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初期,教堂处于封控状态时,许多牧师转而采用直播的方式,临时取代了现场敬拜的仪式。教会开始向信徒们提供居家的非实体聚会。这在当时似乎是个好主意。有总比没有好。

但问题是:我们大多数人以为的几周时间变成了几个月,然后又超过了一年。开始时只是一个临时的选择,后来变成了一个舒适的习惯。

现场直播当然有好处。它很方便,影响范围广,易于收听。因此,在线下聚会重新变得可行之后,许多牧师仍然保留了线上的礼拜。但直播教会有一个缺点远远超过了它的好处:它是伪团契。它提供了一种表面上的关系,却没有来自近距离接触的真正深度。它助长了“远近无关紧要”的观念。

我相信直播在某些情况下是有价值的,比如服事那些无法离家或有免疫缺陷的会众。但是如今,许多没有这种顾虑的基督徒已经习惯了线上敬拜,以至于他们认为这足可以取代每周辛苦前往圣所的敬拜。

当我和其他牧师同道就直播主日敬拜的不同观点进行辩论时,我们把焦点集中在一个问题上: 为什么地方教会需要实体聚会? 我相信路加在他对初代教会的描述中提供了一个四重答案。“(他们)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使徒行传》2:42)。当直播永久地取代了圣徒的近距离团契时,这四种操练就会受到影响。选择线上敬拜的信徒是否意识到他们错过了什么呢?

使徒的教训

把学习神的话语当作一种学术活动——就像观看在线讲座或TED演讲一样——对神的启示是一种损害。在主日礼拜中信徒是圣经宣讲的参与者。这种行为是群体的;它不是孤立发生的。虽然只有一个人在宣讲,但讲道其实是一种对话;理想的情况是,讲道能引起基督肢体(教会)内的对话和思考。接受“使徒的教训”不仅仅是在网上观看一个好的演讲者;它是打开心灵来领受上帝把自己启示给我们。独自观看讲道应该只是一个暂时的解决办法。我们需要直接鼓励教会成员不要忽视了集体环境,神的话语在其中方能兴旺发展。作为神的子民,我们是群体中的门徒,一起聆听并享受神的话语。

彼此交接

分析家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创造了一句格言:“媒介即信息”。互联网重新定义了人际关系;我们已经习惯于把完全陌生的人称为“朋友”,而忽视了近距离社群的独特价值。对早期教会来说,团契的含义很清楚:在一个彼此鼓励的社群中聚会,人们在其中可以真正被了解(《希伯来书》10:25)。每周在教会里,我都会一一欢迎会友。我们彼此交谈,我看到他们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这些非语言信息在网络媒体中几乎是看不到的。但是,当基督徒聚集在一起时,我们看到了那些没有说出口的内容。我们很难隐藏心痛或压抑喜乐。面对面的接触能使其他信徒看到你,并参与到你的哀伤或喜悦中(《罗马书》12:15)。这种需要在近距离的团契中得到了最好的满足。

擘饼

时间的流逝对“擘饼”并不仁慈。高效的圣餐仪式已经将薄饼干和盛着葡萄汁的塑料杯正常化。但在一世纪,圣餐是吃饭的一部分。一起用餐很珍贵,也很亲密。我们的教会当然很重视基督破碎的身体和流出宝血的象征,但我们参与这种纪念活动的重要性往往不被注意。当教会成员把主的餐桌简化为形式主义时,亲身参与的聚会输给线上的同步直播,这就不奇怪了。但若认识到圣餐是一种恩典的行为,它反复体现了基督为我们忍受苦难,这有助于我们的信徒理解聚集在一起领受圣餐的意义。我们聚集在一起不是为了遵守律法上的形式;我们聚集在一起是为了彰显耶稣的牺牲。

祈祷

在我信主的那天,有人问我:“你愿意接受耶稣作为你个人的主和救主吗?”我很欣赏这种观点,但这种方式会将救赎个人化,并会削弱我们的群体认同感。圣经反复强调群体中的祈祷,例如集体恳求和悔改(《历代志代下》7:14)。早期教会认识到一起参与这一神圣行为的必要性。当信徒们聚集在一起时,祈祷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赋予我们力量。藉着共同的祷告,地方教会可以寻求神的指引,降服于神的主权,并共同倚靠圣灵的大能。诚然,祷告中有重要的个人成分,但这绝不应以牺牲把祈祷的信徒凝聚在一起的主日聚会为代价。

错过

我并不是说教会需要完全放弃线上敬拜,但牧师们必须从策略上考虑如何提供这项事工,而不是将其作为线下聚会的替代品来宣传。我们采用的一个策略是在周间发布礼拜视频,而不是在线直播。另一种方法是在周日礼拜的时间段内播送前一周的敬拜视频;观众在周日上午仍然有一个选项,但也意识到他们错过了参加聚会的机会。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可以培养出良性嫉妒。

尽管在疫情早期,直播是天赐之物,但这种权宜之计不能完全取代地方教会的聚会。作为牧师,我们知道这一点——但许多人需要听到我们说出来。如果我们能敦促线上观众去参加实体聚会,就是服事到了他们。

我们是为使徒的教导、擘饼、交接和祈祷而聚集;这些都是圣经中集体敬拜的特征。与其透过屏幕鼓励信徒“去教会”,不如直接地、反复地邀请他们来参加那将教会活生生体现出来的聚会。

Brandon Washington是丹佛使者教会(The Embassy Church)的传道和异象牧师。他是《燃烧的殿》(A Burning House)(Zondervan,2023)的作者。

这篇文章是秋季CT牧师专题的一部分,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专题全文。

翻译:裴占从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