個多麼大的禮物!以巴弗提現在擁有保羅具體的肯定,可以用來駁斥在自己腦海中不斷編纂的謊言。在以巴弗提與差遣他的社區重新接觸前,保羅就為他鋪平了道路,讓他獲得榮譽和尊嚴,而不是責備和論斷。

這封信可能改變了以巴弗提的未來。今天線上查經的普通讀者也如此高度地重視他,因為經文更多是保羅對他的關心,而非以巴弗提本人的事。他可能會因為沒有發揮作用而顯得沒有價值,但保羅恢復了他的價值。保羅的做法為教牧關懷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模式。

保羅讓以巴弗提活在他的局限中

在腓立比書二章前面的經文中,保羅讚揚了耶穌的謙卑,描述了基督本可以堅持他神聖的權利,但他自願放棄一切,選擇活在人類的局限中(2:6-8)。

相反地,我們經常會挑戰這些局限。我們想要知道更多,多過我們能理解的;我們想要更多控制權,多過我們能掌握的;我們相信自己有更多能力和力量,卻往往脫離了現實情況。事實是,我們都有局限。有時候,局限是精神上的或情感上的;有時候,局限是財務上的;還有的時候是身體上的。以巴弗提發現自己的身體無法再承受下去。他的壓力太大了,思想和情感也同時出現了問題。他沒有辦法再勝任工作。

那時,身為牧者的保羅可能也會遇見試探,開始用一種勸勉的口吻說話。以巴弗提是一個成熟的門徒,可以接受教訓,因此保羅可以教導他在困難中如何堅持和忍耐。但保羅不想將問題屬靈化,也不想刺激以巴弗提的罪疚感。因此,保羅沒有挑他的毛病,而是看著他的實際情況,說:“我認為你做得夠好了。”

當我們假設其他人的局限應該與我們的相同時,我們就錯了。宣教先驅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曾寫下廣受稱贊的名言:“我能竭盡全力、堅持不懈,我能完成的一切都是因爲這樣的努力。” 克理確實能夠做到,他很有能力,他堅持了多年,成就了許多驚人的事情。但克理卻沒有辦法接受他的家人無法像他一樣堅忍的現實。不幸的是,他的幾個孩子在幾年間去世,妻子的精神也面臨崩潰。

保羅知道別人的處境與他的不同。他不期待每個人都像他一樣不結婚;他也沒有要求每個人都要成為巡迴佈道的傳道人,和他一樣承受殘酷的待遇。保羅按著以巴弗提本來的樣子接納他,允許他能自由地在上帝所賜的局限內生活。

保羅之所以能這樣做,是因為他知道局限是恩賜,而不是罪。然而,我們經常將局限視為障礙,擋在我們和夢想、目標之間。而保羅因為肉體上帶著一根刺,所以他知道軟弱和局限正是上帝最能顯明大能的地方(哥林多後書 12:7-10)。身為牧者,當我們給予其他人自由,使他們能接受自己的局限而不是堅持要他們克服局限時,他們就有更多時間,關注上帝在哪裡工作。

保羅視他人為同等地位,恢復了他人的價值

所有聖經的人物中,真的沒有人像保羅,因為他出生於悠久的宗教世家(腓立比書 3:4-6)。如果這還不够的話,多年來他屢受苦難,沒有人能與他相比——包括監禁、迫害、毆打、饑餓和海難(哥林多後書 11)。

另一方面,以巴弗提是外邦人,而且他信主的時間不長,所以聖經知識有限。他能“忍受艱難”的程度,只限於患病(儘管很嚴重)和想家。據我們所知,以巴弗提的信仰沒有受到任何威脅,也沒有受到明顯的屬靈攻擊。他只是經歷了一般人都會遇到的挑戰。

然而,保羅卻視以巴弗提的病與基督的受苦同等(腓立比書 2:30)。他並沒有因為以巴弗提受的僅僅是肉體的苦,就認為所受的苦沒有價值。因保羅稱以巴弗提為“我的兄弟,與我一同做工,一同當兵”(第 25 節),把以巴弗提升到他的同工的地位。

