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基督教。世俗。一個失喪的大陸。這些是經常用來形如歐洲基督教信仰狀況的詞語。

然而,有越來越多的聲音認為上帝還沒有放棄歐洲

YWAM歐洲前主任傑夫·福田(Jeff Fountain)寫道:“更新的屬靈飢渴、興起的禱告風氣,教會新的自我表述,及移民教會帶來的信仰恢復⋯等等,是歐洲大陸如今充滿希望的跡象。”

會不會在這片屬靈沙漠中,神正在湧現新的活水江流,甚至撒下複興的種子?

這肯定不是上帝第一次改變一個大陸的命運。

僅僅幾十年前,新教徒還將拉丁美洲視為一個宣教目的地。如今,拉丁美洲已成為宣教運動裡的一股力量。巴西的教會派出的宣教士數量已位居世界第二。1900年時,非洲有大約900萬名基督徒。誰能想到,到了2020年,非洲大陸上會有5億個基督徒?

反而是歐洲的基督徒面臨著極其艱難的宣教挑戰。

國際福音派學生團契(IFES)前秘書長林賽·布朗(Lindsay Brown)說:“歐洲是世界上基督徒為信仰做見證最艱難的地區之一。世俗主義、多元主義和物質主義這三頭怪物的結合使基督徒在整個歐洲大陸傳福音變得很困難。”

這個古老的大陸與基督教信仰有著複雜且獨特的歷史。

“沒有其他大陸在如此長的時間內以如此廣泛的方式接觸到基督教,”洛桑歐洲共同區域主任吉姆·梅里姆(Jim Memory)在《2021年歐洲宣教報告》中寫道。 “然而,正如歐洲是第一個被基督教化的大陸一樣,它也是第一個去基督教化的大陸。” 福田指出,歐洲大陸從根源上深深的被福音所塑造,“矛盾的是,歐洲大陸也深深被‘反對福音’的想法所塑造”。

身為一名在羅馬工作了12年的宣教士及建堂傳道人,我親眼目睹了這些現實。

我在拉丁美洲長大,在北美接受教育,當我搬到歐洲並開始與周圍的人分享我的信仰時,我所面對的是另一種程度的懷疑態度。整個歐洲似乎充斥著懷疑及悲觀的氛圍,以及一種潛在的假設——上帝不是真的。

但即使如此,在我們的時代,“歐洲正在發生一場非同尋常的新福傳運動,”梅里姆在其報告中寫道。以下是我們看到上帝在整個歐洲大陸行動的五種形式。

1. 散居的移民教會

塞繆爾·埃斯科巴曾形容世界宣教模板的轉變——“從西方到其他地方”到“從任何地方到任何人”——這樣的轉變在歐洲也許比在世界上其他地方更為明顯。

正如2021年的移民報告所解釋的:

在過去的三十年裡,拉美移民在西班牙、葡萄牙和其他國家建立了成千上萬個教會。在歐洲的主要城市裡很難找不到至少一間大型的西班牙語和/或巴西人的教會。同樣地,幾乎到處都能找到華人教會。僅僅在英國,由非洲人創立的五旬節教會就有數千名會友。

移民教會對歐洲人福音化的貢獻也是2021年洛桑歐洲聚會的核心主題,該聚會讓土生土長的歐洲人更有意識地去幫助散居的移民基督徒接觸當地人,使移民來的基督教領袖適應環境,以便他們能更有效地接觸歐洲人,而不僅僅只有自己的同胞。

2. 建立教會

在歐洲,透過各種網絡、教派和宣教機構,建立教會的工作也在加速進行。例如,在法國,法國福音派全國委員會(CNEF)定了一個目標,即為每一萬人口就要有一間福音派教會。在法國的建堂運動中,過去幾年平均每七天左右就會新成立一間教會

M4歐洲的領導人厄伊斯坦·蓋爾梅(Øystein Gjerme)說:“我們想讓歐洲的教會從衰落和平緩中進入增長,這個運動的願景是看到歐洲每天建立一間教會。Exponential Europe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建堂運動,去年,它與其他幾個建堂事工,如City to City和成熟的宣教機構如Greater Europe Mission合作,在30個不同的國家舉辦了建堂者圓桌會議。

3. 禱告運動

已故的教會復興史學家埃德溫·奧爾(J.Edwin Orr)曾說,“每當神準備在祂的子民身上做一些新的事情時,祂總是讓他們去禱告”。

在過去的二十年裡,24/7的禱告運動在78個國家誕生了22000個禱告室,其中ㄧ大部分的禱告室位於歐洲。

這個運動的開始可以追溯到其創始人皮特·格里格( Pete Greig)一次強大的經歷。大約二十年前,當時剛畢業的格里格在葡萄牙聖文森特角的懸崖上散著步,為歐洲各國禱告。他在《紅月亮升起》中寫道,在他的代禱過程中,他看到了歐洲的年輕人在移動,“一支神秘的、不露面的軍隊默默地等待著命令”。這個意象讓他想起《以西結書》37章。“你看到骨頭了嗎?我看到的是一支軍隊。”他在一首後來被傳為佳話的中寫道。