馬婭‧安傑盧(Maya Angelou)曾經說過,只有平等的人才可以成為朋友,而腓立比書中的保羅成為了這句話的完美範例。除了從一場折磨人的疾病中倖存下來,以巴弗提並沒有真正做過任何事情,使他在我們心目中接近保羅的地位。保羅卻選擇將他視為平等,因為他最需要這種不配得的恩典。

根據人們的成就、教育程度、財富或影響力,我們經常在不知不覺中,很容易就會賦予他們更高或更低的地位。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比較喜歡有貢獻(無論是經濟上的貢獻,還是才能上的貢獻)的會眾。我們很容易被掃羅吸引,因為他的高大身材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沒有注意到大衛。但保羅的例子提醒我們,身為人類,我們都是上帝形象(imago Dei)的承載者,同時我們都需要十字架。紮根於我們與會衆擁有同一種身份這一核心的現實,能幫助我們更好地建立真正的關係,更好地牧養他人。

保羅尊榮人,超越人的失敗

以巴弗提帶著信回家,信中保羅將焦點放在以巴弗提事工的光榮的一面,而不是重述這次縮短的宣教旅程,把這個明顯的缺點再講一次。

我發現,我很擅長記住失敗,我會緊緊抓住犯錯的痛苦回憶。我可能會說自己原諒了某人,但看待他的時候,仍然是想著他如何讓我失望。

有一個故事讓我很感動:克拉拉‧巴頓(Clara Barton)是美國紅十字會的創始人,她在組織成立時面臨著許多挑戰和批評。有次,一位同事提到,幾年前曾經有一個人攻擊她,但克拉拉不記得那件事了,這使她的朋友感到困惑。朋友繼續追問她時,她回答:“我清楚地記得我忘記了。”

在腓立比書中我們可以看到,保羅並沒有抓住以巴弗提身體上和情感上的軟弱不放,盡管其他人可能會這麼指責以巴弗提。因為保羅將以巴弗提視為一個非常有價值的人,因此影響了腓立比教會接待以巴弗提的態度。

保羅為以巴弗提所做的事,體現了基督為我們每個人所做的事:耶穌,我們的救主,正是“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以賽亞書 42:3)“的主。正是因為耶穌選擇了賦予我們價值,天父才會以榮耀歡迎我們。

耶穌允許我們活在自己的局限內,“因為他知道我們的本體,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詩篇 103:14)。他也與我們享同樣的地位,不僅取了卑微的狀態,還抬升了我們,甚至稱我們為他的朋友(約翰福音 15:15)。雖然耶穌有充分的理由提醒我們所有做錯的事,但他選擇尊榮我們,而不是緊盯我們的失敗,從不按我們的罪孽對待我們(詩篇 103:10)。

很多時候,我發現自己有一種牧師的責任感,它常常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常常不得不糾正、訓誡人,為了捍衛真理而指出錯誤。雖然這跟我的工作有關,但這不是我唯一優先要考慮的事,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我們代表好牧人最有力的方式,就是在別人最軟弱的時候以恩典待人。

事實是,我們每個人都是以巴弗提,都非常清楚自己的軟弱、失敗和羞恥,我們每個人也都有像保羅一樣的機會,謹慎地對待彼此。

身為牧者,我們能依靠一種愛,遮掩許多罪嗎?我們能不能少一點擔憂,不是去迫使人們從錯誤中吸取教訓,而是多花點時間提醒他們,他們在上帝眼中有極大的價值。這無異於是活出福音,還可能會改變一些人的生命,幫助他們不質疑自己在上帝的國度裡的價值。

傑夫‧皮博迪(Jeff Peabody)是一名作家,也是華盛頓州塔科馬(Tacoma)新日(New Day)教會的主任牧師。

翻譯:思慕;校對:Sean Cheng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