一間位於德國奧格斯堡的禱告室已經不分晝夜連續禱告了11年,或11萬個小時。

4. 基督教的合一增長

烏克蘭的戰爭促進了宣教機構之間前所未有的合作。馬修·帕斯卡爾(Matthew Pascall)寫道:“基督教烏克蘭協作組織將各個組織的領導人聚集一起(有些人從未見過彼此)來處理這場大規模且複雜的人道主義危機。歐洲領袖論壇、歐洲福音派聯盟及洛桑運動等連結網絡也一同加強了大家的合一及合作。

在靈恩派的圈子裡,挪威有29個教派和宣教機構組成了一個歷史性的聯盟:差遣挪威(The Send Norway),將9000名年輕人聚集在一起,這是20多年來最大的基督教跨教派聚會。在過去的十年中,其他像歐洲覺醒(Awakening Europe)這樣的靈恩派事工也讓荷蘭、奧地利和瑞典的體育場爆滿,把地方教會和基督教組織聚集起來。

5. 下一代

今年五月,來自德國各地1萬3000名青少年和年輕人聚集一起參加Christival,這是一個由無宗派網絡組織的特會,源自於耶穌運動(Jesus Movement)。諸如此類的努力使我相信,上帝正在興起新一代的歐洲人,他們渴望與耶穌有著真實的接觸。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

“我們看到一個不以福音為恥的新一代出現了。它就像地平線上的一朵小雲,如列王記18章中以利亞在大雨來臨前看到的景色,”The Send Norway的負責人安德烈亞斯·諾德利(Andreas Nordli)說。

當我看到歐洲的大學生們對神新興的行動充滿渴望時,我也很驚訝。2019年,我有幸領導復興歐洲(Revive Europe),這個運動將來自68個國家3000名大學生聚集在一起,為他們同齡人的複興禱告。學生們持續每週在柏林和貝爾法斯特(Belfast)舉行多達400名學生的禱告會上向神交托這個渴望。最近幾個月,我們看到克羅地亞的學生在薩格勒布(Zagreb)密集的參加Alpha Couese,並為他們八個朋友施洗,這讓我們大大受到激勵。

Steiger是一個以年輕人為主要禾場的事工機構,其歐洲部主任盧克·格林伍德(Luke Greenwood)說,“新的這個世代似乎更多的意識到純粹的物質主義生活方式的空虛,他們對靈性對話及禱告越來越開放,而且他們特別在找尋一個能有歸屬感的社群。”

下一步是什麼?

我們在聖經中一再看到,在最黑暗的時候,當神的子民全心全意地轉向祂時,神會聽他們的禱告。上帝是否正在為歐洲大陸準備一場復興?

“我確實認為,歐洲已經準備好迎接復興、迎接一股注入疲憊肺部的新鮮空氣,”剛上任的歐洲福音派聯盟總書記康尼·杜阿爾特(Connie Duarte)說。“年輕的歐洲基督徒正聯合起來禱告,懇求聖靈喚醒歐洲人、提醒他們所擁有的屬靈資產。”

提摩太·凱勒(Tim Keller)指出,當復興發生時,“沉睡的基督徒醒來,名義上的基督徒得到改變,難以接觸到福音的人則被戲劇性地帶到這個信仰裡面。”這正是歐洲非常需要的。帕克(J. I. Packer)甚至“如果教會沒有復興,西方世界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雖然有不少人渴望復興,但很多時候,當歐洲基督教領袖聽到關於神大力動工的事蹟,或讀到類似神可能正在歐洲興起一個新運動的消息時,他們心中存有的懷疑是可以理解的。的確,復興的話題已經被討論了很多年,但我們尚未見到如一些人所期望的那種運動。

然而,在《創世紀》第18章,當撒拉在帳篷門口聽到三個來訪者說她將在一年內生下一個兒子時,她笑了。法國佈道家拉斐爾·安岑伯格(Raphael Anzenberger )去年在歐洲洛桑聚會上提醒與會者注意這個故事,因為當聽到上帝有可能在這個古老的大陸上注入新生命時,我們往往也是像撒拉這樣的態度。

難道歐洲的結局不會停在後基督教時代(post-Christian)嗎?如果有人說基督教在歐洲的某些地方似乎已經死了,那麼,很剛好的是,我們事奉的正是一位善於復活的上帝。

正如洛桑運動前國際主任林賽·布朗(Lindsay Brown)所說:“在整個歐洲大陸,我們透過許多奇妙的事工,看到在黑暗中閃爍的光芒。請你跟我們一起禱告,希望上帝透過聖靈,將這些閃爍的光芒燃燒至複興的火焰。”

薩拉·布雷爾(Sarah Breuel)是Revive Europe的主任,並任職於洛桑運動的董事會。

翻譯:Yi-Ting Tsai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Français,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